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的手機響了起來。

陳天拿起手機掃了一眼,發現竟然是歐陽洪躍打過來的電話。

陳天猶豫了一下,直接接通了電話,然後輕聲問道:「怎麼了?」

「陳公子,小九有消息了嗎?」

歐陽洪躍十分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歐陽玖就可以回去了……」

陳天語氣平靜的說道。

「好的,麻煩陳公子您了!」

歐陽洪躍十分感激的說道。

「嗯!」

陳天答應了一聲,然後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放下手機之後,清姬淡淡的看了陳天一眼,彷彿有些好奇的沖著陳天問道:「主人,您的這個朋友跟您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在清姬的眼中,陳天為了一個女人不惜跑到了R國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這說明這個女人對於陳天肯定非常的重要。

「只不過就是普通朋友而已!」

陳天淡淡說道。

「一個普通的朋友竟然能夠讓您這麼興師動眾?」

清姬的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可思議,輕聲說道。

「……」

陳天扭頭看了清姬一眼,沒有說話。

而清姬猶豫了一下,嬌滴滴的問道:「主人,如果有一天我要是也被人抓走了,您也會救我嗎?」

「你說呢?」

陳天笑呵呵的反問了一句。

「主人,您到底會不會救人家嘛?」

清姬看見陳天沒有回答自己這句話以後,嬌滴滴的沖著陳天撒嬌。

「如果有一天你要是也碰到了麻煩,我也會救你的……」

陳天無奈回了清姬一句。

清姬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激動,按摩著陳天肩膀的小手彷彿也更加的用力了。

紫依雪看著陳天,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擔心,但是她也沒有多說什麼。

……

一眨眼的時間,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陳天跟上泉斬之間的大戰終於要開始了,R國武者迎來了最激動的一天,甚至有很多的武者提前好幾天來到了聖山之下,等待著這場大戰的開始。

聖山在R國還是非常出名的一座山,是R國的旅遊勝地。

整座聖山都屬於本田財團,本田財團這麼多年從聖山掙到的錢也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

而在大戰的前三天,本田家族直接將聖山封鎖住了。

但凡是想要進入聖山的人,都需要繳納二十萬美元的門票錢。

這筆錢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非常多,但是對於武者來說算不上什麼大錢,所以本田財團光是賣門票就能夠掙到很大一筆錢。

還有就是本田財團也邀請了很多的媒體進行現場直播,這筆轉播費也是一個非常可觀的數字。

本田財團可以說是但凡能掙到錢的地方都已經用上了,目的就是想要把答應給陳天的一千億籌齊,這樣的話就算陳天贏了,他們本田財團的虧損也不是特別的恐怖。

吉田莊園所在的位置距離聖山差不多能有幾百里的距離,所以陳天一大早便出發了。

但是陳天並沒有選擇帶清姬,畢竟清姬是個普通人,而上泉斬的實力非常恐怖,一旦要是真的打起來的話,陳天可能會照顧不好清姬,一旦清姬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那就麻煩了。

還有就是現在吉田家族有很多的事情都需要等著清姬去處理。

但是陳天卻把紫依雪帶在了身邊,畢竟紫依雪本身也是個武者,而且還是煉虛境,所以應該不會碰到什麼危險。

陳天出發的時候,聖山的周圍早就已經站滿了人。

這些人全部都是買門票進來,而且已經在聖山等待多事了。

這些人基本上是來自全世界各地的武者,他們都是想要親眼目睹陳天跟上泉斬之間的這場大戰。

這一場大戰的影響力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

一方是華夏武道的巔峰,而另外一方則是R國武道的巔峰,這樣的對決是近一百年都不曾出現過的。

此時幾乎是R國所有的武者都已經過來觀看這場大戰了。 來至全世界這麼多的武者都聚集在了聖山之下,即便是R國的警方也出動了大量的警力,而且還進入到了高度戒備的狀態。

畢竟這麼多的武者一旦要是鬧起來的話,那後果肯定會不堪設想。

這些人絕對擁有毀滅整個R國的能力!

這麼多年了,R國也不曾聚集這麼多的武者,今天對於R國的武者來說絕對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首先就是陳天跟上泉斬之間的這場大戰,代表著華夏武者的最巔峰跟R國武者的最巔峰之間的切磋,這場大戰的勝負將會影響到非常多的事情。

還有就是他們R國的最後一個劍聖,武道巔峰上泉斬終於再次出山了。

這兩件事隨便拿出來一件那都是非常轟動的大事,但是此時這兩人竟然同時發生了,那效果就更加的轟動了。

這麼多的武者都等待著陳天跟上泉斬的出現,而且此時來觀看這場大戰的不僅僅是武者,還有R國幾個大財團的負責人還有就是政府方面的重要成員都已經過來了,他們就是想要親眼目睹這一場曠世之戰!

而且再加上本田財團的全球直播,這場大戰的影響力已經達到了一個十分恐怖的規模。

天空之上最少也得有十多架直升飛機盤旋!

而此時陳天跟紫依雪兩人才剛剛來到聖山所在的聖山市!

「主人,咱們還有差不多十分鐘就可以抵達聖山了……」

紫依雪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抬頭看向了聖山的位置。

聖山是R國最高的山峰,也是R國的地標建築,是R國十分出名的旅遊勝地,每天接待的遊客數量也是非常恐怖的,基本上但凡是來R國旅遊的遊客都會來到聖山參觀。

此時在聖山的山腳處已經聚集了非常多的武者,但是聖山此時已經進入封鎖狀態了,普通人的客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入聖山。

這也就導致很多慕名而來的遊客心裏面非常的疑惑。

要知道正常情況下,聖山作為R國最出名的旅遊勝地,裡面的溫泉文化跟櫻花文化都是非常出名的。

所以聖山基本上都是常年開放的狀態,從R國建國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封鎖聖山。

很多的普通人都不知道陳天要跟上泉斬進行大決戰,所以當他們知道了封鎖聖山的消息之後,心中也非常的疑惑。

畢竟這件事發生的實在是有些太過於突然了。

「張銘,你能不能別跟著我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跟著我真的非常倒霉!」

范晶晶站在聖山的山腳處,身穿一襲緊身的包臀連衣裙,露出那修長白皙的大長腿,撇著小嘴表情十分憤怒的沖著張銘喊道。

「封鎖聖山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張銘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委屈。

「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啊?你自己怎麼回事你心裏面不清楚嗎?上次我跟你去立白山,立白山的般若神社被封鎖了,現在我跟你來聖山,聖山也被封鎖了,現在咱們都進不去了,都怪你這個掃把星,要不是因為你,我怎麼可能這麼倒霉……」

范晶晶踩了踩自己那纖細的高跟鞋,表情十分憤怒的喊道。

此時來至全世界各地的遊客都已經被攔在了聖山的外面,而且還有一大批的警察站在封鎖線裡面,誰要是敢闖進去,警察會直接把人給帶走,所以這些遊客只能是站在警戒線外面眼巴巴的往裡面看,好奇裡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銘在聽到了范晶晶的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往聖山的位置看了一眼,隨即皺著眉頭說道:「晶晶,不對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啊?」

「能發生什麼大事啊,就是因為你這個掃把星在,所以我才進不去的……」

范晶晶撇著小嘴喊道。

而張銘眯著眼睛看著聖山的位置,他覺得今天封鎖聖山絕對不是正常的封鎖,出動了這麼多的警察,而且還把整個聖山都封鎖住,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聖山剛剛發生了一件非常恐怖的謀殺案一樣,反正不管怎麼樣,今天封鎖聖山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本來今天出來心情挺好的,我聽說站在聖山的山頂處能夠看到整個聖山市,而且這個地方的櫻花也是最漂亮的,但是沒想到竟然封鎖了,明天我就要回去了,以後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過來呢,來了一次R國竟然連聖山都沒有上去,而且也沒有看見般若神社,實在是太遺憾了……」

范晶晶語氣十分的感嘆了一句。

說完這句話以後,范晶晶忍不住扭頭看了張銘一眼,俏臉之上布滿了煩躁。

現在范晶晶心裏面還是非常討厭張銘的,畢竟她覺得自己之所以這麼倒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這個張銘,如果不是因為張銘一直跟著自己,自己也不會這麼倒霉。

她這次出來本來是打算自己散散心的,但是沒想到竟然被張銘跟了一路,而且做什麼都不順利。

「晶晶,要不然咱們兩個回去吧……」

張銘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擔心今天的聖山肯定是有什麼大事發生,所以還是離開這裡比較好。

范晶晶聽到了這句話恨恨的瞪了張銘一眼,然後轉身準備離開。

此時范晶晶的心裏面突然想起了陳天,忍不住暗暗感嘆:「也不知道陳天現在在哪裡,我還能不能在碰到他,早知道當初就應該把他的手機號要過來,說不定到時候我們兩個還能發生點什麼呢!我要是能夠有陳天那樣的未婚夫該多好啊,為什麼讓我碰到了陳銘這個煩人的傢伙……」

范晶晶一邊在心裏面想著這些事情一邊轉身準備跟張銘離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人群當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鬧聲。

范晶晶在聽到了喧鬧聲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緩緩抬頭望前面看了一眼,范晶晶發現竟然是一個十分壯觀的車隊浩浩蕩蕩的奔著聖山的位置開了過來,這個車隊的車子清一色全部都是勞斯萊斯,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什麼人來了啊?竟然有這麼大的陣勢……」

張銘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是啊,到底是什麼人啊?」

周圍其他的遊客此時也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幾分鐘以後,那個規模驚人的勞斯萊斯車隊直接在警戒線前面停了下來。

「砰砰砰……」

所有的車門幾乎是同時打開的,然後一大群身穿黑色西服保鏢模樣的壯漢帶著墨鏡從車子裡面走了出來。

這些保鏢下車之後,自動站成了兩排,然後在中間留出了一個將近兩米寬的道路,彷彿是在等待著什麼人下車一般。

周圍的那些遊客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場面,所以紛紛主動的讓開了位置,然後眼神十分好奇的打量著這些保鏢。

「這些人都是幹什麼的啊?好大的排場啊,不會是天皇出來了吧?」

范晶晶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十分好奇的說道。

而站在范晶晶身邊的一個中年人在聽到了范晶晶的這句話臉上的表情明顯發生了變化,連忙沖著范晶晶說道:「范小姐,您可千萬別瞎說啊,萬一要是被人聽到了,那可就麻煩了……」

「王哥,這些人是幹什麼的啊?你這麼害怕啊?」

范晶晶看見中年人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語氣十分不解的沖著中年人問道。

范晶晶因為家庭的關係,所以性格一直都是非常的囂張跋扈,說話做事也不會去考慮後果,畢竟真的就算是惹到了什麼麻煩,也會有家人幫助她解決這些事情,性格非常的單純,愛憎分明,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不會考慮太多。

而此時站在范晶晶身邊的這個中年人也是華夏人,最近這幾天是帶著自己的妻子來R國旅遊的,正好碰到了張銘跟范晶晶兩人,中年人的公司跟范晶晶家的公司正好在生意上面也有合作,所以在認識了一番之後,四個人今天結伴來到了聖山。

但是沒想到剛剛來到聖山便碰到了聖山被封鎖住了。

而中年人王哥的妻子是R國人,但是卻一直都在華夏生活,所以也算是半個華夏人半個R國人。

中年人的妻子張姐扭頭看了范晶晶一眼,然後語氣十分緊張的說道:「范小姐,這些人是我們R國最大的地下組織,這些人都是真正的殺人不眨眼的存在,你說話千萬要小心一點,要是被人聽到了,那事情就麻煩了……」

「最大的地下組織!」

范晶晶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隨即連忙乖乖的閉上了嘴巴,不敢說話。

方晶晶的性格雖然一直都非常的隨意,但是她的心裏面也非常的清楚這個所謂的最大的地下組織代表著什麼意思,基本上所有華人都知道這個組織是幹什麼的,而且這個組織本身就是合法存在的,甚至都可以得到政府那邊的保護,手底下的人也非常多,每年能夠給政府交納的金額也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所以即便是R國的普通人對於這個組織也是敬而遠之,萬萬不敢去招惹這幫人。

一旦要是真的得罪了這些人,那基本上跟找死沒有任何的區別。

此時那些身穿黑色西服保鏢模樣的壯漢都在安靜的等待著,彷彿是在等待著什麼人出現一樣。

范晶晶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然後輕聲問道:「這些人都在這裡幹什麼呢啊?他們是在等什麼人嗎?」

「莫非是他們社團的老大今天過來了?」

王哥看到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四五個中年人從車子裡面走了出來。

當王哥在看見了這幾個中年人以後瞬間就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元市來歷神秘的大佬級人物季南,是二十年前城西轟動一時的滅門慘案的唯一倖存者。

這個消息見諸於元市各大媒體平台,引起軒然大波。

現在這位大佬出資,成立專案組,尋找二十年前那場兇案的兇手。

「這樣真的能行?」季南狐疑地看著風玫,對外公布他的真實身份,真的能引兇手現身嗎?

風玫極不負責的吐出三個字:「不知道。」

季南一噎,她答應帶他去見真正的季南條件就是這個,對外公布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且讓所有人都知道他要查當年的案子。她說這樣做能引出暗中的兇手來。

說實話,他實在懷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