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這種千年不遇唯獨傳說中才有的靈氣若是毫無抵抗的出現在寒冰玉女床上,一旦練成仙元諢訣,那就是天下無敵!

想到這些,語詩久久不能平靜自己的心,因為她不曾想到自己丈夫竟然是…難怪自己跟他在林鎮懸崖下發生那種事後自己的體內會有那麼大的反應,體內創傷了十幾年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就恢復了。

原來….

難道真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自己註定要成為他林天奇的女人!

寒冰玉女床的功效,其實遠遠超出莊語詩的想象!抱著天奇坐在白霧中的玉女床沿,醉酒是天奇也不知怎麼回事,體內湧起一股異流,這股暖流慢慢吞噬著酒精,最後令得他慢慢清醒過來。

鼻息間嗅著美人淡淡體香,體內的暖流竟慢慢化為一種邪火!這種感覺很奇怪,而且這股火氣,還有主見蔓延的趨勢。

天奇不是個抱著美女就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可現在,他竟然有些控制不住體內莫名其妙就升起的火氣。

極力壓制,可越是壓制,那種感覺就越強烈!很奇怪的感覺…… 天奇的異常,在語詩身上同樣發生了!她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她沒想到天奇體內的天元渾經靈氣竟這般雄厚。

「富婆,你是不是給我下藥了,我怎麼這麼難受!」

突聞天奇的沙啞聲,語詩心頭一顫,酥膩聲線便是脫口而出。「你神經病,趕緊壓制你體內的那股異火,別亂想!」

「你怎麼知道我體內的反應?」

感覺到美人身子開始灼熱,天奇懷著疑惑的神色慢慢坐直身子。看見近在咫尺的絕色美人,心頭卻是不由猛的一跳。只見面前傾國傾城的莊語詩,一張俏臉不知何時布滿了誘人的緋紅,原本靈動的眸子,此時也是變得些許的迷離了起來,天奇目光下移,卻是發現,就連莊語詩那修長的玉頸,也是攀上了一層粉紅。

「你今晚沒喝多少酒,怎麼…」

「別問了,趕緊壓制你體內的火氣!」

「壓?怎麼壓?你是我女人我還不能碰你嗎?」

眼眸一瞥,語詩撇嘴道:「流氓!」

瞧著本就是一代美人的莊語詩這一瞥一眸,是如此勾魂,天奇清冽眸子漸漸迷離,身體忽然的變得火熱了起來。

感覺到天奇的異狀,語詩深吸了一口氣!心底出現一抹驚慌,口唇越發的乾燥起來。

「流氓你幹什麼…啊…放開我..不能啊…」

一瞬間,天奇邊壓制體內灼熱暖流,在語詩的不被之下,將散發著迷人香氣的美人按倒在玉床,半個身子幾乎壓在美人攝人魂魄的身軀上。

「讓我起來啊天奇,別人看見不好!」掙扎著,語詩秀美臉頰泛起的酡紅更加令人深陷迷醉。

凝望被自己壓在玉床上的美人,天奇嘴角噙著一抹溫醇笑容,道:「這裡是地下洞廳,奇門高層都不知道,何況沒有我的命令他們誰都不進入這裡,這裡機關重重不說!」反手一點,天奇呵呵笑著又說:「你看這洞廳中都是白霧籠罩,看不見的,小詩詩老婆你就從了爺我吧!慢慢享受。」

「臭流氓,你讓我起來!混蛋…」

「煮熟的鴨子豈能讓它飛了。妞…今晚爺就讓你開開心心!」

望著身下美人臉頰湧起的緋紅,天奇更加驚嘆經濟女皇的美,說著,俯身將臉面湊在美人高聳酥胸間。

「林天奇你混蛋…」

「喊吧,爺我告訴你,就算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得見,這可是爺的私人洞廳!」

聽著天奇這種腔調,莊語詩鬱悶極了!雙臂被天奇壓著,動彈不得,半個身上都在自己身上,體內本就有邪火的莊語詩,怎能經得起這般挑逗。

「嗤…」

這聲音太熟悉了!低眼,發現天奇竟然用牙齒押著她外衣拉鏈齒,將外衣拉鏈拉開,莊語詩心裡的那個恨啊!可她雖然掙扎,那雙纖纖玉手卻是緊緊的抓在天奇腰間,毫無半點瑕疵的皓齒也是緊緊咬著那極具誘人一品芳澤的美唇。

胸前雙峰間傳來一道接著一道的熱氣,語詩完美身軀猛然顫抖一下!一道異常暖流劃過心頭,體內火氣溫度驟然升起。

第一次與天奇發生那種關係,當時語詩是中了Y毒,完全失去理智,第一次是什麼感覺她不知道,她只知道過後很疼,下面疼得厲害,走路都很困難。而在這個時候,語詩心頭是害怕、羞澀、憧憬幾種複雜的心情交織在一起。

「流氓…你別弄了!」

聽著美人的酥麻嗓音,天奇體內更加是翻江倒海!揚起粲然笑容的臉龐,瞧著莊語詩眼神迷離,美頰酡紅之色宛若夕照晚霞隱褪后的夜色,令人不禁沉迷於其中。

感覺到莊語詩身子的灼熱,嬌喘的呼吸,天奇噙在嘴角的笑容,變得詭秘起來!白皙臉龐順著美人緋紅玉頸直上,嗅著美人呼出的清香氣息,天奇湊了上去。

「語詩…」在美人耳邊輕輕叫了一聲。

莊語詩「恩」的一聲,感覺耳邊被熱氣衝擊,她抓向天奇腰間的玉手不由一緊,旋即,便感覺自己的耳垂被天奇含著。

天奇鬆開壓著語詩的手,輕輕搭在她那沒有一絲贅肉的腰間!隨即在語詩玉滑身軀遊走起來。

女人敏感地帶被天奇肆無忌憚的撫摸,縱然有心理準備,體內邪火溫度飆升的語詩更加難受起來。

玉手勒著天奇脖子,語詩發出嬌喘的撫媚聲。「別弄了…別…嗯啊…唔唔….」漸漸迷離的語詩,猛然被天奇含著唇間,她既羞又甜。

小腹中升騰而起的邪火越來越烈,天奇的手也越來越不老實!當伸進語詩那玉嫩的小腹上,語詩身子明顯顫抖一下,玉手潛意識的按住天奇的手,可嘴中飽受天奇的挑逗,一撥又一波的異流衝擊著她的心靈,最後,她慢慢鬆開玉手上的力道。

下一秒,從未遭受侵犯的高聳山峰被天奇魔掌爬上,語詩面龐漲紅,感覺到身體越來越燥熱,身子一股勁往天奇擠,恨不得融入天奇。

兩人情慾大動,互相的在對方嘴裡撩撥著,似乎想將自己整個人對融進對方的身體一般。莊語詩只覺得自己周身滾燙,臉頰發燒,內心蕩漾著難以描述的慾望衝動,身體是那麼異常的難受,不覺在天奇身下輕微扭動起身體來。

隨著心中慾火的繚繞焚燒,兩人的眸子越來越迷離,慾火正在驅逐著他們的理智。

「天奇…別弄了…唔唔..難受…天…」

天奇也正那莫名其妙升起的暖流迷失自己,但他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聽得莊語詩酥骨嗓音不清,更是敲動他心頭的慾火。

潛意識!

男人的本能!

嗅著語詩散發而出妖嬈氣息,天奇咬著語詩溫潤紅唇,一件一件退去語詩衣裳!

到了這個時候,語詩已經收起了羞澀,心下泛起幾分釋然!片刻,美人完美無暇的酮體呈現在玉女床之上!禁閉眼眸不敢去看天奇的語詩,已經被天奇壓在了身下,將滾燙麵頰扭頭一邊。

「小美人…」

「嗯…嗯………….……….」

耳邊突兀響起天奇磁性聲線,下一秒語詩唇間便是發出一道低吟痛苦聲!

縱然經歷過一次,可語詩還是疼!玉手緊緊抓著天奇膀子,天奇似乎知道身下美人的疼痛,壓制小腹邪火。直至片刻之後語詩玉手間力道減小,這才……

*傳來撕裂般的疼痛….

之後…

啪!啪!啪!

低沉的急促聲,低吟SY聲混在起一起。從一開始的「恩恩啊啊」到後面的「咿咿呀呀」,直至最後的放聲大吼。

撞擊臀肉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將語詩送上雲癲!

白霧籠罩的洞廳增添了無邊的色彩,旖旎的風光使人遐想翩翩!

好有副活色春宮圖,**氣息漸漸擴散,越來越激烈的人體大戰就在洞廳白霧中寒冰玉女床上拉開了帷幕。

然而,林天奇和莊語詩都沒發現的是,就在他們兩人大大戰鬥的時候,由莊語詩身上溢出的汗水不禁掉在玉女床的那一剎那,玉床迷幻的光線驟然發生變化,五彩繽紛,無形的芒光閃爍之後,最精華的那一部分直接進入天奇和語詩的體內。

流動的白霧也漸漸聚型!呈乳白色杯子蓋在兩人身上。

神奇的一幕。

……

……

林天奇和莊語詩的除夕就這樣過了!可在地宮之外,依舊熱鬧。只是這回奇門高層沒有參與,不是他們參與,而是醉倒了大半,剩下的也不敢再喝,必須留一半清醒負責藍天之巔的安全。

在兄弟們家人那一片住所,一片片歡聲笑語時不時發出。臨時搭建的房舍,家家戶戶燈火通明。

除夕是天朝最為的節日,奇門這邊也準備了幾百箱禮花!當一聲聲的炮聲響起,五彩之光的禮花在藍天之巔綻放。

光芒璀璨!

奇門兄弟和他們的家人全部走出房舍,一家一家的人立在房舍下,仰頭有說有笑的望著夜空中各種格式的火星四濺。

儘管遠離了都市的喧囂,可在這一刻,他們都是開心的!幸福的! 除夕之夜,藍天之巔呈現出一副溫馨畫面!

華夏各地,今夜也是合家歡樂,一線城市更加熱鬧,漫天的禮花在夜空綻放,人們走在大街上,享受著今年的最後一天,無數的信息通過無線電傳達了人們的問候。

天朝華南廣城,某豪華別墅群,一位曼靈妖嬈女人佇立在陽台,望著市中心那漫天的煙火繽紛絢麗,聽著那一聲聲的禮炮聲,手中端著一杯紅酒的她,唇角泛起的笑意略微苦澀,媚臉朝著夜空中西北凝望。

信息發了一條又一條,可始終沒有回應,最後打電話過去,竟然是不在服務區。藍天之巔那種地方,沒有信號是很正常的,可聽不到他的聲音,她心中還是低落。

耳邊那首曲子不知放了多少遍,百聽不厭!那是她在京大晚會上錄製下來的,後來經過處理,音質非常清晰。

而每一次聽到這首曲子,她都忍不住血液沸騰!

「妖女!」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身後響起一道銀鈴聲線,旋即,香風撲來,在妖女轉身的時候,風姿卓越的乜沛走了過來,道:「大家都在下面,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想他了?」

關於林天奇一事,乜沛心中驚訝萬分!如果辛空月不說,她絕不會想得到最強對手莊語詩的男人就是她在蘇河欣賞的那人。

這些日子,乜沛暗中調查過林天奇的資料,可那不是她需要的!她不敢相信一個邊陲小子竟有那麼大的能耐,京都事件,看似簡單,一切順理成章,可那潛伏在暗地裡的陰謀,一環緊扣一環,這會是一個二十左右歲的人擁有的智慧嗎!

「沒什麼,就是想一個人靜靜!」妖女輕抿杯中紅酒,語氣頗為低落,舉手投足間釋放出成熟誘惑的氣息。

「林天奇真有那麼好,讓你這般痴迷,你別忘記他是莊語詩的男人,你若鐵心,就去搶,沒有信心就趕緊忘掉,我們和莊語詩不是一路人!」

「你沒有跟他深交,自然會這麼說!乜沛,我不希望你在我面前說他的不好。」

「行!我不說行了吧。那說點別的!」

望著乜沛鬱悶神色,妖女粲齒一笑,道:「想說點什麼,床上的事?」

乜沛編貝皓齒一咬,瞪了眼前妖女一眼,冰肌玉手搭在護欄上,凝望禮花綻放的夜空,道:「這些天我嗅到了戰爭的味道,妖女,京都發生的事我想不會是你看到的那麼簡單,奇門天尊連狄家都敢動,且能全身而退,這裡面的事怕是耐人尋味啊!」

談到此事,妖女面色變得凝重起來。「京都的事一直都是我想不明白的,這主要是天奇他不把心中的事放在臉上,幾次與他見面,我們之間都不談他與狄家恩怨!但是,根據京都一事一直到他莫名其妙的放棄京都那塊肥肉,直接令狄家與赫連家、藍家的矛盾加深,畢竟是他清楚赫連家和藍家在京都的實力,他一走,京都自然就是狄家的,所以….我明白狄家被算計了。」

「林天奇不露痕迹的就算計了狄家、赫連家、藍家,他的目的不簡單吧!」

「他到底想做什麼我不知道,但是他的奇門一定會動,這是感覺。」

感覺?乜沛修長柳眉輕蹙,道:「兩個月了,奇門一直沉默著!這確實很令人疑惑,如果林天奇真的要動,那麼時間也快了,只是不知道他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拭目以待吧,林天奇的心計不是你我能夠去想象的,何況他身邊還有神算,我相信他會採取行動的,一旦奇門在秦州發動戰爭,那麼華夏怕是不會安定下來!」

「此話怎麼說?」

望著乜沛疑茫的神色,妖女聳聳豐腴雙肩,輕聲道:「京都一事究竟隱藏什麼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們不知道,但天奇他一定知曉,畢竟他同時惹了狄家、赫連家、藍家,如果他真的發動了戰爭,想必他必製造混亂,狄家若與赫連家和藍家打起來,那就無暇顧及奇門,何況奇門的實力還入不了一流家族的法眼,這麼一來,天奇他應該會沒有太大的壓力,他會騰出時間做他想做的事。」

「你的意思是,今夜會是華夏最後一個平靜的除夕?」

「差不多,華夏的火藥味太重!赫連家和藍家一直都盯著狄家,京都一事應該會成為他們的借口。辛家這邊,主要看老爺子如何安排!」

點點頭,乜沛顯然是贊同辛空月的說話,畢竟這些日子華夏的火藥味在北方太重,南方這邊雖然好一點,可辛家絕不會讓赫連家和藍家輕易吃掉狄家的,至少要讓他們兩敗俱傷。

————

蘇州,緊靠華夏一線重鎮城市京海!

人們常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蘇州州城,對華夏來說,是不可缺少的一份子,州城南城,是二流家族中落家勢力,此時在南城落家豪宅中,一少年望著四處燃放著新年禮花,聽著家中四處響起的歡聲笑語,他竟高興不起來。

鞦韆在寒風中晃蕩著,少年凝望蒼穹,喃喃的說:「五哥,你們現在還好嗎?聽小溪水說你們全都離開了京都,你們現在在哪兒啊!我那混賬老爹沒收了我的所有錢,我現在走到哪裡都有人跟著,五哥啊…你快打到蘇州來吧。」

離開京都兩個月多了,少年越發的思念奇門的那群兄弟,可惜,他被軟禁了。他在想,奇門兄弟現在是不是全都在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每每想到在京都發生的事,少年始終難以忘懷,這兩月來,他每天都在心裡念著他的五哥,也在心裡罵著他的混蛋老爹。

落家是惹不起狄家,可那也不知把落夕陽囚禁之後軟禁起來吧,好在狄家沒有追究落家的人參與京都事件,不然,落家就有危難!二流家族,與一流家族不是一個層次的,當然這要除開計家和連家了。

少年心裡很是憋屈,但他也沒有辦法!落夕陽的父親雖然是家主,可落家家主不是世襲,而是誰有能力誰就上。

「夕陽,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在少年思念那群兄弟的時候,側面走來一位美婦!少年坐在鞦韆上,賊笑道:「我那混蛋老爹喝醉沒有,媽你給我點錢,我悄悄離開。」

「夕陽啊,你不小了!怎麼盡說些長不大的話。」美婦恨鐵不成鋼的望著自己的兒子。道:「以後不準再出去了,別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一聽,少年笑容凝固,不悅道:「怎麼不三不四了!我五哥他們都是血性男兒,老媽你瞧瞧落家,就是軟蛋,狄家哼一聲就被嚇得大氣不敢出,你再看看我五哥他們,直接擰刀跟狄家干,還差點把狄家大院被攻破。」

「夕陽!」

「落家真丟臉!」丟下這麼一句話,少年從鞦韆上跳了下來,往自己屋子就走,完全不顧他媽媽的喊聲和感受。

望著兒子這般叛逆,美婦心中不是滋味!這時,一位中年男子望著落夕陽氣沖沖離開的方向,漫步走了過去,低吼道:「真是個混賬,當初就不應該聽你的話讓他去京都,惹得一身麻煩!」

「怎麼,狄家那邊知道夕陽參與京都的事件了?」美婦身子不由一緊。

男人面色凝重的說:「參與京都事件的人太多,好在我及時派人將這混賬帶了回來,不然狄家知道我落家有會陷入絕境。」

「這孩子,怎麼會認識那種不三不四的人!」美婦悲憐嘆道。卻聽自己的丈夫說:「剛接到情報,華南辛家有軍隊演習,京海計家加強了他們的防備;北方狄家、赫連家、藍家這三大家族幾日前有大軍調動跡象,北方火藥味甚濃,戰事怕是一觸即發啊!」

「怎麼會這樣?」

中年男人嘆息道:「赫連家和藍家一直都盯著狄家,京都事件怕是會成為戰爭的導火索!」 是的,京都事件或許會成為北方戰爭全面爆發的導火索。

狄家、赫連家、藍家三大超級家族大軍調動,這可是華夏所有家族都在關注的!

京都事件引起的轟動不小,但那都是在奇門撤離京都之後發生的事!但是,大漠飛沙神算對狄家的預言,已經傳遍整個天朝。

狄家,有搖動的跡象。

奇門在京都公然跟狄家做對,讓狄家栽了個跟頭。這是眾人都知道的,可奇門在京都吃掉四大幫會,清掃赫連家和狄家實力之後莫名其妙的撤離,這又讓其他家族感覺奇門很有可能是狄家的隱勢力,與狄家演了出苦肉計,目的就是換一種方式讓京都徹徹底底的屬於狄家。

這些,是別人的想法,也是其他不知情的家族中根據京都一事分析出來的結果!

赫連家和藍家一心把要狄家吃掉,對他們來說,京都事件不管是不是狄家和奇門合演的苦肉計,但現在的京都的確完整的在狄家手中,他們明裡的勢力全部被清除得乾乾淨淨,兩家就算犧牲點人,也要把這個借口當著戰爭的引線,何況還有那莫名其妙的三百億資金,這個數額對赫連家來說雖然不大,但也讓他們損失了千億的資金。

這口惡氣,終究要算在狄家的頭上。

狄家呢!吃了個啞巴虧,但他們清楚這是赫連家和藍家做了文章。

一個預言就讓狄家陷入為難,大漠飛沙神算褶子山,可不是浪得虛名。

赫連家和藍家確實有大軍調動跡象,但他們不是要馬上開戰,而是要一點一點的吃掉狄家,反正神算都說了,不出三年狄家便會覆滅,三年的時間對赫連家和藍家來說,夠了!

很多人,很多家族,都隱隱的感覺到今年的除夕之夜怕會是往後幾年來最後一個太平夜了!一旦戰爭爆發,沒有個幾年的時間,是很難安靜下來的,如果狄家真的敗了,那麼赫連家和藍家休整之後勢必會吃掉北方那些不大不小的家族,之後南下、西移,那華夏將會是連綿不斷的戰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