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陣!

拚死也要護住四象陣!

只不過在落到龍城之外的百米處,黑龍竟是讓隊伍停了下來。他凝眸審視的看著龍城之上的葉子晨,哼道。

「葉帝,你們真是合夥為本座演了場好戲?」

龍城的葉子晨鎖眉,看著下方的黑龍哼道。

「此言何意?」

「這時候了還跟本座演,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黑龍臉上充斥著蔑笑,旋即聳肩道,「不過也無妨,本座對這些根本就不在乎。」

此番莫名其妙的言論讓葉子晨很是費解,殊不知,黑龍也在暗中審視葉子晨的神色。

沒有聯繫。

都到了這時候,葉子晨已經沒有必要掩飾下去的必要。

可他到現在依舊是一副不明之色,更何況蘇逸雲如果真的是葉子晨的人,他也沒有必要將朱雀涅槃給解決,讓他們長驅直入。

難道說真的是他多想了?

可蘇逸云為何不在最開始就將涅槃解決,離開之時也是沒有留下任何交代。

心中疑雲重重,不過……

現在最重要的是,將那礙眼的四象陣給破了! 第984章白帝

「寒暄結束。」

踩著虛空的黑龍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他的這笑容卻猶如一道信號,讓整座龍城之上的人全部都將心神收斂。

咻。

眨眼間,百米之外的黑龍竟是直接從眾人的視線當中消失。

根本容不得龍城上的人有反應的機會,當黑龍再次出現在眾人的眼帘中時……

咚。

「白帝。」

已經落到四象陣外數米處的黑龍出拳,在他的對面是用雲淡風輕的笑容抓著他拳頭的天狗族長白帝。

右手一推,黑龍便是落到百米之外。

「萬年未見,不知當年舊傷可復?」

遠處黑龍左手手臂莫名一抖,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當年他右臂讓眼前的男人,硬生生這段的畫面。

白帝。

獸域三大帝之一,號帝,其名也為帝。

他算的上三界這方最早成名的帝王,就算是當年天庭的玉帝,亦或是地府的天齊仁聖大帝,在他們還未曾稱帝之時,這位白帝便已是稱帝。

以他驚艷的天賦,其實早在數萬年之前便能突破為神。

可數萬載過去,他卻依舊還停留在仙王巔峰,不曾進過一步。

在加上之後玉帝和天齊仁聖大帝的突然崛起,白帝的威名也逐漸讓人漸忘。

可是,別人可以忘,黑龍不能忘!

萬年前他進攻三界鎩羽而歸,就是敗在了他的手上。

幾乎連反抗都沒有,完全是單方面的壓制。

龍城之上的其他人都露出詫異之色,就算數夏華也露出遲疑,將目光在白帝和黑龍的身上變幻。

他們之間竟然也有過交集?

只不過聽白帝的話,貌似黑龍沒有在他的手上找到好處。

更為重要的是白帝剛才的出手。

黑龍的消失就算是他夏華,也沒有做出最及時的判斷,可這位白帝……

「哼。」

遠處的黑龍竭力剋制左臂的顫抖,眼中露出不屑的光。

「白帝,當年斷臂之仇本座可是一直銘記於心。當年本座的確是敗了,不過現在可就說不準了。」

「你確定么?」

白帝笑著抬起頭看了過去,剎那間黑龍便感覺猶如陷入萬丈寒潭。他的本能正在不斷的警告著他,這束目光的主人到底有多危險。

就在這時,龍城內蘇竹面容焦急的從裡面跑了出來,那焦躁的臉上充斥著不安。

蘇竹徑直落到葉子晨的面前,葉子晨也趕緊伸出手將其扶住,蹙眉道。

「蘇竹姐,怎麼了?」

「子晨,你跟我過去看看吧,大姐她……」

蘇竹急的話都說不出來,她現在也無暇去理睬外面魔族大軍壓境,在她現里蘇柳兒的情況要比眼下重要的多。

「柳兒姐不是已經安定下來了么,難道說?」

葉子晨心底突然間出現一種不好的預感,只不過轉瞬間他便想到魔族現在來到龍城之下。

「這……」

「你跟我過去看看吧,小煙還在那裡守著,我怕……」

蘇竹的肩膀都開始輕微的顫抖,可葉子晨卻是落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葉帝大可放心前往,這裡交給我便是。」

白帝卻是在這時笑了笑,面對已是天至尊的黑龍,從他的神色中看不到半點凝重,相反還有淡淡的不屑。

「心魔劫不是那麼好渡的,當時的安定可能只是她心中的心魔進程讓她安定。為了女帝的安危,葉帝還是前往看看的比較好。至於這裡,我可以跟葉帝保證,魔族不可能破的了四象陣。」

「那就拜託白帝了。」

朝著白帝拱了拱手,葉子晨便是鎖眉看向蘇竹道。

「帶我過去。」

蘇竹和葉子晨從龍城上離開,前往蘇柳兒棲息的老林。

目送他們離開,白帝這才淡笑著回過頭。

遭受如此蔑視,已是天至尊的黑龍怎能忍受。

「白帝!」

「聒噪。」白帝卻是在這時揉了揉耳朵,旋即用著淡漠的目光看向黑龍道,「退,或者死。」

「狂妄!」

話音一落,天至尊的氣息顯露無疑。那磅礴的靈力威壓,壓制的龍城上之人都險些喘不過氣來。

誰料,白帝只是淡淡一笑,任由黑龍掀起的靈力風暴在吹過他的面龐。

旋即,一道冷笑從他的口中出現。

「呵……」

剎那間,負手而立的他身體中便是釋放出更為狂暴的靈力,將黑龍的氣息全部壓制。

白帝!

深不可測!

「姐姐,你趕緊醒過來吧。」

站在雷劫外的蘇煙貝齒咬著嘴唇,手指不停的搓著衣角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不停的呼喚著蘇柳兒想將她喚醒,可渡劫中的她,又怎麼可能會聽到蘇煙的呼喚。

「姐姐,姐姐……」

咬著嘴唇的蘇煙不停的呢喃,可就在這時她卻看到雷劫中的蘇柳兒突然間朝著她看了過來。

赤紅的雙眸閃爍著妖異的光,在這道目光的注視下,蘇煙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咻。

陡然間,渡劫中的蘇柳兒從她雷劫的範圍沖了出來,她徑直來到蘇煙的面前,伸出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

「姐……姐……醒醒……吧……」

讓蘇柳兒提起來的蘇煙不停的拍打著她的手臂,雙腳騰空亂踢著的她,臉上滿是痛苦之色的喊著姐姐。

沒有將其喚醒,得到的卻是蘇柳兒更為猙獰的面孔。

「死,去死……去死吧!」

手臂驟然用力,讓蘇柳兒抓住脖子的蘇煙只能感覺到無力的窒息感。

「姐……」

噗。

一道血光從蘇煙的眼前閃過,她便感覺到脖頸處的力量消失,滾燙的液體濺到了她的臉上。

下意識的抹了下臉上液體……

是血!

這時她才看到蘇柳兒正抱著手臂痛苦的嘶鳴,而她手臂已是讓人斬斷,斷臂摔落在地面,汩汩的鮮血向外噴涌。

提在半空中的她也在這時從空中跌落,不過轉瞬間便是落到一人的懷中,

將目光看向抱著她的人,剎那間,她便是直接在這人的懷中怔住。她無法能說的出話,只能用著無法掩飾的錯愕,看著抱著她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也未曾說話,只是手中持著一柄利劍,滴滴鮮血還在順著他的劍鋒滴落在地。

用他的背,死死的護著懷中的蘇煙。 第985章哥

劍鋒一甩,將劍刃上的血滴全部甩落。

抱著蘇煙的男人劍眉豎起,漆黑的瞳孔流露出難以掩飾的憤怒。

「我將妹妹交給你照顧,你就是這麼照顧么?」

飽含怒意的質問卻是得不到半句回答,身上瀰漫著血氣的蘇柳兒只是抱著她的流血的手臂,猩紅的瞳孔中充斥著難掩的殺意。

「渡劫,心劫,我同情你,可不代表你可以傷害我妹妹。」

嗡。

手中的長劍發出啼鳴,閃爍著銀光的劍身上下顫動。

蘇逸雲。

抱著她的是人是蘇逸雲。

就算是流失了過多生命力,導致他看上去尤為蒼老。可蘇煙還是一眼就能夠認出,她便是當時在現世很是寵溺她的哥哥。

是那個就算大雨天她肚子餓,一個電話就會跑到幾公里之外給她買最愛吃的飯,還放在衣服里生怕讓這飯涼了的哥哥。

他不是去魔族了么?

為什麼他突然間來這了,嘴裡還說著妹妹。

明明不是在現世的時候,他就不要自己這個妹妹了么?

「別怕,有大哥在,誰都不能傷到你。」

蘇逸雲用著很是鄭重的語氣安撫著懷中蘇煙的情緒,直到此時,其懷中的蘇煙才用著顫抖的語氣開口道。

「你……怎麼會是你?你不是去魔族了么?」

抱著蘇煙的蘇逸雲身體莫名一顫,旋即他便是抿嘴一笑,用著柔和的目光看著她。

「等以後再跟你解釋吧,現在還是趕緊將她解決了比較好。」

「別……」聽到解決,蘇煙還以為蘇逸雲是要殺了蘇柳兒,趕緊開口道,「柳兒姐她在渡劫,她平時對我很好的,你別殺她。」

「我知道。」

朝著蘇煙輕笑之後,蘇逸雲的目光卻是驟然轉陰道。

「就是她在渡劫,才會有些麻煩。不過你放心,大哥有分寸的,不會真的要了她的命。」

咻。

手中的長劍讓蘇逸雲高高拋棄,旋即便看到她的手臂不斷結印。

「乾坤無極,道法無常,鎖魂陣,起!」

就看到那柄長劍狠狠的嵌入蘇柳兒的腳邊,旋即在她的腳下便是出現一道六角光陣。

光陣的六道犄角之處,都冒出藍色的光線,匯聚在上方的一點,化作金字塔一般將蘇柳兒封印在內。

「去死,去死……」

讓封印陣封住,蘇柳兒還在瘋狂的怒吼著。

看到這裡,蘇逸雲腳尖輕點虛空,飄然落到蘇柳兒的面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