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你就是那支新進入大營的軍隊的曲長了。這不是才剛到這裡嘛,怎麼又要走?」手中拿著竹簡對照著糧草數量的中年文官從宋傑的手中拿過令牌。

宋傑嘆氣道「我要帶領我的部下前往潁川,支援皇甫嵩將軍和朱儁將軍。我需要兩千人從廣宗前往潁川的糧草。」

糧草官點頭「原來是這樣,既然你的軍隊中沒有騎兵,戰馬也只有六匹,而且廣宗距離潁川也只有一天一夜的路程。你們攜帶的糧草不用很多,我現在就找人調配糧草,你現在去召集全軍,等下我會派人把糧草送過去的。」

「好,那這件事情就麻煩你了,我現在就去召集軍隊。」宋傑隨後帶著愛紗等人回到了自己部隊在大營中位置,一頭黑線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場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映入宋傑眼帘的是,騎著歡歡的玲玲手中端著丈八蛇矛的柄端向著一群手持練慣用的木槍發起了衝鋒。騎著歡歡的玲玲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的把自己面前的士卒們全部放倒。

隨後調轉矛頭指向了自己對面的士卒們嬌叱道「燕人張翼德在此,何人敢與我一戰?」

「你們這是在搞什麼啊?李文,召集全軍,等到給我們糧草到了之後,立即向潁川開拔,支援皇甫嵩將軍和朱儁將軍。」

「是。」聽到宋傑的命令,李文和附近的士卒們立即跑進了其他的帳篷中,把這個消息通知向軍中的所有士卒。

被玲玲打的人仰馬翻,實際上卻並沒有受什麼傷的士卒們也紛紛起身,在把練慣用的武器裝備放回了武器架上后紛紛以什為單位聚集在了一起。其他的士卒也逐漸的跑了過來,一千五百人的軍隊逐漸排成了整齊的隊列。還有士兵舉著『宋』、『關』、『漢』三字的大旗和代表一隊的小旗。

『漢』字的大旗較其他兩字的大旗更大一些,黑底金字顯得威嚴無比,大旗的兩邊還有著黑色的絲帶。一千五百人的軍陣中有兩桿這樣的大旗。

『宋』、『關』二字的大旗只有一面,大小也比『漢』字旗小了一些,雖然同樣都是黑底白字,但是兩張大旗的絲帶的顏色卻是不一樣的。 『宋』字大旗兩邊的絲帶是白色的,但『關』字大旗的絲帶卻是黑色的。看著有著細微差的兩面將旗,宋傑說道「看來不一樣的絲帶就是區別武將和兵將的方法了。」你是,隨即詢問自己面前的李文「李文,這些大旗你都是哪來的?」

走了過來的盧植看宋傑「是我命人幫你準備的,士卒短缺的鎧甲武器等物,我也讓軍需官幫你補齊了。宋曲長,你可還算滿意。」

看著走過來的盧植,宋傑深深作揖「多謝中郎將大人,下官一定會儘快趕往潁川,與皇甫嵩將軍和朱儁將軍會和的,請中郎將大人放心。」

「我給你補齊這些東西的原因可不是為了能讓你儘快出發,而是為了不讓我漢朝的大軍變得和那些黃巾逆賊一樣裝備不堪,傳出去讓人笑話,我也只道幽州太守的不易,這些東西我就不找她索要價錢了。」

這時,注意到了『宋』字大旗兩邊的絲帶是白色的盧植皺起了眉頭「我不是說兩面將旗的絲帶都是黑色的嗎?為什麼『宋』字大旗的絲帶是白色的?這到底是誰幹的?」、

盧植憤怒的對著軍需官咆哮道「要知道這位宋曲長可是斬殺了紅衣魔女的!快把將旗上的絲帶顏色換成黑色的!」

「是,中郎將大人,我這就命人把絲帶的顏色改成黑色的。」被嚇得屁滾尿流的軍需官,趕緊開口,隨後就在幾名兵卒的幫助下,把『宋』字將旗的絲帶換成了黑色的。

聽到盧植到話,士卒們紛紛用著不可思議的看著宋傑,口中更是不斷的議論紛紛。

「我去,真的假的?這個男的居然殺了紅衣魔女。」

「應該是真的吧,畢竟他可是個曲長,曲長可不是一般人能當上的。」

「這倒也沒錯。唉,總算是給我們男人掙了一口氣。」。。。

「宋曲長,這是您要的軍糧,我給您送過來了。」帶著十幾個推著大車的士卒走到軍陣前的糧草官對宋傑招手。隨後又對著盧植作揖行禮。

「既然糧草也到了,那我便率我部開拔前往潁川與皇甫嵩將軍和朱儁將軍匯合了。」隨即便在大家補給好了軍糧之後,帶著自己的大軍向著潁川的方向前去。

騎在歡歡上的玲玲一臉的不高興「真討厭,明明上午才到廣宗,現在就要向著潁川前進,就不能讓我好好休息一會兒!」

「玲玲,不管怎麼說,這都是軍令,你記住軍令如山,無論軍令是讓我們幹什麼我們都必須無條件執行。就像現在,我們必須要前往潁川。」桃香看著玲玲「玲玲以後既然要當將軍,那這些事情就必須遵守。」

「我知道啦!就是感覺連休息都沒有讓人休息,真的好煩吶。」

宋傑一臉笑容的看著玲玲「等到了穎川就讓你隨便休息,好好玩兒。怎麼樣,好不好?」

「好!我就知道哥哥對我最好了。」玲玲聽到了宋傑的話后,臉上露出了笑容。

「曲長,前方斥候偵查報告說再往前走就是一片山林了。我們怎麼辦?」走到了,走到宋傑身邊的李文打自己從斥候處得知的消息告訴了宋傑。

看著太陽,猶豫了一會兒的宋傑終於下定了決心「雖然兵法有雲逢林莫入。 新娘:首席的億萬陷阱 可是眼下的時間已然不多了。大家就辛苦一下直接衝過去吧。入林之後一定要萬分小心。斥候更是要多派幾批,以免黃巾軍埋伏我們。」

接受了宋傑命令的士卒們小跑進了樹林,所有人都一臉緊張的盯著周圍的樹木和灌木。生怕從哪裡蹦出一隻野獸或者一片的黃巾軍。而且先後派出的三批斥侯,為的就是避免被敵人埋伏。

樹林深處,一個站在樹梢上頭上系著黃巾的士卒在看到了宋傑大軍的旌旗后趕緊離開樹木,走進了樹林中的一個山洞「將軍,山下有一批漢軍經過,將旗一面是『關』一面是『宋』人數大約在兩千人左右。」

一個穿著一身頗為清涼的皮甲顯露出自己美好身材的少女站了起來「山下有漢軍經過,看來他們是要去潁川,一定是去支援漢軍攻打地公將軍和人公將軍的。」

「既然如此,那就先讓我領教一下這兩支漢軍將領的厲害吧。我倒想看看她們能不能打過我周倉周元福。」隨後帶領著一群黃巾軍從山斗中走出,直奔山下小路而去。

桃香體抬頭看著土路兩旁大樹茂密的樹葉,臉上滿是擔憂之色「希望我們不要再遇到黃巾軍了。」

「應該不會這麼巧,我們來廣宗的路上不是已經遇到了一批黃巾軍了嗎?」愛紗搖頭「大姐,你是不是你有些過於緊張了?」

心中想到墨菲定律的宋傑搖頭「這可說不好,畢竟現在可是遍地黃巾軍啊!什麼事都是有可能發生的。總之,萬事還是小心為妙。」

又沿著土路向前行進了一會兒的宋傑等人接到了前方斥候的偵查報告「報!前方的路被一顆大樹攔住了而且還有一名黃巾將領和一些黃巾士卒擋在道路中央。」

手中拎著青龍偃月刀的愛莎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看來還真讓大姐說中了,主公,你讓我去對付這些黃巾軍吧。」

「好,那就讓你去!切記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雖然你是高級武將,但是千萬不可過於大意,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不放心的宋傑在思考後還是選擇跟了上去,畢竟黃巾軍中可是有很多猛將的。

看到宋傑和愛紗騎馬走過來的周倉開口「不知來的這位軍侯是姓關的還是姓宋?我是周倉周元福,懇請軍侯賜教!」頭上出現的『英勇』兩個藍色大字的周倉拍馬沖向了愛沙,手中的長刀直奔愛紗的腦袋而去。

看著穿著清涼皮甲,樣貌有些和愛紗相似的妙齡少女,宋傑嘴角抽搐「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好,那就讓我關羽關雲長來領教一下你的刀法吧!」頭上出現紫色『武聖』沒有絲毫懼意的迎上了周倉。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雖然你是一個有著紫色武將技的高級武將,但是我是不會怕你的。」周倉看著愛紗頭上的紫色『武聖』絲毫不懼,手中的長刀力道不減的砍向愛紗。

「鐺!」兩把武器架在一起,發出了金鐵交鳴之聲。從武器傳到手中的震動幾乎讓愛紗和周倉握不住手中的武器。愛紗一臉意外的看著周倉「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和我抗衡,也對,這樣才有意思。」

「現在我能夠和你抗衡,但等下一我就不是你能夠戰勝的了。」周倉再次揮刀劈向愛紗。

「來的好!」應了一聲的愛紗再次擋住了周倉的攻擊,但感覺到手上武器傳來的力道大了一分的愛紗立即理解了周倉話中的含義「原來如此,你的英勇是一個越戰越強的武將技,怪不得有與我抗衡的能力。」

「我可不僅僅能夠抗衡你,我還能夠戰勝你!」周倉嬌叱一聲,手中的長刀第三次劈向來宋傑。

「那你也好好的領會一下什麼叫做武聖吧。」愛紗隨即出手,用青龍偃月刀盪開周倉的長刀,隨後鬆開左手,右手向前一遞,不斷震動的青龍偃月刀隨即就直奔周倉的胸口而去。

咬牙握住自己長刀的周倉,將還在不斷顫抖的長刀橫在自己面前,試圖擋住愛紗手中的青龍偃月刀。但是愛紗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又哪是周倉可以勉強擋下的,「哐當!」雙手發抖的周倉手中的長刀落在了地上。

「你輸了。」再次握住青龍偃月刀的愛紗把它架在了周倉的脖子上「我現在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既然你的實力也不弱,為什麼要當黃巾軍。你願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平定亂世?讓天下百姓不再水深火熱的生活。」

「我願意,姐姐,我當初就是因為大賢良師說要讓大家過上好日子才參加黃巾軍的。但是黃巾軍中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是大賢良師和她的兩位妹妹那樣想要救天下百姓於水火的。」

周倉隨即轉身看向自己身後的黃巾士卒「你們大家也各做打算吧,以後我就不是大家都首領了。」

正在一眾黃巾士卒不知所措的時候,桃香等人也騎馬來到了兩軍陣前,桃香一臉疑惑的看著不知所措的黃巾士卒和下馬對愛紗行禮的周倉「這是什麼情況啊?」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宋傑隨即在桃香的耳邊說出了發生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既然大家不知道何去何從,不如都和周倉將軍一起加入我們吧,讓這個世界能夠更早的恢復太平盛世。」隨著桃香的開口,她的腦袋上出現了藍色的『仁德』隨字出現的藍色光逐漸籠罩住了所有猶豫不決的黃巾士卒。

所有士卒的腦海中都出現了這樣一個聲音「我們應該效忠於她。」士卒們隨即一個個單膝跪地。看著桃香異口同聲道「主公,今後我將效忠於您。」

「誒,你們不用效忠我,只要效忠他就可以了。我也只是他的下屬。」有些驚慌失措的桃香指著宋傑,趕緊把這個包袱甩給宋傑。

摘掉頭上黃色圍巾的黃巾士卒們隨即就把自己的目光轉向了宋傑,說出了和剛才一樣的話。宋傑看向周倉「看著周倉將軍的四百名手下還是需要自己來統帥了。」

「你一個男人有什麼資格成為我的主公。」一臉不屑的周倉對宋傑做了個鬼臉后,轉頭看向愛紗「雲長姐姐,我軍中不是還有一面有著『宋』字的將旗嗎?那名姓宋的姐姐在哪裡啊?我一定要好好見見她。」

「噗哈哈哈哈。哎呦!」坐在歡歡身上的玲玲大笑不止,隨後就樂極生悲的摔了一個屁墩。揉著屁股站起來之後更是不斷大笑「宋姐姐?!真是笑死我了。」

愛紗、桃香等人也紛紛笑個不停,只有莉莉絲一臉挪揶的看著宋傑,並在宋傑的耳邊小聲說道「主人,這個女孩兒不簡單,她居然猜到了您的真實性別。」

在看到宋傑臉上出現的吃癟的表情之後,趕緊大笑著遠遠躲開,生怕惱羞成怒的宋傑因此而對自己進行打擊報復。

「你們這是怎麼了?」看著一時半會停不下來的少女們,摸不著頭腦的周倉只好來到了唯一臉上沒有露出笑意的宋傑的身邊詢問道「那個,大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整個軍中能夠騎馬的人就只有我們幾個,而姓宋的只有我一個人。周倉妹妹,你現在應該知道她們為什麼笑個不停了吧?」宋傑開始認真的打量著周倉的表情「既然你知道將旗,那你也就應該知道將旗兩邊絲帶顏色的意義,他們沒有把絲帶的顏色弄錯。」

周倉的表情如同宋傑想象中的那樣一臉驚慌,甚至還差點摔下自己的坐騎「您也會武將技?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會武將技的男人?!」

「武將技嘛,暫時我還不會。」說到這裡的宋傑故意停頓了一下「但是我不用武將技就能夠打贏有著藍色武將技的武將了,而且廣宗附近的紅衣魔女也被我殺了。」

聽到上半句,剛鬆了了一口氣的周倉在聽到了下半句話后,一臉強笑的看著宋傑「宋將軍,您真的殺了紅衣魔女?!」

「當然,君無戲言嘛。」宋傑隨後指向了莉莉絲的坐騎「如果你見過她的話,這匹白馬你也應該十分眼熟吧?」看到莉莉絲騎乘的白馬上紫色沒有前後凸起的馬鞍,周倉立即相信了宋傑所說的話。

「主公,您應該知道您這樣的情況真的太讓人匪夷所思了。」翻身下馬的周倉跪在地上「所以還請您原諒屬下剛才的無禮之舉。」

「沒事,快起來吧。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翻身下馬的宋扶起了周倉「周倉你的字是元福對吧,那我以後就用元福稱呼你可以嗎?」

周倉點頭「當然可以,不過我更希望主公能夠給我取個真名,聽說很多地方都流傳著用真名稱呼來體現關係密切的說法。」 「我給你取真名?用真名稱呼來體現關係密切的流言?」宋傑皺起眉頭「我還是直接用元福來稱呼你吧。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發明的真名這種東西,真是讓人一個頭兩個大。」

聽到宋傑的話,周倉立即放棄了取真名的計劃「既然主公你如此討厭,那我就不取真名了,主公直接用我的表字來稱呼我吧。」

說起表字,宋傑就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程遠志和鄧茂「說起來我還不知道程遠志和鄧茂你們兩人的表字或是真名呢,你們希望我用哪個來稱呼你們?」

「主人,我們既沒有表字也沒有真名,無論您想用那種來稱呼我們,您都需要為我們取名字。」看向宋傑的程遠志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我們都是窮人家的孩子,就連我們的這個名字都是村中唯一一個讀過幾天書的書生起的。」

「好吧,相比表字,我覺的我還是給你們起個真名更靠譜一些。」聽到程遠志的話,宋傑想都沒想直接做出了決定「嗯,程遠志你的真名是蘭,鄧茂你的真名是菊。你們兩個滿意嗎?不滿意我可以換。」

「當然滿意,主人能給我們說說為什麼要給我們起這個名字嗎?」程遠志,也就是蘭一臉好奇的看著宋傑。

「之所以你的真名是蘭,是因為你的性格就像是蘭花一樣典雅。至於菊這個名字就要簡單多了。你既然都把她待在頭上了,那你的真名就是她了。」宋傑說著指向了鄧茂頭上插著的菊花。

在為兩人起好了真名之後,宋傑看向了周倉「元福,你可知道潁川現狀如何?」

蜜戀甜妻:傲嬌帝少,輕輕寵 「知道一些。張梁、張寶兩位將軍現在率領十萬大軍鎮守長社,皇甫嵩和朱儁兩位將軍則是率領十萬大軍和各路太守、各地方義軍於城外與起對峙房。」周倉隨即就把自己知道的情報告訴了宋傑。

「好像有些微妙不對的地方。」皺著眉頭的宋傑回憶著自己看過的三國演義中的情節小聲嘀咕到「我記得長社之戰是因為張寶和張梁依草結營,被官軍利用火攻大破營盤才輸的,但目前的情況已經完全不是這樣了啊。」

「如果不是這個世界線本身的問題的話,那就一定是因為有人給他們提供了建議,那他有極大的可能就是一個輪迴者了。」宋傑又想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枚紅色晶體,於是從空間中將其取出「現在是百分之五十,希望也是一個女性輪迴者,這樣我就可以擁有武將技了。」

「希望黃巾之戰沒有更多的變數了。」小聲嘆氣的宋傑看著周倉的手下盡數在大軍中站好喊口號,下達命令「全軍現在向著長社的方向行軍,途中沒有黃巾了,所以我們要加快速度!」

「是!」聽到宋傑命令的士卒們紛紛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小跑著向著長社的方向前進。

「三國,黃巾之亂。對於我一個學歷史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它更加完美了。」一個穿著藍色文士服,手中拿著浮塵的知性美人推了一下自己臉上的藍色鏡框眼鏡「我要成為這個世界歷史中的第一個女皇帝。這第一步就從掌控黃巾,消滅漢軍開始吧。」

走下長社城牆的知性美人走進了長社縣令府,看著站在院子中被護盾保護起來的miku和張寶、張梁三人和幾個男性輪迴者開口詢問「我們到現在都還是對她們三個沒有任何辦法嗎?」

「頭,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的確就是這樣。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等到那個女的魔力耗盡,護盾消失之後才能夠抓住她們三個。」一個輪迴者說出了唯一的可能性。

「那我們就只能暫時放棄和她們這麼一直耗下去的想法,眼下還是以擊退城外的那些漢軍為主,留兩個人看守她們,剩下的人跟我一起面見黃巾將領,一起討論解決城外漢軍的辦法。」。。。

就在輪迴者和黃巾將領一起商討如何解決漢軍的同時,宋傑率領的軍隊再次遇上麻煩。

「他喵的!野狼居然也開始湊熱鬧了!」宋傑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十幾隻巨大野狼,對著自己身邊的愛紗等人開口「我現在有個不成熟的想法,我需要和這些野狼好好『商量』一下。」隨即翻身下馬,在大家注視下走向了堵住大路的狼群。

「愛紗,你回去一下,讓大軍原地待命,等我解決了這些野狼的問題后再開拔。如果野狼看到了大軍,它們一定會逃跑的。」赤手空拳的宋傑就這樣走到了狼群的面前。

看著獨自一人走到狼群面前的宋傑,野狼們紛紛小心翼翼的看著宋傑,很快就有一直野狼從狼群中走出,向著宋傑的位置走去。

本著先下手為強的想法,宋傑直接沖向了野狼,一拳砸在了野狼的腦袋上,接著就摁住這隻被打蒙了的野狼一頓胖揍。看到這無比兇殘都一幕,野狼們立即四散而逃,生怕自己也會落得被一頓胖揍的下場。

宋傑看著落荒而逃的其他野狼和已經被自己砸暈的野狼一臉無奈「好吧,看來這個想法是夠嗆能夠實現了。」把完全喪失行動力的野狼扔到路邊都灌木后,調轉馬頭會到了大軍中。

看著回到前軍的宋傑,愛紗一臉好奇的詢問道「主公,您怎麼回來了?您不是試圖馴養野狼嗎?」

「別提了。看到我幾拳砸暈了它們的一個同伴后就全都跑了。」宋傑擺手「我也不去想那些不符實際的東西了,還是趕緊向著皇甫嵩和朱儁兩位將軍大營所在之地前進吧。」

「哥哥,你說你把一隻野狼打暈了?」四處張望的玲玲詢問宋傑「那隻被打暈的野狼呢?哥哥我為什麼沒有看到啊?」

「那個倒霉蛋被我扔到一邊的灌木了,訓練野獸的事情還是等以後遇到了南蠻的人之後再說吧。」

玲玲一臉好奇的詢問道「南蠻是什麼啊?他們訓練野獸很厲害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據說他們能夠訓練象、虎、狼這些猛獸為他們作戰,你說他們厲不厲害?」

愛紗看向宋傑「主公,象是個什麼動物啊?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東西。」

宋傑立即為自己身邊的幾位好奇寶寶介紹象的特點「象是一種非常龐大的動物,大小甚至比一間茅草屋還要大一些,鼻子很長,而且非常有力,能夠輕鬆的從土中拔出一顆大樹,而且還有著像野豬一樣的獠牙。不顧因為它只吃草,所以攻擊性並不是很強。」

「聽起來就知道這種動物不好對付,這真的是人能夠馴服的嗎?」桃香看著宋傑「小傑,這南蠻究竟在哪裡啊?」

「在川蜀之地的南方,那裡全是森林,到處都有毒瘴、沼澤、毒蟲等物,那裡就是他們生活的地方。」宋傑看向南方「也正是生活環境的惡劣才使得他們身強體健、翻山越嶺易如反掌。」

「是啊,他們生活的環境聽起來就有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真是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才從那樣艱巨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的。」愛紗看向宋傑「主公,他們會成為我們的敵人嗎?」

宋傑聳肩搖頭「這就不好說了,因為我可不敢保證我們到底會不會去那裡。」

正說話間,前方的土路出現了幾個穿著黑色盔甲的漢軍士卒。士卒們在看到大旗上大大的『漢』字后,緊張無比的表情放鬆下來。為首的士卒在正了一下頭上的頭盔后對宋傑作揖「請二位將軍快去支援皇甫嵩將軍吧,不然皇甫嵩將軍就真的抵達不住黃巾軍是攻擊了。」

「好,愛紗,玲玲,元福。你們和我先去支援皇甫嵩將軍。莉莉絲,大軍的事情就麻煩你和蘭、菊了。」隨即快馬加鞭帶著三個少女向著皇甫嵩大營而去,沒過一會兒宋傑就看到一片混亂到處都是的正在廝殺的黃巾士卒和漢軍士卒。

正於漢軍士卒廝殺的黃巾士卒和以往宋傑見過的黃巾士卒簡直就是天差地別。他們的身上穿的裝備只是布甲,可是那健碩的肌肉和絲毫沒有痛覺,即使身上有很多深可見骨的傷口,但這並沒有影響到他們的戰鬥,依舊揮舞著手中的重武器。把一個個漢軍士卒砍倒在地。

周倉看著大營中壯碩的黃巾士卒說道「這是黃巾力士,看來張寶、張梁要殺出一條血路與大賢良師匯合。」

「這就是黃巾軍中的絕對精銳,黃巾力士,真是百聞不如一見,這可比普通的漢軍士卒要強大太多了。」宋傑對身後的少女們開口「現在我們就衝進大營!」隨即一馬當先的向著大營門口衝去。

一個手中拿著盾牌率領自己手下守住大營宅門的黃巾力士什長在發現了宋傑四騎后大喊道「攔住他們!」

鎮守大門的黃巾力士和精銳黃巾士卒分出了一半人看向了宋傑等人,站在營寨大門和寨牆上的精銳黃紛紛張弓搭箭對著四人射出來一陣陣箭雨。

騎歡歡的玲玲用蛇矛清理了一下飛向自己的箭矢后大喊「哥哥,愛紗姐姐還有元福姐姐,你們掩護我,我要把這個營寨破了!」隨著玲玲的話音,紫色的『破軍』二字出現在了玲玲的頭頂,愛紗和周倉也紛紛發動了自己的武將技。

黃巾力士什長看到兩紫一藍三個武將沖向自己看守的大門后,立即從腰間抽出一個綠色的圓球,準備把它扔出來,他身邊的黃巾精銳什長也從自己的腰間拿出了一個類似於響箭的東西。

「我靠!」看到黃巾力士手中的手雷,宋傑趕緊左臂指向黃巾力士,在瞄準之後立即射齣子彈,把手中拿著手雷的黃巾力士放倒在地。與此同時,黃巾精銳手中的響箭也飛上了天空。

看著天空中的綠點,知性美人對自己身邊的輪迴者開口「你們去大門哪裡,既然只有響箭,那就說明一定是我們的同伴來了。」

「好,我可是也想像大姐那樣擁有武將技呢。」一個扛著巨斧的壯漢說著就向著營寨大門的方向跑去,所有擋住他前進的人無論敵我盡數被他用手中的武器殺死,留下了一條血路。

「既然我們的『威猛先生』去了,看來那個輪迴者絕對死定了,大姐,我們是不是就不用去了。」一個穿著西裝的白人看著知性美人。

「你和小麗也要去,他一定不是自己一個人。曹操現在在朱儁的軍中,那這支從潁川方向來的就一定是劉關張了,劉備倒還好說,關羽和張飛可都是猛將,一定要小心為上。」

「那我現在就出發了。」 暴蛇的吻痕 白人在向知性美人微微欠身後,就變成了一隻蝙蝠向著宋傑出現的地方飛去。被知性美人成為小麗的女性一言不發,只是慢慢的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在宋傑幾人的掩護下,玲玲衝到了大營營寨前,對著面前的木門揮舞著自己手中的丈八蛇矛,帶著紫色光芒的蛇矛輕而易舉的刺穿了營寨大門,被紫色光芒籠罩的營寨大門上逐漸出現裂痕,隨即轟然倒下,變成了一堆碎木。

玲玲隨即又把蛇矛插在營寨大門的門框上,讓整個營寨門框坍塌。站在營寨大門上的黃巾力士和黃巾精銳立即從城牆上掉了下來。玲玲一臉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嗯,現在看起來就好多了。」

看到營寨大門被攻破,原本各自為戰的漢軍士卒開始不斷的且戰且退,向著營寨大門的位置聚攏,看到這一幕的宋傑玲玲說道「玲玲,你現在就在這守住營寨大門,順便收攏殘軍,為了讓士卒們相信你真的是一個將軍,就一定要一直激活武將技,可以嗎?」

「沒問題,這點小事我還是能做好的。」玲玲說著一臉自信的拍著自己的胸脯,做出了保證「哥哥,你和愛紗姐姐和元福姐姐快進大營中去救皇甫嵩姐姐吧。」

退出大營的漢軍士卒們再商量了一會兒后,派出一名隊長走到了宋傑等人的身邊「多謝幾位將軍的救命之恩,不知幾位將軍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你們就在這外面呆著,收攏殘兵,等下會有一支軍隊趕過來的,等到匯合之後,你們再和他們一起重新回到營寨中,我們會救出皇甫嵩將軍的。」在對士卒們做出了安排后,宋傑便和愛紗、周倉衝進了如同火海般的營寨中。

剛衝進營寨,宋傑臉上就露出了苦笑之色「看來我們不會那麼容易就救出皇甫嵩將軍了。這個傢伙交給我,愛紗去找皇甫將軍,元福你就負責收攏殘兵,為再次進入大營和反攻黃巾做準備。」

翻身下馬的宋傑從自己身後抽出了背後的雙劍,徑直走向了迎面而來的肩扛巨斧,身穿黑色板甲的大漢「我覺得你並不是三國中的某個著名人物。」

「這正好也是我想對你說的話,看來你果然就是我要找的人了。你現在就可以去死了!」巨斧壯漢說著就沖向了宋傑,手中的巨斧高高舉起,一副要把宋傑一下劈成兩半的架勢。

「美麗的姑娘,就讓你我在這裡進行一次完美的約會吧。」從蝙蝠變回了人形的白人攔住了想要去救出皇甫嵩的愛紗,彬彬有禮的對愛紗行了一個紳士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