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上班方便,我打算最近就住在這了。」

「跟為師住在一起,方便學習,甚好。」冼星堯表面不動聲色的說,心底有一絲寬慰。

他這幾日強留沈笑瀾,知道她內心有想法。如今她自己說要住在這了,這被動變主動,到底還是不一樣。 醫院VIP病房

夏念念的頭上包著紗布,醫生說她只是驚嚇過度,所以暫時昏迷。

等醒了就沒事了,莫晉北綳了一晚上的神經才稍稍放鬆下來。

外面淅淅瀝瀝開始下起了雨。

莫晉北坐在走廊的休息板凳上,看著下雨的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莫總,您的頭受傷了,還是包紮下吧!」助理勸說道。

莫晉北沒有半點反應,還是一直看著天空。

「莫總,如果傷口感染了就不好了……」

「閉嘴!」莫晉北終於丟了兩個字。

助理縮了縮肩膀,不敢再說話。

助理在心裡腹謗:這一對夫妻還真有夫妻相,受傷都是在腦袋上一模一樣的地方。

莫晉北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腦袋受傷了,他的心裡很疑惑。

為什麼夏念念會對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他堂堂御尊集團總裁,情人無數。

對外面的女人溫柔大方,偏偏對自己的妻子殘暴無情。

人人都羨慕的莫太太,卻鐵了心的想要離開他。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莫晉北想了很久,都想不出原因。

直到醫生告訴他,說夏念念醒了。

莫晉北大步流星地走進病房。

夏念念額頭上貼著一塊紗布,她臉色蒼白,頭上有傷,整個人看上去顯得更加的嬌小。

夏念念看到他的頭也破了,明顯愣了愣,但是表情在一瞬間就恢復了冷漠。

他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副濃墨相宜的水彩畫,頭上那點傷不僅沒有破壞他的美感,反而給人一種妖冶的震懾。

莫晉北原本想要關心她的話,在看到她冷漠的表情后,話在嘴裡打了個轉,就變成了一句傲嬌的「你現在知道反省了嗎?」

夏念念聞言,微微抬眸,語氣裡帶著一抹譏諷:「我沒有做錯什麼,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需要反省的。」

莫晉北為了抓她回來,誣陷她是通緝犯,撕了她的護照,還用阿波羅來嚇她,甚至她在生理期,他都還想侵犯她。

他做了這麼多的錯誤,他不反省,倒還叫她反省?

真是好笑!

「夏念念!」莫晉北居高臨下看著她,淡淡地說:「你這次真的惹怒我了。」

他的語氣很輕很淡,但是偏偏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夏念念的手指攥緊了被子,咬牙切齒道:「莫晉北,我受夠你了,我要和你離婚!」

離婚,離婚!

她的小嘴裡就只會說這兩個字。

這場婚姻既然是聯姻,在他沒有找到更合適的人做莫太太之前,根本就由不得她來說離!

她的倔強突然讓莫晉北覺得很刺目。

他勾唇冷笑:「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莫晉北大步走出了病房,把門摔得呯的一聲巨響。

他頭上的傷也不處理,就這麼不管不顧地走出了醫院。

御尊集團今天被低氣壓籠罩,人人自危。

開會的時候,莫晉北百般挑剔,把所有的高層挨個罵了個遍。

所有人都知道總裁今天心情不好,全都兢兢戰戰的,生怕出一點錯,被總裁抓到,惹禍上身。

雨勢絲毫未減。

莫晉北罵完人之後,就站在辦公室的巨大落地玻璃窗前,看著外面的傾盆大雨。

助理站在他的身後,小心翼翼地捧著一堆文件等他簽字。

莫晉北今天來公司,突然就像是工作狂上身,叫助理把一周的工作全都整理出來讓他批示。

助理好不容易哭著整理好了,捧著半人高的文件在這裡站了一個小時了,偏偏莫晉北又看著窗外發獃了。

助理寶寶心裡苦,可是他又不敢說……

莫晉北霍然轉身,大步流星就朝外走。

助理抱著半人高的文件搖搖晃晃,驚訝道:「總裁您要去……」

「醫院!」莫晉北吐出兩個字。

雨勢很大,莫晉北坐在邁巴赫汽車的後排,看著雨刮器不停地將擋風玻璃的雨水給颳走。

癡情總裁請接招 下了車,立刻有人過來撐傘。

「少夫人呢?」莫晉北問。

「少夫人一直都在病房裡。」屬下回答。

莫晉北抬頭朝著病房二樓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踏上了台階。

此時在病房裡。

夏念念把床單撕成了條,一端固定在窗戶上,一端朝著樓下扔去。

這個地方,她真的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夏家的無情讓她寒心,莫晉北的冷酷讓她恐懼。

她一定要逃出去,到美國去找外婆!

夏念念趴在陽台上,看著二樓的距離直抽氣。

她正試探著抓緊繩子,把身子剛剛探出去,突然門口傳來了擰動門鎖的聲音。

夏念念毫不猶豫,立刻笨手笨腳地把身子掉在繩子上,往下爬。

莫晉北神色陰沉地擰動了好幾下門把,都打不開。

她從裡面反鎖了。

莫晉北吸了口氣,強壓下心裡的怒氣,沉聲道:「念念,開門。」

「……」裡面沒聲音。

莫晉北神色一凜,想起她之前逃跑的事情。

「夏念念!」莫晉北低吼一聲,一腳把門給踹開了。

病房裡空無一人,莫晉北看到窗口掛著的那根床單製成的繩子,眯了眯眼。

走到窗口往下一看,剛好看到夏念念狼狽地落在地上。

她顧不得地上的泥濘和滿臉的雨水,爬起來踉踉蹌蹌地就要往外跑。

突然前面出現一個高大的影子,帶著凌厲的風勢,張著血盆大口朝著她撲來。

是阿波羅!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啊!」夏念念的身體嚇得狠狠一顫,發著抖站在原地不敢動彈,臉色刷得變得慘白。

在樓上的莫晉北吹了一聲口哨,狂吠不已的阿波羅立刻安靜了下來。

夏念念這才看清楚,原來阿波羅竟然就被拴在她住的病房樓下。

莫晉北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慢悠悠地走下來。

走到她的面前,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雨下得很大,夏念念幾乎睜不開眼睛。

她覺得眼前的莫晉北竟然比那條兇狠的藏獒還要可怕。

莫晉北居高臨下看著她,唇角輕輕勾起一抹冷笑:「念念,看來你需要在這裡好好反省。」

夏念念怒瞪著他,眼前的男人那張臉明明驚艷性感,可偏偏心腸像個惡魔。 「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們的新同事。行政專員劉夢潔、梁菲菲,行政實習生沈笑瀾。」劉穎拍拍手,示意讓行政辦公室的員工們注意。

辦公室內七八個人從電腦屏幕後面抬頭看著她們,不怎麼和諧的呱唧呱唧鼓起了掌,表示歡迎。

沈笑瀾打眼一瞧,呵,清一色女孩子,看上去都二十多歲,這裡面年齡最大的還當屬主管劉穎。

「不算上你們,我們行政部目前有十個人,辦公室里八個,另外,這樓層的前台兩個——小常和小袁。」

「大家的主要工作除了行政採購事務,還負責整理公司各個部門的發票粘貼,以及業務部門的標書製作。在面試階段也給你們講過了,公司其他部門沒有設置助理崗位,我們部門就是所有部門的助理,要做好中樞紐帶和後勤保障。」

「我對你們有三個要求。第一,認真仔細,經手的東西千萬不要出錯。第二,態度端正,我們是服務部門,別讓我看到有人消極怠工。第三,管住自己,不該說的別說,不該做的別做。」

「好的。」三個新人忙不迭點頭。

「至於座位安排——沈笑瀾你和梁菲菲坐在那個角落,劉夢潔坐窗邊那個空位。」

沈笑瀾和梁菲菲剛落座,劉穎又說:「為了歡迎新同事,我請大家喝咖啡。」

「謝謝領導。」有人反應快,立刻表示了感激。

「嗯,樓下的咖啡店今天有買一送一的活動,大家確定一下口味,誰下去買?」

辦公室里頓時安靜了,每個人都盯著電腦一副努力工作的樣子。

「那誰……沈笑瀾,你統計一下大家要喝什麼,跟梁菲菲去買。」

冷不防被點名,沈笑瀾一愣,倒是梁菲菲恭敬點頭:「好的。」

……

沈笑瀾和梁菲菲兩人拿著統計的單子下樓買咖啡。

「……不是說歡迎新員工嗎,讓新員工去買咖啡不太合適吧?」沈笑瀾不爽。

「你是不懂,這叫『欺生』,先來個下馬威立立規矩。也沒法說什麼,畢竟我們剛來沒事做,別人手上都有事情在忙,總不能讓別人停下工作去買咖啡吧。」梁菲菲說。

「那劉夢潔不也是新來的嗎,怎麼不叫她一起?」

梁菲菲壓低聲音:「你不知道啊?我聽前台小常和小袁說,劉夢潔是劉穎的親戚。」

「……還有這種操作?」

「是啊。所以,你沒看她坐的位置都比我們要好么?」

「原來如此……菲菲姐,你真行,以後多提攜提攜小的,沒你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死。」沈笑瀾吐吐舌頭。

「哎,談不上提攜吧。有些東西,就算看透了知道了,也只能忍著,還不如什麼都不知道舒服點。」梁菲菲苦笑。

「那不是很憋屈嗎,不能總忍著,該斗就斗。」沈笑瀾一臉無畏。

買完咖啡往回走,剛進入電梯,梁菲菲腳下一崴,整個人摔在沈笑瀾身上。

沈笑瀾顧不得手上的東西,下意識去扶,兩人提的咖啡當即嘩啦灑了一地,衣服上也被潑濺上了印跡。

「這……我感覺被絆了一下才摔倒的……」梁菲菲面色蒼白,整個人傻了。

「你沒燙著吧?」沈笑瀾反而鎮定些,幫她擦拭裙子。

梁菲菲搖搖頭,欲哭無淚:「我沒事,但是咱倆完了!」

「這也要完?不就是灑了咖啡嗎,多大點事,再買不就得了。我跟大堂的保潔說一下,讓他們儘快幫著打掃處理,別耽誤別人使用電梯。」

沈笑瀾此時的果決讓梁菲菲一愣。

剛才她滿腦子都是第一天上班就要被劉穎責備的場面,聽這麼一說,心思很快平靜下來:也對,還是有餘地挽回的……

這邊,沈笑瀾咂咂嘴發出可惜的聲音:「我這衣服還好,深色的,你這個淺色的裙子慘了。」

「哎,衣服也就算了。」梁菲菲苦笑,「我們再去買咖啡吧,真是倒霉,這些咖啡只能自己掏腰包了……」

「幹嘛要自己掏?」沈笑瀾瞪大眼,「幾百塊錢呢!我們就實話實說,這又不是我們的錯。」

梁菲菲:……

「你要是不好意思,我來講,我就說是我摔倒灑掉的。」

「……這不行啊,怎麼能讓你擔責任?」

「菲菲姐,你太謹小慎微了。我一個職場萌新,還是實習生,再說這也不算是工作上的事吧,她也不會把我怎麼著的,安心吧。」

梁菲菲對沈笑瀾再次另眼看待。

明明這個女孩比自己小,還沒有工作經驗,怎麼這種時候這麼沉得住氣?

果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沈笑瀾安撫完梁菲菲,心裡卻在琢磨別的。

又是這個電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