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情人彎一戰時,古玄德就是此時的這種笑容。

也是這個笑容成就了現在的情人彎,更是讓他成了整個神族的笑柄。

儘管事後神皇大人沒有怪罪他,他的那些位同僚更是對此時隻字不提。就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只不過耶魯卻能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他們的嘲弄。

就像是在說——

看,北神族的神王,管轄的區域出現和外人通婚的人。不光如此,還被那個外族人戲耍了一番,安然無恙的從他手下溜走了。

毀滅神王賦予為神族第一神王,看來也是浪得虛名。

真好笑,不光人跑了還留下個情人彎,以後要多去情人彎看看,好好讓他感到羞愧才好。

早就看他不行,域外神族最低級的血脈,就算成了神王能有多大本事!

下等的貧民就是貧民,還真以為成了神王就野雞變鳳凰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

「都閉嘴!」

耶魯捂著耳朵怒喝著,隨著他的暴怒周圍的空間也是被毀。

空間亂流就在席捲在他的身邊,彷彿都要將他吞噬般。

「主上!」

都市最強兵魂 座下的神王擔心耶魯被亂流卷到裂縫之中,都竭力的向他靠攏。可就在這時,暴怒的耶魯伸出手,一道完全以毀滅之力匯聚的黑球,直接就撞在了沖在最前方的痛苦主神的胸口上。

「主……」

痛苦主神突然間停了下來,他怔怔的眼中伴著不解看著耶魯。

其他的主神也都愣住,此時痛苦主神的胸口完全被洞穿,那顆黑球還在用著它的毀滅之力,以毀滅主神的胸口為中心,將他的全身都化作齏粉。

死了!

堂堂一代主神就這麼死在了耶魯的手上。

痛苦主神的神格也在這時化作無主之物漂浮在虛空,這種無主之物不管是被誰得到,稍作煉化就能夠凝聚成自己的神格,也就是說得到這枚神格,就代表他能夠成為新一任的痛苦主神。

就是這種極具誘惑力的神格,此時卻是沒有任何人敢上前半步。

「魔障么?」

古玄德的存在太過耀眼,從他的出現眾人的視線就一直在他的身上,以至於都讓人忘了虛空之上的那位老者。

青璃和古玄德都掠到下面,老者卻是巋然不動的站在虛空。

直到耶魯紅著眼將他坐下的痛苦主神滅殺,才自顧自的傳出一句低語。

「難成大器!」

許久,老者又是自顧自的搖了搖頭,將視線挪開。

彷彿再多看耶魯一眼,都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小璃,大舅子,趕緊走,這傢伙瘋了!」

古玄德也被耶魯的爆喝和滅殺痛苦主神給嚇的不輕,他當然能夠看的出耶魯是陷入了自己的魔障。

多年的戰鬥經驗告訴他,這種人是最不好惹的!

根本沒理智的存在,一切的行為就是為了宣洩他心中的憤怒。

「走,給本座死!」

耶魯猛地回過頭,眾人才看到他的雙眸早已化作赤紅。

只不過當他的手臂伸出,即將抓住離他最近的古玄德時,他周圍的空間突然扭曲,手伸過也只是觸碰到一道殘影。

「嘿,這規則之主來的還真是時候!」

咧嘴一笑,就看到不光是他這裡,還有葉子晨他們那裡的空間都是扭曲。

「給那主神神格搶過來。」扭曲空間中的青璃喊著,古玄德咧嘴一笑,「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旋即便看到他手朝前一伸,那枚痛苦主神的金色神格直接被他攥在手心。

耶魯暴怒,催動著周圍的深淵巨口想將他吞噬。

「太感謝啦,來一趟還送個主神神格,你這麼大方我都有點不好意思!」

咻——

光華閃爍,璀璨的白光光華耀世,青瀾和葉子晨等第三紀元的人們都在光華閃爍下從神宮處消失不見。

耶魯的眼睛紅的更深,身體周圍都向外迸發著憤怒的紅色氣流。

「都給我留下!」

眼看古玄德他們離開,耶魯還想要破壞域外神族的規則,切斷他們的空間轉換紐帶。只不過他的毀滅這回卻是趕不上規則癒合的速度,不多時在神宮之上便是多出三道閃著金光的男女。

他們站的很高,神宮周圍的神族高手們都看不清那幾人的臉。

但他們卻能看到,在這幾名男女的眉心處都有著一道如閃電般的烙印。

在他們的手中還都捧著一本厚厚的典籍,猶如天神般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

就是這一刻,域外神族的人們都知道了。

一直管轄著他們的——域外神族規則之主,來了! 雷印代表天罰。

虛空上這幾人眉心處顯眼閃電印記,就足夠證明他們的身份地位。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這種暗跟青瀾黑暗神格的按不同,此時的按是彷彿將天地光輝都聚到了虛空上幾人的身上,周圍的暗淡襯托著他們金閃的耀眼。

「參見規則之主!」

域外神人有人匍匐在地,之後神宮處的神人盡數匍匐在地面。

主神們也在這時將手放到胸口處,朝著規則之主深深鞠躬。在域外神族,規則之主的存在是超然的,就算是神皇面對他們依舊要禮讓三分。

「域外神族毀滅神王!」

驀然間,從規則之主的口中出現一道極具威嚴的話語。

耶魯瞪著赤紅到冒光的雙眸朝著虛空望去,哪怕是面對規則之主,其體內的煞氣依舊如潮湧般向外噴薄而出。

此時他根本沒有理智可言,凡是站在他對立面的都是敵人。

可笑的是,虛空上的三位規則之主依舊秉承著他們超然的地位,對耶魯不停的施壓。

「毀滅神王破壞規則之鏈,念你是初犯,處封印神力三月以儆效尤。」

中間的規則之中手中的典籍翻開,無數道金色的絲線便是從書籍中飛出,像是飄舞的蝴蝶纏向耶魯。

「就是你們……」

不成想耶魯卻是在這時伸出手指,指著虛空上的規則之主。

這種行為在對規則之主來說是大不敬,只不過耶魯不敬的還在後面。

爆——

金絲出現的空間爆裂,斷裂的金絲也在這時被周圍的深淵巨口拽到口中吞噬。

虛空上的域外之主清晰可見的氣息一凜。

「毀滅神王,你這是違抗我們的旨意么?」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是你們將他們放走的吧,既然如此,就由你們來抵債吧!」

咚的一道巨響,耶魯腳下的地面便是龜裂。

無數碎石濺射向周圍,碩大的深坑出現在他的腳下,而他整個人也在這時一躍而起,手掌狠狠的探向站在中間的規則之主。

對此,幾位規則之主也沒有露出太過慌亂的神情。

彷彿這種場面他們早就經歷的太多,站在兩邊的規則之主向後退出半步,手掌拍在中央規則之主的雙肩,一道以金光匯聚的金字塔便是凝聚成功。

「毀滅神王,放棄抵抗,還可能從輕發落!」

「去死!」

耶魯雙目赤紅,其座下的主神們都傻了眼。

本該在這時攔住耶魯的他們都怔怔的呆在原地,其中有被嚇住,沒想到耶魯會對規則之主出手的緣故。還有前面痛苦主神的下場,也讓他們不敢在這時觸耶魯的霉頭。

在眾人的注視下,耶魯的手掌狠狠的印在金字塔上。

不知道是該說耶魯的攻擊強,還是說域外規則之主的防禦更盛。

在金字塔的塔身上,卻是留下一道冒著煙的掌印。

「毀滅神王,這是我們對你的第二次警告,放棄抵抗!」

放棄抵抗!

紅著眼的耶魯突然流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眼下的情況貌似是他在強攻,何來抵抗一說。

他要的就是將這幾個礙事的規則之主殺了!

「給本座破!」

砰——

又是重重的一掌落下,從周圍空間的破碎便看的出,耶魯的這一掌動用了毀滅大道的力量。

規則之主凝聚的金塔,在這一掌落下時也是出現了巨大的裂隙。

「破!」

耶魯又是一道爆喝,就在他的手掌即將落下時——

「耶魯,還不住手!」

虛空之上突兀地出現爆怒的呵斥,旋即一道純白色的光就猶如劃破虛空的箭,瞬息間來到規則之主的面前猛地朝著耶魯拍出一掌。

兩掌相撞,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耶魯竟在跟他對掌之後,整個人就猶如一顆炮彈似的重重的摔在了地面。

在這之後還有三道光華劃破長空,落到之前白光之後。

「耶魯,你真是放肆!」

之前主神們還在驚愕誰能將耶魯一掌拍飛,當看清站在規則之主前,那個眼中儘是怒火,滿頭白髮的蒼勁老者時——

「神……神皇大人!」

「參見神皇!」

不管是主神還是神人都跪到地面,神皇滿面怒火的瞪著摔在地面口吐金血的耶魯。

許久,他才是回過頭滿懷歉意的看向規則之主。

「還請幾位大人息怒!」

「有勞神皇大人出手,也見過幾位神王大人。」

三位規則之主朝著神皇和他身後的幾人輕輕點頭。

剛剛的那一掌,或者說是耶魯重摔在地上,讓他恢復了清醒。

他捂著胸口想要挪動身體,不成想背部一陣劇痛,才發現他背部的骨頭已是被摔斷了。

神皇!

在他清醒時,他貌似聽到了神皇這兩個字。

等他朝著虛空看去時,恰巧看到神皇滿是怒火的臉,還有他的三位同僚神王和三位規則之主。

再去回想他剛才做的種種,耶魯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一巴掌。

他到底在做什麼!

強忍著背部的痛楚,從地面爬了起來。

只見耶魯垂著頭腳尖輕點了下地面,飄到那位白髮老者的面前。

「神……」

啪——

一巴掌狠狠的抽在耶魯的臉上,耶魯一動不動的站在神皇的面前,緊咬著牙垂著頭。

「要是我不來,是不是你就要對這幾位大人下死手了!」

「屬下不敢!」

「不敢!我看你就是嘴上不敢,心裡說不定對我這個神皇的位置都感興趣的很吧!」

「屬下不敢!」

砰地耶魯跪在地上,將頭深深埋下。

神皇臉上依舊爆怒不止,旋即回過頭看向規則之主。

「幾位大人……」

「神皇大人無需如此,毀滅神王此事我們不會放在心上,只不過嚴懲是逃不了的。」

金色的絲線又是從規則之主的典籍中飛出,看的出耶魯是想抵抗的,只不過有神皇在他也只能任由絲線飛到他的眉心處,旋即便看到他的神格被金色的絲線直接纏繞的密不透風。

「毀滅神王,破壞天地規則,以下犯上,三番警告不得,封印神海半年!如若再犯,必當嚴懲!」

雙拳緊握,耶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神格逐漸跟他失去聯息,體內神海也無法被他驅動半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