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是溫濤故意隱瞞了實力也說不定,但是不管怎麼樣,咱們兩個聯手就算是築基境的高手也能對付,殺死溫濤應該不成問題!」中年緩緩說道。

韓曉汐坐在床上聽著中年人跟青年的對話心中清楚原來這兩個人跟當初在沙漠裡面那個想要刺殺韓城的許虎是一伙人!

「那也是!」

青年咧嘴笑了笑,然後扭頭看向了韓曉汐的位置,舔著嘴唇說道:「大哥,你還別說啊,韓城這個孫女還真是漂亮啊,真是太帶勁了,我要是能玩一次這樣高高在上的女神,就算讓我死,我都認了!」

「你老實一點,上面的人交代過,千萬不能讓這個女人出事,而且咱們兩個還得靠她把韓城那個老東西引出來呢!」中年人面無表情的呵斥道。

「呵呵,我就是說說!」青年咧嘴笑了笑,然後直接坐在韓曉汐的身邊玩起了手機。

中年人猶豫了一下拽過一張椅子坐在了韓曉汐的面前,輕聲說道:「韓小姐,我們是什麼人你自己心裡應該非常清楚吧?我們這種人跟你不一樣,我們都是用命吃飯的,而且我今天綁架你其實也不是為了殺死你,而是希望你能給你爺爺打個電話,讓你爺爺過來跟我們的僱主聊聊!」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韓曉汐寒著臉,輕聲沖著中年人問道。

「我還有他以及死在溫濤手中的許虎,我們都是一個組織的,我們這個組織叫血瞳,裡面都是武道高手,最高的境界是脫凡境的高手,而且我們組織一旦接單,那就會負責到底,所以上次許虎失手之後,我們兩個出來幫他收拾爛攤子!」中年人十分有耐心的解釋道。

此時陳天一直都在房間外面,但是他並沒有著急進來救人,因為陳天知道韓曉汐現在並沒沒有什麼危險,他想要知道這兩個人後面的僱主到底要幹什麼。

韓曉汐聽到血瞳這兩個字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因為血瞳在江南省這邊非常的出名,是一個由武道高手組成的殺手組織,而且這個組織心狠手辣,只要給錢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再加上組織裡面全部都是武道高手,警察拿這些人都沒有什麼辦法。

當初韓曉汐知道許虎要殺死韓城以後,本以為是私人恩怨,但是她萬萬沒想到竟然是有人找了血瞳組織的殺手刺殺自己的爺爺。

「對了,韓小姐,剛才你應該是跟一個男生在那個餐廳裡面吃飯吧?麻煩你現在給那個男生打個電話,告訴他你是因為有事所有先離開了,要不然事情會非常的麻煩!」中年人思路十分清晰的看著韓曉汐說道。

「……」

韓曉汐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面前的中年人,沒有說話。

「韓小姐,我不想跟你浪費時間,我也不想傷害你,但是你也別逼我聽到了嗎?」中年人冷聲沖著韓曉汐說道。

「我打!」

韓曉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手機撥通了陳天的電話。

陳天知道韓曉汐要給自己打電話,直接拿著手機走到了一旁,然後按下了接通鍵。

「陳先生,不好意思,我這邊臨時有點事情,我先走了!」韓曉汐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好!」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韓曉汐猶豫了一下,直接掛斷了電話。

中年人看見韓曉汐打完電話以後直接把韓曉汐的手機搶了過來,然後找到韓城的電話,面無表情的說道:「韓小姐,下面麻煩您再配合我一下,給你爺爺打個電話,並且把你現在的位置告訴他,讓他一個人過來救你!」 韓曉汐聽到這話,猛然抬頭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中年人,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聲喊道:「你休想,今天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給我爺爺打電話的!」

「韓小姐,你要是不配合我,我可能會用一點別的辦法讓你配合我!」中年人冷笑著回了一句。

「……」

韓曉汐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中年人沒有說話。

門外的陳天感覺到如果繼續等下去,韓曉汐可能會有危險,一腳踹在房門上面。

「嘭!」

一聲巨響。

賓館的房門直接被踹開。

屋子裡面的中年人聽到動靜以後猛然站起身,青年也跟著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有些緊張。

陳天邁著步子走進房間之中。

邪皇的小小少爺 韓曉汐看見陳天以後,高聲驚呼道:「陳先生小心,這兩個人是練氣境巔峰的高手,比許虎還厲害!」

陳天淡淡看了韓曉汐一眼,表情平靜。

而中年人看見陳天以後先是愣了一下,原本緊張的情緒竟然放鬆了下來,笑呵呵的說道:「小夥子,這件事跟你沒有關係,你還是回家去吧!」

很明顯,中年人把陳天當成了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根本沒有放在眼裡,他覺得陳天並不能對自己造成什麼威脅。

「告訴我,你們背後的僱主是什麼人,我可以饒你們不死!」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中年人說道。

「小夥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跟什麼人說話?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想跟你廢話,你趕緊滾出去!」青年上前一步,眼神不屑的罵道。

陳天輕輕嘆了口氣,身影一閃,直接衝到了青年的面前。

青年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的時間,因為陳天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嘭!」

陳天抬腿便是一腳,直接踹在了青年的肚子上面,青年感覺就好像是一輛極速行駛的卡車撞在了自己的身體上面一樣,眼前一黑,身體不由自主的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撞在牆壁上面。

「轟!」

一聲巨響,牆壁被青年的身體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韓曉汐看見這一幕直接愣在了原地,雖然她知道看過陳天出手,但是她沒有想到短短几天的時間,陳天的身手竟然變的這麼厲害!

而中年人看見陳天出手之後,心中大驚,但是並沒有亂了分寸,伸手拿出了手槍對準了陳天的位置。

中年人知道陳天剛才那一腳絕對不是尋常的練氣境能夠做到的,陳天的境界最低也得是築基境,而自己的境界是練氣境,如果是自己跟陳天單挑,那肯定沒有任何勝算可言。

玄幻之葬天神帝 「沒想到你小子年紀不大,竟然還是一個武道高手,在下真的佩服!」中年人看著陳天冷笑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但是就算你是武道高手那又能怎麼樣?在子彈面前,你還是不堪一擊!」

說完這話,中年人便要扣動扳機。

「陳先生,小心啊!」韓曉汐驚呼一聲。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右手一揮。

只見一道肉眼可見的寒光奔著中年人的位置飛了過去。

寒光宛如刀鋒一般,冷冽無比,直接劈在了中年的手腕上面。

「啊!」

中年人慘叫一聲,鮮血瞬間噴射了出來。

陳天的動作行雲流水,雖然暴力,但是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坐在床上的韓曉汐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一切,此時她感覺陳天已經不是人了,而是一個神仙。

如果不是神仙怎麼可能做到剛才那一幕。

韓曉汐覺得只有電影裡面才會出現的鏡頭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她的面前,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

「你竟然還會內勁外放?」

中年人捂著自己的手腕忍不住驚呼了一聲,眼神之中除去震驚便是恐懼。

因為中年人本身也是武道眾人,他清楚只有化神境的強者才可以做到真正的內勁外放,十丈開外,捕風為刀,御氣傷人!

但是此時自己面前的陳天好像才二十歲左右的樣子,竟然是以為化神境的強者?

中年人感覺這一切都太不思議了!

「說出你僱主的名字我可以不殺你!」

陳天面無表情的看著中年人說道。

「你死心吧,我是不會說出僱主的!」

中年人低吼了一聲,然後轉身就要奔著窗戶的位置跑去。

「千織!」

陳天低吼一聲,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剎那間,無數條宛如絲線一般的光芒奔著中年人的位置飛了過去,光線直接纏繞中年人的身體周圍。

原本想要從窗戶跳下去的中年人,直接被禁錮在了原地。

這是陳天在重生之後第一次使用修仙界的法術,雖然並不是很熟練,但是效果應該還可以。

所謂的千織,無非就是將自己體內的法力釋放而出,突然在空氣之中形成千絲萬縷的絲線將敵人控制住,如果是大乘之境的陳天,一招千織足以秒殺成成千上萬煉虛境一下的敵人,但是陳天並不能做到哪一步,只能做用千織來控制敵人的身體。

韓曉汐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臉上的表情極其不可思議,因為今天的陳天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超過了她能想象的範圍。

曾幾何時,韓曉汐以為那些所謂的武道高手無非就是身體素質要比尋常人厲害一些罷了,但是今天韓曉汐才真正的意識到陳天這個人到底有多麼恐怖。

僅僅就是一道寒光便能直接切斷一個人的手臂!

而且還能憑空製造出這麼多的絲線,韓曉汐知道那些絲線也許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但是中年人卻無比真實的被控制在原地!

「陳天,你真的是神仙嗎?」

韓曉汐望著此時就站在自己面前的陳天,感覺她跟陳天之間宛如隔著千山萬壑。

她也終於明白了,當初韓城那句無論用什麼代價都要拉攏陳天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誰能夠得到陳天這樣的高人在身邊,那豈不是就相當於得到了神仙的庇護一般?

想到此處,韓曉汐看著陳天的身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鑒定。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

中年人看著自己身體周圍的絲線,表情無比恐懼的喊道。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無數絲線隨之扯動,中年人咣當一聲跪在了地上。

「說出是誰雇傭的你,我可以饒你不死!」

陳天邁著步子緩緩走到中年人面前。

中年人猛然抬頭看了陳天一眼,咬著牙說道:「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但是我真的不能告訴你到底是什麼雇傭了我,我現在不說,最多也就是殺死我而已,但是如果我說了,我全家人都得死!」

陳天聽到這話眼神一凝,輕聲說道:「我跟你無冤無仇,我不想殺你,你說一些你能說的,然後帶著那個人離開!」

「謝謝高人,謝謝高人!」中年人聽到這話連忙跪在地上給陳天磕了幾個響頭,臉上的表情無比激動。

「說一些你能說吧!」

陳天坐在床上,面無表情的說道。

中年人狠狠的咽了口吐沫,然後低聲說道:「韓小姐,我現在能夠掌握到的消息就是僱主並不是奔著你來的,而且他還親自交代過,你千萬不能出事,但是韓城必須死!」

「他為什麼要殺死我爺爺?」韓曉汐表情十分不解的喊道。

總裁的天價窮妻 「因為你們韓家一直都在跟他們競爭地鐵八號線的項目,所以他們想要殺死韓城拿到地鐵八號線的項目!」中年人低聲回答道。

「到底是誰雇傭了你?」韓曉汐情緒開始變的激動了起來。

「這個我真的不能說!」

中年人停頓了一下,然後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低聲說道:「高人,今天我刺殺韓小姐失敗以後,我們血瞳組織的主人肯定還會派更厲害的高手出來,所以我覺得按照您這個身手,完全可以直接去找我們血瞳組織的主人談一談,也許他可以告訴你背後的僱主到底是什麼人!」

韓曉汐聽到這話連忙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因為此時只有陳天能夠就韓曉汐韓城兩人,要不然血瞳這樣永無止境的派殺手過來,韓城早晚都會百密一疏。

「你回去告訴你們血瞳的主人,我陳天會去找他的,但是在我找他之前,我希望他能夠停止對韓家人的追殺!」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中年人說道。

「好好!」

中年人連忙點了點頭。

「你走吧!」

陳天沖著中年人擺了擺手。

「多謝高人不殺之恩!」

中年人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磕了個頭,然後扶著青年轉身走出了賓館的房間。

韓曉汐目送中年人跟青年互相攙扶著離開房間,皺眉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先生,這樣就把他們兩個放了是不是有些太便宜他們了?」

「他們兩個沒做什麼傷害你的事情,而且他們也不是背後的主謀,就算殺死這兩個人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反而還會引起血瞳更加瘋狂的報復。」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聽說過血瞳那個組織,他們的主人可是個超凡境高手,到底是什麼人如此狠心啊!竟然連血瞳的人都找上了!」韓曉汐情緒有些緊張,嬌軀微微發顫。 有那麼一瞬間,風玫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聽了。

所以,她不確定地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你讓我殺了你,我就告訴你我什麼時候布下的結界。」明篁還真的很認真地重複了一遍。

風玫風中凌亂了。

這個反派特么的是有毒吧!

「如何?」

忽視明篁臉上隱含的希冀之色,風玫毫不留情地開口:「不如何。」

明篁眉心一擰,臉上難掩失望之色,就在風玫以為他要問出智障如「她為什麼不給他殺」的問題來時,他卻是抿了抿唇角,不做聲了。

然後,這一人一鬼就這樣大眼瞪小眼。

風玫先失了耐心,算了,咱不跟腦殘人士計較。

也不糾結對方是在什麼時候布下的結界了,風玫頭也不回的離開。

可是,就算是不回頭,她也能察覺到身後跟了一個人啊!

風玫頓足,難得的有些抓狂:「你究竟想幹什麼!」

「殺你。」明篁很老實,那帥氣的臉上的表情甚至稱的上無辜。

說殺她,可是別說他身上有對她的殺意了,在認清了自己不是風玫的對手之後,連攻擊的行為都沒了。小說娃小說網

風玫現在的想法就是,這人莫不是有病吧!有病就回去吃藥,纏著她幹什麼!

眼看溝通無望,風玫也放棄了,都這樣了,還說什麼?干架吧!

擼起袖子,風玫毫不手軟的將明篁給揍了一頓。

當然,明篁自然不會站在原地任她揍,反抗是有的,可是所有的反抗都被鎮壓在暴力之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