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宋多金從監獄里出來之後,就在唐小芯的幫助下,開了衣服店,生意非常紅火,掙了不少錢,後來又在唐小芯的建議之下,唐小芯主動入股,宋多金開了一家三十多人的服裝工廠。

口袋很快就鼓了起來,而宋多金緊接著又在粵城買了房子。

宋多金對杜美華以前沒什麼好感,現在更不會有什麼好感,能讓杜美華留下來住,完全都是看在杜美華還是席秋怡她媽的份上。

他早出晚歸,只要見面,他都會跟杜美華打招呼,多餘的話,一句都沒說。

杜美華很明顯就感覺到宋多金對她的疏離與冷落,她就會忍不住跟席秋怡埋怨起宋多金的行為:「你說宋多金是不是掙到了錢,就開始不認人了?」

「媽,多金他平時都很忙的,你要是沒別的事,你就別打擾他了。」一次埋怨席秋怡會聽,兩次埋怨席秋怡會覺得不耐煩,三次埋怨,她就會直接覺得她媽完全沒事故意找茬的。

「什麼叫我打擾他了?我好歹也是他丈母娘,你有見過女婿對丈母娘這麼冷淡的嗎?」

「我覺得多金對你跟以前是一樣的。」

「哼!」

杜美華一臉的不滿,但也不說多其他的話了。

自打五年前她跟席國強被迫離婚後,她就在席家完全沒地位了,就連陶紅雲都會嘲諷她這個家婆名不正言不順的,害得她都不敢出現在唐小芯視線里。

現在她剛席國強複合了,又來了粵城,杜美華自然也想去看看小檸檬和俊哥兒,雖然她是不喜歡唐小芯和兩個孩子,好歹也是她出現在唐小芯面前,還是可以端一下家婆的架子的。

她還特地讓席秋怡告訴唐小芯一聲,說自己今晚就在唐小芯那邊吃飯。

席秋怡拗不過她,跟唐小芯提了一句,她還說:「嫂子如果你要是沒時間招待她,就隨便打發她到外面吃一頓飯吧!」

「別,省得讓她回家去,到處說我的不是。」

既然唐小芯同意做飯招待杜美華了,自然這件事席秋怡也不隱瞞宋多金。

宋多金對唐小芯內心是非常感激,相當於就是沒有唐小芯,就沒有宋多金他今天了。

於是只要宋多金每一次去唐小芯家裡,他都會買很多衣服水果玩具等,給兩個孩子。

更對唐小芯的兩個孩子,寵得不要不要的,就連他和蔣玉梅生的宋拾元都會吃醋。

轉眼間就到了傍晚,紅霞掛在半空中。

唐小芯接過宋多金手裡的東西,還笑說:「你也真是的,太客氣了,一來我們家,大袋小袋提來,我看只差沒把家裡的板凳搬來了。」

宋多金傻乎乎地笑著:「嫂子你要是我們家的板凳,我現在馬上回去給你拿來了。」

「行了,我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當真了。」

「我知道嫂子是跟我開玩笑的,我也是開玩笑的。」不過如果真的唐小芯會跟他這麼提出,他也一定會照辦的。

當初他在坐牢時,是唐小芯伸手幫了他們家渡過難關,尤其是在宋拾元剛生下來,也是唐小芯幫他解決了蔣玉梅這個麻煩精。 黃然慢慢的走進天際大廈,雖然墨鏡遮住了一些容貌,但是卻讓黃然的魅力又增加了幾分。

門口的女職員一個個好奇的看著這個年強的帥哥,對著黃然行著注目禮。

「小姐,你好,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裡是不是出租樓層啊!」黃然慢慢的走到櫃檯旁邊,笑著問到。

前台小姐愣了愣神,近距離地和黃然接觸,並感受到其他女孩的羨慕與嫉妒,讓她不由地有些欣喜,一時間竟忘了回答。

「咳咳……」黃然輕咳了一聲。

「啊……是的,先生,我們這裡出租樓層,請問你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助的嗎?」女孩這才回過神來,微笑的說道。

「是這樣的,我想在這裡租一層樓當辦公室,可以帶我看看嗎?」黃然看著女孩,笑了笑。

「好的先生,這是樓層的簡介,你看一下……」說完女孩掏出一套宣傳冊。微笑的遞給黃然,黃然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

「小姐,我能不能去最上層去看看,我非常喜歡最後一層,如果滿意,我會租下來的……」黃然笑了笑說道。

「好的先生,請您跟我來……」說完笑著向電梯走了過去……

天際大廈共三十三層,黃然和女孩來到三十三層。進入三十三層,給人的感覺就是寬闊。周圍玻璃鋼牆壁,從這裡可以看到半個湘江。裝修的也很整潔,黃然滿意的點點頭。

「好,就是他了,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簽合同,我想租五年……」黃然滿意的說道。女孩沒想到黃然這麼爽快,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過了一會兒才笑著說:「現在就可以簽合同,我們下去商量吧!」黃然點點頭。

走出天際大廈,黃然臉上露出了笑容。黃然用2000萬美元租下了天際大廈三十三層五年的時間,這樣的價格在湘江還是很合適的。黃然收好自己的合同,攔了一輛車坐了上去。

既然決定進入股市,所有的設備就應該買好,黃然跑了一下去,終於買好了所有設備。所用的東西都準備完畢,就等艾琳娜找的那批人了。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黃然好奇的接通,裡面異常的安靜。

「喂,你好,請問是哪位?」黃然好奇的問道。

「喂,你還,請問是黃然嗎?」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黃然心裡咯噔一下。

「你是珍珍嗎?」黃然慢慢的問道,心裡竟然產生了一絲緊張。

「恩……」聲音有點低沉,也有點激動。

「你還好吧!」黃然這個時候有點結巴的說道。

「還好,我問了好多人才問到你的手機號,你這半年為什麼不聯繫我。難道我們連朋友都不算嗎?」吳珍珍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聲音有點哭泣。

「不是,我沒有那個意思,我……」黃然一時間也找不到一個理由。

「沒事,你不用自責,今天能聽到你的聲音,我也很高興。對了,我們學校組織一次交流行動,要去你們學校一個星期,我被選上了……」吳珍珍慢慢的說。

「啊!這樣啊!真是太好了,到時候我接你……」黃然笑著說到。吳珍珍在他的心裡一直就是一個解不開的結。

「好的,記得以後要經常給我打電話知道嗎?」吳珍珍這個時候有點撒嬌的說道。

「恩,好的……」黃然笑著說道。

「恩,那好,我就不打擾你了,有空再聊……」吳珍珍慢慢的說。

「恩,好的,拜拜……」

「拜拜……」

掛了電話以後,黃然搖了搖頭,越來越亂了。早晚有一天這些女孩會碰到一塊,真不知道那個時候他們會怎麼樣。看樣子女人多了也上愁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這兩天黃然一邊忙著公司的事情,一邊修鍊自己的古武術。經過兩天的鍛煉,又有十幾個穴位產生了感覺。黃然再湘江註冊了一家投資公司,名字叫做華夏投資。註冊資金十億美元,這可是一個大的數額。

艾琳娜找的那批人今天上午就能到,自己終於可以大展身手了。實力,這個世界上,錢是實力的一部分,錢到了一定的數量,然後人想動你都要考慮後果。即使一個國家也不敢輕易的動你,這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湘江國際機場,十幾個白人走了下來。領頭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白人,臉上露出沉穩的神色。這些人都是梅隆家族的精英,被艾琳娜派到湘江,他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黃然舉了一個大牌子,靜靜的站在機場門口。西斯看到黃然的大牌子,笑著走了過去。

「你好,是黃公子吧!我是艾琳娜小姐派來的……」西斯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還,我是黃然,你就是西斯吧!艾琳娜在電話裡面可是一直誇獎你啊!」黃然和西斯握了握手,笑著說。

「呵呵,黃公子客氣了……」西斯聽到黃然的話也笑了笑。

「呵呵,都別再這裡站著了,先走吧!」黃然笑了笑,十幾個人也點點頭。

打車來到天際大廈,十幾個人滿意的點了點頭。當進入三十三層的時候,這些人臉上也露出滿意的笑容。他們都是行家,知道這裡的設備都是最先進的。黃然看到大家的表情,滿意的點點頭。

「在旁邊有你們的卧室,以後這裡就是我們公司了!剛剛建立,有什麼意見儘管提……」黃然笑著說道。

「呵呵,這裡的設備都不錯,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工作呢!」西斯笑著說。對於他們這些人,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在股市裡面縱橫,賺取一筆又一筆的資金。看著賬戶上增長的數額,他們心裡有著無比的滿足感。

「你們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們正式開始工作……」黃然笑了笑,大家也都點點頭。都放下自己的東西,試驗著自己的設備。黃然這個時候看著這些人熟練的*作,心裡也很高興。

在湘江的一家別墅裡面,一個年輕的女秘書正在做報告。「老闆,我們剛剛獲得消息,又有一家新的投資公司在湘江成立,而他們的資金是十億美元……」

張遠,新銳投資的董事長。新銳投資是湘江有名的一家投資公司,每年的交易額達到上百億美元。許多有錢人都把手裡的資金交給新銳,張遠今年五十多歲。卻顯得很精神,常年在股市中拼打,更是讓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呵呵,十億美元,這樣的資金可是不少啊!但是投資並不是錢多就一定賺錢,世界上錢多呢,不用管他,觀察一陣時間再說,只要不危害我們的利益,就和我張遠沒有多大關係……」張遠坐在那裡,閉著眼睛慢慢的說道。

「恩,我會安排人繼續觀察的……」女秘書笑著說。這個女秘書二十多歲,長得也很漂亮。身材更是不錯,特別是兩隻眼睛,更是充滿了誘惑力。

「呵呵,來,給我捏捏肩膀,人老了,身體也不行了。唉……」張遠說完搖了搖頭。那個女秘書放下自己的文件,慢慢的走到張遠的身後,輕輕的給張遠捏著肩膀。張遠則舒服的躺在椅子上,對於自己這個小情人,張遠還是很滿意的。

晚上的時候,黃然帶領大家去了一間酒吧,既然來到湘江,那麼就應該招待一下。而黃然選擇了一個很熟悉的酒吧。點點滴滴,這個地方給黃然留下了太多的回憶。

一群人進入酒吧,這裡優雅的環境讓西斯也很滿意。而酒吧的老闆一眼就認出了黃然,黃然在湘江現在可是名氣不小,特別是上流社會,誰都不願意惹這個瘋子。

「黃少,不知道黃少到來,有失遠迎,請見諒……」經理笑著說。黃然點了點頭,走了進去。西斯他們點了一些酒,慢慢的喝著。

「黃少,好久不見了啊!」一個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黃然轉身看去,柳紀辰端著酒,微笑的站在他的身後。

「哦。原來是柳少啊!真是好久不見了……」黃然站了起來,對西斯說了一聲,就走了出去。兩人來到一個包廂,坐了下來。

「呵呵,黃少這段時間還好吧!我妹妹沒有給你添麻煩吧!」柳紀辰笑著說道,對於黃然他一開始就看出黃然這輩子肯定會有所作為。

「呵呵,小晴很好啊!」黃然笑著說。

「恩,那就好,我妹子脾氣很倔,有什麼事情請多多擔待……」柳紀辰笑著說。

「呵呵,我會的,不知道柳少今天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啊!」黃然好奇的問道。

「呵呵,我能有什麼事情啊!一個人出來消遣一下,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了黃少,看樣子今天運氣還是很好的啊!我看黃少帶了一群人,你的朋友嗎?」柳紀辰笑著說道。

「呵呵,那是我公司的人,我這兩天建立了一個投資公司,柳少有多餘的資金,可以送到我這裡來啊!」黃然笑著說。

「哦。是嗎?那恭喜了,不知道你公司的名字叫什麼啊!」柳紀辰笑著說。

「呵呵,華夏投資,還沒有正式開張呢!」黃然笑著說。

「呵呵,正好,兄弟我還有點閑錢,就交給黃兄了,不多,五千萬港幣,這可是我的泡妞經費啊……」柳紀辰笑著說道。

「呵呵,你不害怕我都給你賠光啊!」黃然看著柳紀辰說道。

「呵呵,賠光了大不了我一段時間不泡妞罷了,再說我對你還是充滿信心的!」柳紀辰並沒想想著黃然給自己賺錢,這些錢也只不過拉攏一下黃然而已。

「呵呵,不害怕就行,來。喝酒……」黃然慢慢的舉起杯子…… 他都不知道欠下唐小芯多少人情了。

能有機會還,那是最好不過了。

可惜,一直都沒這個機會。

所以,他也只能拚命地對俊哥兒和小檸檬好了,最少這樣,他心裡也好受一點。

這時杜美華目光不滿地飄了一眼唐小芯手裡的東西,態度有三分傲慢,三分嘲諷地說:「是個人都知道,有這些東西,誰還會要你家裡的板凳呀!」

頓時,氣氛一凝,唐小芯和宋多金兩個人同時也不說話。

唐小芯目光淡淡的。

宋多金看向杜美華的眼神多了幾分的不耐煩和厭惡。

杜美華還端一個長輩的架子對宋多金說:「兩個孩子還這麼小,買這麼好的東西,也用不了,多浪費錢呀!多金你還不如多存點錢,等以後你想幹啥時,都可以放手大膽去干,這多好呀!」

唐小芯怎麼聽杜美華說這話,有點酸味呢?

她還是不做聲地瞥了一眼杜美華。

「媽,這是我自己的錢,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宋多金說完后,覺得是的語氣有點生硬,而杜美華的性格,接下來可能還會不依不饒的,他又忍不住說:「再說了,我也挺喜歡俊哥兒和小檸檬的,給他們買東西,我很樂意。」

他這麼說,也是想著這話題該翻篇了。

然而,杜美華並沒有如他心裡所想的那樣,而是說:「你要是有這個閑錢,那還不如給我,我都還記著你的好,知道你孝敬我。」

聞言,宋多金的面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下沉,心裡冷哼:杜美華還真是厚臉皮,席秋怡已經在私底下偷偷地拿錢給娘家生活費,現在杜美華倒是毫不客氣直接開口了,是不是以後杜美華都會覺得他所掙的錢,都是杜美華的了?

席秋怡在與俊哥兒和小檸檬說話,耳朵豎起,時不時留意宋多金這邊,一偷瞄到宋多金臉上難看了,她急忙過來:「媽,難道我平時還不夠孝敬你嗎?」

她媽果然如她嫂子所說的那樣,胡攪蠻纏,再這麼下去,宋多金以後肯定會禁止她拿錢回去救濟娘家了。

「秋怡我沒說你不孝敬我啊!」可人心都是貪的,有了小錢就想要大錢。

更何況宋多金給唐小芯那兩個孩子買的東西,都已經趕上席秋怡私底下給她的生活費了。

她心裡哪會覺得舒服了?

更何況這次她還是有目的而來的。

反正不管是宋多金還是唐小芯,他們兩個手頭上都有錢,而她呢,好不容易拿到手的撫恤金,就被羅翠蘭給騙走了,她就想著宋多金和唐小芯會補上這一筆錢給她。

「你知道我孝敬你就行了,咱們今天是來嫂子家吃飯,你也好久沒看見俊哥兒和小檸檬了,媽你帶著孩子玩一下唄!」席秋怡試圖想要分散杜美華的注意力,也只有這樣才可以緩解眼前的僵硬氣氛。

可杜美華一心是想著『錢』,哪會懂得席秋怡的用心良苦呢!「小孩子都已經上學了,哪需要我陪他們玩,他們自己會找樂子的。」

杜美華是什麼意思,心裡在想什麼,唐小芯很清楚,她也不去挑破拿出來說,她也是巴不得杜美華不要靠近俊哥兒和小檸檬,每一次杜美華靠近他們兩個,準是沒好事。

唐小芯淡淡開口:「媽如果你要是覺得多金送來的東西太過於貴重了,那你等一下再提回去吧!」

她也沒太多的功夫陪找杜美華耗。

她兩個孩子也餓了,要準時吃飯。

唐小芯轉身提著東西就邁入了大廳,把東西擱在桌面上,自己又出來,朝廚房走去。

宋多金臉上露出了很明顯的不悅,被杜美華的行為給氣得,胸膛起伏不斷,額間青筋也冒起,最後他強忍著怒火,冷淡跟席秋怡說,「我帶著兩個孩子去玩一下,你留下來陪媽吧!」

說完,宋多金連頭都不回,帶著俊哥兒和小檸檬就往外走了。

見狀,席秋怡心浮氣躁,但更多的是無奈,「媽!你沒事幹嘛插嘴呢!買給俊哥兒和小檸檬的東西,你已經在路上嘮叨了這麼久,到了這裡,你還是在嘮叨,你有什麼好說的?我們又不是花你的錢,錢是多金他自己掙的,他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就連我婆婆都沒說他呢!你就算是他丈母娘,你也無權過問的。」

「秋怡啊,我這都是為了你好呀!宋多金賺的錢也是有你的,媽是不想看到唐小芯把你們辛辛苦苦賺的錢給花沒了。」

「媽!」席秋怡煩躁地翻了白眼:「我們當初發家致富,都是嫂子拉的一把,現在哪怕是嫂子要我們全部的錢,我們都會雙手奉上給她。」

聞言,杜美華不禁想起兩年前,宋多金剛出來那一陣子,原本席秋怡就是跟她開口要錢做生意,結果自己說沒錢,不過那個時候她也確實沒跟羅翠蘭開口要錢,哪怕是她口袋裡有一毛錢,她也不願意出。

現在好了,宋多金掙到錢了,又對唐小芯這麼好,她悔得腸子都青了。

要是那個時候,她要是出了一點,絕對宋多金對她不是現在這樣子的。

可惜,這個世界上就是沒有後悔葯吃。

杜美華一臉不以為然的神情教訓席秋怡:「不過就是給了你們一點錢,拉了你們一把,你們也不至於惦記這麼久,還對唐小芯這麼好,再說了,這些錢你們又不是不還給唐小芯。」

說完,杜美華投了一個『至於這樣嗎?』的眼神給席秋怡。

席秋怡深吸了一口氣,緩過了心底的氣惱后,她語氣有點疏離地反問她媽:「媽,當初我跟你開口要錢,你是怎麼跟我說的,你還記得嗎?」現在人家嫂子對他們好了,他們感恩嫂子,對嫂子好,她媽就眼紅,就知道嫉妒,就知道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