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在神宮自由行走的,他是什麼人?

白髮男見他不說話,還盯著自己瞧,無奈的搖頭:」真是個白痴!」

他轉身就走,慕小慕卻忽然叫住他:「等等…」

白髮男人轉身:「怎麼了?傻狍子?」

慕小慕一怔,隨即氣的臉一白。

「你…」

白髮男人笑了下,無奈的搖頭。

「你是誰?」慕小慕開口道。

「我啊…」他笑了一下:「我是阿衡的舅舅!」

慕小慕一怔,慕家消息很是靈通,如今這麼一說,他忽然知道他是誰了。

「你是鳳沉希?」慕小慕看著他滿頭的白髮驚訝道。

「是啊!」

慕小慕覺得能說動鳳沉希也不錯。

可惜他錯了,當他抬頭還沒開口到時候,鳳沉希已經笑道:」我現在還是一個人,心裡極度扭曲,看到有人和我一樣得不到自己喜歡的女人,我就覺得高興!「

說完他走過來拍拍慕小慕的肩膀:「還有,據我了解,阿衡不喜歡慫包!「

… 「我不是慫包!」慕小慕說。

鳳沉希已經走遠了。

慕小慕看著他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鳳沉希到了神宮後院的花園,這裡有三界最為珍貴稀奇的花草。

離衡坐在鞦韆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聽到腳步聲她回頭,看見鳳沉希,笑了下:「舅舅,你怎麼來了?」

鳳沉希坐在旁邊涼亭的護欄上,笑了下:「我剛剛看到個自不量力的慫包,居然還敢跟離墨求娶你?」

離衡一怔:「慕小慕?」

「頭上的角真是難看的要死!」鳳沉希說。

離衡垂了垂眼睛:「他怎麼來的?」

「和傻狍子一起來的!」

離衡一怔:「傻狍子?」很快她就想明白是誰了,她忍不住笑了下:「和白澤嗎!」

「嗯!」鳳沉希從護欄上跳下來:「我說外甥女,你喜歡他嗎?我感覺離墨一定不喜歡他,畢竟慕家…」

他輕哼里一聲:「如果嫁進慕家,就要做好沒有女兒的打算,我覺得比起兒子,離墨似乎更喜歡女兒!」

離衡看了他一眼:「舅舅你想多了,我可沒有打算嫁給他,更沒有打算和他生孩子!」

「有眼光!」

鳳沉希道:「這麼說來,你打算一直待在神宮嗎?我昨天去姐姐那了,她現在閑著沒什麼事,已經給你物色里好幾個相親對象了!」

離衡長舒了口氣:「那不是挺好的嗎,或許就有我喜歡的也說不定!」

鳳沉希看她的樣子,微微皺眉:「阿衡,你真的願意一輩子待在神宮這樣的地方,做一個高貴的毫無自由可言的某某夫人嗎?」

離衡不語。

鳳沉希又說:「現在選擇權還在你手裡,千萬別做錯選擇了!」

鳳沉希說完就走了。

離衡看著滿園的花朵,陷入里沉思。

慕小慕回來后,白澤就不見了,他自己在院子里轉悠,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鳳沉希這消息未免太靈通了,他還沒做什麼,他就都知道了?

他越想越對不對勁,於是找神宮的宮人問了一下,很快有了線索,他才知道,離衡回來了。

慕小慕急急忙忙的去找離衡,卻發現他根本進不去。

著急的他就在外面轉悠了幾天,然後看到幾個打扮俊秀的貴族公子哥?

沒錯,就是公子哥,慕小慕看到這樣打扮的男人還以為最穿越到了古代。

「這些是誰啊?」慕小慕問一個宮人。

宮人笑道:「夫人要給公主選親!」

慕小慕腦子嗡的一聲:「選親?」

「對啊,這件事夫人很早就準備了,這幾個公子哥也是夫人看好的,都是天界的貴族!」

慕小慕又問:「什麼時候開始?」

「明天晚上,夫人舉辦宴會招待他們,到時候公主也會出來!」宮人說完看了慕小慕一眼就走了。

慕小慕攥緊了拳頭,他發現他努力的方向根本就錯了,離墨的態度不重要,一個家裡最重要的事女主人啊!

慕小慕想通后就開始行動了。

兩天後。

神宮舉辦里一場宴會,其實就是神宮夫人擺的宴席,請幾位公子哥吃飯。

離衡當然也在,她本貌美,稍一打扮,更加的漂亮動人,在場的幾位貴族公子都看呆了。

離衡卻沒有什麼興緻,無聊的擺弄著手裡的茶杯。

忽然,天空一陣巨響,眾人抬頭,就見空中盛開出一朵朵美麗的煙花,最後,煙花拼湊成:「我愛你,衡!」這幾個字。

幾位貴族公子炸了毛,互相看了看,心想誰這麼幼稚不要臉,這種事都乾的出來?

離衡微微皺眉,只有神宮夫人鳳沉顏眼睛一亮,她愛好很多,尤其喜歡看煙花,加上她本來就是在給離衡相親,有人表達對離衡的喜歡她也不反感。

等煙花滅了,眾人還沒有說話,周圍的燈忽然滅了,緊接著,前面亮起來一道道火光,一個人拿著一大束玫瑰花走來。

他本就好看,加上這麼一出,越發的漂亮,一點不輸給在場的幾位公子哥。

離衡看到他牙疼,貴族公子哥們看到他覺得他騷包,只有鳳沉顏覺得特別順眼,長的好看還會討女孩子歡心,至於當事人歡心不歡心似乎就不那麼重要了。

「阿衡,我喜歡你!」慕小慕把一捧玫瑰花送到面前。

「我不喜歡玫瑰!」離衡說。

慕小慕沒有多意外:「那你喜歡什麼?」

離衡不語。

慕小慕道:「那我每天換一種,直到送到你喜歡的為止!」

離衡笑了下:「好啊!」

鳳沉顏的宴會就這麼結束了,收穫了慕小慕。

神宮夫人對於慕小慕十分滿意,他長的好,嘴甜,有時候有種天然萌的感覺,身份地位比阿衡差了些,可是對阿衡是真心好,鳳沉顏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他是真的喜歡阿衡。

鳳沉顏一百個滿意,就把這件事跟離墨說了。

離墨皺眉:「你不想要外孫女?」

「什麼?」

離墨道:「慕家是仙界選中的代理人,為了他們家能夠百分百延續下去,也為了他們能夠順利的融入凡間,第一代的白澤選擇了和人類通婚,而且,他們慕家只能生男孩,是生不出女孩的!」

鳳沉顏一怔:「還有這回事?」

離墨拍了拍她的頭:「是啊,所以你不想要外孫女了嗎?」

鳳沉顏想啊,天知道她其實很喜歡女孩的,貼心小棉襖,就拿阿衡來說,一直陪著她,做什麼的想著他,不像離堯那個混小子,如今有了媳婦忘了娘。

鳳沉顏想到這就生氣。

她一時間猶豫了,不過很快她就想通里:「我們不是還有離堯么?讓他生!」

離墨笑了下:「讓阿衡自己決定吧,她喜歡誰就嫁給誰!」

鳳沉顏看了他一眼,知道離墨當年深受其害,如果不是老神宮大人和夫人的阻撓,他現在早就和離影在一起了。

鳳沉顏說不出什麼滋味,她摸了摸自己的臉,她和離影一模一樣,有時候離墨會看著她的臉發獃,甚至會情不自禁的叫她:「小影!」

鳳沉顏的心被放在火上烤一般,可是她愛他,她能怎麼辦呢,她想,就是一塊石頭也終究會捂熱的把,離墨和離影永遠不可能了,他現在是她鳳沉顏的丈夫,生生世世都是。 離墨見她發獃,知道她有想別的了。

他垂了下眼睛道:「要不要吃點宵夜,想吃什麼,我去做?」

鳳沉顏回過神道:「隨便吧!」

離墨點頭。

轉身出了門。

看著他的背影,鳳沉顏更加難受,他什麼都好,對她更好,可是這種好里,總是讓鳳沉顏又沉淪,又覺得不舒服,畢竟,她知道,她只是另一個人的替代品。

鳳沉顏難受至極。

這時候,宮人琉璃走過來:「夫人,喝點茶!鳳沉顏斷起茶杯象徵的喝了一口。

「大人對夫人可真好!」琉璃說。

鳳沉顏苦笑:「是嗎!」

「是啊,整個神宮都在說!」

鳳沉顏:「都在看我笑話吧,誰不知道我只是離影的一個替代品,幾十年前的事大家都知道不是嗎,為了那個女人,他甚至不去救老神宮大人,就連攬月夫人也獨自住在郊外後殿里,你什麼時候見他去看過一眼,他一直都是怨恨的。」

鳳沉顏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手指緊緊的抓著茶杯:「還有他如今的雄心壯志,不就是為了那個女人保駕護航!讓她能夠安然度日么!」

「夫人,大人他…」

琉璃還想說什麼,鳳沉顏搖頭打斷:「情到深處早已瘋魔,離墨被困住了!」

這句話被正要進門的離墨聽到了,他站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將手裡的蜜糖羹遞給旁邊的宮人轉身走了。

鳳沉顏看著宮人端來的蜜糖羹最終忍不住哭了。

她不喜歡吃糖,只有那個女人才喜歡這種東西。

「啪!」

鳳沉顏將那碗蜜糖羹扔了出去。

琉璃站在暗處,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很快被她掩飾了去。

「夫人,您別傷心了,好在公主和太子都已成人,您應該感到欣慰!」

鳳沉顏想到離堯和離衡心中一軟。

是啊,她還有孩子們。

琉璃又遞上一杯茶:「夫人喝杯茶吧!鳳沉顏接過,喝了一口,她覺得茶的味道有點怪,可是離墨的事情佔據里她的腦海,她完全沒了思考能力,便也沒有在意。

琉璃看著她喝下茶,眼中的笑意更甚。



慕小慕果然每日都送離衡一束花,無一例外都被丟進了垃圾桶。

他站在門口又表了一遍真心后,就打算走了,來往的宮人們看到他都只是笑,她們還第一次看到這麼可愛豪放的公子哥。

鳳沉希從一旁走過來,看著他手裡的花笑了下問:「想不想知道阿衡喜歡什麼花?」

「你會那麼好心告訴我嗎?」慕小慕問。

鳳沉希笑了下:「當然不會了!」

慕小慕一副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樣子。

「讓一讓!」說完就要往外走。

鳳沉希攔住他:「我說傻狍子…」

「我不是傻狍子…」

慕小慕不悅的看著他。

鳳沉希道:「好,你不是!「

說完還笑了幾聲,這笑嚴重的刺激了慕小慕,慕小慕覺得這傢伙把他當軟柿子了。

「傻狍子,你這麼喜歡阿衡,願不願意為她去死!」鳳沉希問。

慕小慕看了他一眼:「你倒是願意為了凌安去死,可是人家根本不稀罕!」

他本以為鳳沉希會生氣,然後把他打一頓,這樣他就可以用苦肉計繼續賴在神宮不走了,可是沒想到,鳳沉希卻笑了,然後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小子,我現在就去找阿衡!」

「你找阿衡做什麼?」慕小慕急了。

「當然是去說你的壞話了,你別想追到阿衡。」鳳沉希說。

「你…」

慕小慕覺得他真是遇到對手了,比他還不要臉的鳳沉希,不過他看著他滿頭的白髮忽然又有點不是滋味,是什麼樣的感情能讓一個人一夜之間白了頭髮?

慕小慕剛聽說的時候根本不信,他不覺得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為了什麼人自己白了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