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那個警察咬著牙迅速拔出手槍,向著天空連續開了三槍,然後大聲的喝道:「我們接到是軍令!阻攔軍令者就地槍決!給我搜!」

「是!」幾十個軍警同時舉起手中的步槍大聲的回答道。

「我抗議!我要投訴你們!」那個村長大叫著道。

「滾!」那個警察一把推開村長,然後帶隊強行向著村裡沖了過去。

五十多個軍警開始從村子的最裡面一家一戶的搜著。

四個軍警衝進了糯康住的那個二樓,當軍警砸開一樓的一間房門時,立即大叫起來!「局長!局長!有情況!」

那個中年警察立即帶著十幾個人沖了進來,在這個房間里放著大量嶄新的M14突擊步槍、AK47衝鋒槍、炸藥和各種地雷。

「快!快!將這個二樓包圍起來!」那個局長激動的大聲喊道。

將一樓的幾個房間全部砸開后,一箱箱的毒品和一箱箱的現金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這個時候兩個警察將盤萊從二樓押了下來,那個局長冷冷的問道:「你叫什麼?和糯康是什麼關係?」

「我叫盤萊!我不知道糯康是誰!我的男人叫瑙坎!」盤萊平靜的回答道。

「瑙坎就是糯康!他藏在哪裡?」局長大吼著道。

「我男人很久都沒有回家了!我還想找他呢!」盤萊冷冷的道。

「哼!看住這個女人和這些東西!大家繼續搜!」局長咬牙切齒的道。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局長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局長皺著眉頭拿出手機,當看到來電號碼時,他連忙接聽道:「省長好!我是吉馬尼!」

「你們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強進民宅呢?」電話里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省長!我們接到了顯阿蓬部長的命令,來希拉米村抓捕糯康!」那個叫吉馬尼的局長馬上解釋道。

「哦!既然是顯阿蓬部長的命令,那也不能擾民啊!強行進入村民家是絕對不行的!」

「可是當地村民不配合!如果不用強,我們根本進不去啊!」吉馬尼苦笑著道。

「村民跟糯康非親非故的,為什麼不讓你們搜呢?那因為你們的工作沒有做到位!你要跟村長和村民多解釋、多溝通!得不到他們的允許,絕對不能強行進入村民家中!」那個人說完「啪」的一聲扣了電話。

「停止搜捕!大家原地待命!」吉馬尼黑著臉大吼著道。

這個時候那個村長帶著一群年輕的村民趕到了到這裡,吉馬尼站在門前大聲的喊道:「我們已經找到了證據,這裡就是糯康的藏身的地方!請大家配合我們的搜查!如果損壞了大家的東西,我們一定會賠償給大家!」

「如果把我們家的老人嚇壞了,你們能賠得起嗎?」有人大叫著道。

「是啊!我老婆馬上就要生了!萬一發生事情怎麼辦?」

「我家小孩病了!需要靜養!」

「我正在辦喜事!你們這是在破壞我們家的喜事啊!」

村民用一個個理由拒絕著搜查,吉馬尼向著大家耐心的解釋著,可是村民仍然非常不配合,以各種理由阻攔著。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軍警和村民一直在僵持著,這個時候吉馬尼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吉馬尼連忙接聽道:「省長好!」

「事情怎麼樣了?」

「村民還是不同意啊!省長!不用強恐怕不行啊!」吉馬尼急著道。

「現在天黑了!你也知道當地的習俗,天黑了是不能搜村的!明天一早我過來親自向村民解釋!你們先撤出村子吧!」

「撤出村子?可是..」吉馬尼急著道。

「沒有什麼可是的!這是命令!如果顯阿蓬部長問起來,你就說是我命令的!」那個人強硬的道。

「是!」吉馬尼無奈的回答道。

一百多名軍警守在村外,而那輛快艇依然停在岸邊,金清石在水中來來回回的遊了五、六趟,一直到天黑也沒有發現有人下河,不過倒是有一些小孩在河邊玩耍著。

凌晨,金清石再一次游回到岸邊,看著遠處閃爍著警燈巡邏快艇,他拿出大磚頭撥通了老廣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了,老廣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石頭!你那邊什麼情況?」

「我這裡有一艘巡邏快艇守著,糯康應該不會走水路了!你那邊呢?」金清石小聲的道。

「那些軍警進去不久又都出來,跟那些村民爭執了大半天,現在都趟在地上睡大覺呢!糯康會不會已經跑了啊?」老廣鬱悶的道。

「我也不清楚啊!老謝他們那邊是什麼情況?」

「還能有什麼情況!都在數星星呢!」

「再晚點我進村子里看一看!」

「你還是別去了!村子里的人都在防著軍警呢!你一進保證會被發現!」

「唉!這事鬧的!早知道這樣,還如我們自已慢慢找呢!」

「老謝的智商是負數!他的話你能聽嗎?」

「那你也沒有反對啊!」

「我那是看你同意了!所以沒好意思反對!」

「咦?巡邏艇怎麼向對岸開過去了?」正在打電話的金清石,突然看到巡邏艇向著對岸慢慢的開了過去。

「壞了!這巡邏艇應該是糯康的人!你趕緊追!」老廣急著道。

金清石迅速收起磚頭,立即鑽入到了水中,在水底下快速的向前游著。

可是他離快艇大約有七、八十米的距離,就在金清石拼盡全力向著游的時候,快艇也開始加快的了速度。

四分后鍾后,快艇穿過幾十米寬的河面,停在了緬甸的岸邊,立即有六個人從船上跳了下來,而這個時候從密林里衝出二十多個全副武裝的黑衣人,保護著四人個向著密林里跑去。

快艇立即掉頭原路開了回來,金清石從水中探出腦袋看著幾道身影消失在密林里,他馬上潛入到水中,繼續向前游去。

巡邏快艇又回到了岸邊,而金清石游到岸上立即一邊穿鞋一邊向磚頭焦急的道:「快艇送了幾個人去緬甸!現在已經逃進深山了!你馬上通知老謝他們游到對岸來!」

「你不會自已去追吧?」老廣急著道。

「嗯!我一個先追過去!」

「靠!我們身上除了一個磚頭和一把手槍,可是什麼都沒有啊!你想讓我們死啊!」老廣急著道。

「我暈!你通知他們到岸邊!我去接你們!」金清石看了一眼密林然後無奈道。

半個小時后,金清石再一次游回到緬甸境內,迅速穿好衣服,然後將金蠶和金一從空間里放了出來,金一嗅了嗅岸邊的腳印后,馬上向著密林里沖了出去。

就在金清石剛剛抬起右腳的時候,突然一團火光出現在不遠處,緊接著傳來了一聲巨響「轟!」

金清石一把抱住愣在那裡的金蠶向著滾到了地上。

「金一!金一!」金清石突然想起沖在前面的金一,他顧不得滿頭的塵土,立即爬起來一邊大叫著一邊向著衝去。

「啊!…………我一定要殺光你們!」金一動不動的躺在了地上,碩大的腦袋已被炸得粉碎,金清石抱著從小就愛向自已撒嬌的金一,雙眼透著紅光,向著大山怒吼著道!

正在密林向前狂怒奔的二十幾個影,聽到爆炸聲立即停了下來,其中一個人向著糯康焦急的道:「首領!有人追過來了!我們必須分開走!」

「嗯!你來安排吧!」糯康立即點了點頭道。

「丹帕!你帶著五個人向東走!布達納你帶著五個人向南走!三天後我們在孟林的碰頭!」

「是」兩個身材魁梧的年輕人立即點了點道。

三支隊向著不同的方向跑去。 金清石默默的將金一的屍體收進空間里,然後飛身跳到大樹上,向著連綿起伏的群山,怒吼道:「糯康!我一定要你血債血償!」

怒吼聲在群山裡迴響著!糯康聽到怒吼聲頓時一股深深的恐懼湧上了心頭,他馬上向著身邊的那個身材魁梧的黑衣人焦急的道:「溫奈!我們的速度還要加快!萬一追兵也分成幾路那就麻煩了!」

「是!」那個叫溫奈的人說完,一邊向著跑一邊小聲的道:「加快速度!加快速度!」

兩道人影在一棵棵大樹頂上快速的跳躍著。

二十分鐘后,突然一群飛鳥「撲啦啦!」從前方的樹林里飛了起來!

兩道人影立即停了下來,金清石回頭向緊緊跟在身後的金蠶小聲的道:「前面有情況!千萬不要發出聲音!」

「是!主人!」金蠶馬上點了點頭道。

六道人影在樹林里氣喘吁吁的奔跑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一邊跑一邊小聲的道:「大家要小心!千萬別讓毒蛇咬傷了!」

「丹帕哥!我們不怕毒蛇,就怕遇到老虎和野豬啊!要不我們還是天亮再出發吧!」一個二十多歲的黑衣人苦笑著道。

「你沒到後面有人喊血債血償嗎?萬一那些人追過來怎麼辦?」丹帕冷冷的道。

「也許只是他們發泄一下!想在在密林里找到幾個人,那簡直就是在大海里撈針!」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些我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如果你不想走就留在這裡吧!我要逃得越遠越好!」丹帕搖了搖頭道。

就在兩個人一邊向著跑一邊說話的時侯,突然一道黑影出現在了跑在最後一個人的身後,一道黑光瞬間劃過了那個人的脖子,緊接著腦袋和身體一閃,消失在了夜色里。

緊接著第二個人的身後也出現了一個矮小的身影,左手迅速從後面捂住那個的嘴巴,同時右手扣住了喉嚨!

「噗」的一聲輕響后!五根漆黑的手指立即插進了那個人的喉嚨里。

緊接著一道金光閃過後,第三個人立即定在那裡,這個時候跑在前面的丹帕聽到後面沒有了聲音,連忙回頭查看,當他看到身後只剩下一個人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的時候,他立即焦急的問道:「怎麼回事?那兩個人呢?」

「噗!噗!」就在這個時侯,突然兩道火光從他頭頂的大樹上噴了出了出來!

站在丹帕身邊的兩個人,立即「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一股鮮血從腦袋上流了出來。

「啊?」丹帕的右手迅速向著腰間伸去。

就在丹帕的右手剛剛抓住手槍的槍把,突然一隻黑漆漆的大手扣在他的脖子上,緊接著右手傳來一陣鑽心的劇痛,四根漆黑的手指從他的手背插了進去。

「糯康在那裡?」一個聲音在大樹上冷冷的問道。

「我..我..我不知道!我們往東邊走,還有一支隊伍了去了南邊,首領沒有說去那個方向!」丹帕顫抖著道。

「殺了他!」金清石冷冷的道。

「咔嚓」一聲!金蠶立即捏碎了丹帕的喉嚨。

金清石和金蠶立即向著西邊趕去。而這個時候糯康正沿著湄公河的岸邊向著大其力鎮的方向跑去。

半個小時后,金清石和金蠶在西面並沒有發現糯康的蹤跡,兩個馬上又向著南面衝去。

在南面一處凹地里,布達納和五個人拿著槍驚恐的看著四周,這個時候從不遠處傳來一陣沙沙聲,緊接著一陣陣「吼!吼!吼!」聲傳了過來。

「老虎?」正在向南搜索的金清石,聽到遠處傳來隱隱約約的吼叫聲,他馬上皺起眉頭道。

「主人!我去殺了它!」金蠶舉起金刀道。

「我們的目標是人不是虎!找人要緊!」金清石冷冷的道。

「是!主人!」

「嗒嗒嗒嗒……….」突然遠處傳來了一陣密集的槍聲!

金清石聽到槍聲眼睛頓時一亮,馬上飛身向著槍聲傳來的方向沖了過去。

一隻三米多長的斑斕猛虎倒在了離布達納十幾米遠的地方,而一隻體型略小的雌虎和兩隻一米長的小老虎躲在遠處不斷的吼叫著。

「媽的!嚇死我了!」布達納一邊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一邊罵道。

「隊長!我們趕緊撤吧!那些人聽到槍聲,馬上就會追過來的!」趴在布達納身邊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焦急的道。

「嗯!大家趕緊撤!」布達納立即點了點頭道。

六個人從凹地里爬出迅速向著南面跑去,而那隻雌虎看到六個人跑遠了,馬上帶著兩隻小老虎跑了過來。

兩隻小老虎跑到雄虎的屍體前,頑皮的咬著雄虎的耳朵,它們並不知道自已的爸爸已經永遠的離開了它們。

雌虎一邊舔著雄虎身上的傷口,一邊用腦袋輕輕頂著雄虎的身體。

「唉!金蠶!你去抓那兩隻小虎!我來攔住那隻雌虎!」站在大樹上看著這一幕的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是!主人!」金蠶說完直接向著兩隻小老虎撲了過去。

「吼!」雌虎看到一道黑影出現在孩子身後,它馬上怒吼一聲,身體迅速向著金蠶撲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大腳突然出現在了雌虎的腦袋上!

「撲通」一聲!那隻雌虎被一腳踹趴在了地上。

金蠶雙手抓著兩隻小老虎背上的皮毛,身體一閃!又回到了大樹上。

金清石將那隻雌虎踢爬下后,迅速將那隻雄虎收到空間里,然後飛身跳到大樹上,向著雌虎抱歉的道:「我會將你的孩子好好養大!讓它們成為森林的霸主!」

「吼!……..」雌虎向著金清石憤怒的大吼著。

「再叫我就殺了你!」金蠶冷冷的道。

「唉!走吧!」金清石將兩隻小老虎往空間里一收,然後向著布達納逃跑的方向追去。

「吼!……..」雌虎立即緊跟著追了過來。 正在拚命奔跑的布達納,聽到老虎的吼叫聲越來越近,他馬上向著其他人道:「媽的!還沒完沒了啊!給我幹掉這隻老虎!」

「是!」五個人馬上散開躲在了大樹後面。

這個時侯金清石已經趕到到了他們的前面,在他們經過的路上小心翼翼的布上了一個連環雷,然後躲在了一棵大樹後面。

「嗒嗒嗒嗒……..」一陣密集的槍聲再一次響了起來。

「吼!…….」雌虎大吼了一聲后,再也沒有出發任的聲音。

沒過多久,六道身影急匆匆的向著這裡奔了過來。

「轟!轟!轟!」當跑在前面的人踢到一條細細的鐵線,樹林里頓時響起了連續的爆炸聲!

六道身影立即被炸飛了出去!彈片將布達納的肚子,劃開了一道十厘米長的大口子,布達納躺在地上一邊大叫著一邊用雙手緊緊捂著傷口。

「啊!啊!……」

「嗷!….嗷!……..」一聲聲狼嚎突然從他的身後響了起來。

布達納剛想拔槍,突然一個冷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了過來:「你的手只要碰到槍,我就打爆你的頭!」

布達納馬上停止了拔槍的動作,這個時候三張血盆大口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