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少瞧不起人!”

玉帝怒了,他本就被陳默再三羞辱,對陳默恨之入骨,可他也知道分寸,情況不對,縱然受辱也要投降保命。

可此時,陳默竟然說不接受他們的投降,甚至看不起他們這些帝境。

玉帝再也忍不住了,咬牙切齒道:“坐井觀天,你雖化境無敵,但在帝境眼中終是螻蟻,若我巔峯時期,隨便一根頭髮都能碾死你,你以爲你是誰?看不起帝境?這宇宙間纔多少帝境?我告訴你,任何一尊帝境強者都是宇宙萬族共同膜拜的對象!”

“哦?”

陳默驚訝的看了一眼玉帝,奇道:“你從未離開過地球,爲何知曉宇宙之事?”

“踏入帝境便擁有橫渡宇宙的能力,早年神話時代有宇宙強者來過地球,曾邀請諸聖加入過一個萬族論壇,雖然我等未曾離開過地球,但是也知曉宇宙間之事。”

青華大帝快速搶答道。

“嗯?”

陳默這次是真的驚了。

還有這種東西?

萬族論壇?那是什麼?也是遊戲的一部分?但不可能啊,如果是遊戲的一部分,那肯定不可能是他人邀請加入的,難道……宇宙中有強者自己開發了輻射全宇宙的論壇?

那得是多強的實力才能做到?

震驚。

陳默怔怔的看着幾人。

“如何加入?”陳默問道。

“邀請即可!”

青華大帝快速對陳默發出了一個邀請,陳默接受邀請,面前頓時出現一個論壇界面。

看着論壇界面,陳默不禁眉頭緊皺了起來。

這就是遊戲的一部分啊。

可爲什麼,需要邀請?

似乎是看出了陳默疑惑,青華大帝趕緊說道:“宗主,是這樣的,萬族論壇本是不存在的,但無盡歲月前,有一尊鎮壓宇宙的無敵強者做出過對遊戲有極大貢獻的事情,具體是什麼事情就不知道了,反正遊戲提示獎勵他一個願望,他便許願弄了這個論壇,他成了壇主後,廣邀宇宙萬族,漸漸的各族便習慣了這個論壇的存在,而我們這顆星球,因爲一直遊戲失敗的原因,尚未真正踏入過宇宙,所以才被別人邀請後才加入。”

“得是何等人物,才能做出對遊戲有貢獻的事情?”陳默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這屬下就不知道了,只是論壇中傳聞是許多時代前的事情了,那人被人稱之爲萬古神帝!”

“萬古神帝?”陳默驚了,這是什麼中二稱號?

“不錯!”青華大帝彷彿有些敬仰一般,說道:“萬古神帝震撼諸天,打遍宇宙無敵手,但是奈何最終仍是無法脫離遊戲,最終作古。”

“死了?”陳默再次驚訝。

“嗯!”

青華大帝點頭,隨後又說道:“他死後,論壇便成了無主狀態,並不是每一個遊戲時代都有壇主,壇主的誕生不但要成爲宇宙第一天驕,還要完成遊戲任務的考驗,後來論壇也出過幾個壇主,有叫宇宙主宰的,有叫萬界之主的,也有叫神主魔主的,亂七八糟,反正基本上都死翹翹了,而今論壇還是無主狀態。”

“這都是什麼鬼名字?”陳默喃喃自語道。

“這叫ID,是自己取的,進入論壇可選擇本名註冊,也可選擇化名註冊,不過大家爲了避免被人認出,一般都是化名,畢竟萬一說錯了話,被人認出之後,那後果……!”青華大帝說到這裏,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後果怎樣?”陳默狐疑的看着青華大帝。

“後果……!”青華大帝欲言又止,最終在陳默的眼神逼迫下,低聲說道:“當初六聖雖然是化名註冊,但名字太明顯,被人認了出來,好些個帝境強者要來這裏弄他們,但是最後因爲距離遠放棄了,可那些帝境強者都沒有忘記他們,上個時代時他們離開,隨後便沒了消息,所以我們覺得,很有可能六聖已經被人捆起來凌辱了。”

???

陳默一臉懵。

“爲什麼人家要弄他們?”

“因爲他們太囂張了。”

玉帝冷哼一聲,插嘴道:“西方那兩個,一個叫天下寶貝皆有緣,一個叫接引大佛主,三清一個叫通天神帝,一個叫元始至尊,還有一個乾脆叫老子就是老子,更別提女媧了,起個ID叫女媧是你娘,人家認不出來纔怪了。”

“……”陳默無言,同時也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紫薇大帝看着陳默狐疑的臉色,解釋道:“註冊論壇需要選擇星辰,咱們這顆星辰,當初被六聖命名爲了唯一帝星。”

???

陳默先是一懵,隨後臉色一變,快速打開論壇。

只見,在論壇的首頁,金燦燦的一行大字被人工置頂到了論壇的最上方。

【全宇宙通緝唯一帝星所有生靈,無論是帝星六傻還是帝星誕生的生物,縱然是一隻臭蟲,也要捏死!!!】

【論萬族公敵唯一帝星未來的出路在哪裏。嗯?出路?沒的出路,出來一個殺一個,有殺錯不放過!】

……

想點開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可點擊之後,提示需要註冊。

陳默此時正在戰場,哪有時間註冊,只能怔怔無語的看着被人工置頂的那幾個帖子。

這……六聖到底造了什麼孽?

被人通緝就不說了,可死了上百萬年,竟然還被人工置頂懸賞通緝? 「啊——」

「我的頭!」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我怎麼好端端來到這兒了。

眼前,風雲幽剛睜開眼,一邊揉著劇痛的頭部,入目的是古色古香且帶著飄柔窗帘的古床,一眼望去,室內擁有不少精緻的傢具,風雲幽看得目瞪口呆!

「What!」這到底怎麼回事?風雲幽簡直想罵人了,她就是摘了一些果子,怎麼就跑到這個不知什麼地方的地方來了?

仔細回憶了一下,她倒是記起了些,之前好像在山洞中看到了一個鐲子?

想到這,風雲幽感到很疑惑,「那個山洞以前從來沒被發現過,我是怎麼就進去了,現在這又是哪兒」?

突然她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打量眼前房間的布局。

下一刻,髒話脫口而出:「尼妹,我特么不是穿越了吧!!」

令她失望的是,她就是越看越覺得她趕上了穿越的潮流。風雲幽以前也不是沒看過穿越類的小說,但怎麼也沒想到,居然真的有這種事情,還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瞬間抽了抽嘴角,這特么還有誰比她更倒霉的,參加個演習,居然直接參到古代來了!

現在可怎麼辦——她可沒興趣在這古代待下去!!

正當她頹廢的坐在床上時,一聲吱呀的開門聲響起,風雲幽驚了一下。

這大概是原主的丫鬟吧,風雲幽想到。

「小姐,你終於醒了,奴婢等了您這麼多天,您要是醒不過來了,讓奴婢可怎麼活啊!」

看見這個小丫頭淚眼汪汪,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風雲幽撫了撫額,汗!她可不是她家小姐,這要是穿幫了怎麼辦呀!

「咳咳,請問你是?」風雲幽打算先裝傻再說,免得被人看破了反而更糟糕。

「小姐,您怎麼連奴婢都不認得了呀,奴婢是翠竹啊,嗚嗚……」一聽這話,小丫鬟哭的更嚴重了。

「小姐,您不會是失憶了吧,要不怎麼不認得我了呢,我可從小陪伴小姐一起長大的啊!」

「額,那個,翠竹是吧,你先不要哭了,能不能告訴我,這是哪,我……又是誰?」風雲幽正不知道怎麼辦,聽到翠竹說到失憶,打算這個名頭唬過去,把自己想要的信息套出來才是正事!

翠竹見風雲幽真的不認識自己了,慢慢的停止了抽泣,弱弱的開口道:「小姐,您,您是東楚國大將軍家的小姐,名喚風雲幽,您的父母……」

聽完了翠竹的解釋,風雲幽心裡激起了驚濤駭浪,這不由得讓她回憶起了穿越之前的那個夢——

在那個夢中,自己是將軍府的小姐,她的父親是兵部尚書,而她的爺爺是威名遠揚的風武大將軍風浩天,手握20萬兵權。而她的母親,在她七歲那年便生病而死。而他的父親,還有一房姨太,白方芸是京城白家的庶出女兒,這白家是丞相府,白方芸的父親是當朝丞相,權勢比起風浩天這位老將軍,在他母親死的那年,便被她那個爹扶了正。

記憶中,原主還有一個嫡親兄長,大她三歲,正是在他們母親去世那年,她的兄長便離家而去,聽說拜了天瀝山的無極老人為師。無極老人醫術高超,武功高強,不知多少英年才俊想要拜他為師,卻怏怏而歸。至今,只有她的兄長成功的拜了無機老人為師。

還記得,大哥第一次歸家時,已然成為翩翩公子,英俊冷清,文韜武略,但是對著她這個妹妹時,眼中隱隱總是帶著一絲寵溺。

而她,這位女主,從小到大,除了跟著她的將軍爺爺學了一點點皮毛的武功之外,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草包,而且從小花痴東楚國的二皇子楚哲宇,後來,她的父親對她越來越失望,也就不再管她了,反而對他的庶女,她的二妹妹更關注!

做那個夢的時候,風雲幽只是有一點詫異,可是現在,那個夢跟現實結合了起來。

她不敢置信的往後退了2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這……都是註定好的嗎?

風雲幽還是難以相信,這種離奇的事居然被她碰上了,該說她運氣好還是運氣壞。

整理了一下思緒,風雲幽覺得,既然這有了那個夢,那就方便多,那個長長的夢,只要她仔細的回憶一下,就能給她不少信息。

清了清聲音,風雲幽裝作一副恍然醒悟的樣子,拍了拍額頭:「奧~我想起來了,你看我這腦袋,這一覺都睡糊塗了。」

翠竹開心地說道:」我就說小姐怎麼可能不記得奴婢呢?不過小姐……」「您不是睡著了,您是被白小姐給害成這樣的呀」。

翠竹說完,撓了撓頭,有點不明白為什麼自家小姐忘了這個讓人氣憤的事了!」 六聖死後仍然被人通緝百萬年也就算了,可那些人竟然順帶着通緝了整個星球?

我去!

殃及魚池啊!

陳默有些懵逼,這還未走出地球就要被全宇宙通緝了?

“我們之所以遲遲不離開地球,一個個時代的積攢實力,爲的就是出去之後能有條活路。”

旁邊,三老之一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

重生豪門千金 陳默臉色有些古怪,看着面前幾人,這一刻當真是不知應該同情還是應該幸災樂禍了。

地球整個星球都是實驗之地,在地球誕生的生靈生來便無法遠離地球,離的越遠,走的越久,死的越快。

在這種情況下,六聖的做法說起來還算是幫了神話時代。

如果沒有他們胡亂得罪人,搞的整個地球都被通緝,以玉帝等人帝境的實力,恐怕早就離開地球了。

而離開的後果是什麼?

一個字,死!

揪住指腹小逃妻 唯獨六聖不知情,幫後人鋪好了路,但是自己卻一股腦的帶着一大批洪荒時代的人物離開了地球,然後……全死在了外面。

只是,陳默依然有些疑惑,能讓全宇宙通緝,六聖當初到底做了什麼?

想到這裏,陳默忍不住向幾人詢問了起來。

“這……”

幾個帝境人物全都遲疑了,最終還是青華大帝破罐子破摔,開口直言道:“洪荒時代算是很久遠的時代了,那個時代是沒有科技的,所以六聖他們根本就不瞭解萬族論壇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是覺得那是一個普通的交流平臺,隱藏了自己真名後不會被人發現,再加上六聖生來性子直脾氣暴,所以他們混跡論壇說話直接且毒舌,再加上六聖的個人ID信息中顯示的都是唯一帝星,所以唯一帝星便被人恨上了,宇宙中種族億萬,而咱們唯一帝星給宇宙萬族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這顆星球上出來的人全都不是好貨,各個毒舌且噴人無敵。”

“他們還在論壇上和人互噴了?”陳默驚奇。

“當然,要不然宇宙中爲何那麼多人恨他們?”

青華大帝苦笑,繼續說道:“女媧曾因一點小事和人在論壇中互噴上百年,而對方也是一尊帝境,是一族之主,一尊女帝,那一族雖然帝境高手屈指可數,可因爲其種族特殊的原因,也是宇宙百強星辰之一,而作爲百強星辰其一的主人,那女帝在整個宇宙中都算得上是大人物,特別是因爲種族特殊的原因,宇宙中許多大佬都和那女帝有些關係,或是喜歡那女帝,或是自己妻子是那一族的人,再或者就是曾經得到過那顆星辰的恩惠,那女帝雖然戰力不強,但絕對是宇宙中無人敢惹的存在之一。

可就是這麼一尊存在,卻硬生生的被女媧給噴到了懷疑人生的程度,更是因此而心魔難除,最終隕落。

而這一口黑鍋,直接蓋在了女媧的頭上。

女媧不服氣,拉幫結派尋找道友一起回噴,然後掀起了一場震驚全宇宙的罵戰,最終罵戰持續了三百多年,直到神話時代遊戲結束,咱們這個區域論壇跟着連接中斷後纔算是停歇下來。”

“這個樣子麼!”陳默自語一句,看似平淡的表情下卻是心中隱藏着驚濤駭浪。

女人,竟如此恐怖?

兩個帝境女人吵架,竟然也能隔着半個宇宙將對方給活活噴到心魔爆發而死?

服,是真的服啊!

陳默心中感慨萬千,媧皇不愧是媧皇,別的先不說,單憑這個能力,在搭配上一個合適的平臺,已經是無解了。

“後來呢?如果僅僅是因爲噴死了一個女帝,雖然足以震驚宇宙,可也不會被通緝吧?”陳默問道。

“後來……後來就是百萬年後又一時代的事情了,便是那玄女所在的時代,當時那一時代被稱之爲繁星時代,羣星具起,萬雄爭鋒,那個時代,強者極多,也是地球后洪荒時代有史以來最鼎盛的一個時代,甚至,在那個時代的其中一部資料片中,那個時代獲得了勝利,如同你們一般,他們也抽取到了可以繁衍的資格。

但那個時代時,繁星時代卻根本不可能發展的起來。

洪荒不止六聖,六聖是後人封的,在洪荒時代時,強者如雲,大陸板塊都是如今的百倍以上。”

“等等!”陳默聞言打斷青華大帝,問道:“你是說,洪荒時代地球是如今地球的百倍以上?”

“自然如此!”

旁邊玉帝忍不住插嘴,冷哼道:“一顆真正的生命星辰又怎麼可能會如現在這般大小?洪荒時代時,地球比現在大百倍以上,人口更是你們的千百倍,那時遍地都是強者,如六聖般的存在起碼在三千人以上,畢竟六聖也不過是我主的一個弟子罷了。”

“鴻鈞?”陳默皺眉。

“是!”

青華大帝點頭,苦笑道:“我所說的罵戰中女媧找的道友便是那些人,包括六聖的師尊鴻鈞道人,鴻鈞道人在洪荒時期便已經是帝境的存在。

如你們遊戲之前是科技,洪荒時代遊戲之前是修煉。

那時地球本就天地靈氣濃郁,人人可修行,鴻鈞道人和六聖等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遊戲開啓後,洪荒時代迅速崛起,堪稱是所有時代中最強的時代。

但在洪荒末期因鴻鈞道人意欲合道,以祕術篡改遊戲規則,從而導致遊戲降下隨機懲罰,星辰縮小百倍,遊戲失敗。

失敗後,過了百萬年便是神話時代,洪荒時代的人首次連接萬族論壇和掀起宇宙罵戰也是在那個時代。

神話時代結束的時候,洪荒時代正與萬族罵到關鍵時期,但因爲遊戲結束,連接中斷。

鴻鈞道人等人心高氣傲,忍不得這個氣,當場就帶着絕大多數人踏入宇宙,令六聖等人在家等待。

但這一去便不復返,甚至是再也沒了消息。

玄女所在的時代,六聖的論壇再次連接上,他們驚恐的發現鴻鈞道人等人再也聯繫不上,甚至是百萬年沒了消息,他們驚怒,覺得是宇宙萬族下了陰手,隨後,爲了發泄,他們直接對宇宙萬族動嘴,從百強種族開始,一路往下,但凡有過帝境誕生的種族無一例外,全部被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