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緩緩說出了那個青年的名字。

此時從蘭博基尼裡面走出來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江州四大家族馬家的三少爺,馬一航!

前世的時候,陳天跟馬一航這種人原本應該沒有任何交集,畢竟此時的陳家已經不是當年的陳家了,陳天在這些人的眼中也無非就是一個落寞家族的廢物少爺而已,馬一航所在的馬家已經奪走了陳家的一切,沒有必要繼續為難陳家的後人。

但是馬一航這個人不同,他心思狹隘,因為當年陳天的父親陳浩天打斷了馬一航父親馬文博的腿,所以一直都對陳天懷恨在心,想盡辦法報復陳天。

而且馬一航對陳天的報復方式也非常極端,他曾經要求陳天在江州大學的元旦晚會上面當著全校師生的面跪下給他舔鞋。

陳天寧死不從,最後被人打了個半死從晚會大廳裡面扔了出去,就是因為這件事,學校裡面的學生對陳天的侮辱也就越發的肆無忌憚了。

「沒想到這裡又看見你了!」

陳天眼神複雜的看著馬一航的位置,輕聲感嘆了一句。

而馬一航明顯不是奔著陳天來的,而是奔著韓曉汐來的。

「曉汐,這麼巧啊?你怎麼來我學校了!」馬一航邁步走到了韓曉汐的身邊,笑呵呵的問道。

「我來你們學校找人!」韓曉汐似乎並不是很喜歡馬一航,語氣冷漠的回了一句。

「原來是我們學校找人啊,你想找誰?用不用我幫你找一下?」馬一航似乎並沒有因為韓曉汐的冷漠而感覺惱火,臉上的笑容依舊和煦。

「不用了,謝謝!」韓曉汐的語氣依舊冷漠。

「那個什麼,曉汐,你今天晚上有時間嗎?晚上咱們一起吃個飯好不好?」馬一航不依不饒的追問道。

「你想要請我吃飯啊?」韓曉汐愣了一下,然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冷聲說道:「不好意思,我現在已經有男朋友了,我的男朋友不會同意我跟別的男人吃飯!」

「你的男朋友?」

馬一航聽到這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馬一航這種人,要地位有地位要身份有身份,所以他的身邊從來不缺女人,畢竟現在的女生還是非常好追,隨便請吃一頓飯,送一個奢侈品包包就可以帶到酒店裡面,如果是碰到心高氣傲的,那就在多花一點錢就好了!

在一次宴會中,馬一航認識了韓曉汐,被韓曉汐的容貌以及身上的氣質所吸引,再加上馬家的家主馬振軒一直都想要跟韓城的公司合作,所以才會讓馬一航無論用什麼辦法都要把韓曉汐搞到手。

韓城只有韓曉汐這一個孫女,如果韓曉汐能夠嫁給馬一航,無論是對馬家,還是對韓家都算是好事一樁。

但是無奈韓曉汐根本不喜歡馬一航。

不僅不喜歡,隨著兩人接觸的機會變多,韓曉汐心裏面還有些厭惡馬一航這種人。

馬一航追求韓曉汐也有一段時間了,但是韓曉汐卻一直都沒有答應,此時竟然還告訴馬一航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馬一航心裏面肯定受不了。

「曉汐,你別跟我開玩笑了,你怎麼可能有男朋友呢?」馬一航皺著眉頭輕聲沖著韓曉汐說道。

「你覺得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嘛?」韓曉汐冷聲回了一句。

「你要是有男朋友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馬一航情緒有些激動的喊道。

「馬一航,你以為你是誰啊?我韓曉汐找男朋友需要跟你彙報嗎?」韓曉汐想要儘快把這個馬一航應付過去,俏臉之上的寒意也越發的凝重。

馬一航是江州大學大三的學生,平時在學校裡面就屬於那種明星級別的存在,而且此時站在馬一航身前的還是一位絕世大美女,再加上兩輛豪車全部都停在江州大學門口,很難不引起周圍學生的圍觀。

周圍的學生聽到馬一航跟韓曉汐的對話,心中清楚應該馬一航邀請韓曉汐吃飯被韓曉汐拒絕了。

「這個女生可真是的,馬公子請她吃飯都不去,能夠找到馬公子這樣的男朋友是她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一個濃妝艷抹打扮成熟的小姑娘撇著小嘴說道。

「你別胡說,那個女生叫韓曉汐,是咱們江州韓氏集團董事長的孫女!」旁邊的女生連忙提醒了一句。

「什麼?原來她就是韓曉汐啊!怪不得這麼高冷……」

馬一航看著自己面前的韓曉汐,沉默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問道:「曉汐,你的男朋友是誰,他是幹什麼的?」

「我男朋友是誰跟你有關係嗎?我男朋友就是一個普通學生,他馬上就要出來了,請你馬上離開!」韓曉汐語氣無奈的回了一句。

「好啊,你不是說你有男朋友嗎?今天我就在這等著,我倒要看看你男朋友到底是什麼人!」馬一航咬著牙說道。

「你……」

韓曉汐直接無語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邁著步子奔著韓曉汐的位置走了過來。

韓曉汐看見陳天以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直接踩著高跟鞋裊裊婷婷的奔著陳天的位置走去。

其實韓曉汐剛開始並沒有讓陳天假裝自己男朋友的打算,她就是隨便找一個借口把馬一航打發走,但是無奈馬一航不但不走,反而還站在那跟自己一起等著,韓曉汐只能讓陳天先假裝一下自己的男朋友。

「陳天,你出來了啊!」

韓曉汐看著陳天淡淡一笑,動作無比自然的伸出了自己那白皙誘人的玉臂,挽住了陳天的手臂。

周圍的學生看見這一幕之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誇張到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這個場面對於那些學生來說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

原本那些學生還打算看一看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男人打敗了馬一航成為了韓曉汐的男朋友。

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原來韓曉汐的男朋友竟然會是一個如此普通的男人,長相一般,穿著打扮跟馬一航也沒有辦法比啊!

而剛剛走出校門的齊子軒藍欣欣兩人剛好看見了韓曉汐摟住陳天胳膊這一幕。

「陳天,怪不得你能這麼囂張,原來是因為有韓家大小姐在你背後撐腰啊!」齊子軒眯著眼睛,輕聲感嘆了一句。

如果陳天現在是韓家的上門女婿,那麼齊子軒之前對陳天所有的不解也就都能解釋開了。

「老公,陳天身邊的那個女人是誰?」藍欣欣柔聲沖著齊子軒問道。

「江州韓家韓城的孫女!」齊子軒輕聲回了一句。

「什麼?陳天竟然跟韓城的孫女在一起了?」藍欣欣來江州市半年多,自然知道江州韓家。

「跟韓城的孫女在一起又能怎麼樣?」齊子軒冷笑了一聲,然後抬頭看向了馬一航的位置,輕聲說道:「你知道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

「誰?」

「他是江州馬家的三公子馬一航,馬一航追求韓曉汐很長時間了,此時陳天跟韓曉汐在一起,無疑就是得罪了馬一航!」齊子軒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你等著吧,用不了多長時間陳天就會被打回原形,馬一航肯定不會允許韓曉汐跟陳天在一起,沒有了韓曉汐的庇護,陳天這種人在我眼中就是螻蟻,我想怎麼玩死他都可以!」

藍欣欣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沒有說話,因為她還在震驚陳天之所以在學校裡面那麼囂張,原來都是因為韓曉汐的緣故。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陳天啊陳天,我原本以為你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是靠著自己的本事,沒想到到頭來你竟然是個吃軟飯的,真是太可笑了!」藍欣欣在心中感嘆了一句。 得了明閻心頭血的洗禮,桃木劍再一次發生了變化,紅中開始泛著金光,上面流露出來的壓迫感也愈發的強烈。

風玫一個激靈,心中打定主意回頭要與二傻子系統商量商量,日後千萬別給她找天師的寄體。

她可不想每次打架時都要自殘。

手中握著二度升級版桃木劍,明閻唇角挑起一抹冷笑,再次向風玫發動攻擊。

風玫輕嘆一聲,怎麼就不死心呢?她已經不想玩了。

站在原地不動,在桃木劍刺來時,她直接抬手。五指芊芊,如嫩筍一般的食指與中指合併,毫不費力地將桃木劍夾在指尖,使其難進分毫。

在明閻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微微用力,剛剛飲血升級的桃木劍就這麼存存碎裂。

明閻:「……」他一定遇到了一隻假鬼。特么的這隻鬼都要上天了!

那可是桃木劍啊!專門克制鬼魂的東西啊!

好吧,他該淡定的……去他媽的淡定!符篆貼在她身上就如貼上去一張廢紙一般,這還是鬼嗎?是嗎?

他不會是拿了假的符篆,假的桃木劍嗎?

在明閻備受打擊,開始自我懷疑時,一邊的明篁看到風玫輕而易舉的毀了明閻隨身攜帶的桃木劍時卻是微眯了眸子,眸底暗光流動,不知在想些什麼。

風玫並未注意到明篁的神色變動,她看著明閻:「說吧。」

明閻還未從打擊中回過神來,只下意識地回:「說什麼?」

風玫撇嘴:「你們一直想隱瞞我的是什麼。」

聞言明閻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明篁,見他神色淡淡,才道:「你不是已經知道了。」乾坤聽書網

她知道個鬼啊知道!心中吐槽著,她面上卻不顯:「我想聽你親口對我說!」

頓了一下,她繼續道,「畢竟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明篁唇角隱秘地抽搐了一下,看著風玫的眸中染上一絲疑惑。

明閻看看風玫,再看看明篁,往後退幾步到了安雅茹的身邊,而後笑了:「當真以為我是傻的?不過一些撲風捉影的猜測就想在我這裡套話,未免也太不認真了吧。」

風玫嘴角微微下拉,這一次的任務她明明很認真好不好!

瞅了明閻一眼,大致算了一下對方會「坦白從寬」的可能性,最終她眉一揚,手一抬,瞬間碎了之前明閻所布的結界。

接著,在在場的還清醒的兩人還沒弄明白她要做什麼時,她身形一閃,下一瞬出現在明閻面前,直接掄起了拳頭——

「啊!」

慘叫驟響,這時明閻早已忘記了外面警察的存在了。

所以,在被揍了一頓之後,看著從外面衝進來的一眾警察們,明閻整個人都是懵的,整個人都是一副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幹什麼,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的狀態。

等到警察拿出鐐銬要帶他走時他才反應過來解釋,可是這裡剛出了命案,警察明明在外面守著,又突然多出來一個人,尤其是在這個房間中還有一個昏迷的安雅茹時,明閻是怎麼解釋都說不清了。

去警察局喝一趟茶是跑不掉的。

看著明閻與安雅茹都被警察帶走,風玫沒意思地撇了撇嘴穿牆而出。

至於房間內的另一個人,早在她抬手打碎結界的時候就已經溜走了。

另外一鬼……懶得帶。 江州大學門口。

陳天剛才聽到了韓曉汐跟馬一航之間的對話,自然也清楚韓曉汐這個做法是什麼意思,柔聲沖著韓曉汐說道:「有我在,不用擔心!」

「恩!」韓曉汐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眼神迷茫的點了點頭。

陳天帶著韓曉汐直接奔著馬一航的位置走去。

馬一航眼神費解的打量著陳天,此時他還不知道陳天的身份。

「你是什麼人?」

馬一航瞪著眼珠子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抬起頭,上下打量了馬一航一眼,語氣異常平靜的說道:「就你這樣的廢物還想跟我搶曉汐?」

烽火英雄 馬一航聽到這話,直接愣在了原地。

在場的所有人也都愣住了,因為他們從來都不曾見過那個人吃軟飯還能如此理直氣壯!

「陳天,上車吧!」

韓曉汐輕聲打開車門,率先坐在了司機的位置上面。

陳天直接鑽進法拉利裡面,在關門的那一瞬間,面無表情的沖著馬一航說道:「如果你再敢騷擾曉汐,我會打斷你的腿!」

「你他媽……」

馬一航張嘴想要罵人。

「嘭!」

陳天根本不給馬一航任何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上車門。

韓曉汐無比開心的笑了笑,因為她覺得陳天剛才的做法實在是太帥了,想都不想便發動了汽車。

一眨眼的功夫,陳天跟韓曉汐所在的法拉利消失在江州大學的門口,留下了一大群不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的圍觀群眾,還有一個滿臉殺氣的馬一航。

齊子軒猶豫了一下,直接走到了馬一航的身後,伸手拍了拍馬一航的肩膀。

「誰他媽拍我?」

馬一航怒吼一聲,猛然轉身看了齊子軒一眼,然後深吸了一口氣,輕聲問道:「子軒,你有事嗎?」

「馬哥,消消氣,沒必要因為這種人生氣!」齊子軒笑呵呵的說道。

「我馬一航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你知道不知道剛才那個小子跟我說什麼?他竟然說要打斷我的腿,我不打斷他的腿就已經很給他面子了好不好?」馬一航高聲怒吼道。

「呵呵,那馬哥你知道不知道剛才跟韓曉汐走的那個人是誰?」齊子軒一臉神秘的問道。

「誰?」馬一航微微皺眉。

「這個人你應該還認識,他叫陳天!」齊子軒緩緩說道。

「陳天?」馬一航愣了一下,然後咬著牙說道:「陳家的陳天?」

「沒錯,就是陳家的陳天,他父親是陳浩天!」齊子軒輕輕點頭。

「……」

馬一航沉默了兩秒鐘,然後高聲大笑道:「好啊,陳天,哈哈!」

齊子軒眯著眼睛看著馬一航沒有說話。

「小齊,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以後有機會我請你吃飯!」馬一航伸手拍了拍陳天的肩膀。

「馬哥,你不用這麼客氣!」齊子軒輕聲回了一句。

「哈哈,這個陳天有點意思,我還沒去找他呢,他竟然自己主動送上門了,真以為自己跟韓曉汐在一起就能讓他們陳家東山再起是不是?陳天,你給我等著吧!」

說完這話,馬一航直接轉身上了車。

幾秒鐘之後,馬一航的蘭博尼基消失在江州大學門口。

「陳天,得罪了馬一航,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齊子軒看著馬一航消失的位置,目光陰冷的感嘆了一句。

……

另一邊,法拉利跑車裡面。

韓曉汐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紅著俏臉輕聲解釋道:「陳先生,我剛才有些冒犯了,希望您別介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