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都已經有兒子了,南宮離嘴角扯起一抹苦笑,自己還在想什麼呢。

「爹地,我也覺得他和你有點像耶,為什麼我不是紫色的眼睛?」南宮墨歪著頭看他。

南宮離冷漠的看著這個頑皮的傢伙,「出發之前我怎麼跟你說的?」

「爹地,我不是故意偷跑,我……我就是……」

「南宮墨,明天送你回美國。」說完南宮離扭頭就走。

「嗚嗚嗚,爹地不要啊!!!」南宮墨邁著小短腿追了上來。

他還沒有玩夠,歐洲那麼多好玩的景點,自己才去幾個呢。

「爹地,剛剛那兩個孩子眼睛很漂亮是不是?竟然是紫色的。」南宮墨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很快就忘記了之前的事情。

南宮離並不搭理他,任由著他繼續嘟囔。

「哎呀,我剛剛仔細看了,他們不是戴的美瞳,是真的紫色哦,像是薰衣草一樣。」

南宮離也想到了那個有著紫色瞳孔的少女,在自己手指不小心被咖啡燙到,她眼中露出的擔心。

她曾給自己做了一頓美味的飯菜之後消失不見,她的樣子卻留在了自己腦海中,一刻也不曾忘記。

「爹地,你聽到我在說什麼了嗎?」

「閉嘴,你話很多。」南宮離瞪了他一眼。

南宮墨無奈的捂著小腦袋,「爹地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兇巴巴的,我一定是撿來的對不對。」

南宮離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否認,步子走得更快了。

他心裡想著既然那孩子來了,他媽媽也一定來了吧,幾年不見,不知道她是否還好,她的身份應該會過得很好吧。

明明都知道對方已經有孩子了,他的心裡仍舊十分惦記悠悠,不求別的,只想要看看她。

她是不是還那麼漂亮,自己受傷了她可還會擔心?也許陪在她身邊的早就有了另外一個男人。

悠悠……那藏在心裡的秘密已經多年。 花虞回身一看,就看到了容家二公子容澈。

那容澈穿著一身緋色衣袍,手裡還捏了一把摺扇,一副十足的紈絝模樣。

瞧著她扭頭看過來,還樂呵呵地往這邊走了過來。

「見過王爺。」容澈面上滿是笑,話是對著褚凌宸說的,眼睛卻盯著花虞看著。

「之前見王爺這個奴才好生有趣,還想要跟王爺討要過來呢!眼下看來是不行了,王爺待這奴才,當真是不一般。」

容澈勾唇一笑,他長相很是妖孽,又有雙魅人的桃花眼。

此時對花虞和褚凌宸笑得**。

加上他那個話……

花虞挑了挑眉,這容家二公子,性格最是古怪非常。

他最大的愛好,就是看別人不高興,別人都不高興了,他就高興了。

「王爺是奴才的主子,當然不一樣,怎麼,容公子也喜歡讓人把自己從馬車當中抱下來啊?」她上前一步,對容澈眯眼笑。

容澈怔忪了一下,有些驚訝地看著她。

自來都是他捉弄別人的多,哪裡會有被別人反將一軍的時候?

「但是怎麼辦,我只喜歡抱我們家王爺。」不等他反應過來,花虞扯了扯唇,轉身推著褚凌宸就離開了。

留著容澈一個人站在了這皇子府外,面色僵硬。

「這麼喜歡,以後本王讓你天天抱。」那邊,花虞心情正好著呢,忽然聽了這麼一句話,差點沒摔倒。

褚凌宸面上滿是玩味,看著她的那一雙墨瞳,似是帶著某種深意,令她心驚不已。

「……只要王爺有需要,奴才就算是赴湯蹈火都在所不辭!」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鄭重承諾。

褚凌宸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她。

花虞被他那眼神一看,心裡就有些發慌,忙推著他往裡面走。

這幾年,皇上的身體日益衰敗,卻遲遲未立儲君。

大皇子和四皇子的爭鬥越發激烈,似這等大皇子府上設的宴席。

四皇子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不過……

花虞抬了抬眼皮,便能看到對面那個目光灼灼,盯著自己猛瞧的容澈。

容澈是褚墨痕的伴讀,自小一起長大的情分,卻出現在了大皇子府的宴席上。

這倒也不奇怪,容澈的大姐,就是嫁給了大皇子,是如今的大皇子妃。

他來這邊,恰恰是最正常不過的。

「三弟,來,這杯大哥敬你。」主座之上的大皇子舉杯,對褚凌宸笑了一下。

花虞站在了褚凌宸的身後,眼觀鼻鼻觀心。

大皇子和四皇子陣營不同,這個宴席之上並沒有出現那些熟人,她很安全。

「大哥客氣。」褚凌宸面色淡淡,與大皇子的親熱勁兒形成對比。

「說來,三弟年紀也不小了,這些年身邊也沒個人陪著,此番回到了京城,怎麼說也要讓父皇將三弟的婚事定下來才好。」

褚銳沒將褚凌宸的態度放在眼裡,反而就像是一個真心關心弟弟的兄長一般,操心起了褚凌宸的婚事。

「大哥有心了。」無奈褚凌宸就是不接茬。

「正好!」褚銳面色陰沉了一瞬,隨後飛快地變了臉色,笑道:

「有個人,想見三弟很久了!」

說罷,輕拍了一下手。 花虞順勢看了過去。

沒想到,這一眼,便看到了一個人。

她臉色巨變,指甲一瞬間掐進了自己的肉里。

江愫芸!

她早該想到,顧南安都已經回來了,江愫芸怎麼可能沒回來!

「王爺。」花虞晃神的當口,江愫芸已經走到了褚凌宸面前,對他深深一福。

她穿著一身雪白的紗衣,襯托著自己的氣質更加出塵。

這位夙夏第一美人,從來都知道用什麼方式,來彰顯自己的美貌。

花虞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瞧著她這般嬌怯的模樣,心頭卻又複雜非常。

江愫芸這樣,顧南安知道嗎?

他剛走,江愫芸就來褚凌宸面前獻媚了。

瞧瞧這羞澀的模樣,簡直像是那長在了山頂的高冷之花,瞬間綻放了一般。

她忍不住冷笑,再看江愫芸那樣,心中的波瀾,已經褪去了大半。

從前江愫芸是那枝頭高傲的雪,她是地上被人踐踏的泥。

只要碰上,她就會被江愫芸踩進地里。

而如今,她不是她,連命都丟了一次了,還有什麼可在意的。

「之前你不在京中之時,愫芸就經常問起你的事,如今你回來了,她是最高興不過的了。」褚銳手裡把玩著一個酒盞,說這話的時候,卻有些皮笑肉不笑的。

這其中緣由,旁人不清楚,花虞卻是知道的。

江愫芸有個姐姐,是褚銳的側妃,說起來,江愫芸是褚銳的小姨子。

可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卻有些不同尋常。

從前她在顧南安的面前提起的時候,顧南安總說,愫芸是這天底下最好的姑娘,如何會做這樣的事情,讓她莫要詆毀江愫芸。

然而江愫芸在這一層『清純無暇』的皮子底下,隱藏著怎樣的一個靈魂,花虞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只是眼下看起來倒是有趣,褚銳竟是要給江愫芸和褚凌宸牽線。

這個老情人,他玩膩了?

「王爺,愫芸敬你一杯。」江愫芸低頭,面上帶了一層薄紅,她確實是極美的。

且是那種純真中帶了些許懵懂,一顰一笑里卻又帶著些女人的嬌媚的美,是男人最喜歡的美。

她從旁邊拿了一個酒盞過來,只是那酒盞是空的。

四下看不到酒壺,一抬眼,卻看見一雙白玉無瑕的手裡,握著那個金色酒壺。

江愫芸視線上移,就看到了一張極為妖邪的臉。

她微愣了一下,視線下滑,才注意到了對方身上的內侍服。

太監?

褚凌宸不是最討厭太監的嗎?

「那奴才,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給江小姐倒酒!」褚銳也發現了她們這邊的窘迫了,皺眉斥責了花虞一聲。

他最近很忙,對花虞這樣一個無足輕重的奴才,記憶不深。

褚凌宸也回過頭來,挑眉看著花虞。

就連對面的容澈,也好整以暇地盯著這邊,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小太監不簡單,性子也大,說不準還要鬧出些什麼事情來才是。

然而,花虞的表現卻讓他失望了。

她頓了一瞬,隨後忙不迭走上前來,拎著那個酒壺,準備給江愫芸倒酒。

江愫芸將手中的酒盞往前伸了一些,也好方便她的動作。 兩個孩子跑回到悠悠身邊,悠悠蹲下身拍了拍一一身上的塵土。

「小調皮,又跑到哪裡去的?」

「小姨,我剛剛去後花園玩,發現有好多螢火蟲,好漂亮哦,對了,還遇到一個小無賴。」

「無賴?」悠悠覺得她說話挺有趣的,這麼小就懂無賴是什麼意思了嗎?

和古薰不同,一一不愛學習,到現在為止只有中文能順暢交流,至於英語和法語只會一點點日常,不比古薰精通幾國語言。

「一個大無賴生的小無賴。」古薰提到南宮墨口氣又變冷了許多。

「薰兒怎麼了?」悠悠敏感的感覺到孩子的情緒似乎不太好,他雖然性格冷漠過,一般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情緒。

「沒什麼。」古薰氣呼呼的坐到一旁,還扯了扯自己的領結,很像一個小大人。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一一拉著悠悠的手道:「小姨我告訴你哦,剛剛我遇到一個叔叔,我覺得薰哥哥和他好像哦,就是那個叔叔眼睛是黑色的。」

「叔叔?什麼叔叔?」悠悠心中一咯噔,該不會是那個人來了吧?

木仙傳 這些年她有意在避開南宮離,南宮離一般也不會參加這種晚宴,想來應該不會相遇才是。

「哪有什麼叔叔,不過就是一個大無賴,他的兒子想要對一一動手動腳。」古薰趕緊開口。

他知道南宮離是自己爸爸的事情悠悠還不知道,總覺得他是一個孩子沒有多說什麼。

悠悠也是奇怪,古薰兩三歲的時候還會經常問爹地是誰,後來就再也沒有問過。

「一一才這麼小,小孩子的玩鬧而已。」悠悠彎腰替他打好領結,並沒有想太多。

那個人的兒子在美國,應該不會是他。

「媽咪,我想回家。」

「你一會兒還要發言呢,這是哈里叔叔交代給你的任務,怎麼了,是因為太緊張還是忘詞了?」

「那點詞我怎麼會忘,我只是……有點累。」

古薰彆扭的移開了眼睛,他只是不想見到那個男人而已。

「是不是昨晚又看書看太晚了?一會兒媽咪早點陪你回去,就發言完好不好?」

古薰沒有辦法拒絕,算了,自己又不認他,見面就見面。

「小姨時間不早了,咱們去大廳吧,我好餓,好想吃蛋糕哦。」

「你啊,就是一個小饞貓,好,我們過去吧。」

南宮墨已經開始吃了,「爹地,你要吃嗎?這個超級好吃呢。」

「你在美國沒飽飯?」南宮離冷淡的看了他一眼,這歡脫的性格也不知道像誰,那古板的老爺子怎麼會帶出這樣的孩子。

「當然吃飽了,只是這裡的糕點味道更好吃呢,喏,你嘗嘗看。」

「不吃。」南宮離皺眉,這孩子真煩。

「爹地,你就吃一口,一口……」南宮墨顯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而且意志力頑強。

在他不放棄的精神之下南宮離怕被他給煩死,只好彎腰咬了一口。

「小姨,我要吃那塊,你給我拿。」一一指著放在高處的小蛋糕。

古薰一眼就看到了南宮離和南宮墨,南宮墨親昵的拉著他的手,臉上的表情很歡快。

他們才是父子,自己算什麼,古薰雙拳緊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