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見李佛爺。」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李笑天肥胖的身軀走到一個殺手面前,附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殺手原本平靜如水的眼裡閃過一絲詫異,又轉變為難以置信的眼神。

殺手不斷點頭,乾脆利落回答道:「地字一號這就去辦!」

李笑天肥胖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冷冷問道:「此事事關重大,你們可有把握?」

殺手沒有任何遲疑,單膝跪地作揖道:「請佛爺放心,地字一號願以性命作保。」

李笑天滿意點點頭,轉身坐回金椅上,兩個殺手轉身離去,李笑天長嘆一口氣,眼神空洞又絕望,仰頭躺在金椅上。

這些時日以來,李成會一直就呆在百昌榮里,他既不會賭博,也不好酒,日子可謂過的百無聊賴,要不是有影兒作陪,李成會怕是會在這裡悶出病來。

他戴上面具,拿著落塵劍,和影兒肩並肩出了百昌榮,一路走在京城的街上,來京城這麼些時日還未曾品讀過京城裡的繁華。

這個身處是非之中的人一行動,等候他的人似乎覺察到了什麼,已經悄然跟在李成會的身後,在距離李成會最遠的房頂上,他的背上,背著的正是一張金弓。

京城裡人聲鼎沸,眾生雲集,戴著面具的李陳會也沒有引來太多關注,反倒是長得閉月羞花的影兒很是惹人注目。

李成會在人群中穿梭著,天色逐漸轉暗,近日裡京城有禁夜,故而現在人雖多,但很快就會消散。

「這位爺,您是個戲迷吧?」一個人叫住了慢步而行的李成會。

李成會轉頭看向叫住他的人,原來是個面具攤的老闆,面黃肌瘦,臉露苦笑,因他賣的是面具,故而才會主動和也戴著面具的李成會搭訕。

「此話怎講?」李成會問道。

「爺,您要不是戲迷,怎會戴著這刺客專諸的面具,不如在我這再買個別種的換著帶,我這可什麼面具可都有,就沖您這身打扮,肯定是個俊朗公子,買張金雅的面具,才能更符合您的身份。」

今日生意不太好,整個白天一張面具都沒有賣出,難得看到一個戴著面具的人,面具攤老闆又豈能放過這個機會,賣力的推銷著。

「不要不要!在下討厭面具。」

李成會不耐煩的擺擺手,快步走開。

面具攤老闆眼看李成會就要走,小聲嘀咕道:「既然討厭面具,還戴著它做甚?」

他話音剛落,周圍湧現迷霧陣陣,面具攤的老闆也算有些警覺,抱起他的攤位就跑,甚至掉了幾個面具也來不及撿起。

剛走出沒多遠的李成會,以他的敏銳也突然發現周圍環境非比尋常,兩旁的房內突然噴出煙霧,瀰漫四周,李成會定睛一看,剛才身後的繁華景象都被煙霧包裹其中,消失不見。

更讓他心驚肉跳的是,一直跟在他旁邊的影兒也不見了!16k中文

「影兒……影兒……」李成會最關心的還是影兒,眼見影兒不見,他四下張望,略顯焦急叫喊。

「李公子,我在這,這煙霧好大呀,竟一瞬間就找不到公子你,若非公子聲音,影兒怕是分不清方向了。」影兒從煙霧中走出,兩人並未走散,但近在咫尺卻若隱若現。

「你緊跟住我,小心歹人使手段。」李成會盯著混沌迷霧中,嘴裡還不忘交待一番。

眼下影兒沒事,李成會也便安心許多,他絕非等閑,早已知曉這些伎倆分明是針對他的,拔出落塵劍以作防備。

迷霧中似有人影竄動。

他最關心的還是影兒姑娘,側著身護著影兒道:「影兒姑娘千萬小心,不知有多少埋伏。」

影兒靠在他身旁道:「公子也要小心,來者不善,且準備齊全。」

煙霧中,影兒身上的鈴鐺響個不停,「咻」的一聲,從迷霧裡一支箭朝著李成會射來。

箭雖來勢兇猛,但這對李成會來說不算什麼,憑他的功力能輕而易舉的躲避,李成會一側頭,箭從他眼前飛過,只見兩道粉綾纏在箭上,身旁的影兒收下了這支箭。

影兒拿著箭望向李成會說道:「公子請看,這支箭非比尋常。」

李成會接過箭一看,果然這支箭的箭頭有些不同,箭頭上改動了一些,增加了一點螺旋,又加重了幾分,讓箭能飛的更快,威力更強。

「箭!難道是他……」

李成會看著箭頭若有所思,片刻后他好像知道了些什麼,一把折斷了箭扔在地上。

一個背著巨大金弓的身影在煙霧中緩緩現形,李成會摘下面具,一把捏碎,落塵指向煙霧中的人影。

薛千里一直在等待,終於等到了李成會出百昌榮的機會,他必須儘快拿下李成會,不然在京城裡驚動到了百昌榮的人,會是件很麻煩的事。

「李成會,終於見面了,我找了你好久,那麼束手就擒吧!」薛千里語氣堅決,態度強硬說道。

李成會冷笑一聲道:「想不到盟主宮為了抓在下,竟然出動了名捕薛千里。」

薛千里一個翻身又消失在迷霧中,不過他的聲音依舊還在。

「你既然已經知道我是薛千里,就該知道我還從未失手過,金弓一張,非死即傷。」

李成會笑道:「我非惡人,為何要怕你,若要交手未必就會吃虧,何況我們還是兩個人。」

迷霧中,傳出薛千里的笑聲,又飛出一支箭,這一次比剛才的那支來的更快更猛烈,朝著李成會迎面而來。

李成會提劍便擋,但高速旋轉的箭來勢兇猛,和李成會手裡的落塵劍交會,在李成會的劍上摩擦出無數火星。

近在咫尺的箭雖然高速旋轉,但李成會猛然發現箭上裹著一團東西,原來這支箭另有機關!

他暗叫不好,原來此箭只是誘餌,箭上的機關才是真,正當他發現但為時已晚,箭上機關打開,從裡面噴出一張網。

李成會想退卻已然來不及,正想揮舞落塵割斷這網,但慢了分毫,巨網張開鋪天蓋地將他包裹其中,危難關頭,李成會一把推開了影兒,不至於讓兩人都被困其中。

男神老公太霸道 李成會被束縛其中,好生狼狽,突然燕子迴環從他眼前閃過,兩道白光交替中,巨網被切割成了數段,是影兒的出手幫李成會化解了眼下的危機。

「李公子,你沒事吧?」

李成會對她報以微笑,扯掉掛在身上剩餘殘破的網,爆喝一聲,身形高高躍起,半空中金光閃爍,儼然已經形成了破凌氣劍。

十三路破凌氣劍的后四路乃是以氣御劍,分別是第十式「凌空舞劍」,第十一式「一劍致勝」,第十二式「十三歸一」,第十三式「氣劍同化」。

李成會雖盡得王隨風真傳,卻只練得前十一式,眼下所使用的正是第十式「凌空舞劍」。

半空中,金光閃爍,凝氣為劍,此神功大有天神下凡,天崩地裂之勢。

劍氣橫掃四周,迷霧一掃而空,方寸間霸氣盡顯,劍氣瀰漫,盤旋不散,李成會也收招從天而降。

薛千里身形盡現,他似早已料到李成會能破解這小小的伎倆,拍著手笑道:「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功,但薛某也絕非只有這點手段,既然接了這門任務,就務必要帶你回盟主宮!」

李成會沉默不語,他憤怒了,縱然是謙謙公子,也無法忍受被三番四次的挑釁,還是用這些卑劣的手段,他怒目瞪著薛千里,緊咬牙關! 三天後。

天海市東郊的一處荒野山林的空地上。

砰!砰!砰!

一聲聲沉悶而又震撼的砰然之聲不斷的傳遞而來,不絕於耳,回蕩在了整個荒野山林中,震耳欲聾。

放眼看去,便是看到一道身材矯健的身影正在對面荒野上的一顆顆樹木不斷的爆發出了一道道的拳影,那勢大力沉的拳頭轟殺在了面前的樹木之上,將整棵樹木都震動而去。

「八極拳之立地通天炮!」

這道身影口中怒吼了一聲,吼聲如雷,緊接著,他的右拳直接爆發而出,轟向了面前的這顆樹木,頓時——

轟!轟!轟!

三聲轟然之聲爆發而起,爆發過後緊接著便又是傳來了第四聲轟然炸響之聲!

轟!

第四聲聲響的聲音更是狂暴不已,轟然巨響,讓人心驚,那磅礴的力量直接轟擊在了這顆樹榦之上,直接讓這棵樹的樹榦呈現出了條條裂痕出來,足以可見這一拳的威力是如何的巨大了!

四重力勁!

這就是四重力勁爆發而出的強大威力!

「戰狼,恭喜,你又爆發出了四重力勁!」

一聲欣喜的聲音傳遞而起,便是看到一道身上穿著銀亮色緊身制服的妖嬈冶艷的性感女人走了過來,正是銀狐。

另一邊,同樣是美艷成熟的幽靈刺客也走來,手中拿著一瓶飲料走過去遞給了剛好收拳轉過身來的方逸天。

「四重力勁的威力果真是不同凡響,這要是單憑徒手搏殺,能夠抵擋得住這股力量的人只怕沒有,要有也就是金剛了,也不知道他現在的實力達到了一種什麼樣的境地。」幽靈刺客開口說著。

方逸天接過了幽靈刺客遞過來的飲料,擰開蓋子后灌了好幾口,眼中流露出一股凝重之意,說道:「金剛這段時間肯定也是在不斷的強化訓練著,對於他的真正實力我也是難以估算,不過他絕對是值得我一戰的最恐怖的對手。」

銀狐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昨天又傳來消息,暗黑世界中的格鬥場上號稱百場比賽未嘗一敗的新人黑拳王與金剛決鬥了,然而,在正面交鋒上,金剛只是一拳,僅僅是一拳便是將這個黑拳王直接轟飛出了賽場。」

「距離與金剛的決鬥還剩下二十天的時間。金剛選擇這個時候屢屢在暗黑世界中出手挑戰各個強者,這一方面是要印證他這段時間來強化訓練的實力情況,另一方面自然是也是在給我施威。」方逸天嘴邊泛起了一絲淡然的笑意,開口說著。

「戰狼,所以這段時間你也要對自己強化訓練,是嗎?」銀狐問道。

方逸天一笑,說道:「就當做是這一戰之前最後的強化訓練吧。我需要鞏固的是四重力勁的爆發的流暢性,雖說到目前為止,還不能持續不斷的爆發出四重力勁,但是我覺得我目前的實力也足夠了!」

銀狐與幽靈刺客聞言后紛紛點了點頭,雖說她們親眼看到了方逸天在強化訓練中展示出來的那股恐怖的實力,但是面對出道至今也是未曾真正敗過的金剛,她們心中同樣是感到擔心不已。

不過銀狐心中已經是盤算好了,也做出了完全的準備,到時候在死亡之谷方逸天與金剛一戰中,要是方逸天出了什麼意外那麼她絕不會袖手旁觀,就算是日後被方逸天百般責備她也無怨無悔。

在她心中,這一戰無論勝負如何,方逸天必須要活著走出來。

………

目前距離方逸天與金剛半年之約的決戰還剩下二十天的時間,是以方逸天找上銀狐與幽靈刺客過來這邊開始為期十五天的強化訓練!

十五天之後便是華國傳統意義上的春節,他會陪著身邊的這些女人以及親人一起度過春節,之後開始踏上與金剛一戰的征途。

按照他的計算,與金剛一戰完了之後回來一個月後,雲夢肚子里的孩子就該出生了,接下來就是慕容晚晴。

所以,一切都還能趕得上,與金剛一戰結束之後還能趕得上自己身邊的女人分娩時機,他自然是要伴隨在她們身邊的。

因此在他看來,與金剛一戰,只能勝不能輸,一定要活著走下死亡之谷!

方逸天的眼中閃過了絲絲堅定之色,當中更是有著一股亢奮不已的狂熱之意在閃動著,與金剛這一戰將會是他面臨著的最強的戰鬥,素來不斷挑戰強者,不斷超越自我的他自然是感到期待與亢奮不已。

休息了一會兒后,方逸天便是繼續投入到了對自己的強化訓練中。

目前來說,他已經是將劉家的二十四破手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越是修鍊到最後,對於二十四破手這套專破內家拳發的外門手上功夫他心中越是感到震撼,這套手上外門功夫說起來根本不亞於他方家的八極拳,同樣是剛猛不已。

而且二十四破手與八極拳之間的攻勢還可以相輔相成,這在戰鬥中無疑是將他的實力直接提升了一截。

試想,到時候他一手憑著二十四破手直接破解對方的拳勢,另一手直接爆發出八極拳的攻勢,兩兩結合之下的戰鬥力可謂是強橫之極,相鋪相成,連綿不絕。

荒野山林中,方逸天不斷的騰挪起躍,在不斷的強化自身的力量同時也是在爆發出了二十四破手以及八極拳的攻勢,將這兩套手上功夫的攻勢不斷的融合在了一起,施展起來也越加的流暢起來。

憑著二十四破手那獨特的方式而不斷的激發調動自身的潛能力量,再憑著八極拳的攻勢兇猛的爆發而出,通過這樣的方式方逸天自身累積而起的力量也是在不斷的增強著,這對於他能夠更多的爆發出四重力勁有著極大的裨益。

要知道每爆發一次四重力勁是多麼的耗費體能力量,像方逸天這樣有著一身強悍到了恐怖的爆發力量的強者都未能夠持續不斷的爆發出四重力勁就可想而知了。

不過隨著自身潛能力量的不斷增強,方逸天對於四重力勁爆發的感悟也就越來越深。

方逸天持續不斷的修鍊了大半個小時,停下來之後他感覺一個人修鍊著也有點單調,況且他也想印證一下自己目前爆發而出的四重力勁的實力究竟有多強,於是他對著旁邊站著的銀狐與幽靈刺客說道:「銀狐,刺客,我們來打一場吧。你們兩人聯手,把我當成你們的敵人,爆發出真正的實力與我交手一場!」 「說說吧,你這麼急急忙忙的,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見紅綢平緩了下來,韓楉樰這才問著,她剛剛那麼激動的原因,在一旁念書的韓小貝和韓遙微,也都一臉疑惑的看著紅綢。

被韓楉樰這樣一問,紅綢也想起來了自己剛剛的失態,一時間,還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想到自己激動的原因。

紅綢又馬上將這些給拋開了,將自己的發現,急急地告訴了韓楉樰。

「姑娘,你看,我這裡的疤痕都不見了。」

說著,紅綢還將自己的袖子往上提了提,露出了自己一段潔白如玉的手臂。

韓楉樰看著紅綢的手臂,上面不僅白皙,而且光滑,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不由得有些疑惑的看著她。

紅綢見韓楉樰沒有明白自己的話,又再次更加細緻的解釋了一下,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

「姑娘,你不知道,我這裡,以前有一道很深的疤痕,可是奴婢用了你給的那個秋霜美顏膏之後,這裡的疤痕就變淡了,你看,現在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了。」

說著,紅綢就又激動了起來,將自己的手臂,又往韓楉樰的面前湊了湊,要知道,愛美,可是每一個女人的天性啊,就算疤痕是在手臂上面,那也是一件讓人傷心的事情了。

現在,這個疤痕沒有了,對紅綢來說,真的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啊。

原來是這樣啊,韓楉樰聽了紅綢的話之後,就明白了,她這樣激動的原因,就在她想要開口詢問一些事情的時候,就看到碧玉進來了。

「紅綢,你怎麼在這裡啊?」

碧玉看到紅綢,也是有些驚訝的,她記得剛剛,她還讓她去將他們今天要學習的東西整理一下的。

紅綢面對碧玉的問話,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亮出來的手臂,在她的面前晃了一下,臉上還帶著興奮的表情。

碧玉一開始的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紅綢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等盯著她的手臂看了一會兒之後,這才驚訝中帶著驚喜的說了出來。

「呀,紅綢,你這裡的疤痕怎麼不見了?」

碧玉也是知道紅綢這裡有一道疤痕的,這還是,她們在原來的地方做丫鬟的時候,被主子給弄的。

殊女伊北 那個時候,他們身為丫鬟,就算是主子不高興了,想打想罵,那也是常有的事情,紅綢的疤痕,就是有一次他們主子不高興了,將摔了碗的碎片弄到手臂上,劃出來的。

他們作為丫鬟,又碰上了主子不高興,就只能忍著了,連請大夫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是上藥了,這疤痕就這樣留了下來。

當時,紅綢還為了這個傷心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呢,還是碧玉將她給勸好了的。

這會兒,看到紅綢的疤痕消失的,碧玉也是很高興,很激動的。

「那當然是用了姑娘給的秋霜美顏膏沒有了的!」

紅綢笑著給碧玉解惑,眼睛里是滿滿的笑意,她以為自己的疤痕,這輩子都不會消失了,沒有想到,現在不僅沒有了,連一點的痕迹都看不出來了。

就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樣,碧玉抓著紅綢的手,又仔細的看了一遍,確定是真的沒有了拿到疤痕。

「真是神奇啊!」

碧玉說的是,韓楉樰製作出來的,秋霜美顏膏,居然能有這樣神奇的效果。

韓楉樰看了碧玉和紅綢的反應,就知道,她手臂上的疤痕,想來是有點嚴重的,不然,不會這樣的激動。

韓楉樰其實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想要做一款改善皮膚,保養皮膚的美顏膏,沒有想到,居然還有祛疤的效果。

「紅綢,你是從什麼時候才是使用者秋霜美顏膏,擦你的疤痕的?」

將這美顏膏,給紅綢她們,也不過是三天的時間,這段時間,韓楉樰倒是看到了他們擦在了自己的臉上。

錦醫玉食 那效果,是很好的,至少,皮膚光滑白嫩了很多,氣色看起來也好了,不過,韓楉樰還是要早點,這美顏膏具體的祛疤的效果。

見韓楉樰問起了正事,紅綢也正了正臉色,將自己用秋霜美顏膏擦疤痕的時間,告訴了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