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知寒開口想要勸他。

容子澈卻是沒看他,也沒聽他的,拿了病危通知書,一筆一劃的簽上自己的名字。

他簽字的手,哆嗦的不成樣子。

可還是堅持把自己的名字,全都簽上。

待簽完了,遞給護士。

護士拿了病危通知書,匆匆的回了急救室。

容子澈緊盯著急救室的方向,目光似乎透過那一道緊閉的門,看到了溫如意。

原來,自己的感覺沒錯。

她真的出事了。

被注射毒品過量……

她被注射的時候,在想什麼呢?

是想他為什麼不出來救她,還是在怪他,因為他而連累她呢?

眼裡有溫熱的液體流下來,容子澈聽到自己心臟一點點裂開的聲音。

他答應過,會好好的照顧她一輩子。

可在她出事的時候,他沒出現在她身邊,保護好她。

言而無信,他怎麼配的上她?

容子澈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忽然轉身對葉簡汐說:「嫂子,你幫我在這裡守著如意,我出去下就回來。」

葉簡汐看著容子澈陰沉的臉色,心突突的跳起來,「你不能走!現在如意正在危難時刻,你就這麼撇下她一個人,容子澈,你還算個男人嗎?」她不能讓容子澈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走,若是他把事情搞砸了,那如意的犧牲,又為了什麼?

「可留在這裡,我又能為如意做什麼?那些害她的人,還在逍遙法外!我不能什麼都不為她做!讓她白受委屈!」

容子澈咬著牙一字一句道。

「要報仇什麼時候不能報仇?你等如意從急救室里出來,再去也不遲!」

等?

他等不了!

只要想到如意,被顧家的人折磨,他就恨不得立刻把顧家的人都抓出來,一個一個的凌遲!

容子澈眼睛通紅的盯著葉簡汐一會兒,倏的一言不發的往外走。

葉簡汐伸手要抓他,可被他閃了過去。

慕知寒見狀,快速的出手,扣住容子澈的肩膀,把他拉回來。但還沒拉回來,容子澈忽然伸出長臂,一記直拳打在他的胸口。

「知寒,別再攔我,否則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

容子澈面容狠厲,已是處於暴怒的狀態。

慕知寒捂著自己疼痛的胸膛,重重的呼吸了幾下,說:「子澈,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讓你離開。」

「這是你逼我出手的!」

容子澈話音落,長腿掃向慕知寒的臉上。

他的攻勢迅猛而狠辣,絲毫沒留情面,慕知寒心頭一凜,往後迅速的退步。

可就在這時,容子澈忽然收住了攻勢,轉身就往走廊的另一頭跑去。

慕知寒暗道不好,想要追上去。

葉簡汐見容子澈跑了,也追了上去,邊跑邊朝著他喊:「容子澈,你要是敢走,我絕不會答應你再跟如意在一起!」

可無論兩人怎麼說,容子澈都沒回頭。

追到電梯口的時候,容子澈先他們一步,乘上了電梯。

電梯的數字一個一個的跳下去,慕知寒一拳頭砸在電梯門上,拿出電話通知趕來的人,在醫院門口堵住容子澈。

吩咐完那些人,慕知寒回頭對葉簡汐說:「嫂子,你給我哥打電話,告訴他,容子澈已經跑了。」

葉簡汐忙拿出手機,通知慕洛琛。

***************

這廂,容子澈從醫院裡跑出來,直接把司機拉下來,自己坐上了車。

撥了一通電話,問顧明珠在哪裡。

得知她在顧家。

容子澈發動了車子,向醫院外面開。

車子開到醫院門口,有幾輛車圍了上來。

容子澈認出其中的人是慕家的人,臉色一沉,一腳踩在油門上,將車子開到人行道,然後從人行道直接沖向機動車道。

甩開那些人後,將車開到高架,他便把速提高到最大。

車子上了狂飆著,往顧家的方向行駛。

半個小時后,車子開到顧家門口,容子澈停下車子,撥了一通電話:「人到了沒有?」

「已經到了。」電話那邊回復。

容子澈嘴角掀開一道狠厲的弧度,「好。」只說了一個字,他便掛斷了電話,然後打開車門,從車上走了下去。

顧家門口的警衛,看到容子澈過來了。

紛紛上前阻攔。

可還沒走到容子澈跟前,顧家門口忽然停下了十幾輛車,那些車上下來了不少人,將顧家的人團團圍住。

容子澈看也沒看他們,徑自往裡面走。

穿過前廳,容子澈徑自往顧明珠的房間里走。

顧家的傭人見容子澈如入無人之地,投來了怪異的目光,可沒幾個人敢上前攔的。

容子澈幾乎一路暢通無阻的走到顧明珠房間前面。

抬腳把虛掩的門踹開,容子澈踏入房間。

房間里,顧明珠端著葯碗的手,在聽到聲響后停了下來,抬眸看到容子澈帶人闖了進來,她的面色一冷:「容子澈,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裡是顧家,不是你們容家,帶著你的人給我滾出去。否則,我……」

「你準備怎麼樣?」容子澈走到顧明珠跟前,伸手打翻了她手裡的葯碗。

「嘩啦——」

葯碗摔得粉碎,細小的陶瓷片滑過顧明珠的臉頰,留下一道血痕。 第985章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顧明珠停止了說話,靜靜的望著容子澈,那目光像是在看著一個瘋子。

容子澈沒耐心跟她耗著,伸手抓住她的胳膊,語氣兇狠的道:「顧明珠,你我之間的恩怨,為什麼你要牽扯到如意?你對我怎樣逼迫,我都可以忍受,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動如意!」

「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話,我沒動她……」顧明珠一臉莫名。

「到現在你還嘴硬!你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容子澈暴喝,右手掐住她的脖子,面上的肌肉因為憤怒而跳動。

顧明珠一口氣喘不上來,眼前黑了片刻,恢復了光明時,映入眼帘的就是容子澈那張暴怒的臉。

「小姐……」

躲在旁邊嚇得發抖的傭人見狀,再也忍不住喚了聲,挪動腳步想要上前阻止容子澈。

顧明珠忍著喉嚨那裡傳來的不適說,「不用過來……我倒要看看,他今天敢不敢在顧家的地盤上掐死我……」

說話的尾音消失在容子澈最後一次手裡下。

「你以為我不敢?」

容子澈渾身爆發著一股戾氣,手上沒有再留任何餘力,狠狠地掐住顧明珠的脖子。

顧明珠霎時喘不過氣來,肺部的空氣漸漸的被耗乾淨,大腦一點點的變得空白,視野里,房間的景物連同他的面容漸漸的變得模糊。

明明是該最難過的時候,可她堵著氣想,他想掐死她也好。

她死了,容子澈也不會好過。

那他們之間的恩怨,這一生一世都不會完了!

顧明珠沒有任何掙扎,臉色漸漸的漲紅,發紫……到最後,接近黑紫,她眼睛一閉,整個人都軟綿綿的,沒了任何力道,若不是容子澈抓住她,她已經倒在了地上。

容子澈目光如刀,盯著她毫無聲息的臉,面上的怒氣不減。

放開了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改為抓住她一隻胳膊。

探了下鼻息,感覺到還有氣息。

他語氣森冷道:「顧明珠,我不會就讓你輕易的死。你施加在如意身上的,我會盡數還給你……」

說著,把顧明珠丟給身後的警衛。

「把她帶走。」

警衛接住顧明珠,不敢有任何怠慢,半拖半抱的往外走。

容子澈冷冷的睨了一眼,旁邊的傭人,道:「告訴你們顧家老爺子和老太太,他們中任何一個敢再對如意打壞主意,我就要了顧明珠的命!」

說罷,他決絕的出了房間。

***************

一行人帶著顧明珠出來,顧家的警衛團團的圍住了去路,容子澈掃了一眼那些警衛,面色冷硬道:「給我硬闖!」

他就不信,他走不出顧家!

話音落,手底下的人立刻開始行動,和顧家的人衝撞了起來。

容子澈帶著警衛,以及顧明珠,大步的往外走。

越靠近顧家的大門,前面就越堵,甚至有人衝上來,要把容子澈抓住。

容子澈身上的暴戾氣息倍增,抓住企圖襲擊自己的人,一腳揣在他小腹上,將他整個飛了出去。

接下來,容子澈不停地往前走,誰敢擋住他,便親自解決了。

十分鐘后——

終於殺出了顧家,警衛把顧明珠塞到了後車座,容子澈上了副駕駛座位,冷聲道:「開車,去四九城。」

司機沒說話,聽從命令,將車子開往四九城。

他們的車剛開了沒多遠,顧家的人就追上來。

司機看了眼後視鏡,鎮定的提高了速度,將車子融入川流不息的車流中。

在車流中左右的穿梭,漸漸的將容家追來的車全都甩了。

*************

車子保持最快的速度,向四九城的方向駛去。

開了一個小時左右,離四九城還只剩下不到百米的距離,司機放在支架上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看了眼屏幕,司機扭頭道:「先生,是慕先生打來的。」

「把手機扔出去。」容子澈面色緊繃道。

他知道洛琛打電話過來做什麼,無外乎是攔住他對顧明珠下手。

可他什麼事都能聽洛琛的,唯獨關於如意的事情,他不會聽他的。

今天誰都別想阻止他,報復顧明珠。

是顧明珠該死,敢對如意下手,他會讓她嘗到自己釀的苦果是什麼滋味!

「是,先生。」

司機打開車窗,將手機扔出去,繼續向前開車。

抵達四九城,司機停下了車,容子澈示意那兩個警衛,把昏迷不醒的顧明珠帶上,往四九城的深處走。

在四通八達的巷子里走了一段距離,容子澈在一間略顯破舊的房子前停下,叩門三下。

門吱呀一聲打開,裡面站著的人見是容子澈來了,態度恭敬的說:「容少,請進。」

容子澈一言不發的走進去,緊接著兩個警衛抬著顧明珠走了進去。

開門的人向外面看了一眼,見沒有其他人,又把門關上了。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

外面破舊的房子,內里卻別有洞天,奢華而低調的裝修,每一處都別有心裁,顯示著主人的品味。整個房子,綿延不斷的向裡面延伸,看起來像一座巨大的宮殿。這裡便是四九城最大的地下會所,很多見不得光的生意都是在這裡成交的。

容子澈穿過大堂,走到一側走廊,迎面走來位身材高挑的美女,引著他往包廂里走。

到了包廂門口,美女把門打開,請容子澈幾個人進去,自己卻是沒有進去,而是守在了外面。

容子澈帶著警衛和司機,步入包廂里,冷著聲音道:「把她扔到地板上。」

警衛把顧明珠扔到了地板上,默不作聲的守在了一邊。

房間里的三人沒說話,容子澈面對著窗外站著,等著人過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