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子夜等她看完,微微的喘息了一聲道:「這隻手鐲,是當初你爸爸送給我的,他那個時候很窮,什麼都買不起,可他還是給我買了這個手鐲。」

白銀手鐲,花了成書整整兩百塊,他當時一個月工資,才不過三十元。

那個時候,她心疼那些錢,可他卻說錢轉來就是花的,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溫柔得像是月光一般。

她後來,忘記了成書長得什麼模樣,卻一直記得他說這句話時,自己的感覺。

她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幸福到……

餘生再沒有過同樣的感覺……

蘇子夜目光溫柔的看著那隻手鐲,說:「原本我一直收起來的,現在把它留給你,你好好的保管它。還有這份文件,是我把名下的產業,轉移給你的協議,西西她有Otsen,什麼都不會缺,哪怕Osten倒台了,南晟也會幫著我照顧他。可你不一樣,你還有天佑要撫養,以後都會很難走。」

「可汐汐,記住媽媽一句話,無論多難走,為了天佑,都要堅持下去。」

「嗯,我答應你,媽,我會好好照顧天佑的。」

葉簡汐緊緊地攥緊了手鐲,哽咽著說道。 蘇子夜艱難的抬手,輕輕的撫摸了下她的頭髮:「最後,這個錄音筆,是我留給你的,關於Osten犯罪的證據,我問過了他,你父親的事情,他跟我承認了。汐汐,對不起,是我害得你沒了父親,又讓他一個人在那邊,孤獨了那麼久,我真的很過意不去,現在,我過去陪他了,汐汐,對不起,媽媽不能再陪著你了……」

「媽,不要再說了,你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好起來的。」

葉簡汐肝腸寸斷。

蘇子夜越發的心疼,在這世上,她已經沒什麼可留戀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這兩個女兒。

她們都還那麼小,卻沒了依靠,以後該怎麼辦……

淚水濕潤了眼睛,順著眼角不停地滴落,蘇子夜抬手握住了葉簡汐的手。

葉簡汐望著自己的母親,淚水不停的落下,嘴裡不停的哀求著,想讓母親別放棄。

蘇子夜溫柔的答應她,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她是真的不行了。

大概是成書,想讓她去陪著他吧。

五年的時間了,她真的已經很累了……

蘇子夜靜靜的看著葉簡汐不說話,門口忽然響起了嘈雜的聲音,她像是有了感知一般,看向了門口。

門嘭的一聲,從外面推開。

門口,柏原崇身著一件駝色的呢絨外套,內里穿著V領的毛衣,身姿挺拔,面色森冷的站在那裡。

而他的身後是坐在輪椅上的凌南晟。

蘇子夜和柏原崇對視了幾秒,然後對凌南晟輕輕的搖了搖頭,凌南晟神色微頓,帶著人退出了病房。

而柏原崇在看到房間里的蘇子夜,毫不遲疑的大步的向著她走了過去。

溫如意站起來想要阻攔他。

可在碰到他之前,他忽然發出一聲暴喝:「滾開!誰敢攔著我,我就要了誰的命!」

他說著,拿出手槍,指著溫如意的腦袋,手不知道是激動的,還是憤怒的,微微的有些顫抖。

「你……」

溫如意開口說了一個字,再也說出其他的。

蘇子夜看著柏原崇,低聲說:「你想在我跟前殺人嗎?」

柏原崇聽到她的聲音,額頭上青筋暴跳,望著她的方向,大聲的怒吼:「我殺了她又怎麼樣?你已經準備放棄我了,對不對?蘇子夜,這就是你對我的報復嗎?你覺得我殺了他,所以你要殺了自己,來報復我嗎?你要是真的恨我,就來殺了我啊!」

柏原崇像是一頭失去了理智的野獸一樣,不停地朝著蘇子夜怒吼。

蘇子夜目光平靜,如同一汪清水,沒有半點波痕:「Osten,我不想殺了你,我不想讓西西覺得,她父母都是殺人兇手。」

有一個殺人如麻的父親已經夠了。

不能再多一個母親……

蘇子夜微微的嘆息。

柏原崇卻像是被激怒到了極點,向前邁了一大步,到了病床前。

葉簡汐攔在了他跟前,「你給我滾出去!我們不想看到你!」

柏原崇憤怒到了極點,理智也全都沒了,拿著槍死死地抵住葉簡汐的腦門,就要開槍。

可在他按下扳機的那一刻,蘇子夜驀地從病床上坐起來,牢牢地扣住了他的手腕,「你要是打死了她,我現在就死給你看!」

她喊出這句話之後,猛地劇烈的咳嗽了起來,那模樣像是要把自己的五臟六腑全部都咳嗽出來。

柏原崇死死地盯著葉簡汐幾秒,猛地用力,把她推到了一邊。

柏原崇伸手給蘇子夜拍了,想要讓她順暢一些,可拍了兩下,蘇子夜忽然嘔的一聲,趴在床邊吐了一灘血出來。

柏原崇的手,在看到那灘血的剎那,手僵硬在了半空。

蘇子夜卻是舒服了很多,坐直了身體,她不在意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對站在一旁的葉簡汐說:「汐汐,你先出去,我有幾句話,想跟他單獨說一下。」

「媽……」

葉簡汐不想出去,她怕自己一出去,就再也見不到母親。

「乖,聽話。」

蘇子夜聲音溫柔,卻夾雜著一絲堅持。

葉簡汐和她對視了一會兒,不甘心的轉身往外走。

溫如意狠狠地瞪了一眼柏原崇,抬步走了出去。

病房的門被關上,蘇子夜無力的倚靠在了床頭,她蒼白的臉上,染了兩抹不正常的紅暈,像是三月里艷麗到極致快要凋謝的桃花,又如傍晚似血的雲霞。

「Osten。」

蘇子夜安靜了一會兒,開口叫出了柏原崇的名字。

柏原崇微微的動了一下,視線終於從那攤血跡上,挪動到她的身上。

蘇子夜微微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暖暖的笑容:「Osten,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碰到的時候嗎?」

柏原崇沒說話。

蘇子夜笑了笑說:「不記得了吧,其實我也不記得了。人都是健忘的,我現在連和成書怎麼相見的,也忘記了。Osten,等我走了之後,你也會很快忘記我的,所以請你……」

「我不會忘記你的。」

柏原崇忽然出聲打斷她的話,雙目充血的看著她,咬著牙一字一句說:「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你的,蘇子夜。」

要是能忘記,他早就忘記了。

又何必為了她,苦心謀劃了那麼多年。

蘇子夜望著他眼底的執著,微微的怔然,「我有什麼好的?Osten,你身邊有很多女人,每一個都比我好,沒了我,你還可以有其他人。」

「我也想問問你,到底有什麼好的,要溫柔,要漂亮,要氣質……我身邊那麼多人,可以同時滿足我所有的要求,可我偏偏就喜歡你,蘇子夜,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我更想為什麼我十多年來,都對你無法割捨,甚至隨著時間越長,我愈發離不開你,你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你讓我對你貪戀到深入骨髓,你自己卻無動於衷?」

「從我遇見你到現在,已經整整十五年,就是捂一塊石頭都能捂熱了,可你的心始終像一塊冰一樣冷的沒任何溫度!」

「蘇子夜,你為什麼這麼對我!為什麼這麼對西西!葉成書和葉簡汐,到底有什麼好的?現在你竟然要用死來懲罰我!」

「我不許!蘇子夜,是你把我變成現在這樣的,我不許你就這麼死了!你要是死了,我就把葉簡汐殺了!把慕天佑和西西也都殺了!我會把你在乎的人,一個一個全都殺了!」

柏原崇不停地嘶吼,雙目猩紅。

蘇子夜望著這樣的他,斂起了笑容。

在柏原崇要做出更暴力的動作之前,她忽然伸手,輕輕的摸了下他的臉頰,「原崇……」

簡單的兩個字,飽含了柔情,無奈,惋惜,甚至是可憐……

柏原崇即將爆發的怒氣,忽然湮滅。

他僵硬了兩秒,忽然伸手攬住了蘇子夜,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裡,「子夜,我求求,跟著我回去治療好不好?哪怕是為了汐汐,你也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不會再針對葉簡汐了,我可以彌補她,她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她,只要你能跟我回去。」

印象里……

這是他第一次肯放下自己高貴,說出求這個字。

蘇子夜忽然蘇有些心疼,她對柏原崇,說沒一點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但對他,她的感情更像是親情和友情。

每次面對他,她都覺得,他像是一個多年的老朋友。

她知道,他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手上絕不幹凈。

可她裝聾作啞,因為她不想看到他的陰暗面,下意識的護著他。

但當簡汐告訴她,柏原崇的種種,她再沒辦法欺瞞自己了……

「原崇,對不起。」蘇子夜低聲的輕喃。

她沒辦法再心軟了,她的心軟的背後,是十幾條人命,包括她的丈夫,她女兒的丈夫的命……

她怎麼原諒他呢……

她連自己都原諒不了了……

蘇子夜說出這句話后,柏原崇抱住她的手忽然放開了一些。

「子夜,你愛過我嗎?哪怕只是一點點。」

良久,柏原崇輕聲的問。

他問的那麼小心翼翼,那麼卑微。

蘇子夜的指尖,微微的顫抖了下,過了片刻,她低聲想要開口說話。

可就在她回答的時候,柏原崇忽然笑著說:「算了,你當我沒問過,我現在就帶你走,帶你回我們的家,西西還在家裡等著你呢。」

他雖然笑著,可聲音里沒有半分的笑意,反而透著無限的冷意。

蘇子夜從他的懷裡抬頭,說:「原崇,你別那麼執拗。」

「我沒執拗,你既然嫁給了我,那你就是我的。子夜,你是我柏原崇的妻子,是西西的母親。」

柏原崇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恢復了平日里的冷漠,像是剛才那一剎那的軟弱,只別人的錯覺。

蘇子夜看著他冷毅的輪廓,忽然嘆息了一聲,說:「好,我跟你回家。」

柏原崇把她抱起來,一步步的往外面走。

蘇子夜趴在他的懷裡,眼帘緩緩地垂了下來。

帶她走也好……

她想跟簡汐說的都說了,不想再死在簡汐面前。

那樣,簡汐會很傷心吧。

其實她知道,簡汐的頭髮不是染的,洛琛剛去世,簡汐哪有心思為了潮而染頭髮。

那個傻孩子,在騙她呢……

蘇子夜微微的翹起唇角,低聲對柏原崇說。

「原崇,我死了后,別再為難汐汐了,看在我們那麼多年的情分上,好不好……」 柏原崇嘴角微微的向下壓,聲音冷硬的說:「你答應我好好治療,我就放過她,否則,我跟她至死方休。」

他說完,繼續大步的向外走。

蘇子夜看著他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側顏,心底苦澀的味道蔓延……

自己已經不行了……

只怕挨不過明天,就會沒命,還怎麼好好治療?

……

病房外……

葉簡汐見到柏原崇抱著蘇子夜出來,抬手擦了下眼淚,命令手底下的人攔住了柏原崇的去路。

「把我媽放下來。」

「滾開!」

柏原崇聲音里充斥著冷意和怒意。

葉簡汐寸步不讓。

柏原崇心底的暴戾一點點的湧上來,盯著她的目光也越發的不善:「我讓你滾開,別再讓我重複第二遍!」

「把我媽放下來!柏原崇,你已經害她成這樣了!你還想怎麼樣?」葉簡汐怒吼,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

「是我害的她嗎?是你!葉簡汐是你!不是你告訴她那些事情,她會好好的!」

「你所謂的好好的,就是讓我媽和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在一起!」

兩人針鋒相對,火藥味越發的濃重。

蘇子夜窩在柏原崇懷裡,猛地咳嗽了起來。

兩人同時看向她。

蘇子夜捂著嘴巴,抬頭看向葉簡汐,目光溫柔而眷戀:「汐汐,我沒事的,讓我跟他走,我想再見西西一面。」

「媽……」

葉簡汐不甘心的叫了一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