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嬈忽然覺得有一道冷冰冰的視線在注視著自己,她心裡忽然就湧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戰御宸……該不會還沒有去上班吧?

她縮了縮脖子,就聽到涼薄喊了一聲:「大哥。」

完了!

她扭過頭,果然看到戰御宸一張快要凍死人的臉。

她早上醒來沒見到戰御宸,還以為他已經上班去了,沒想到他居然還沒有走。

封嬈趕緊沖著涼薄狂使眼色,叫涼薄快走。

涼薄嬉皮笑臉地說:「我就是把全家福送來給你,我先走了啊。」

封嬈鬆了口氣,急忙說:「再見。」

說完就啪的一下關上了門,涼薄摸了摸差點被撞到的鼻子,勾唇,這女人真有趣,有必要害怕成這樣嗎?

「戰御宸,你看這是我親手做的。」封嬈狗腿地說。

識時務者為俊傑,她不想戰御宸誤會什麼。

封嬈因為是背對著戰御宸,所以他沒有看清楚她手裡的全家福陶瓷,等到她轉過身,他看清楚時,眼裡閃過了訝異的神色。

「這是……我們?」戰御宸的聲音充滿了驚訝。

封嬈笑嘻嘻地說:「是啊,做得像嗎?」

戰御宸仔仔細細地看著「封嬈」那個人偶,剛才眼中的寒氣全部褪去,充滿了柔軟,說:「做得很好,像你。」

封嬈有些吃味地撅起了嘴巴,說:「那個是涼薄做的。」

「嗯?」戰御宸挑眉,語氣中已經露出吃味的意思。

「你是我做的。」封嬈有點悶悶地說。

她還以為戰御宸會第一眼去看她做的「戰御宸」呢,結果他壓根都沒有注意到,心裡難免有點小失落。

戰御宸這才注意到那個小小的自己,做得很精緻,連衣服都是他平常喜歡的那個款式。

如果不是被封嬈那個人偶給勾走了注意力,他一定不會忽視掉這個人偶。

戰御宸的聲音顯得有點激動:「這個做得更好。」

「哼。」封嬈還是不太開心,難道自己做得真的不如涼薄做得好?

好吧,她承認,她除了捏人偶之外,涼薄還負責了捏底座、烘乾和燒制。

戰御宸的視線一一掃過全家福的人偶,他看到上面的「涼薄」時,視線微微頓住。

封嬈見戰御宸看著涼薄的人偶,心裡有點忐忑,說:「因為是做全家福,我想少了涼薄也不太好。」

戰御宸摸了摸她的頭,說:「你做得很對。」

奇怪的是,當看到涼薄的人偶也在全家福之中時,他心裡並沒有任何抵觸。

就好像涼薄天生和他們就是一家人似的,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孫嫂走了過來,臉色有些慌張地問:「少夫人,小少爺在這裡嗎?」

封嬈愣了愣,搖頭:「司昊不是在嬰兒房嗎?」

「剛剛還在的,我出去給小少爺熱牛奶,回來就沒到他,我以為是你抱走了。」孫嫂慌張地說道。

封嬈覺得腦子嗡的一下,拔腿就朝著嬰兒房跑去。

「司昊!」

嬰兒房裡沒有人。

「司昊,你在哪裡?別嚇媽咪。」封嬈跪在地上找,好像小司昊在跟她玩捉迷藏似的。

戰御宸臉色沉了沉,立刻說道:「我馬上查看嬰兒房的錄像。」

電腦屏幕上,看到小阮走了進來,她抱起了小司昊,還衝著鏡頭笑了笑,然後飛快地跑出去了。

這時候,戰御宸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立刻就接了。

「呵呵,想見你兒子嗎?」裡面傳來小阮的聲音。

「你最好不要傷害我兒子。」 超凡大衛 戰御宸眯著眼睛,冷冷地說。

「西城區的舊倉庫,你一個人來。」

總裁的契約妻 「好。」

見到戰御宸掛了電話,封嬈的腿一下子就軟了,戰御宸及時扶住了她,她揪著戰御宸的衣服問道:「為什麼?小阮為什麼要帶走我兒子?!」

戰御宸緊繃著唇,臉色很不好。

小司昊要是有什麼事的話,他是絕對不會放過小阮的。

這時候,戰母也收到了消息,氣急敗壞地走過來說:「我的乖乖孫子呢?被小阮那個小蹄子給帶走了?這個小蹄子簡直是個白眼狼,太不是東西了!我們戰家對她那麼好,居然還干出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

封嬈的眼淚流了下來:「戰御宸,救救我們的兒子。」

戰御宸心疼地抱了抱她,說:「放心,我一定會把我們兒子找回來。」

他扭頭,沖著戰母說:「媽,你陪陪封嬈。」

「御宸,你一定要平安地把我的乖乖孫兒帶回來,還有絕對不能放過小阮那個賤人!」戰母咬牙切齒地說。 「放心。」戰御宸說完,就大步走了出去。

涼薄站在外面,看到他就說:「我和你一起去。」

戰御宸黑眸凝視著他,那眼神似乎要把他給看穿。

涼薄絲毫無懼,和他的眸子對上。

戰御宸看了他一會兒,沉聲道:「那就走吧。」

在汽車上,戰御宸打開了電腦,上面是那座倉庫的立體效果圖。

涼薄蹙眉道:「從地圖上面來看,這個倉庫一共有兩層,上面有兩間倉庫,下面有六間地下室。這些地方,都是藏匿人質的絕佳地點。」

戰御宸側頭掃了一眼,便把上面的地形全都記在心裡了。

「我們的人分成兩組,A組負責樓上,B組負責地下室。」涼薄語速迅速地說著。

他掏出一把槍,動作十分熟練地把手槍子彈上膛。

戰御宸看著涼薄,突然開始想,這個同父異母的兄弟以前到底是做什麼的?

在涼薄回戰家之前,是以什麼為生的?

涼薄似乎察覺到他的想法,勾唇一笑:「我是恐怖分子。」

戰御宸對他這個玩笑一點兒也沒興趣。

他也拿出了手槍,修長的手指在槍身上細細摩挲。

他一定要救出小司昊,封嬈那麼辛苦,幾乎是用命換命,才生下了小司昊。

如果兒子出了什麼事情,封嬈一定會傷心欲絕。

這個小阮,竟然敢讓封嬈傷心,戰御宸發誓,絕對不會輕饒了她!

汽車很快就到達了倉庫。

戰御宸的手下們按照之前的計劃,開始小心地進入倉庫搜索。

樓上全都是成堆的廢物和垃圾,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戰御宸眸光收緊,立刻朝著地下室奔去。

這個倉庫以前是個黑作坊,曾經有大批的工人在地下室里作業和吃住,遠遠就聞到一股酸臭味。

涼薄見到戰御宸二話不說就要往下面沖,馬上拉住了他,說道:「等下,先不要下去,這裡有古怪。」

涼薄的直覺告訴他,這裡有問題。

多年在刀口上求生的本能,讓他無數次遠離危險,這是他能活到今天的原因。

戰御宸的眸光帶著一種兇狠,「我先下去,你在這裡等待支援。」

小司昊一定就在下面,就算下面是刀山火海,他也必須要走這一遭。

涼薄想說什麼,最後卻只說了兩個字:「小心。」

戰御宸點頭,順著簡陋的樓梯走了下去。

下面是個大車間,還有許多的空房間,有些廢棄的機器還沒有搬走。

這時候忽然燈光大亮,戰御宸看到小司昊被綁在中間的一把椅子上面。

小司昊的嘴巴被封了黑膠帶,小傢伙的笑臉憋得通紅,不知道哭了多久。

戰御宸心口一痛,就要飛奔過去,忽然耳邊響起了廣播的聲音。

「大叔,我等你好久了呢。」

是小阮的聲音!

戰御宸腳步一滯,他警惕地用視線在原地搜索著。

「大叔,你是在找我嗎?你不用找了,我看得到你,你卻是看不到我的。」小阮的聲音顯得有幾分得意。

戰御宸眯起了眼睛,視線落在天花板上的監控上面。

這是黑作坊以前留下來的設備,被小阮利用了,看來她一定是躲在某處監視著自己。

「大叔,你千萬別衝動哦,否則你被炸得四分五裂,我可能就不喜歡你了呢!」

戰御宸重新朝著小司昊看過去,眼神越發陰沉,他看到小司昊的身上竟然綁著一個炸彈!

「大叔,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小阮輕輕嘆息著:「我這麼年輕,你為什麼就不喜歡我呢?男人不都是喜歡嫩的嗎?我才是配得上你的人。」

小阮的聲音忽然又變得凌厲起來:「你這個笨蛋,居然現在還想著他?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以為你還能挽回什麼嗎?」

「不,你說過不會傷害大叔的!」小阮的聲音激動起來。

「我是說過,那也得要你乖乖配合才是,現在你給我滾回去!」

似乎解決完了問題,小阮的聲音再次響起:「呵呵,炸彈要爆炸了,你一死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戰御宸蹙眉,廣播里的小阮一直都在自言自語,語氣卻全然不同,就像是兩個人在對話。

他舉起手槍,對準了廣播的揚聲器就是一槍。

好了,討厭的噪音消失了。

戰御宸大步朝著小司昊走了過去,臉色凝重地看著兒子身上的炸彈。

時間只剩下了三分鐘。

在炸彈上面,有三根顏色不同的電線,如果弄錯的話,炸彈就會立刻爆炸。

他掏出了匕首,握得緊緊的,卻遲遲沒有動手。

他不敢確定到底是那一條。

戰御宸很惜命,不管是他的命還是小司昊的命,都很重要。

因為他還要回去見封嬈,他和小司昊都不能有事。

樓梯上傳來腳步聲,涼薄的聲音響起:「等一等!」

戰御宸眉頭一凜,立即回眸,大喊道:「離開這裡!」

涼薄尋著聲音找了過來,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朝後面喊道:「所有人馬上撤離!」

戰御宸的雙眸發紅,朝著涼薄低吼出聲:「你也走!」

涼薄盯著炸彈,眼神露出掙扎。

「走!」戰御宸的聲音冷酷,不容置喙。

時間不到兩分鐘了,涼薄卻遲遲不動,戰御宸做了一個深呼吸,說道:「如果我沒有回去,你照顧好爸媽。」

涼薄一怔,盯著他,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一個字,眸底儘是掙扎。

「走,別再害我浪費時間。」戰御宸的聲音決絕。

看到時間所剩無幾,涼薄知道,再這樣耗下去,真的就一個也別想出去了!

他一咬牙,捏緊雙拳,轉身,「我在外面等。」

四周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只有炸彈上的計時器在響,時間在不停地流逝。

不到一分鐘了。

戰御宸小心翼翼的拿起左側第一根黃線,看了一眼兒子,沉聲說道:「乖,別怕。」

小司昊似乎聽懂了爹地的話,也沒有哭了,小臉嚴肅地看著他。

戰御宸沒有片刻的猶豫,手起刀落,將那根黃線切斷。

炸彈沒有爆炸。

戰御宸心裡有著劫後餘生的激動,可還剩下兩根線。

他這一次卻沒有了剛才的果斷,遲遲沒有動手。 戰御宸臉頰兩側的汗水越來越多,眉頭緊緊蹙著。

他不能確定,到底是哪一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