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顧錦越來越遠,愛麗絲怒極,她本來想好的計劃被徹底打破。

「射擊!」

吩咐了別人還不夠,她自己抓了一把重機槍,現在顧錦還在她的射擊範圍內。

丹尼爾一把抓住她的手,「小姐,不能要她的命!」

「我管不了那麼多。」

「你答應過我的,不能殺她。」丹尼爾想要阻攔。

周圍的已經響起了槍聲,愛麗絲的槍法很好,丹尼爾緊緊抓著她的手。

「滾開,我今天就要殺了她。」

兩人爭執間,顧錦已經駛離她的範圍。

「該死的蠢貨,你都做了什麼!」愛麗絲氣得跳腳,好不容易才抓住了顧錦。

她只是想要證明一件事,司厲霆對顧錦的愛根本就沒有想象中那麼深。

可計劃還沒有開始實施就完了,顧錦跑了,她拿什麼去證明?

「小姐,還不夠嗎?」

「不夠不夠,我一定要證明他對那個女人之間的感情不堪一擊。」

「就算是不堪一擊那又如何?對於小姐你又有什麼好處?如果他對他的老婆都是不堪一擊,難道你還指望他能真的愛上你?」

丹尼爾抓著她的肩膀,強迫她能夠變得冷靜下來。

「小姐,我說我會幫你這一次,你也說過你不會要她的命,你失約了。」

「丹尼爾,不就是殺一個人,你至於這樣?你以前又不是沒有為我殺過人。」

別說是丹尼爾,愛麗絲從小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要說她有多善良也不可能。

丹尼爾更是在愛麗絲小時候救下他的那天,他就已經將愛麗絲當初了這輩子他要保護的女人。

愛麗絲從小到大就很囂張,難免接觸的也是十分黑暗的一面。

其他人他都可以,為什麼顧錦就不行?

「小姐,以前你要做什麼,先生可有阻礙你的嗎?」

「沒有。」

儘管她是被人收養的,從小到大邁克對她還算是不錯,不管她要做什麼都會滿足她。

「你要對顧錦不利,上一次先生特地從歐洲飛來,他看到顧錦,但並沒有動手,後來私下他警告我不要傷害她。」

這一點是愛麗絲並不知道的,「為什麼,爹地為什麼不要你傷害她?」

「先生只吩咐了我一句,並沒有說原因,這一次你再三保證不會傷害她的性命,我才會答應你悄悄調人過來。

小姐,剛剛你對她掃射,如果真的殺了她,我沒有辦法和先生交差。」

「為什麼,為什麼所有人都站在她那一邊,現在就連你都要背叛我!」

愛麗絲受到巨大打擊,從小疼愛她的爹地怎麼會保護一個陌生女人?還有丹尼爾,他為什麼也是這樣!

「小姐!你要幹什麼?」

愛麗絲挎著槍,臉上一片陰沉,「我要殺了她。」

說著她快步下去,徑直乘上一艘小的快艇,這個比起顧錦的救生船就要快多了。

丹尼爾見狀不對,愛麗絲徹底被激怒,此刻的她什麼都顧不了,她要殺了顧錦。

「小姐,不可以。」

丹尼爾從來沒有見過那樣嚴肅的先生,就算愛麗絲以前將天捅出一個大窟窿他也覺得無所謂。

就是那樣的先生,他卻吩咐自己不要傷害顧錦,可見顧錦是不能動的。

丹尼爾已經許久沒有見過生氣的先生,他有種感覺,如果顧錦真的死了,先生一定會發怒。

愛麗絲哪裡還能聽得進去他的任何東西,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丹尼爾只好騎上海上摩托追著愛麗絲而去,一個失去了理智的女人,要是真的殺了顧錦,她會有什麼結局?

顧錦和譚洛汐已經駛出射擊範圍,「洛洛,你有沒有受傷。」

剛剛那一刻,顧錦讓譚洛汐趴下,而她自己卻是站起身掌舵,她才是最危險的那個。

「我沒事,太太,你呢?」

「我也沒事。」顧錦回答,但要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她的笑容有些勉強,她的額頭上冷汗涔涔。

她不是沒事,在亂槍掃射之時,她的小腿不幸被打中。

腿上劇痛傳來,然而顧錦卻強忍著沒有吭一聲。

這裡沒有燈火,只有天上那輪月光,所以譚洛汐還沒有發現她受傷的事情。

她趴在船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呼呼,嚇死我了,太太,剛剛我以為我要交代在那呢。」

「洛洛,這次多虧了你。」

「還好我以前在國外的時候最喜歡攀岩、跆拳道這些項目,沒想到今天還派上用場了。」

譚洛汐自己都沒有想過她竟然會做到這個地步,現在想起來背脊都在冒冷汗。

「這是不是一場夢啊?剛剛發生的事情就像是拍電影一樣,我像個女特工一樣,天知道上船的時候我心臟都要嚇出來了。」

「洛洛,你很勇敢。」

譚洛汐不好意思摸了摸頭,「應該是我運氣還不錯,我當時真的好怕,怕我一上船就被一百把槍指著頭,還沒出場就死了。

還好老天有眼,一定是太太平時做了太多好事,所以老天爺都不讓你有事。」

「通知他們,我們已經逃出來了。」顧錦沒有為此開心,而是冷靜的吩咐。

「是,太太。」

譚洛汐撥通了司厲霆的電話,「總裁,我們已經脫離危險,現在太太駕駛救生船和你們匯合。」

始於曖昧,終於愛情 「需要五分鐘。」司厲霆略顯著急的聲音傳來,「蘇蘇有沒有受傷?」

「沒有,太太和我都很安全。」

便在這時顧錦聽到後面傳來水聲,「不好洛洛,快通知厲霆哥哥,我們要被追上了,快安排救援。」

譚洛汐面色大變,「總裁,有船追上來了!我們需要救援。」

「撐著,我馬上讓直升機過來。」

司厲霆緊張得手心都在冒汗,他已經在快艇上面了,「加大馬力,快速前進!」

短暫的幾分鐘時間對他來說就像是生和死之間的那道距離。

一開始愛麗絲不想殺顧錦,不代表現在她不想要殺她。

愛麗絲是個怎樣的女人他比誰都清楚,絕對不能激怒!

「遲宴,你的任務就是保護我太太,阻止追擊她的人。」

直升機過去只要幾十秒,蘇蘇,你撐住!

「收到。」

一開始他們就準備好了所有,直升機隨時待命,雖然船上只能容納一架直升機,不過在這大海上要救一個人也不算太難。

但前提是顧錦要熬到他們過去。

之前沒有出擊是害怕打草驚蛇,現在顧錦已經脫離了愛麗絲,他們的顧慮就小了很多。

直升機衝天而起,將海上盪起波浪起伏。

不過幾秒鐘直升機就超過了快艇的速度,司厲霆心中著急。

「再快點!」

「這會兒風浪起伏,再快會有危險,不……」

司厲霆一腳踹開那人,「滾開。」蘇蘇,我來了,撐住,你一定要撐住! 顧錦的小腿除了疼就沒有其它感覺了,她能感覺到血一直順著她的腿流下來。

現在這個情況根本就容不下她休息,她已經將速度提到了最快。

這會兒海上波濤洶湧起伏不定,她一個從來沒有駕駛過船的人,顧錦最怕的是連累到譚洛汐。

今晚本來是她的訂婚宴,卻因為自己和司厲霆小看對方,將她的訂婚宴搞得一塌糊塗也就算了,甚至還將她拖下水。

顧錦咬牙,再快點,再快點。

她恨不得讓時間停止下來,這樣的話愛麗絲就永遠都追不上她了。

「洛洛,趴下。」顧錦看了一眼那越來越近的快艇。

實力懸殊,自己最大速度也跑不過快艇,好在游輪追不上她們的速度,快艇上只有愛麗絲一人。

「太太,我這裡有槍,我可以殺了她。」譚洛汐也不是傻子。

如今救援沒有來,自己趴下可以依靠船身擋住子彈,但船隻需要一個人掌舵。

也就意味著顧錦成了活靶子,自己怎麼能苟且偷生?

「你只有手槍,在這樣的情況下擊中對方太難了。」顧錦也知道這是很難的事情。

「還是躲起來,不要被誤傷,她的目標本來就是我。」

「太太,我來開船。」

「洛洛,你本來就是被我牽連進來的,你藏好,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你要是出了事我拿什麼和林助理交差。」

兩人都不想對方受傷,可也沒有什麼辦法,事情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逃不了,只能周旋。

「顧錦,你逃不了,受死吧!」

愛麗絲的聲音在海上傳來,緊接著就是機槍掃射的聲音。

「太太!」

「趴下!」顧錦厲聲吼來,她猛地調轉方向,避開了那些子彈。

如今的局勢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顧錦沒有退縮的餘地,她現在能做到的就是盡量不讓譚洛汐受傷。

「不要抬頭!」顧錦聲音冷漠,絲毫沒有平時溫柔的模樣。

現在這樣危險的境地,任何一顆子彈都會要他們的命,她不能連累譚洛汐。

「可是太太你……」

「我不會有事。」顧錦精力集中要甩掉愛麗絲。

愛麗絲船上只有她一人,她一邊要掌舵,一邊要開槍,這裡就是破綻。

重機槍一隻手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操控,而且她是女人,力氣不如男人那麼大。

她在開槍的時候方向是不能操控的,這也是為什麼顧錦剛剛能夠逃過一劫的原因。

只要在愛麗絲準備開槍的時候調轉方向,她的快艇速度很快,就遲疑那麼一兩秒的時間顧錦已經逃開。

有時候大腦也是很重要的一點,顧錦在算計每一個角度。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她可以拖延到司厲霆過來,但老天爺並沒有那麼好說話。

她才剛剛想到這裡,耳邊又傳來水聲,不好,她的增援來了。

「小姐!」

愛麗絲都快被氣死了,她每次一提槍準備射擊,沒有手去操控方向,顧錦狡猾得像是一條魚,絲毫不給她機會。

「丹尼爾,你來得正好,將她給我攔截下來!我要她的命。」

如果兩人從兩頭包抄,這樣顧錦就沒有辦法逃跑了。

愛麗絲的算盤打得不錯,顧錦心道不好,那個男人她認識,是愛麗絲的心腹。

情況又變得很糟糕,顧錦臉上汗水涔涔,「洛洛,還有多久。」

司厲霆的電話就沒有斷過,林均拿著手機,「直升機已經過來,最多三十秒,再堅持三十秒。」

「太太,三十秒,救援直升機馬上就會到。」

平時的三十秒快得就像是眨眼,在這個節骨眼上三十秒如同三十分鐘那麼漫長。

三十秒,還有三十秒。

顧錦在心中咒罵,要是只有愛麗絲一人也就罷了,愛麗絲多了一個幫手,事情就不會這麼簡單。

一顆子彈只需要一秒鐘就可以結束一個人的命。

她能撐住嗎?

愛麗絲似乎和丹尼爾起了爭執,「太太,我們好像有救了,那個男人不願意幫她。」

顧錦都不敢相信竟然有這樣的轉變,本來以為是追兵卻一下變成了救兵。

愛麗絲和丹尼爾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丹尼爾從來不會違背她的命令,這是頭一次。

「這個世界上誰都可以背叛我,唯獨你不可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