Auto Draft

這番話,聽著哪裡是像在評審設計,分明就是間接性的拍馬屁。

思思聽得倒是十分高興,雙手抱懷,平添了幾分得意。

然而,卻有人立馬反駁道,”我倒不這麼認為,雖然思思很厲害,不過青青這幅畫更貼近咱們的需求。說好的是古今結合,而你這個元素卻還利用了西方的,是不是有點違背咱們的設計想法了?」

畢竟是國風計劃著,所謂國風自然是中國風,如今把外界元素流露出來,這算什麼意思?

聞言,思思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反觀其他人,卻秉持著同樣的觀點,跟著更加的迎合林青青。

「你們懂什麼,多方元素的融合,更能夠體現民族的共同性,增加國際友誼!」

思思一時間多了幾分不服氣,可是這番話,卻未能得到大家的溝通。

喬語也跟著嘆息搖了搖頭,”咱們自己民族的文化,要是融入到別人的元素,這不就等同於文化共有,那我們自己國家的特色又何在呢?」

這一番話說的思思竟然無言以對,雙手抱懷多了幾分鬱悶,”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針對我!」

……

這話說的就有些沒來由,喬語微微多了幾分汗顏,這才又小心的跟著勸道:「思思,你可是咱們部門的老幹部,你的設計是沒什麼問題,只是元素結合方面有點不太盡人意,稍微改一下就好了,不用這麼太在意的。」

雖說是好言相勸,可是對方卻不太領情。

就說著,直接猛然一拍桌子,怒目光多了幾分憤怒,”既然知道我在這裡呆的久,那我怎麼做?用不著你在這指指點點!」

這話語落下之後,思思便直接轉頭就走,到時落得個乾脆瀟洒。

林青青沒好氣的撇了撇嘴巴,”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小家子氣的女人,一點也不知道大度!」

可不就是小氣嗎?憑什麼她的一定就是完美的,承認別人優秀有這麼難嗎?

這件事情過去兩天,上面的公文批下來,允許他們帶隊旅遊。

大家準備一番,這就直接去了古鎮。

所謂古鎮,果真是古香古色的建築,泛黑的瓦罐,古樸的燈籠,還有老舊的推門……

這一系列唯美的建築風格,無不透露著一股古代的氣息。

走進這個鎮子,彷彿就如同走進了古代一樣,幾個人甚至有一種穿越的感覺。

「我以前就想著來這裡旅遊,沒想到這個地方這麼好看!」

有人忍不住情不自禁的感慨一番,喬語走在隊伍的最前面。

特地拿了自己的小型相機,一邊拍照,一邊尋找設計靈感。

「嗯,大家看仔細了,說不定每一個地方,都能夠對你們的設計有幫助。」

這話音剛落,卻看前方聚集了一群人,倒顯得頗為熱鬧,一個個拿著手機,也不知道在拍什麼東西?

「哎,你們看看前面,要不咱們也去湊個熱鬧。」

有人瞬間被吸引目光,隨著幾個人快步而行,才發現原來是一個漢服社團,此刻正穿著漢服在遊行。

為首的人名字叫做陳晨,面前擺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搭了幾張報名表,”各位同胞們,如果大家有願意體驗漢服的,可以前來報名,我們很歡迎能夠弘揚自己的文化!」

隨著這一陣又一陣的聲音,不少人都勇於嘗試。

林青青一時間多了幾分好奇,”我倒還從未穿過這種衣服呢,要不咱們親自感受一下?」

說著,便俏皮的沖著巧玉眨了眨眼睛。

……

這話都已經說出來了,喬語哪裡還有拒絕的道理,也只能跟著無奈點頭。

一群人報了名,除了那些不願意的,此刻在一家茶樓休息。

報名結束之後,幾個人聚集在一起,算得上是一個小型的規模隊伍。

「真是謝謝各位能來捧場,一起加入漢服弘揚計劃,我叫陳晨,是這個社團的領頭人。」

陳晨簡單的進行了一番自我介紹,林青青微微一笑,”呵呵,真是沒有想到,這男孩子穿著錦衣園跑,也能夠這麼帥!」

林青青說著,隨意的舞動了一下自己的袖子,這話就是直接對著陳晨說的,到讓對方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這位小姐姐真是說笑了,我們打算舉行一個漢服演出,就定在今晚的時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

聽到這番話,思思卻率先站了出來,”當然有興趣了,所謂弘揚文化,歌舞昇平必然是少不了的事情!」

這一次,她倒顯得挺積極的。

喬語卻有些為難,”我們這也沒有什麼才藝……」

要不要現場給他們表演一個漢服設計秀?這不跟鬧著玩似的嗎?

這番話說出去之後,幾個人被帶到一處練習室裡面。

身著漢服,一個個皆是妙齡女子,家中閨秀。

晨晨這一雙目光,直接放在林青青的身上,一時間居然有些移不開眼睛,”林小姐,你要是身在古代的話,雖然是一個俏皮的三小姐!」

的確,林青青的性子活潑,本就有幾分意氣風發的姿態,不可能是待秀閨中的。

聞言,林青青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反倒是旁邊的思思,又跟著嬌羞的湊了上來,”那團長你說說,如果我呢?」

聽到這麼一說,陳晨這才注意到了思思,摸著下巴,仔細思量片刻。

看著她的模樣,這才又跟你說的,”應該是個溫婉賢淑的二小姐。」

這話說的看起來倒有幾分牽強,不過思思卻並沒注意,反而繼續追問道:「那你喜歡是溫婉賢淑,還是活潑俏皮?」

……

這突如其來的靈魂拷問,一時間倒是問出了陳晨。

其他人卻聽出了小小的端倪,都是一副看熱鬧的目光。

喬語看到如此情況,這才又連忙站到中間,尷尬的擺了擺手,”好了,大家還是先練習吧,畢竟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不要給咱們的團長丟臉才是!」

說著,隨著音樂響了起來,在舞蹈老師的陪同之下,幾個人隨著音樂起舞。

陳晨那就將這舞蹈爛熟於心,站在旁邊稍作指導,卻看林青青似乎有些愚笨,這才又沒好氣的湊了上去,”你這手應該放平正一點,自然一點……」

這一點點的指導,嘴手並用,那算得上是極為貼心,反倒是旁邊的思思,此刻卻多了幾分不服氣。

隨即,故意做了幾個錯誤的動作,這才又說道:「團長,要不你也來指導一下我唄,我好像領悟都沒透徹,老是出錯!」

聞言,陳晨微微轉頭看她錯的如此離譜,這才有知會了一下舞蹈老師,”老師,要不等下你給她單獨做個練習?」

……

這是人乾的事兒嗎?憑什麼她就能親自指導,自己需要單獨聯繫?

這分明就是不想來指導她,一門心思的都放在了林青青的身上!

想著,思思對不住的緊咬牙關多了幾分不痛快,”可惡!在設計上出風頭算了,還變身狐狸精來勾引別人,真是不要臉!」

想想,思思就是忍不住,一陣咬牙切齒。

等到中場休息的時候,林青青拒絕了對方的水,這才連忙拉著喬語坐到了一邊,”喬姐,你有沒有發現臣對我格外的針對啊?他一直指導我,我都覺得下不來檯面!」

林青青一臉委屈的說著,又止不住的撇了撇嘴巴。

畢竟,他這沒有什麼舞蹈天分就算了,還一直站在她的身邊,讓他情何以堪,這不分明讓她失面子嗎?

喬語聽了這番吐槽之後,卻沒忍住捂著嘴巴淺笑一聲,”呵呵,你這傻丫頭,怎麼那麼遲鈍?真不知道,你是如何看透自己對顧承恩的心意。」

喬語可是將剛才的那一幕看得分明,陳晨的殷勤可不是沒來由的,總是抱有著什麼目的,畢竟林青青可是個大美人呢!

說著,我止不住捂著嘴淺笑兩聲,在一旁的思思看著那邊的情況,多有耳聞,心中卻是愈發嫉妒。

手中的礦泉水瓶,此刻都被捏成了一團,”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狼狽為奸!」

一直等到晚上太陽出來的時候,舞台已經搭建好,燈光什麼的都準備好。

後台裡面,陳晨看著有些緊張兮兮的大家,這才笑著多為鼓勵,”大家不要緊張,自由發揮就好。」

說著,就讓人給他們送了一瓶水,”喝口水壓壓驚吧,我先去前面看看。」

陳晨走後,大家都開始各自忙活起來,唯有林青青,手中提著一包藥粉,直接放在一瓶礦泉水裡。

隨即,仔細搖勻之後,將蓋子擰緊,就放到了林青青的位置。

「你剛才在做什麼?”看到她那莫名其妙的行為,喬語微微蹙眉。

突如其來的一番話,差點將思思嚇得魂飛魄散。 「錢多多?」

錢滿月真的很難想象就她那樣的性格是怎樣一種焦急的表情,不過夏熏溪都這樣給自己的台階下了,自己總不能拆台不是!

錢滿月滿臉嚴肅的對著夏熏溪保證到:「我知道,都是我的錯,放心吧,我以後一定不會在讓你擔心了!」

「額……」夏熏溪有些不耐煩的一把推開錢滿月的腦袋,有些嫌棄的看著他有些油膩的微笑說到:「你可不要誤會哈,我才不會關心你呢!」

「知道知道!」錢滿月笑眯眯的應到,見夏熏溪滿意的點頭時又忍不住小聲的嘀咕到:「女人就是麻煩,有什麼心意不會明白的說呢!」

「我……」夏熏溪有些無語,她覺得自己就不應該認識錢滿月,認識他自己都死了多少腦細胞呀!

而且不是燒腦死的,是被氣死的!偏偏這傢伙還一臉無辜的樣子,最是讓人牙痛!

一路上夏熏溪總是沉默的看著窗外,那表情總是讓錢滿月忍不住的矚目,終於還是忍不住好奇的問到:「你真的沒事吧?其實要是你說我今天給你惹了很大的麻煩,怕蕭閻雲誤會什麼的,我完全可以去解釋的,但是有一點我要說清楚,我確實是在追求你!」

「行行行……你這一路上已經說過不下十次了,我耳朵又沒有聾!」

夏熏溪有些無語的看著錢滿月,見他還是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忍不住提醒到:「你能不能看著前面一點呀,你這是在開車,你以為在聊天呀!」

「我知道,這路上又沒有多少人!我就是……」

「小心!」

夏熏溪眼尖的看著前面突然衝出來一個白影,整個人都嚇了一跳,忍不住大聲的提醒到!

錢滿月也白了臉,動作快速的踩死剎車,只聽到巨大的剎車聲之下,那車穩穩的在那白影前一分停住。真是在前進一分就出事了!

兩人見此情況忍不住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互相對看了一眼雙方那蒼白的臉色,夏熏溪正要開門下車的時候,錢滿月突然一個前傾將她打開的門縫給關死!

只是片刻間,四周突然圍上來一群人,緊緊的將這車給包圍了!看著他們一頓毫無章法的打砸,夏熏溪黑了臉!

輕輕的推開錢滿月一臉冷漠的看著眼前的亂民,微皺著眉頭看向身邊的錢滿月!

錢滿月慌了,有些不悅的看著夏熏溪說到:「你這眼神什麼意思呀?你不會懷疑這一群人是我招來的吧?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別人疼愛我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一群暴民來找我的麻煩,一看他們就是沖著你來的?」

「你怎麼就肯定他們是沖著我來的?」

夏熏溪有些好笑的看著錢滿月,她也不是怪錢滿月什麼的,只是覺得自己跟他可能真的磁場不對,走在一起總是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

「當然呀。」錢滿月指著夏熏溪那邊說到:「你看看大部分的人都在你那邊,而我這邊只是象徵性的留了幾個,也不過只是擔心我突然開車溜掉而已,所以說呀,我這一次的無妄之災也是因為你呀!」

說到這裡,錢滿月故作心疼的看著夏熏溪說到:「我這車可是真正的不便宜呀!真正的高級定製,加上全球限量,至少……」

「沒錢!」夏熏溪直接甩出兩個字打斷了他後面的長篇大論。

「額……」

好吧,自己畢竟是跟她和她妹妹兩人的關係不一樣,想要用同一招果然是沒什麼用的!不過嘛……

錢滿月突然賤賤的一笑,帶著幾分調侃的意味說到:「沒錢沒關係呀,我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肉償!」

外面一片叮咚之聲,這裡面夏熏溪跟錢滿月確實淡定異常,除了最開始的驚嚇,後面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反應,就好像外面那些人只是一片虛影一樣!

一個小時過去了,夏熏溪看了看時間,再看了看外面明顯有些體力不支的眾人,忍不住好奇的問到:「你這車到底什麼材質,挺能扛的!」

「那當然!」

錢滿月得意的一笑,看著外面那些人閃過一絲同情!

「這車出廠之前測試過的,基本上能扛下一千公斤的力度,很好的保護因為車輛速度過快而照成的對車內人員安全的保證!這才是我買這輛車的最初始的原因。」

有些人買豪車是為了炫耀,有些人買豪車是因為覺得只有它才能配上自己的身份,更多的一些人買豪車不過只是因為覺得其性能好,沒有想到錢少竟然也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個人!

「那個……其實你真的不用跟我解釋這個的,畢竟……說實話,你這車看上去確實就像是一整塊鋼鐵,真是毫無美感!」

有些會喜歡那種感覺舊鋼鐵焊在一起的那種車呀,也就只有錢滿月這個傢伙會喜歡如此粗礦的東西!

就算是你追求性能吧,你能不能也稍微追求一下美感!豪車扛打擊的多了去了,漂亮的款式也很多,怎麼他就偏偏喜歡這種了呢!

只見到錢滿月得意的一笑說到:「你不覺得這樣看上去我這車像是平時要殘廢了那種舊車了嗎?那樣的話,走在路上,別人也不會刻意的離你太遠了呀,這樣說不定還可以碰到一個什麼人來一場艷遇也不奇怪?」

「你確定是艷遇?」

夏熏溪冷笑的看著錢滿月說到:「你可不要忘記了,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還是很現實的,你這車要是沒問題,別人的車出問題了,找你賠償是小事,說些不好聽的話或者是不依不饒那就麻煩大了,這樣的人最是難纏!」

錢滿月炯炯有神的看著夏熏溪,忍不住笑到:「原來你最怕這樣的人呀,真是好呀,那我以後也就這樣纏著你,纏到你怕了為止,你怕了,指不定後面哪天也就妥協了呢!」

「你神經病發作了吧?你怎麼會以為我會做這樣的事情,你讓我煩了,最多也就是把你攔截在韓氏之外而已!畢竟……我們韓氏還不用錢家幫忙呢!」 但對她來說,每天不過都是重複著的固定節奏。

連每周一天的休假,也都是只運行在那沒什麼新意的安靜軌道上。

但那裡面都沒有其他的人摻和。更不會有他的形象存在。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

漫長的等待以後,他終於迎來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就是他在樓道走廊里撞見她的時候。

她估計是剛去過了洗手間還是餐廳,要趕回去前台的工作崗位。

看見他有些痴痴獃呆合不攏嘴的樣子,像是被什麼狠狠地震蕩過後,還沒有蘇醒過來。

如果再配上嘴角有一抹口水滿溢出來的細節,就會是更加有說服力的形象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