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不管席秋怡和杜美華站在這裡多久,唐小芯都不會鬆口。

直到席秋怡和杜美華都站到腳酸腳累了,她們兩個只好先到隔壁,也就是昨天宋多金租的房子,然而,一到那裡,被反鎖了,還被告知,這是唐小芯帶著方淑珍來換鎖的。

這把席秋怡和杜美華氣得當初就把手裡的行李給摔在地上。

「這個唐小芯太過分了!」

「就是,太過分了,她以為我們不發火,就一直以為我們很好欺負。」席秋怡說。

「那現在怎麼辦?我要不在這裡住的話,宋多金會不會回去就責怪你呀!」

「這件事又不能怪到我頭上來,是唐小芯一直蠻不講理,是她故意為難我們。」

「聽上去是這個意思,不過宋多金應該不是看這個,而是想知道打聽到多少有用的消息。」

「反正你也給他打聽了有用的消息了,這次的事,他不會生氣的。」

「希望是這樣吧!」杜美華說。

兩個人又只能走路回去。

……

宋多金去郊外倉庫找吳海生,還將這件事告訴了吳海生。

「吳老闆你說現在怎麼辦?」

「能怎麼,你就覺得盯著唄!」

「我……」宋多金在想呀!席錦琛都已經盯上他們了,他是不是該收手了,要是萬一被抓坐牢的話,那怎麼辦呀!

吳海生拍了拍他肩膀,「你放心,我會給你當靠山的。」

「吳老闆你現在是什麼計劃,我都不知道。」他怎麼知道吳海生能不能給他當靠山呀!

吳海生陰戾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你不相信我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想問問你下一步的計劃而已。」宋多金連忙說。

「宋多金,你知道富貴險中求嗎?」

「知道。」

「你知道就行了,想要賺大錢,沒有不危險的,知道嗎?」

「知道。」

「嗯!」吳海生見他如此識相,心裡還是對宋多金有幾分滿意的,「我們走私家電,也不過就是暫時的而已,我後面會還有大招的。」

到最後,吳海生也沒告訴他,到底是怎麼大招。

宋多金走的時候,吳海生再次跟他說,讓他繼續打聽消息。

宋多金現在除了答應他之外,也說不出第二句話。

宋多金回到店裡,看見杜美華和席秋怡,頓時來氣,直接就罵了席秋怡,「你到底是怎麼做事的呀!讓你把媽送回去,你怎麼就把媽帶回來了!」

被罵,席秋怡心裡肯定是不爽,她還是將事情經過都告訴了他。

「你說我不把媽帶回來,你說我能怎麼辦呀!」

「算了,明天再過去找嫂子說說好話,讓她再次接受媽留在那邊。」宋多金最後說。

……

郊外倉庫

吳海生在宋多金走後不久,他也離開了。

他直接去了殷家。

殷文聰見到他,「我不認識你。」

吳海生笑道:「我認識你。」

「你是誰?」

「我叫吳海生,這一陣子不是在傳我的事嗎?」他所指的就是洗白名聲一事。

「哦!我是有聽說過,但我還是不認識你。」殷文聰對於一個陌生人,防備心當然不可能會這麼輕易就放下了。

「殷老闆別這麼快就說不認識我了,其實我們兩個都有共同認識的人。」

殷文聰冰冷盯著他看。

「嚴國飛!」

他一說這三個字,殷文聰面色驟然一變。

「飛哥讓我過來找你,他說讓我跟你合作一點事情。」

「你跟飛哥怎麼認識的?」

「你不要管我是怎麼認識的,很快粵城就是我說了算。」

「哦!你的口氣還挺大的。」粵城向來就是他們殷家說了算,就算是他爸下台了,不是還有他嗎?

「飛哥也知道你爸下台一事,也知道你極力想洗白,不過你也太膽小了,當然,你能力也就那樣,你膽小一點,也是正常的。」

對於吳海生的自嘲,殷文聰俊顏冰冷,但沒有生氣,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怎麼看得出來的弧線,像極了在算計的老狐狸。

然而,心高氣傲的吳海生沒有注意到。

「你知道嗎?洗白的事,有很多,你也不需要跟唐小芯合作呀!」

「你調查我。」殷文聰很肯定地說。

「調查你也是正常的,那個唐小芯是席錦琛的女人,怕死得要命,她一點都不知道,想要掙錢,也得冒險,她還想著安分守己地做生意,沒錯,她現在是有點小錢,她已經起來了,但她對你呢,她想甩你,想跟你拆夥。」

「我們兩個沒有拆夥。」

——————-

還有一萬二,我繼續閃了,希望今天小仙女們看得過癮,多多留言哦! 「但也已經差不多了,粵香大飯店,她一個月去過幾次?她天天帶孩子,把飯店交給一個毫無用處的人打理,殷老闆,我都替你投入的錢覺得冤了。」

「你來我家,就是跟我說這些嗎?如果是,那請你走,門口你知道在哪吧!我就不送了。」

「殷老闆怎麼這麼心急呢!」吳海生沒有起身,反而是雙手撐膝蓋,兩手掌一合,嘴角笑容陰冷,還透著算計,「你難道就不想聽聽,飛哥讓我找你來,合作是什麼嗎?」

殷文聰沒有出聲問他。

「我從港城那邊回來,你也大概知道飛哥在港城那邊做什麼生意。」

「賣粉生意不是那麼好做,下馬的人多了。」殷文聰眉宇間透著疏離,淡道。

吳海生早就預料他會這麼說,臉上也沒太多的表情,說:「我知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飛哥已經給我找了一個靠山,然後我做起事,當然不可能會想你爸之前那樣,不遮遮掩掩,我會做得比隱蔽,不會讓人調查到我的。」

「席錦琛就會。」殷文聰冷道。

「他會?那也得有人保他才行。」吳海生意味深長地說。

「你這話是要對付席錦琛嗎?」瞬息間,殷文聰反問他。

「對付他也是遲早的,我還是先我們把兩個合作的事敲定了再說!」他這次回來,是有將席錦琛放在心上,但是,他覺得席錦琛根本就不是自己對手,不然的話,自己在洗白罪名的時候,席錦琛早就對他動手了,而不是一樣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由一個逃犯變成了一個自由身的人。

「你打算怎麼合作?」殷文聰問他。

「當初你爸跟飛哥要貨,是三七分,現在倒過來,我七你三。」

「這語氣還真挺大的,我倒好奇你的後台究竟是誰。」殷文聰溫潤的笑容透著說不出的凌厲,看向吳海生。

「這你就不用管了。」吳海生見他也是真感興趣,一笑,他微微坐直了,極其自信地說,「你只需要說你現在出多少錢。」

「那你覺得我出多少錢合適?」殷文聰也就順著他的話,問他。

吳海生比了比手指。

殷文聰眼中波瀾不驚,繼續說,「我出這麼多錢,沒問題,不過,我要看到結果,沒結果,我是不可能會投錢的。」

「好,還有十天,我就會讓你看到結果。」

「好!」

吳海生一走,殷文聰正準備出去時候,他就發現了一張紙,他腳步一頓,他記得這一張紙是湯蓉蓉有一次見到他回來的時候,急忙忙地收好,就是不想讓她看到。

他略微仔細一想,時間也應該差不多了。

他似乎已經知道這是什麼了,他還是把這紙撿了起來,一看,果然,如他所料,湯蓉蓉懷孕了。

那這下有些事情可以開始進行了!

他改變了主意,不出去,而是改上樓去。

這時湯蓉蓉還在睡午覺。

人還是迷迷糊糊地。

一聽到開門聲,她一下子就驚醒了。

看見是殷文聰,猝然間,她發現了殷文聰的神情有點不對勁,於是就順著看了一眼,瞬息間,她眼睛瞪得老大了,猶如一直驚恐的老鼠見到貓一樣,她連忙從床上坐了起來。

「文聰你聽我解釋……」

「賤人!」殷文聰啪的一聲,狠狠地甩了她一個耳光,「你不僅僅是給戴綠帽子,還懷了賤種,湯蓉蓉你可真對得起我呀!」

湯蓉蓉直接倒在床上,她顧不及自己臉的紅腫,而是跪著,哭著求殷文聰,「文聰你聽我解釋,我不是要有這個孩子的,我也是想著把孩子打掉的,我是說真的,我是真想跟你好好過的,你信我。」

「我不可能會再相信你,因為你也髒了,你也辜負我對你的信任。」

「我不是這樣的,我也想這個孩子打掉,我真的,可是醫生說了,我懷孕的月份太大了,要是打掉的話,我可能以後都不能再懷孕了,我也這麼做,也是為了咱們以後呀!」

「湯蓉蓉,我也是看在你爸的份上,我才沒跟你離婚,現在呢,我同樣不會跟你離婚,但是我們兩個之間已經完了。」

「文聰……」

湯蓉蓉想要去握緊了殷文聰的手,殷文聰退後一步,「以後這個家,我也不會再回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湯蓉蓉哭著急忙下床,「你是要去哪裡?」

「你也管不著了。」

不管湯蓉蓉在他背後哭得有多麼凄涼,他還是連頭都不回就離開了家裡。

……

吳海生回到家裡。

古廣利和羅江花又一次來他們家。

吳海生原本就在上一次就已經調查過古廣利了,這次他就答應了羅江花,帶著古廣利做事。

羅江花激動地只差沒掉眼淚了,「謝謝你海生,我們家古廣利會很勤快的,不會讓你失望的。」

吳海生把羅江花打發走,說他自己還有話要跟古廣利說。

羅江花走了之後。

吳海生就問古廣利,「你恨不恨一個叫唐小芯的女人?以及一個叫方海軍的男人?」

「你都認識他們?」

「我不僅僅是認識他們,我還跟唐小芯的男人有點過節,但也不大,過節大的是另外一個人,一個叫胡林宏的人。」

古廣利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對自己說這些。

「你想報仇嗎?」

「我當然。」他原本就是擁有一個很好的工作,都是因為唐小芯他們,所以自己才了沒工作,還遭左右鄰居嘲笑,他媽也為了他,去跟別人低聲下氣,最後還是幸好吳海生肯帶著他做事。

「很好,你以後跟著我,我會讓你有報仇的機會,但是呢,你得要聽我的話,我不讓你行動,你就不能亂動,你明白嗎?」

「我明白。」古廣利看他也比較有自己主意的人,他也不敢亂行動。

「很好,你以後跟著我就是吃香喝辣的,不會再有人瞧不起你了。」

面對吳海生給得如此大的承諾,古廣利有點震驚,就算是他在之前的哌出所工作,他都不敢有這麼大的口氣。 送走了古廣利和羅江花之後,吳海生就挽著他媽林福秀的肩膀,說,「媽,過幾天我就給你找一個好兒媳婦。」

林福秀一聽,露出了高興的笑容,隨之又有些擔心,「海生那女孩子是哪裡的人?家裡條件怎麼樣?你可不要隨意找一些女孩子……」

「媽你放心,她家裡條件比咱們家還要好,她爸是當官的。」

「啥!」

林福秀直接傻眼了,她以為以自己兒子的條件,也就找一個算是有錢人家的女兒,沒想到一找,就是當官人家的女兒。

「那官大不大?」

「大!」

「那……那……她會不會嫌棄我們家窮呀!或者嫌我這個當媽的老之類的……」

「媽你放心,她都不會嫌棄,她家人更不會嫌棄,要是嫌棄的話,他們家人也不會把她嫁給我。」

「那我就放心了。」林福秀樂呵呵地捧著吳海生的臉,「我兒子真能幹,不僅僅會掙錢,還會娶一個這麼好的兒媳婦回家,以後咱們家風風光光,誰都不會再說咱們家不好了。」

「那是,以後咱們家會越來越好。」

「必須滴!」林福秀樂滋滋地笑了。

「對了,兒子咱們家要不要準備點什麼見面禮之類的?」

「不用,我都會安排好,你和爸到時出現就行了。」

「這樣呀!那女方會不會覺得我們家不夠誠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