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之人,絕對與血劍一混跡在了一起,此刻忽然相約,目的顯然不純。

「如何合作?」

稍有沉吟,葉飛隨之開口問道。

前方,雲不語聞言,隨即上前一步,只見她忽然抬手,眼前光幕陡現,功勛榜單隨之出現在了二人的眼前。

此刻,視線所見,第一名任就是血劍一,而葉飛則是排在第二,第三位正是眼前的雲不語,他們三人的功勛點數,要遠遠超過其他人很多。

「很簡單。」

「榜單前六,我們可以給你兩個名額,不知葉師兄覺得如何?」雲不語雙目微閃,隨之低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眼中有精光閃過。

他並未開口回應,而是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葉飛,你應該知道,若是真的一戰,你的勝算並不大,除去血劍一不談,你如今手中的幾位,可有一人能與我一戰?」

「兩個名額,大家相安無事,豈不是很好。」

雲不語臉上帶著笑容,再度開口說道。

她實際上,並不想與眼前之人動手,畢竟魔蟻窟內,她可是見識過,這葉飛的戰力之恐怖,就目前而言,她應該不是對手。

「是血劍一,讓你來此求和的?」

葉飛沉默片刻,便是隨之開口問道。

單單兩個名額的話,顯然是不夠的,他答應過喻素青等人,定會讓他們佔據前六,而且眼前之人的話,葉飛並不是特別相信。

「是的。」

「只要你答應,直到試煉結束之後,功勛榜單上的排名,便是會一直停留在此刻的狀態,你與血劍一之間的過節,等魔仙堡一行結束之後再說。」

雲不語的臉上,此刻露出真誠之色,她抬頭望向葉飛,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試煉之地,葉飛抬頭掃了前方之人一眼,他的目光沉靜,臉上的神情如常。

前方,此刻半空之中,雲不語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忽然四周空氣陡然一顫,一股無形之力,忽然包裹了整個試煉之地。

「咚咚……」

熟悉的鐘聲,從虛無之中傳來,讓人心神動容。

「魔仙堡。」

盆地上空,葉飛目光一凝,此刻抬頭望向天空。

這鐘聲,他若是沒有猜錯,應該就是之前,他們在魔仙堡之時,開啟試煉之地前夕,那座主峰傳來的鐘聲,此刻忽然出現,不禁讓人聯想翩翩。

……

魔仙堡,主峰之上。

各大宗人師叔祖,以及之前被淘汰的宗門天驕,此刻都是身處看台之上。

前方,那處鏡面岩台,其內倒映的,正是葉飛此刻的身影,彷彿是一個巨大的影印石一般,將試煉之內發生的事情,呈現在此刻眾人的眼中。

只是這魔仙堡內,卻是並未響起鐘聲。

看台之上,一直閉目養神的三位白衣老者,此時只見其中的一位,緩緩展開雙眼,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他緩緩站起身來。

「我等,見過前輩。」

四周眾人,連同南宮邪在內,此刻都是連忙抬手抱拳,臉上露出恭謹之色。

那白袍老者,微微點頭,此時並未言語,只是目光掃向前方的鏡面平台。

「三天後,試煉結束。」

「碎境。」

那老者低聲開口,聲音中透著悠遠之色,隨之忽然大袖一揮,一道耀眼的白茫,在半空之中劃過,落入了前方的鏡面之內。

「咔,咔擦。」

「嗡嗡……」

嘈雜的聲音,從前方鏡面之內傳來,在眾人的目光之下,那原本透明的鏡面,在幾息之內,化作了與之前一般無二的岩石。

其內的影印,已然無法看清,從這一刻開始,試煉之地內發生的任何事情,此刻主峰之頂的眾人便是無法得知。

「誒?翁前輩,既然還有三天才結束,您這是?」

前方,各大宗門師叔祖,此刻臉上的表情,都是各有不同。

但多數人都是沒有開口多言,而此時開口之人,不是別人正是逍遙門的南宮邪,他可是一直關注著葉飛,這到了關鍵時刻,忽然就沒了,著實讓人有些不解。

在他的印象中,魔仙堡的試煉大會,應該沒有這樣的規定才對。

「老夫此舉,只有用意,你無需多言。」看台之上那位翁姓老者,掃了一旁的南宮邪一眼,便會很快收回了目光,顯然是不想過多的理會。

南宮邪聞言,不禁眉頭微皺。

「用意?」

「翁前輩,在下可是知曉,上一次的試煉考驗,好像沒有這般吧。」南宮邪本很性子如此,儘管對於前方的老者,一直也是十分尊重,但他依舊是直言開口。

此言一出,空氣中氣氛,略顯的有幾分緊張。

看台之上,白袍老者目光一凝,儘管不曾爆發出威壓之力,但此人周身浮現的無言威勢,使得四周眾人都是忍不住心神一震。

「南宮小輩,你應該之地,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魔仙堡,可需要向你解釋?」

白袍老者神情不變,但聲音明顯低沉了幾分,他在說完之後,便是不再理會前方之人,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之上。

下一刻,便是再度盤膝而坐,緩緩閉上了雙眼。

「誒,你……」

「南宮師兄,不可衝動。」

前方,徐清鳳此刻連忙上前一步,此時已然擋在了南宮邪的身前,她是十分了解她這位師兄的,怕是在爭論下去,事情無疑會變得十分麻煩。

「罷了。」

悠閑小木匠 南宮邪此時深吸一口氣,隨之輕輕搖頭,他對於自己弟子的有著極大的信心,就算無法在觀察,待三天之後,自然一切明了。

山頂之內,其他眾人,此刻也是沒有多言。

這些師叔祖級別的強者,三天的時間,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彈指間,多數人已然閉目養神,開始了等待。

如此同時,試煉之地。

葉飛抬頭望向昏暗的天空,他的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而前方不遠處,雲不語見此情景,確實忽然微微一笑,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葉飛,試煉考驗,剩下最後三天了。」

「這三天里,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呆在此地為好,共功勛榜單,你已經無法在干涉了。」雲不語臉上的神情不變,聲音隨之緩緩傳來。

話語落下,只見她周身氣勢隨之一凝。

抬手之下,那件至寶浮音古琴,已然落入了她的掌中,可見此女將葉飛引出,顯然是有著目的。

「囚天梵音。」

「封。」

只聞一聲輕喝,雲不語已然出手。

早在血月山脈之內,此女就表現除了極強的封印之力,她儘管對於陣法之道,並沒有那麼精通,但手中的浮音琴,無疑是一件封印之寶。

「呼,呼嘯。」

如有清風拂過,帶著陣陣餘音。

四周半空之中,一道青色的屏障,隨之陡然升起,葉飛的身形被鎖定在了其內,可見此女有備而來。

「就憑你,想要封住我,未免也太小看葉某了吧。」葉飛目光微閃,體內的氣息轟然爆發,他的來臉上同時泛起了寒芒。

憑藉自己對於古印陣法了解,他能夠感應到,眼前的這道封陣並不算強。

「呵,單憑在下,自然不可能封住葉師兄。」

「但我既然來此,豈會無故出手?」

前方,此刻封印屏障之外,雲不語輕笑一聲。

只見他說完之後,便是隨即抬手,那纖細的手掌,在古琴之上,帶出陣陣殘影,四周的封印屏障,似乎更強了幾分。

封陣內,葉飛目光一凝,抬手之下九玄劍落入掌中。

「破!」

周身氣息凝聚,幾乎是在瞬間,抬手猛然斬出一劍,一道凌厲的劍芒,隨之破空而出,帶著陣陣呼嘯之聲,向著前方斬去。

「砰。」

「咔擦……」

劍芒落下,四周的青色封印屏障,隨之陡然一顫,那被劍芒擊中處,已然出現了裂痕。

雲不語的實力,雖然在年輕一輩天驕中,本身位列前茅,但與葉飛相比,還是有著一些差距的,此刻四周的封印,眼看就要隨之碎裂。

而就在這時,天空之中,忽然一道白茫落下。

那光芒,在昏暗的天空之下,顯得極為耀眼,瞬間便是將整個青色封陣屏障籠罩。

「嗯?」封陣內,葉飛眉頭微皺。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可見那白茫落下,封陣大陣,似乎被注入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量一般,原本即將崩潰的陣法,陡然變得堅固起來,陣內的壓迫之力,更是提升數倍不止。

葉飛目光一閃,此刻體內力量,竟是被直接壓制。

「這是,天地之力。」

「有魔仙強者出手了……」

封陣之內,葉飛反應極快,以他如今的戰力,想要這般輕易,將他完全壓制,封印在此地的力量,就算是外域魔地,那也是屈指可數。

若非是蘊含天地之力,以那虛無的規則之力壓制,絕對不可能將他鎮壓。

陣法之外,此時雲不語的臉上,笑容不禁更盛了幾分。

她稍有沉吟,隨之緩緩抬手,一道光幕陡然而現,那正是功勛排行榜單,其上喻素青等人,已然逐漸沖入了前十。

「葉飛,你逍遙門的弟子,沒資格進入榜單前十。」

「三日之後,我等再見。」

雲不語低語一聲,此刻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她話語中的意思,已然是十分明確,血劍一等人,怕是已經趕往喻素青等人所處的山谷了,這功勛榜單,怕是很快便會再度出現極大的波動。

說罷,封陣之外,雲不語的身影隨之消失。

那青色的封陣,此刻仍舊是堅不可摧,再其封陣的四周,那些閃動的白茫,更是不斷的鎮壓著葉飛體內的力量,使得他無法達到全盛時期的戰力。

「大意了。」

「必須儘快衝出此陣,否則喻師姐等人,怕是凶多吉少。」封陣之內,葉飛雙目微閃,此刻目光掃向四周,內心不禁暗道。

他也是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有魔仙強者暗中出手。

而那出手之人,葉飛此刻無法準確的猜測,但能夠在試煉之地,在魔仙堡的強者眼下,做出這樣的事情,此人的身份已然是呼之欲出。

「只剩下了三天了么……」

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露出堅韌之色。

下一刻,他強行調動體內的力量,隨之陡然抬手之下,一道紅芒閃過,落雲弓已然落入了掌中。

「凝。」

「給葉某破!」

弓玄拉成滿月,葉飛面色隨之蒼白,那黑白相融的箭矢,下一刻便是已然破空而出,直指前方的封印大陣屏障而去。

「砰,轟隆。」

「轟……」

恐怖的爆裂聲,此刻回蕩天地,反震之力橫掃。

但威勢過後,四周的封印大陣,卻是始終不曾有崩潰之意,反而那股壓迫之力,隱約之間變得更為強盛了幾分。

魔仙強者出手,蘊藏了天地規則的封印,憑藉葉飛如今的實力,想要將其衝破,顯然是不太可能的,哪怕是他的戰力再強。 「強行破陣,不可行。」

封陣內,葉飛腦中不斷思索,在一箭祭出,沒有任何效果之後,他便是迅速收斂了體內的力量,掌中的落雲弓同時消失。

只是稍有沉吟,封陣中心他的此刻盤旋而坐,身形浮在了半空之中。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不多時,他的周身,有真正魔煞之力浮動,似乎是進入了修鍊狀態一般,不在理會四周的封陣。

……

「哈哈,哈哈。」

「等我收拾逍遙門那些廢物,在來收拾你。」

試煉之地,一處平原盆地前,此刻血劍一忍不住哈哈大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