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廷尉牢獄,荀攸站在大門口怔怔的有些出神,似是不相信自己就這麼簡簡單單、毫髮無損的出來了。

此時,寧武已經坐上輦車,甲士護衛開道出發時,他回頭朝荀攸喊了一聲:「荀公達,回去洗個澡,換身乾淨衣服,黃門侍郎就不要當了,我會辟你為相國府從事。以後,就跟著我混吧!」

是董卓腦子壞掉了,還是我身在夢中?

面對突如其來的器重,荀攸覺得這一切都那麼的不合邏輯。

他朝前方看去,似是想看清董卓的猙獰,然而董卓已經重新躺回了輦車,只留下一道厚敦的寬闊背影。

收回目光,荀攸嘆了口氣,木訥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複雜。

翌日,荀攸去了相國府報到。

寧武對此大為高興,恰好此時李儒也在,遂為二人作了引見。

李儒只瞅了荀攸一眼,便沒了興緻。他見這傢伙生得愚笨,以為自己的丈人想利用荀家,所以才特意拉攏的這麼一個笨蛋,故而也沒太過放在心上。

不久,有士卒送來戰報。

寧武展開一看,是徐榮親筆所寫,從河內傳回。

信上說,徐榮在河內懷縣成功伏擊回師救援的河內軍隊,使王匡死於戰陣。王匡一死,部下四散逃亡,徐榮還俘獲了河內司馬繆尚,所以也順便問問,此人如何處置。

寧武把這個問題拋給了李儒、荀攸二人。

李儒的態度十分簡單,既然王匡死了,那就可以換上自家的人去掌控河內。至於這個繆尚,可以用來殺雞儆猴,威懾那些不服從管治的郡縣官員以及河內百姓。

這個方法雖然有些極端,但也不失為一個好的辦法。

寧武暗自點頭。

身處亂世,心要是不狠,就只能淪為別人砧板上的魚肉。 見到主公點頭,李儒有些飄飄然的捋了一下鬍鬚。

「李尚書此言差矣,在下不敢苟同。」

此時,一道略顯刺耳的聲音響起。

李儒看去,說話之人,乃是今天新來的那個荀家傻子。

「哦?閣下有何高見,不妨說來聽聽。」

李儒戲謔一聲,覺得此人不過是想在太師面前顯擺一二,好出出風頭,而實際上,肯定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這樣的人,李儒之前見過很多,真本事沒有,嘩眾取寵、博人眼球吹牛B倒是一套又一套,故而言語上多了幾分輕視。

寧武和李儒不一樣,他是知道荀攸底細的,所以在聽到荀攸出聲時,心裡就極為高興。

一來就建言獻策,說明這小夥子還是很上道的。

「太師,王匡此人生前頗有名氣,深得河內百姓愛戴。如今王匡戰死,也算死得其所,不如將其好生下葬,厚待其妻兒,使其感念太師之恩。」

「至於新的河內太守,卑下提議就由繆尚擔任。原因有三:其一,繆尚本就是河內司馬,對河內大小事務都很熟悉;其二,在河內遭難之際,只有他敢突圍求救,因此在河內百姓心中,繆尚存有不小的威望;其三:如果太師用繆尚為太守,這將是何等的胸懷?不僅可以昭顯太師仁義,相信很多人也都會被太師的寬廣胸襟所感動,從而更加積極的加入太師麾下。」

說完,荀攸恭敬的朝寧武行上一記大禮,鄭重說道:「太師,您以為意下如何?」

寧武思索著還沒開口,李儒卻搶先質問了一聲,一雙蛇眸死死盯住荀攸,一字一句:「要是他們反叛呢!」

這也是寧武的擔心所在,如果培養個白眼兒狼起來,簡直血虧爆炸。

荀攸對此早有應對,擲地有聲:「太師可使徐榮將軍鎮守河內,總督河內大小軍事。繆尚若有反意,可就地殺之!」

寧武點了點頭,這倒是個不錯的法子。

不良萌妻 「好,就按你說的辦。」

寧武一拍板,這件事就算是定了下來。

李儒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表面上卻也不動聲色。在董卓面前,他從未顯露過嫉賢妒能的模樣,只是眼眸深處的陰寒,恨不得將眼前的荀攸,吞噬殆盡。

剛來就跟自己唱反調。

這樣的人,留不得。

…………

幾日後,李傕帶著飛熊軍回來了。

與張遼和徐榮相比,孤軍深入冀州的李傕風險係數極高,此番回來,身上也是負傷挂彩。

當寧武問起的時候,李傕表現得尤為憤懣。

本來一開始飛熊軍勢如破竹無人能擋,連續肆虐了冀州兩個郡地。哪曾想,後來遭人擺了一道,途中遭遇伏擊,為強弩射殺,折了三百多的兒郎。

飛熊軍是董卓手裡王牌,裡面的將士皆是悍勇不說,兵器、戰馬也是千挑萬選,就連胯下戰馬所食,都必須是最上等的馬草,董卓幾乎是以大半個涼州的經濟,來豢養這麼一支騎軍。

別說死傷三百多人,就是一個也會格外心疼。

「傷你的將領是誰?」寧武問他。

李傕是董卓的老部下,作戰很猛,單論武藝的話,涼州軍中以他為首,即便是華雄,也得往旁邊晾晾。

能夠傷他的人,前後算算,河北諸將之中,只有可能是趙雲或者文丑。

然則李傕給出的答案里,並沒有這兩人的名字:「那人名叫麴義,在冀州不算出名,但很擅長伏擊。卑職一著不慎,才落入了他的套中,否則,也不會折損這麼多的飛熊兒郎。」

提起『麴義』這個名字,李傕恨得咬牙切齒。那廝根本就是個戰鬥力為五的渣渣,偏偏強弩之下,李傕難以近身,否則,麹義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寧武聽完,心中暗道一聲。

怪不得,原來是破公孫白馬的麴義。

李傕輸給他,也不算冤枉。

想到這裡,寧武拍了拍這個心腹愛將的肩膀,示意他不必有太多的心理負擔。

「事情都過去了,這事兒也不怪你。更何況,正是因為你的突襲,才使得韓馥回救,導致諸侯聯軍土崩瓦解,總的來說,你仍有不小的功勞。」

「得太師體諒,卑職感激涕零!」

李傕拱手抱拳,有這樣的主公賞識理解,他的內心自是無比高興。

「回去好生歇息吧,這些天你和兒郎們長途奔波辛苦,也都累了,獎賞我會命人送到你的營中。」寧武擺了擺手。

「卑職代所有飛熊軍的兒郎,謝太師賞賜!」

李傕再度抱拳,聲音洪亮。

董卓對手下將士沒的說,寧武也同樣如此。

包括立了功的張遼和徐榮,寧武也早都給他們向朝廷請了封賞。

拜別太師之後,李傕從大堂里走出,準備回自己的軍營。

途經中庭時,李傕見到院子里立有一個身材極為高大的男人,光是身高都將近一丈。此人身上穿著普通將領的長袍,並未著甲,頭頂上束著紫金冠,五官神俊,眸子外擴,像老虎一樣霸氣,眉毛上挑飛揚,流露出一股難以遮掩的跋扈。

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人不僅非凡,而且自負。

李傕之前跟董卓去到河東,然後就一直屯兵在了那裡,從沒見過呂布。

但他還是認出了這個男人的身份,腳下步子一頓,微微抬頭與那雙虎目相對,聲音不小:「你就是有著『塞北飛將』之稱的呂布?」

此番回洛陽,司隸一帶到處都在傳說虎牢關前呂飛將大展神威的故事,這令李傕很是不爽。

在李傕眼裡,他才該是大放異彩的那個人。

而呂布,不過是鑽了他的空子。

如今兩人相遇,李傕自然想著要討教一番,好讓所有人都曉得,誰才是主公手下最強的男人。

感受到李傕身上散發出的強烈戰意,呂布大概也知道了這位西涼猛將的心思,目光凝視:「你有傷在身,不是吾之敵手。」

龐大的威壓之前,李傕眼眸縮了一下,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個男人很強,可能比太師年輕的時候,還要強猛,但他也不甘示弱,昂頭回上一句:「等我傷好,咱們定個時間?」

呂布點頭,可以。

西涼軍中第一,未必就是真的無敵。 馬靜身形如電,眨眼間便竄到了葉浪身前,那極快的速度讓葉浪眼睛微微一眯,緊接著便感覺到一股渾厚的內力,帶著勁風向著自己壓迫而來!

葉浪嘴角微微一挑,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腳步踏地身形向後連退兩步!

兩人都給了對方不少驚奇,馬靜也沒想到葉浪的反應速度這麼快,看來這誅神的老大也並非浪得虛名,忽然,馬靜渾身汗毛一豎,明明向後退卻的葉浪,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馬靜的側身,一拳向著馬靜襲來!

馬靜驚怒交加,怎麼可能,這馬靜也算是個厲害人物,硬生生的止住自己的身形,抽出手掌,格擋葉浪的攻擊,然而這匆忙的格擋終歸抵擋不住來勢洶洶的攻擊!

「嘭!」

葉浪嘴角擒著微笑,一拳可是不輕,馬靜只感覺像是被一頭野獸撞擊了一般,橫著身子凌空翻轉一百八十度,連退十數步,氣血一陣翻騰,高手,超級高手!

葉浪眼中閃過一抹興奮,自動離開秘密基地,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沒跟這樣的內力高手對戰了,怕是骨頭縫現在都興奮了起來!

「再來!」

葉浪低喝一聲,雙腳踏地身形直接竄了出去,身形如電竄到了馬靜身前,拳拳到肉,大開大合,就好像手握兩柄大鎚,砸的馬靜連連後退,這種感覺讓葉浪很是舒暢!

可馬靜卻是叫苦不迭,這是什麼變態,太強了,這麼恐怖的力量,她萬萬沒想到誅神的老大戰鬥力居然這般強悍,倒是讓馬靜有些措手不及!

「嘭!」

馬靜身子猛退數步,撞倒後面的桌椅,才將葉浪的力道卸了下來,額頭浮現一絲冷汗,這葉浪當真是越戰越勇,且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明顯沒盡全力,讓馬靜感覺到了葉浪的可怕!

「速度解決戰鬥……」

馬靜偏頭對著自己的屬下們說道,葉浪偏頭向著戰場看去,巨虎等人戰鬥力很強,但馬靜一方也有高手,將巨虎等最強戰力拖住,剩下的皆是二打一或者三打一,誅神頓時有些被動!

葉浪眉頭一挑,對著巨虎說道「巨虎,帶著人退到門口,守著門口打!」

巨虎微微一愣,退到門口是可以減輕誅神的壓力,但是葉浪一個人就留在娛樂城了,這不行,萬一葉浪出了一點什麼事,巨虎他們幾個可擔待不起!

馬靜看到現場的局面,倒是微微一笑,葉浪在厲害,一個人也改變不了戰場的戰局「葉少,就像你剛才說的,其實螞蟻多,也能咬死象……」

「螞蟻再多,也不過是螞蟻而已……」

這時,一道低喝聲傳來,眾人紛紛順著聲音望去,只見一席黑衣的江一,身後跟著兩名女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對著馬靜說道!

「幻影閣眾人聽令,不服者,一個不留,比戰力,比人多,我誅神可從未怕過誰!」

江一大喝一聲,緊接著便是兩道轟隆聲!

「砰砰砰……」

只見大門,與後門,紛紛被破開,數不清的人紛紛涌了上前,手中拎著明晃晃的片刀,嘴裡大聲喊道「殺……」

馬靜面色陡然狂變,她萬萬沒想到誅神的後援來的這麼快,葉浪也是驚喜的很「一姐!」

「葉少,您旁邊歇著,這個女人,交給我!」

江一將輕紗一甩,二話不說向著馬靜衝去,雙臂透過黑紗,露出紋身,寒光閃爍,兩把圓月彎刀散發著寒意!

隨著江一帶人支援,場面頓時發生了變化,幻影閣的正規成員,戰鬥力本就比較厲害,在加上人數上開始佔優勢,幾分鐘便取得了壓倒性的節奏!

「兄弟們,給我殺!」

巨虎怒吼一聲,揚起手中的片刀,震的周圍眾人耳膜生疼,剛才可憋屈壞了,被人壓著打,擔心兄弟們的情況,自己都不能盡全力,而此時的巨虎就像是解開了束縛,那氣勢,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別打了,別打了,我們投降……」

這時,不少雜牌軍,也就是金牙子召喚的狐朋狗友,這些人你讓他們人多打人少他們絕對樂意,但是你讓他們去拚命,那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一看情況翻轉,當即紛紛扔下武器投降!

泰斗一方的壓力更大,誅神戰力本就強悍,在加上此時氣勢以輸,又在人數上劣勢,節節敗退……

「啊!」

巨虎一腳將眼前的敵人踹飛,一刀砍在其肩膀上,鮮血頓時飈射,激起了巨虎的血腥!

「撤退,走……」

不知道誰喝了一聲,泰斗一方人員快速撤退,巨虎大喝一聲,領著眾人追擊「哪裡跑?」

巨虎氣勢洶洶,渾身染血,追擊而去,面前一名男子頓時嚇破了膽,以為巨虎是沖他而來,急忙跪在地上大吼道「我投降,我投降,別殺我……」

「噗嗤……」

巨虎順勢而為,一刀斬下,雙眸瞪圓「殺我那麼多兄弟,還想投降?」

「噗通……」

男子驚恐躺下,不知生死……

再說江一與馬靜,二女打的也是好不熱鬧,且招招致命,都是嚇了死手,葉浪看的眼熱,他也很想戰鬥,可江一根本不給自己機會啊,急的直搓手!

「嘭!」

馬靜一拳打在江一的肩膀上,江一連連後退,雙臂一橫,手中的一對圓月彎刀再現,寒光淋漓!

再看馬靜,身上兩條刀傷,踉蹌倒退,面色蒼白,差點倒在地上,好在身後兩名漢子接住馬靜,急忙道「靜姐……」

馬靜氣喘吁吁,低喝道「走……」

「走……」

那些身手好的漢子,以及高層人物,快速向著馬靜聚集,轉身快速離開,江一冷笑一聲「走?走得掉!」

然而,讓江一沒想到的是,一名漢子大聲喊道「攔住他們,不要放過來一個……」

泰斗眾人紛紛抵抗,攔住誅神追擊的腳步,眾人沒想到這馬靜這麼狠,除了幾個心腹,以及高層,剩下的人一個不留,全部讓他們留下攔截誅神,而留下的結果除了死亡還能有什麼?

馬靜等人仗著熟悉地形,快速從側門逃離,江一本想帶著眾人追擊,葉浪卻擺擺手,叫住眾人「行了,不用追了,先解決這裡的……」 當天下午,李儒和荀攸再度起了爭執。

原因是一官員的家人想要出城返鄉,回老家探親,守城門的校尉卻將人全扣了下來,交到相國府。

李儒認為,關東諸侯才剛剛退去,局勢未穩,不應該讓這些官員家屬離京,以防他們互相勾結。

荀攸對此不敢苟同,他覺得這般做法,只會讓洛陽城裡的官員心懷忐忑,人人自危。

荀攸看上去很好欺負,但實際上有自己的主張,而且不會輕易動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