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的影響力可見一斑。哪怕特殊部門頭頭的黎部長,都沒有這般影響力。

「繼續走程序吧!」夏滸又揚起手,輕輕一句。

「既然前期的程序已經完成,那麼今天的第一個議題,就是林牧的封號。」夏滸道。

「封號?!」

「根據以往的經歷,一位稱號王者的稱號,一般都是從其名字、其使用的武器或者其驚天戰績等來取的。」黎部長望向南王葉天南,意有所指道。

「林牧,牧王??」南王葉南天領悟黎部長的意思,呢喃道。他的稱號,就是取名字的最後一個字。

林牧沒有驚天的戰績,更沒有駭人的履歷,其使用的武器是槍,槍之一字,已然有人用了。那麼簡單點就是從林牧的名字中取了。

「牧王……挺不錯啊!」【刀王】張洪德輕喝一聲,如同洪鐘一般的聲音,帶著粗狂和厚重,回蕩在會議廳中。

對於林牧,張洪德還是十分有好感的。

當初他和晉北朝一起去見林牧,就是一白臉一黑臉的組合。

「【牧王】?……大家覺得如何?」夏滸問道。

「牧王挺好的,符合林牧,也比較響亮。」

「想必牧王也非常喜歡吧!」

「對,對,對……我們華夏有了牧王,將國盛!」

此刻不管是對林牧不友好的人,都奉承一句。

畢竟,從這一刻開始,林牧已經誇入了他們的行列。

他們彷彿已經忘了前一刻還挖苦林牧了。

這些人,甚至還帶著玩味的目光,望向槍王晉北朝。

林牧使用的武器是槍,和晉北朝相同,而兩人巧好有糾葛較深,難道這就是是傳說中的一山難容二虎?

「好,其稱號確定了!」夏滸一錘定音道。

其實這個問題,在林牧和許天都來京都借人的時候,已經討論過的。這也是夏滸能拍板直接出動四十多位王者的原因。當時許天都這個傢伙還提議叫【荒王】,被林牧給否決了。

「好,我們華夏,新增一位鎮國之柱,牧王,林牧!!」夏滸神色終於發生變化,臉上浮現肅穆之色,鏗鏘有力道。

「稱號確定后,就是義務與權力了。」夏滸一說完,神色又恢復如常。

「先談義務。」

林牧雖然不在,但是夏滸已經和他大概談過這個義務與權力,他並不排斥這個安排,這也是夏滸自作主張的原因。 霸婚,蓄謀已久 畢竟談論這些,本人必須要在場的。而眾人選擇性忽略了這個問題。

刨除夏滸的原因,眾人對林牧的看法,在骨子裡,其實仍然是輕視。

「目前,北王守著北大門,南王保護著南邊,我管著中部,槍王庇護海上所有華夏之城,劍王鎮守整個西邊,牧王暫時好像沒有地方可管了。」張洪德仿若掰著手指道。

劍王夏滸環顧一圈,漆黑的眼眸不斷閃動,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其實,華夏五王除了鎮守華夏各大地域外,還兼顧著華夏七大戰隊的五個隊長。

戰隊隊長,督領王者,管轄一方,這才是實權,而眾人彷彿沒有把林牧安排去當戰隊隊長,顯而易見,不想讓林牧拿實權。

「我這裡有一個建議,就是讓林牧去南極洲,督領那邊的事務。」夏滸微微眯著眼眸,凝聲建議道。

「什麼?南極洲?!不行不行,那裡可是【龍王】管轄的領域!」

「南極洲紛爭太大,不適合牧王的。」

「對,對……」

夏滸話音剛落,立即有數人提出反駁。

涉及到利益問題,這些傢伙馬上強硬起來,仿若絲毫不懼夏滸。

「【龍王】消失那麼久,我們華夏在南極洲的已經削弱許多,若不是我們五位有任務,以南極洲的重要性,我早就過去了。」夏滸仍然眯著眼睛,老神在在,讓人摸不透他。

【龍王】!!~~眾人一聽夏滸提到這個名字,渾身一顫,一股難以言傳的氣氛瀰漫在會議大廳。仿若是恐懼,仿若是崇拜,仿若是熱血沸騰……

「那個地方的情況,越來越複雜,而最近的輪值之交,也是期近,說不定會發生大變,所以我讓一位鎮國之柱過去鎮守。」夏滸輕聲道。對於提起龍王,夏滸彷彿沒什麼太大波動,神色如常。

「新時代的南極洲,代表的是起源,是神秘,是未來,是利益,很多人都想染指,然而因為那位的原因,大家一直不敢伸手,現在他失蹤這麼久,你們都有心思了吧。」黎部長把遮羞布掀開,直白道。

眾人略帶尷尬和惱怒之色望向黎部長,說啥大實話。

「牧王剛晉陞,很多隱秘都不知曉,要不……鎮守在京都的,梳理各種關係,如何?」黎部長提議道。

南極洲和京都,他更願意讓林牧來京都,那樣如果能拉攏這傢伙,他的話語權就增重一分。

「閨女平常老在我耳邊提這個林牧,本以為只是一個悲情人物,現在竟然這般崛起,真是一瞬千年啊!」黎部長一想到那些傢伙的嘴臉,心頭不由一陣歡愉。

「不行,京都那麼重要,林牧鎮守能安全嗎,以前是劍王的師父鎮守。現在依我看,林牧就應該去鎮守西邊,劍王大人返回中樞。」黎部長的建議,也引起反駁。

南極洲代表的是利益,京都代表的是全力中樞,同等重要。不言而喻,眾人不可能讓一個毛頭小子鎮守的,開玩笑!

「有什麼不行,林牧初入,想必要掌握很多信息,京都這裡擁有最完整的信息庫,剛剛滿足他。」一位國家高層出聲道。

「哼……雖然林牧晉陞為鎮國之柱,但是他的秉性,卻未完全了解,以前的信息,也只是道聽途說。京都重地,需可靠之人庇護,牧王太年輕了!」

「……」倏然之間,會議大廳又喧鬧起來。

「要不這樣吧,牧王來我這,鎮守海城群。。」沉默的晉北朝突然建議道。

除了夏滸,其他三王聽到晉北朝『毛遂自薦』,眉頭都不由一皺。

林牧去你那,那你去哪裡?京都?南極洲?

司馬北朝之心,路人皆知啊!

因為和司馬家族走的近,很多同輩之人暗地裡對晉北朝的稱呼都為『司馬北朝』。

「好,竟然槍王親口提議,那牧王就去管著海上城市吧。」夏滸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直接一口應承了。

黎部長和其他人,一時之間甚至都反應不過來。

按照往常的情況,不是要你爭我斗,你付出一分代價,我付出兩份代價,這樣慢慢討價還價,而你劍王不是坐山觀虎鬥,最後才出場的嗎?怎麼都還沒開始唱大戲,就結束了?

就連晉北朝自己,都有些懵逼,這就成了?!

雖然說是商量,但做決定的,基本都是劍王夏滸!只要他一出口,那就成了!

夏滸嘴角浮現一抹其他人難以覺察的弧度。

林牧這小子,有點意思,竟然能分析出晉北朝主動放棄海城群的徵收任務。

華夏新生王者,林牧,牧王,鎮守海上城市! 第4643章

敢當著自己的面,攻擊他娘親,簡直是找死!

灰袍老者聞言,瞬間把小心思掐滅了,如實把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還為了博得墨九狸和小澤的同情,把自己被親人害死的事情,也全部說了出來,說到最後簡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看得墨九狸和小澤無語至極!

「所以,你就因為自己不敢去諸神深淵,又想知道裡面到底有什麼寶貝,就控制怨靈幫你抓外來的人,再控制他們去諸神深淵,去為你尋寶?」小澤冷冷的問道。

「是,是的!」灰袍老者聞言心虛的道。

「呵呵……你自己怕死不敢去,就讓別人去送死,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看起來你死的也不怨……」小澤冷聲道。

灰袍老者聞言不敢說話,雖然他奪舍活下來,但是畢竟他不是人了,還是怨靈王啊,習慣性的惡劣也是難免的,再說諸神深淵去了就會魂飛魄散,所以他不敢!

但是活的時間久了,又實在無聊,所以除了修鍊沉睡外,他就會給自己找些事情娛樂一下,但是這種事情畢竟不是好事,說出來也不好!

他也沒想到這麼多年都很順利,誰想到會遇到這對母子,對方又故意隱藏實力,自己大意被發現了身份,打也打不過對方,只能老實交代了!

墨九狸也很無語對面老者的作為,但是這些跟他企圖傷害自己和小澤的事情無關,招惹他們母子,就要有付出代價的覺悟!

「可惜,你不該招惹我們的,既然你先招惹我們,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如果你沒有什麼能夠說服我們不殺你的理由,那就抱歉了!」墨九狸看著老者道。

「我……我可以帶你去諸神深淵!」灰袍老者聞言想了想道。

「呵呵……你一個自己不敢去的,還是帶我們去?帶我們去送死嗎?」墨九狸冷笑的問道。

「不是的,雖然我不敢去諸神深淵,不過是因為我是怨靈奪舍罷了,靈魂和這具身體的契合度不夠,所以才不敢深入諸神深淵的,但是諸神深淵外圍,我知道近路,可以把你們安全帶去的……」灰袍老者解釋道。

「外圍?諸神深淵還有內圍?」墨九狸問道。

「當然了,諸神深淵的內圍,也就是諸神深淵的深處,那是十分危險的,像我這種奪舍的人,是沒辦法進入的,因為只要不是自己的靈魂,奪舍的人進去的話,瞬間靈魂就會逼出身體,然後魂飛魄散的……」灰袍老者不敢隱瞞,如實解釋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墨九狸問道。

「這個,都是我控制的那些人慢慢發現的,有些人被怨靈奪舍,被我控制進入諸神深淵,然後就……」灰袍老者越說越小聲道。

「娘親,我們要去諸神深淵看看嗎?」小澤看著墨九狸問道。

「既然聽起來還行,那就去看看吧!」墨九狸聞言點頭道。

灰袍老者聞言心中一喜,只要把這兩個人送到諸神深淵深處,他們絕對會死在裡面再也出不來的,到時候自己就不用擔心了! 第4644章

心裡如此想著,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

「既然你知道路,就帶路吧!」墨九狸看向灰袍老者道。

「好的,好的,能給兩位前輩帶路是我的榮幸!」灰袍老者獻媚的說道。

就這樣,灰袍老者帶著墨九狸母子,直接前往諸神深淵!

墨九狸母子也沒再會清風城,他們的目的本來就是諸神深淵,既然這個怨靈之王送上門帶路,不用白不用啊!

幾天後,墨九狸和小澤跟著灰袍老者來到了諸神深淵,墨九狸和小澤看到眼前巨大的深淵時,心裡也是一驚,這諸天深淵果然如同其名,絕對是墨九狸目前為止見過最大的深淵!

墨九狸幾人站在深淵的這邊,看向對面都看不到邊際,可見這深淵有多寬了,而深淵內更是深不見底,漆黑一片,左右兩側也是壓根望不到邊際!

如果說諸天深淵給墨九狸的第一印象是什麼,那絕對是寬的看不到對面,長的望不到盡頭,深的如同無底洞……

「兩位前輩,這裡就是諸天深淵了,這諸天深淵到底有多深,多寬,多長沒有人知道,傳聞也有人好奇的,試著沿著邊緣,想要看看到底諸天深淵有多長,但是最後也沒答案,更加沒見過那些人回來!」

「至於到底有多深更加沒有人知道了,看著似乎寬度最簡單,因此也有人試著不深入諸天深淵深處,只是從外圍想辦法渡過到對面,看看到底有多寬,只是依舊沒有人做到,因此也沒人去過諸天深淵的對面!」

「從這邊下去大概百米的範圍,被我們稱為諸天深淵的外圍,一般實力強悍的,小心一點還是可以保命活下來的,但是百米之下去了就沒有人回來過,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希望兩位前輩可以饒了我,我以後再也不害無辜的人了,我可以發誓……」灰袍老者看著墨九狸哀求道。

「帶我們去百米的位置!」墨九狸看了眼灰袍老者道,對方的心思他們早就知道,只是懶得拆穿罷了!

灰袍老者不敢多說什麼,帶著墨九狸和小澤,往下面走去,雖然諸神深淵在上面看著漆黑一片,給人感覺中間是一條天溝,掉下去似乎會沒命的!

但是下來就會發現,不過是站在上面看著嚇人,真的走下來墨九狸和小澤才發現,這裡就像是一片暗沉的山脈,樹木不高大罷了,而且距離中心的位置,相隔很遠,就算從上面直接跳下來也不會有事的……

很快,灰袍老者帶著墨九狸和小澤來到一個地方,也就是灰袍老者說的百米處的位置,原來再往前出現一道結界!

穿過結界就是灰袍老者說的諸神深淵的內圍了!

「兩位前輩,這個結界可以隨意進去的,但是卻沒辦法出來,而且進去后,如果是奪舍的人,靈魂就會被逼出體外,所以我不敢進去……」灰袍老者看著墨九狸道。

「所有來這裡的人,都知道這個地方?」墨九狸挑眉問道。 第4645章

「啊……別人知道不知道我不清楚,這諸神深淵太大了,我帶兩位前輩來的路,都是這些年來,我利用怨靈還有……不斷探索出來的,這裡我也一直沒對外告訴過別人,所以應該只有我和我控制的怨靈們知道這裡的,至於別的地方如何,我也不清楚了……」灰袍老者聞言一愣,然後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沒說什麼,看了眼前面的結界,直接帶著小澤走了進去!

灰袍老者看著墨九狸和小澤進去后,總算鬆了一口氣,不過擔心墨九狸忽然回頭,還是綳著臉,沒敢暴露自己喜悅的心情!

可惜,直到墨九狸和小澤的身影消失,都沒有回頭看他一眼,灰袍老者有些無語,不過很快心情就變好了,但是他決定最近低調一點,暫時回去閉關,不再惹事,免得再遇到像墨九狸母子這樣的煞星……

想清楚之後,灰袍老者叮囑了自己的手下,守在這裡,然後一個人離開了……

而墨九狸和小澤從結界內進來后,並沒有發覺什麼不對勁,墨九狸也沒感應到朱雀等人的消息,甚至連小金和小墨的氣息都感應不到!

墨九狸試著在心裡聯繫小墨他們,卻沒有回應!

墨九狸並不太擔心小金和小墨出事,猜測應該是這諸神深淵內,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屏蔽了自己和小墨等人的契約!

畢竟,小金和小墨的強悍,這世上怕是沒多少人能敵的!

所以墨九狸對小金和小墨很放心!

讓墨九狸擔心的卻是受傷逃到這裡的準確和窮奇兩人!

「娘親,能感應到朱雀他們的氣息嗎?」小澤邊走邊問道。

「暫時感應不到,連小金和小墨也聯繫不上,這諸天深淵不小,看起來是距離太遠了,我們小心點別走散了!」墨九狸看著小澤說道。

「我知道,我會保護好娘親的!」小澤自信的說道。

現在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實力是什麼等級,但是小澤卻清楚能感覺到自己現在很強,完全可以保護自己的娘親的!

「恩,小澤最厲害了!」墨九狸看著小澤驕傲的說道。

連她都看不透小澤的實力,讓墨九狸很欣慰!

墨九狸母子兩人一邊說話,一邊朝著深處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毒獸毒蟲等,都被墨九狸輕鬆解決了,順便還收了不少煉毒的材料!

小澤雖然並非百毒不侵之體,但是因為墨九狸的關係,本身實力又強悍,對毒素的抵抗性本來就很強,加上不斷服用墨九狸給的解毒丹,壓根不擔心這裡遍地是毒的環境……

墨九狸和小澤一路上走了一個多月,一個人都沒遇到,但是在路上他們確實發現了很多人族的骸骨,還有很多獸族的骸骨,顯然之前那怨靈王也沒說謊,進來這裡的人,確實都死了……

只是,讓墨九狸煩躁的是,這裡比在上面看到的還要大太多了,又聯繫不上朱雀等人,這樣漫無目的的走,總是不是辦法的! 第4646章

想了想,墨九狸和小澤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墨九狸把小彩帶了出來,是因為昨晚墨九狸和小澤聊天的時候,小彩剛好聽到,決定出來給墨九狸和小澤代步!

墨九狸想了想就答應了,寧兒幾人在閉關,小彩如果可以在這裡飛行,確實是不錯的選擇!

只是當準備出發的時候,小彩飛到半空中的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向來可以無視空間結界,更加無視諸多禁空規則的小彩,在半空中晃了晃,噗通一聲掉下來了!

墨九狸和小澤傻眼的看著摔在地上的小彩,墨九狸急忙走上前把小彩抱起來問道:「小彩,沒事吧?」

「主人娘親我沒事,可是這裡為毛我不能飛啊?這不可能啊?」小彩十分懵逼的說道。

說著,不等墨九狸反應過來,再次飛了上去,然後又狠狠的摔在地上,這才墨九狸反應快,直接把小彩接住了,也幸好墨九狸的實力強,才沒被反震的力度摔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