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右的話讓左左立刻開始動搖,他說的沒錯,現在這個至關重要的時候,自己應該陪在馮諾的身邊的。

就在這個時候,梁景銳的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喬語打來的電話,他立刻接通,聲音溫柔:「怎麼了?」

喬語聲音帶著驚喜:「你們快回來看看吧,馮諾剛剛醒了,左左那孩子知道一定也會鬆了一口氣的。」

梁景銳聲音開的不小,又加上沒有可以遮掩,左左和右右都聽見了電話里的內容,左左心中確實驚喜又慶幸,馮諾安然無恙的醒了過來。

一掛斷電話,父子三人就立刻準備去醫院裡面看看馮諾,看著時間快要到中午了,梁景銳特地命人準備了飯一起帶過去。

原本喬語正拉著馮諾的手喜極而泣道:「還好還好,小諾,你是個有福氣的孩子,現在這麼多的生死大關你都已經挺過來了,以後一定會有福氣的!」

馮諾面色蒼白,見喬語流露出的真情實感,知道自己也確實讓她擔心了,剛想要開口安慰,卻突然感覺一陣心悸。

劇烈的喘息起來,她原本就蒼白的面色也一瞬間更加蒼白,馮諾心中一陣恐慌,這樣熟悉又令她恐懼的感覺她永遠也不可能會記錯的!

這是那個在之前一直久久折磨她的毒癮又犯了!馮諾這麼明顯的異常立刻就被喬語察覺,她滿臉驚慌擔憂的看著馮諾道:「小諾!小諾!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會這樣?」

馮諾強行壓下自己難受的感覺,開口聲音卻虛弱無比:「阿姨,沒事兒的,你不用擔心。」

喬語卻擔憂道:「這怎麼可能是沒事兒呢?不行,我去幫你叫醫生來看看!」說著她就站起來打算去叫醫生。

馮諾心中一陣驚慌,立刻拉住了喬語的衣服道:「阿姨,真的沒事兒的,我剛剛只是剛醒過來還有些沒有緩過來而已,不需要麻煩醫生。」見她這麼堅定,喬語也只好妥協。

左左三個人來到了醫院,左左最先靠到馮諾身邊,其他人見他們兩人這樣也體諒的沒有打擾。

然而馮諾的異常卻被左左敏感發覺,心中不安的小聲問道:「你這是怎麼了?」馮諾有些虛弱又無助小聲道:「我毒癮又犯了。」

左左震驚的看著她,馮諾輕輕的搖了搖頭繼續輕聲道:「沒有關係,忍過去就好。」左左卻一陣心疼。 為了給左左和馮諾兩人單獨說話相處的空間,梁景銳將妻子和小兒子拉到了一邊。

隨後把自己帶著的飯拿出來說道:「你在這裡照顧小諾也這麼久了,肯定很累吧?現在正好又到了吃午飯的時間,我就順便帶了點飯過來,無論如何都不能餓到自己。」

丈夫這麼體貼,讓喬語心中也十分溫暖,順著他的話點了點頭說道:「正好我也有些餓了。」

梁景銳滿臉的笑容,隨後特地從其中拿出了一份放到了喬語面前:「吃這份吧,裡面都是你喜歡吃的菜。」父母兩人旁若無人的秀著恩愛,右右突然覺得自己顯得有些多餘。

喬語想著等會兒自己還要照顧馮諾,於是就先吃過了飯,又坐到了馮諾身邊拉著她的手關心道:「小諾,你現在覺得身體怎麼樣?」

「還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的告訴阿姨,絕對不可以自己一個人憋著,知道嗎?」因為之前馮諾的異常讓她一直放在心裡,偏偏馮諾又執意不要叫醫生來幫她看看,讓她心中一直放心不下。

馮諾知道喬語就是關心自己,但她現在已經感覺緩過來了,並沒有剛才那樣難受的感覺,於是搖了搖頭,對喬語說道:「阿姨,你放心吧,我已經好多了,沒有哪裡不舒服。」

喬語見她雖然有些力氣了,但是依舊面色還是十分蒼白,有些懷疑的看著她說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馮諾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阿姨,你就相信我吧。」可喬語思來想去,心中總是放心不下。

於是便拍了拍馮諾的手道:「不行,不叫醫生來幫你看看,我這心吶,就一直懸著,還是叫醫生來給你好好的查一下吧。」

見她這麼說,馮諾也只好答應,反正她現在已經沒有剛才那樣的情況,醫生暫時也是查不出來的。

況且她也知道,倘若不讓醫生給自己好好的檢查一下,喬語心中肯定是不會放心的。當喬語把醫生喊到了馮諾面前後,馮諾也十分配合檢查。

妖靈狂潮 檢查結束,喬語才關心的問道:「醫生,這孩子現在身體怎麼樣了?」醫生安撫道:「你就放心吧,她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雖然她的傷口比較深,但是好在並沒有刺中要害,只要好好的在醫院裡面將養一段時間,就沒有問題了。」

喬語這才鬆了一口氣:「這就好,這就好。」等到醫生走了之後,馮諾對喬語道:「阿姨,你看我說吧,我身體沒有什麼關係的。」

喬語滿臉溫柔的笑道:「我這不是不聽見醫生親口確認,心裏面實在是放心不下嗎?」而此刻左左一個人站在病房外面,親自查關於戒毒的事情。

他從來沒有想到,馮諾竟然再一次又犯了毒癮,這樣的危害無疑是很大的,他不忍心看著馮諾自己硬生生的將那些痛楚扛下來。

只要能夠有一絲辦法幫助馮諾的身體恢復,他都願意去嘗試一下。

確認馮諾現在身體沒有任何大礙之後,喬語這才把梁景銳為馮諾帶過來分的飯菜打開道:「剛才左左那孩子在和你說話,所以我就先吃過飯了。」

「你現在一定也肚子餓了吧,來,我喂你吃點東西?」聽她這麼說,馮諾連忙掙扎著坐起來:「阿姨,不用這樣子,我自己來吃就可以了。」

喬語卻立刻輕輕地將馮諾給扶著坐起來:「你和我這麼客氣做什麼?再說了,你現在人還虛弱著呢,你就乖乖的坐在這裡,我來給你喂飯吃!」

馮諾實在說不過喬語,只能乖巧的坐著,任由喬語給她喂飯。

喬語見馮諾的眼神時不時瞥向門外,就猜到她心裏面正在想著什麼,於是對門外的左左喊道:」你這孩子,一個人站在門外幹什麼?難道你不是來看小諾的,是來當門神的嗎?」

聽到喬語的話,左左立刻關閉了手機,又走進了病房。見他臉上的愁容,馮諾十分敏感的察覺到他心裏面肯定有什麼事情?

婆婆媳婦小姑子 可是現在喬語還在這裡,自己不能單獨的詢問他只好暫時先把疑問壓在心底。

左左在旁邊坐了一會兒,見喬語終於幫馮諾把飯給喂完了,這才說道:「媽,你在這裡也照顧小諾很久了,該休息一下才對。」

喬語絲毫不在意的說道:「這麼點兒事情算得了什麼?對了,你們有沒有事情,如果有事情就先去忙吧,我繼續在這裡照顧小諾。」

左左卻說道:「不行,你還是和爸他們一起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吧,至於小諾這邊,你們就放心,由我一個人來照顧就好了。」

聽兒子這麼說,喬語也明白這兩個小情侶需要單獨說話的空間,妥協道:「好吧,好吧,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我總不能還一直賴在這裡不走,給你們中間當電燈泡。」

但是在準備走之前,喬語依舊拉著馮諾好好的盯住了一番:「小諾,那阿姨就先回去休息休息了,讓左左這孩子在這裡照顧你。」

「如果他要是有照顧的不好或者是欺負你的地方,你可一定要打電話告訴我,我幫你教訓他!」

馮諾扯了扯嘴角笑道:「我知道了,阿姨,謝謝你。」隨後梁景銳和右右也都叮囑了馮諾幾句這才離開。

幾人一離開之後,房間里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馮諾便再也忍不住對左左詢問道:「你有什麼心事兒嗎?我見你魂不守舍好長一段時間了。」

左左也並不打算瞞著馮諾:「我們已經查到這背後想要對你動手的真兇到底是誰了。」

聽到他這麼說,馮諾及其疑惑的問道:「到底是誰?」左左想了想說道:「你還記得許墨嗎?」

提到許墨的名字,馮諾有些沉默,隨後點了點頭說道:「當然記得,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他呢?你現在又提到他是怎麼回事?」

「這一次在暗中傷害你的人就是許墨的弟弟,他是想要為許墨報仇,所以才會這麼做的。」

馮諾突然有些愣住了,隨後心中還是有些傷心,她沒有想到,最終她和許墨之間也成為了這種仇人的地步。

左左又繼續說道:「我查到許墨的弟弟許彥軍,已經打算要出國去了。」馮諾有些疑惑:「他出國要去做什麼?」

左左斂了眼眸,隨後才將自己心中的猜測告訴她:「我猜,也許他是想要去尋找那個真正的馮諾。」

從左左嘴裡聽到了那個真正的馮諾,讓她有些愣住,隨後,感覺心裏面酸脹脹的難受,是了,她享受了這麼長時間馮諾的身份,差點就忘記了,其實她只不過是一個冒牌貨而已。

真正的馮諾還在國外,而她只不過是一個替代品。她原來的名字叫馮情,並不叫馮諾,這段時間的生活差點就讓她真正的迷失了自己。

而梁景銳和喬語之所以會對自己那麼好,不也正是因為自己有馮諾的這層身份嗎?自己明明知道真相,偏偏還一直理所當然的享受著,真是不應該。

馮情雖然有些沉默,但左左也正因為心中有事情,所以並沒有察覺出來她的情緒,而是繼續說道:「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考慮我到底該不該跟著許彥軍一起去國外。」

「如果這讓他一個人去國外,我總覺得這是個未知數,或許將來要發生什麼我都不知道,可若是我真的跟著一起去了國外,我又實在是放心不下你。」

馮情心中有些難受,其實左左心中其他的心思,她不需要多想也能夠猜測出來,心中思索再三,還是對左左勸說道:「不然你就還是遵照自己心中的選擇,跟著許彥軍一起去國外吧?」

「就像你說的,如果許彥軍真的在國外做出什麼動作,存在著什麼未知數總是不好的,你跟去了,發生什麼事情也好阻止,不是嗎?」

左左卻看著她問道:「那如果我真的去了之後,你該怎麼辦呢?」

馮情用微笑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慌亂和難過說道:「誒呀,我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就算是你去了國外,叔叔和阿姨也不可能會放任我一個人不管的。」

「再說了我現在身體也已經好了,只要慢慢的恢復就行了,不會有什麼大事兒的,你不用擔心。」左左不再說話,這是默認了她的說法。

過了一會兒又打破沉默問道:「這段時間我一直都叫你小諾,從來沒有問過你的真名是什麼,你可以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嗎?」

聽他這麼說,馮情心中更加有些難過,卻壓抑著淡淡說道:「我叫馮情。」左左聽過了之後又沉默了下來。

馮情卻覺得現在的氣氛不像往常兩人相處時那麼輕鬆了,才說道:「好了,我現在也覺得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你就先回去吧,不用守在這裡,我想一個人安靜的睡一會兒。」

左左沒有想太多,以為她真的只是累了,於是叮囑道:「那你先好好的休息。」隨後就離開了,在他離開之後,馮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悲傷,低頭捂著臉輕聲抽泣了起來。 黑影明顯的愣了一下,顯然應該是在思考夏熏溪的提議,只是一時間還沒有想到辦法而已!

對此,夏熏溪頗為不解的問到:「既然沒有想到辦法,現在卻貿然的動手將我抓過來,說實話,我真的很好奇是什麼讓你們突然提前動手的?」

「夏小姐好像知道得很多呢!」

男子忍不住感慨到,看著那兩保鏢準備的簡單的吃食,對著夏熏溪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有什麼話還是吃飽了再說吧,不是說吃飽之後人的智商會下降0.01嘛!我今天倒是要試驗一下是否真的是這樣!」

「哦!竟然有如此有意思的理論,那我得要吃得開心一點才行。心情要更加的放鬆,不然要是到時候你問不到發火,我可受不住你任何一點手段!要知道我可是很怕死的!」

黑影看著夏熏溪故作驚訝的表情,微微的皺著眉頭,就這樣沉默的看著夏熏溪慢悠悠的吃著那一碗簡單的蔥油麵!

她說得但是沒錯,自己確實是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從她的嘴裡套出話來!不過這無妨,人都請來了,難不成要就這樣毫髮無損的放回去?

「其實……夏小姐你到底有沒有想過,那東西在你的手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用,夏小姐如果是想要更好的,完全是有本事得到更好的,可是……夏小姐現在這樣藏著不給有用的人,是不是太浪費資源了!」

夏熏溪斜了那人一眼,隨手將手中的空碗往旁邊的下手手中一放,擦拭了一下嘴跟雙手之後才慢條斯理的說到:「可是畢竟是我的東西!我可不想就這樣隨隨便便就給人的!要不……你告訴我一下你想拿它幹什麼,或許我可以考慮一下!」

「夏小姐太狡猾了,就這樣套我的話,有些不太厚道吧?畢竟我是誠心跟夏小姐交談的!」黑影故作傷心的看著夏熏溪,如果不是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夏熏溪真的很想吐槽一句:裝可愛不是這樣裝的!

「錯了吧!」夏熏溪站起來,指了指房間裡面的三個人說到:「我現在勢弱,當然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如果真的是誠心交談,不應該是我們面對面的坐在一起明碼標價嗎?」

這邊夏熏溪儘力跟黑影交談拖延著時間,那邊蕭閻雲已經派人將何家的每一寸土地甚至是每一個人的口供都對了一遍,竟然沒有發現任何的遺漏!忍不住有些氣憤的看著何建成!

「你不是說你們何家是銅牆鐵壁嗎?你現在告訴我,為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你們那些消失的保鏢是怎麼回事?」

何建成黑了臉,回頭沖著一群人吼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去找。發動所有的力量,要是小姐有什麼不測,你們就等著給她陪葬吧!」

就在所有人齊刷刷的迅速的往下面退走的時候,蕭閻雲突然阻止到:「先等一下,不要大張旗鼓的,派一部分人小心行事!」

都是做這一行的。蕭閻雲一提醒,他們便立馬回味了過來!只是偷偷的看了何建成一眼,全部有序的退了出去!

何建成看著那些退下去的人,忍不住對著身邊的蕭閻雲提醒到:「今天上午的時候,有人跟我說陳玉去找過夏熏染,這個女人你要提防著一點!」

蕭閻雲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何建成一眼,不滿的說到:「不過只是去找夏熏染幫忙而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幫忙?」何建成冷笑著看著蕭閻雲追問到:「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她對你有意思?」

「知道又如何?」

這件事,蕭閻雲早就知道了!從她那個時候是當紅女星,而他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演員的時候,她對自己單獨的照顧就已經看出來了!

「什麼叫那又如何?人家可是為了甘願在網上承受罵名的呢!足以證明她對你的心思,都如此強烈了!你真的以為她是去找夏熏染幫忙的?」

何建成有些不爽的說到:「那個夏熏染明顯跟溪兒有過節,她又不是不知道,溪兒剛失蹤,她就找上門,她到底是去找夏熏染幫忙的呢還是想要將夏熏溪失蹤的消息透露出去!好讓人有機可乘,而她漁翁得利!」

蕭閻雲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何建成,忍不住數落到:「你非要將所有人都想得那麼卑劣嗎?我相信她只是去試探夏熏染這件事是不是她做的而已!」

「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吧!」

何建成也不想跟他過多的爭論這件事!其中的細節他應該比自己還清楚,那個女人到底什麼心思,他這個老狐狸會不明白?不過是裝糊塗而已!

慕容墨軒的別墅門口,一輛氣勢不凡的跑車就那樣高調的停在他們的門口!見那些保鏢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陳玉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艱難的移動自己的尊駕,走到保安室對著裡面的保安說到:「我要找你們老大!幫忙通報一聲!」

那兩人看了陳玉一眼,眼中的震驚一閃而過,隨即淡定的搖了搖頭說到:「少爺不在!你請回吧!」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你跟你們少爺打一個電話也行!我跟他說!」

時間本來就不長,像蕭閻雲這樣的地毯式,用不了多久時間,應該就可以找到人了!她必須在他們找到人之前讓慕容墨軒先到!

「對不起!少爺的聯繫方法我們都沒有!如果你想要約我們少爺的話,最好是先預約!而預約的電話嘛,請問管家!」

陳玉有些不耐煩的皺了一下眉頭,不就是找慕容墨軒嗎?又不是什麼國家的領導,至於這麼麻煩嗎?

雖然有些不高興受的阻攔,陳玉還是好脾氣的追問到:「請問……你們家主管的電話是多少!」

原本以為是一串數字,卻不想那人也很說到:「我又不知道主管的電話幹嘛,你怎麼老是我問呢?」

陳宇忍不住有些咬牙切齒的看著那保鏢追問到:「那請問,我要怎樣才能找到你們的主管?」 左左站在門外,並沒有離開,只是覺得心情格外的惆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過他想,馮情現在最不願意看到的人,就是他吧。

為了不讓她心煩,左左又不得不離開這裡。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右右打過來的。

「左左,有沒有時間出來喝一杯啊。」

他今天也看出來左左的情緒不對,就打算帶著他好好發泄一下。

而且,他這段時間被喬語催婚催的頭疼,也想去喝兩杯,緩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左左的回答格外平靜,「好。」

光是聽語氣,就能夠用感覺到他現在心情不好,更別說是親眼看到了。

沒過多久,右右的車便出現在他的面前。

兩人來到酒吧中,二話不說就坐在那裡一個勁的喝悶酒。

一個是因為自己找不到女朋友心煩,一個是不知道怎麼哄女朋友而煩惱。

「我帶你出來喝酒,馮諾應該不會罵我吧。」

右右轉念一想,他畢竟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跟自己在一起鬼混。

要是到時候,兩個人因為這件事情產生矛盾,那他的罪過可就太大了。

左左苦笑一聲,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怎麼會,她現在看都不想看到我。」

自己就算是躺在她面前,也不會讓她有很大的反應吧。

「你們兩個人吵架了嗎,因為什麼事情,要不要我給你指點迷津。」

雖然說他沒有談過戀愛,但是他至少看過視頻,如何哄女朋友開心,想來應該都差不多。

話音一落,就看到左左直接將一整瓶的酒喝了下去。

「要真是吵架就好了。」

至少他還知道錯在那裡,也有辦法去彌補,可是現在……

緊接著,他便什麼話也不說,一杯又一杯的酒進肚。

右右見此,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陪著他一起喝下去。

不過在心裏面覺得,馮諾他們兩個人的感情那麼好,應該不會因為一點小事而鬧僵。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