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那麼好做嗎?不好,也可以說好,但柳塵心裏有些哭笑不得,他只想好好地磨礪提升自己修爲罷了。

“柳塵,好,以後你就是這個小隊的隊長,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烏凌一臉笑意的看着他。

柳塵無奈,只能硬着頭皮上,說道:“是,既然大家看得起我,那就當仁不讓了。”

“耶,有隊長哥哥了!”

雲夢立刻歡呼起來,讓柳塵有些尷尬,心說,你這丫頭能不能省點心,這樣豈不是讓他難堪嗎?

“好了,既然你們通過了考驗,也選出了隊長,那接下來就是訓練了。”

烏凌拍拍手,看着前面的十個人,表情很嚴肅,彷彿接下來要說的話很重要。

只聽他說道:“你們挺好,接下來你們將有一個月的時間熟悉和訓練,一個月後,你們就要踏出基地,開始完成實戰任務了。”

“副官,你帶他們去宿舍,領取各自的武器,衣服等等生活用品,熟悉這裏的一切規章制度環境。”

烏凌說完轉身離開,只留下了那位美女副官。

“各位,跟我來!”

修羅女帝:廢材三小姐 那位美女副官表情嚴肅,不苟言笑,直接帶着柳塵等十個人小隊離開了這裏,前往休息區的宿舍。

路上,他們看到了其他通過考覈的小隊,不過很多人身上都帶着傷,甚至有人被擔架擡着去治療。

有幾個被擡着的人路過旁邊,柳塵清楚的看到,這些人身上插着密密麻麻的鋼針,有的身上插着鋒利匕首,渾身血跡斑斑,看着很恐怖。

“哎媽呀,還好我們順利通過。”

一路上,劉坤鍵一臉怕怕的表情,倒是惹來了邵彬的擠兌。

“我說,你別裝了,誰不清楚你實力強大,這點考驗根本上不了你,別丟人了。”

這話一出,劉坤鍵不滿道:“小屁孩,不懂別亂說,你看看他們多慘,身上插滿了鋼針匕首的,看着就恐怖。”

“看那那傢伙,嘖嘖,渾身上下就沒完好的地方,也夠慘的。”他說完還一臉惋惜的表情。

但衆人都看出來,他在幸災樂禍,雖然說說,不過也沒有看不起人家的意思,不過是找樂子。

“到了,這裏就是你們以後的宿舍。”

“這是士兵手冊,裏面有着所有基地規章制度,你們最好看清楚,牢牢記住,否則犯了錯就沒有後悔藥吃。”

那位女副官說完,將一份士兵手冊發給了衆人,又帶着他們前往物資庫那裏領了軍裝,生活用品。

“哎,明天開始訓練了,聽說第九軍團新兵訓練是出了名的魔鬼訓練,會死人的。”

“可不是,我們悲慘的日子要來了。”

“而且一個月後要出基地完成實戰任務,這簡直太危險啦。”

“完了,我們未來要慘,可能要葬身在這鬼星球上了。”

領了各自東西,柳塵幾人一路走回宿舍,聽着其他隊伍裏面得人低聲議論,一個個表情苦澀,哀嚎不斷。

接下來的日子,肯定要慘,十五萬新兵炮灰裏面,肯定要死很多人,這點毋庸置疑的。

“天啊,我還沒結婚呢。”一個少年哀嚎起來。

帝師點江山 附近的人一臉無奈的搖頭,一個個嘆息不已,都對未來充滿了不確信,看不到希望。

或許,是因爲這裏的兇名昭著吧,血礦星危險程度乃是聯邦裏面出了名的危險。

“嘖嘖,不會吧,男女混居?”

衆人回到宿舍,一個個傻眼了,因爲宿舍裏只有兩個單間,一個裏面,一個外面,還有一個衛生間。

但問題是,小隊裏面有女孩子啊,三個女孩,七個男的,大家難道一起住在同一個宿舍裏?

“我們住裏面,誰敢進來,殺無赦!”

下一刻,白一步一步走入裏間,一邊走一邊殺氣凜然的說了句,讓在場所有男隊員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嘻嘻,隊長哥哥,你們不要偷窺哦!”

雲夢笑嘻嘻的對柳塵等人扮了個鬼臉,笑嘻嘻的拉着零的手臂走入裏間,砰的一聲關門,三個女孩就住在裏面。

剩下柳塵等七個男隊員尷尬的站在那裏,面面相覷,一時間相顧無言。 嗚嗚…

“集合,集合!”

第二天,凌晨四點,一陣迅疾的警報聲傳來,驚醒了正在睡覺的無數新兵蛋子。

一聽到警報聲,柳塵豁然警醒,來不及細想,翻身起牀直接穿好了一套作戰服。

宿舍裏,邵彬,巖山,藍天,飛羽,劉坤鍵,張天浩等人紛紛穿戴整齊,一個個跑了出去。

焦土黎明 身後,白,零,雲夢三位女隊員不緊不慢的跟上來,小隊十個人已經全部到齊,正趕往集合點。

一路上,柳塵看到了一個個小隊新兵匆匆忙忙跑出來,有的衣服都沒穿好,有的褲子穿反了。

三分鐘後,所有人集合完畢,十五萬人,期間遲到了不少,但那位教官並沒有說什麼。

“今天,是你們成爲新兵訓練的第一天,我可以不計較你們遲到,但從明天開始,誰遲到,就丟出基地三天。”

這話一出,滿堂譁然,所有人一臉懵逼,內心隱隱帶着一絲恐懼和害怕,丟出基地三天?

開玩笑,基地外就是一望無垠的赤紅大地,血礦星上隱藏着無盡的恐怖危機,出去三天就等於送死了。

“太狠了吧?”

劉坤鍵一臉怕怕的表情,對那位教官的處罰感覺太狠了,這是往死裏整啊。

誰能在血礦星上生活三天?被丟出去,等於是被放棄,或者就是自生自滅了。

“這是魔鬼啊,不讓我們活了?”

“天啊,我討厭這裏。”

“我要回家。”

很多新兵欲哭無淚,一個個小聲議論,場面有些失控了。

“肅靜!”

烏凌一聲大喝,現場立刻安靜下來,所有人齊刷刷停止談論,一個個目不斜視,不敢吭聲了。

“所有人都有,小隊爲基礎,穿戴重力服,開始特訓!”

話音剛落,前方立刻升起一扇巨大鐵門,露出了裏面擺放好的一件件特殊訓練服。

那就是重力服,擁有着重力裝置,能夠給人加重的特種訓練服,是聯邦軍團訓練新兵用的。

“重力服啊。”

幾人來到倉庫,一個個拿着重力服驚歎不已,這種東西在外面黑市裏面很少有賣,就是軍需品。

柳塵拿着一套重力服,仔細查看,入手不是很重,只有0.5噸這樣的淨重量,但重力裝置竟然能開啓300倍的重力,不可思議。

若是加上了自身重量,那是何等恐怖駭人,穿戴這種重力服訓練,簡直就是折磨來着。

“趕緊穿上。”柳塵看着小隊成員還沒穿,立刻提醒。

他率先穿上了重力服,感覺很合身,彷彿就是量身定做的一樣,其實這就是設計的巧妙之處,能根據個人體型變化的重力服。

看看巖山就清楚了,穿上重力服,立刻開始變化擴展,彷彿是一種納米生物材料製作成,能隨意變化各種尺寸。

“好了,重力服已經穿戴完畢,接下來就是訓練科目。”

烏凌看着所有新兵穿戴重力服,立刻走來說了句,在場沒有一人膽敢開小差。

只聽他一字一句道:“我只說一遍,目前一個月內,你們一天總共有兩個訓練科目,一個是風洞訓練,一個是虛擬作戰訓練。”

“我擦,風洞?那是訓練,簡直要人命了?”

“這是整死我們呢。”

教官一句話,直接引起了不少新兵的激烈反應,訓練就算了,所謂風洞,很多人不明白,但有少部分人很清楚。

可惜烏凌沒有理會衆人的反應,緩緩說道:“第一個訓練科目,就是進入風洞中進行特訓,第二個科目,就是在戰網進行虛擬戰鬥磨礪。”

“原來是虛擬戰鬥磨礪!”

很多人一聽恍然大悟,第二個訓練科目,其實就是虛擬戰鬥磨礪,等於是在聯邦戰網上面訓練戰鬥科目。

“好了,現在所有人,進行第一個特訓,開始進入風洞。”

烏凌一說完直接走到了一片開啓的風門前,看着十五萬新兵,一個個望着打開的風門有些忐忑。

風洞,那裏面就是模擬風暴的地方,人在裏面訓練,到底是訓練還是找死呢?

“磨蹭什麼,還不滾進去,再不進去,所有人都丟出基地外。”

看着沒有人動,烏凌立馬勃然大怒,大聲呵斥一句,結果話音剛落,衆人鬨然一擁而上。

十五萬人,劃分爲十五個風洞,每個風洞裏面能夠容納上萬人左右,進行訓練。

整個風洞極其龐大,裏面就是一個人工打造出來的訓練場,在其中製造出各種狂風,颶風,龍捲風,風暴,沙塵暴等等天災。

這是一種可怕的訓練,在天災之中訓練,簡直找死。

不過這就是聯邦新兵特訓的基本科目,風洞訓練,就是在製造出各種風暴之中適應,然後磨礪自己。

在這種極端環境下磨礪訓練,很容易就讓人打破極限,從而踏入基因突變之路。

但也很容易出人命,畢竟風暴不是好玩的,真正會死人的。

轟!

柳塵這批人全部進入風洞,那寬敞巨大的風洞,宛若一個看不見盡頭的恐怖隧道。

後面大門緊閉,已經徹底關閉,而這時候,風洞隧道的盡頭那裏忽然傳來一陣陣嗚嗚的可怕聲音。

嗚嗚嗚…

可怕的風聲傳來,令人毛骨悚然,一大批新兵恐懼的都哭了,一把癱坐在地上起不來。

“完了完了,風暴來了。”

“我們會死在這裏的。”

“我不想死啊!”

很多人哀嚎不止,對即將到來的恐怖風暴訓練感到恐懼,根本無法提起一點勇氣,跟風暴對抗。

看着這些人如此不堪,劉坤鍵等人一臉不屑,根本沒有理會,而是看着自家隊長柳塵。

“隊長,怎麼做?”邵彬扶了扶鏡框問道。

柳塵看着那無盡深的風洞隧道,想了想說道:“還能怎麼辦?迎難而上,直接迎着風暴衝進去。”

“衝進去?”

一羣人面面相覷,不管是邵彬,劉坤鍵,張天浩,還是藍天,飛羽,白,零,雲夢等人,一個個都一臉懵逼。

你說衝進去,不是說笑?下一刻,柳塵真的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們,真的迎着風洞那裏吹來的狂風衝進去。

“走,衝進去!”

看到隊長柳塵都衝進去了,剩下的隊員們一個個咬牙,直接跟了上去,一個個盯着狂風衝進去。

這邊動靜,立刻引起了其他隊伍的注意,所有人齊刷刷望過來,頓時驚訝萬分。

“迎風衝擊?”

“這羣人腦子壞掉了吧?”

一些人不解,很驚奇,對柳塵這一小隊的人做法感到震驚,有些嘲諷和不屑。

這是作死啊!

“我們也上!”

很快,其他隊伍裏面已經有小隊看出來了,立刻帶着小隊學者柳塵等人迎風衝擊。

僅僅一瞬間,很多隊伍有樣學樣,一個個瘋狂的衝擊進去,看起來很滑稽,很好笑。

因爲風力漸漸加強了,那些迎風衝擊的人,竟然在原地踏步,一個個奮力奔跑,卻無法衝進前方隧道里面。

“開啓重力服的重力裝置,走進去。”

柳塵咬牙,傳達了這樣一個訊息,率先打開了重力服上的重力裝置,直接開啓了10倍重力。

只感覺身體瞬間一沉,彷彿背上了一座大山,讓柳塵本來的體重一下子變得沉重起來。

十倍重力,竟然頂住了狂風的吹襲,一步一步走入了前方巨大的隧道里面,身後,其他隊員一樣開啓重力裝置一步一步跟上來。

“這小隊不錯。”

外面,烏凌看着十五個風洞裏面的情況,對柳塵這一個小隊充滿了讚賞的意思。

在他身旁,一位美女副官說道:“大人,風洞就是一種逼迫新兵潛能的訓練方法,在一層層風力的壓迫下,若是能迎難而上,一點點適應訓練,肯定不出一個星期就能成功開啓基因突變。”

“不過,其中一樣隱藏着危險,一個不好,可能造成大面積死傷。”美女副官最後提醒一句。

烏凌擺擺手,淡然道:“死傷在所難免,在訓練中死傷,好過在戰爭中慘死要好。”

“你要清楚,我們第九軍團在這顆星球上前前後後損失了將近二十萬人,若是這批人不足以補充損耗,那再徵集下一批過來。”

“指揮官大人給我的時間只有三個月,第一個月給他們適應,接下來的兩個月外出實戰,若是不能活下來,那就永遠埋骨在血礦星上吧。”

烏凌一臉冷酷,話語中不帶一絲情感波動,彷彿他就是鐵石心腸,冷酷無情一樣。

但真正瞭解情況的人都清楚,這已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血礦星是聯邦不可丟棄的一顆資源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