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抬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思緒飛到天外:「話說藍姨年紀到底是多大來著?師父他老人家貌似有兩百多歲了吧,嘶,那藍姨到底是多大呢?是天山童姥?還是真的年輕呢?」

「如果是真的像臉貌一樣這麼年輕的話,那這麼年輕居然能修鍊到渡劫期,想想都不可能,而且換句話說,師父他老人家也不像是個老牛吃嫩草的人啊,所以還是天山童姥的可能性比較大。誒,真的是傷腦筋啊!」

藍雪瑤沒有看到葉晨,所以沒發現葉晨到底在想什麼,要是萬一知道的話,恐怕葉晨怕是要被打死,懷疑人生。

藍雪瑤語氣一變,向馮半仙問道:「既然你來這裡有一段時間了,那麼這洛水女神顯靈是什麼個事情你知道嗎?」

馮半仙歪著頭,想了想之後撓頭尷尬道:「其實小的也是剛來這裡不久,所以了解的也不是很多,至於關於洛水女神顯靈的傳聞,小的覺得這隻不過是人傳人,後來就越傳越離譜。因為洛水女神早就不在凡界,這是眾所周知的事。至於顯靈,更是無稽之談。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某些有心人或者其他,想要藉此來達到某種目的地手段罷了。」 雖然馮半仙來到洛水鎮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但是其對洛水鎮的這個洛水女神顯靈的事所了解的也並不多。

且就像是今早葉晨等人所遇到的事一樣,雖然有客棧小廝這種自來熟的以像一個小孩子得到了好東西之後向其他小夥伴炫耀的心理一樣,向葉晨等人說了一點關於洛水女神顯靈的一些神奇的事情。但到關鍵的時候,也沒等葉晨等人來得及發問,其就被客棧掌柜打斷,呵斥了下去。

所以在向馮半仙簡單的了解了一下洛水女神顯靈之事後,藍雪瑤便讓馮半仙離開。

而馮半仙這人,在看到這一次自己居然能完好無缺的從藍雪瑤手裡走脫,整個人就彷彿撿到了天大的寶貝似的,最後居然喜極而泣,低聲的抽泣著離開。

若不是馮半仙那離開的速度就像是被狗追一樣快速,葉晨等人甚至都有點懷疑馮半仙是不是捨不得離開……

在馮半仙離開之後,葉晨還好,像劉羽等人皆是用一副奇怪的眼神看著藍雪瑤。

彷彿是感覺到了劉羽等人眼神中的意思,藍雪瑤頓時就像是炸了毛的小奶貓一樣,惱羞成怒道:「看什麼看?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們真的信了那個馮半仙說的話不成?告訴你們,我這人其實很溫柔的,想必相處了這麼久了,你們應該也是有所了解的,是吧!」

「嗯嗯嗯,是的,藍導師說的沒錯,肯定是哪馮半仙撒謊的,像藍導師這種溫柔的人,怎麼可能會去做那些事,所以一定是馮半仙撒謊,污衊藍導師的。也就是導師您大人有大量,心好放過了他,要是我的話,肯定直接把他腿打折。」看著藍雪瑤看向自己眼神中那深深的威脅之意,劉羽等人不得不閉上眼睛,忍辱負重似的說出了這麼違心的話。

得到滿意的答案后的藍雪瑤欣慰的拍了拍劉羽等人的肩膀,讚歎了幾聲劉羽等人很好,是未來的希望啊等等之類的話后,便又帶著葉晨等人往洛水女神廟走去。

……

走了也沒多久,葉晨等人繞了一個彎之後,便來到了洛水女神廟前的廣場上。

當葉晨等人第一眼看到洛水女神廟的時候,便直接被驚呆了。

因為怎麼說呢,這洛水女神顯靈整體金碧輝煌而又不失仙氣飄飄,瓊樓玉宇,漢白玉的石階,小橋流水,就彷彿是一個縮小版的皇宮一樣。

葉晨咂舌,頭也不轉,喃喃的向劉羽問道:「二哥,話說你家皇宮有這麼富麗輝煌嗎?」

劉羽也是獃獃的搖搖頭,喃喃道:「怎麼可能,我們皇室,從高祖開始,就一直提倡節儉生活。就是後來之君,也一直秉持著這個良好的傳統。」

「至於皇宮,也是一直住的是當初高祖修建的那個,也就是有些宮殿實在破的不行了,父皇他老人家才會撥款修繕。所以皇宮,有些地方,甚至還比不上一些大臣的府里,所以也就更不用說這裡了!」

「其實這裡早先時候也並沒有這麼富麗堂皇,不說破爛堪敗,但也好不到哪去。」

「但是自從三年前洛水女神娘娘顯靈之後,信徒就多了起來,大家紛紛捐款,你一點我一點,然後才將洛水女神娘娘的神廟修繕好。」

這時,一個年輕的,鬍鬚有些張揚的,皮膚白皙,光滑,的書生模樣的小公子哥不知何時走到了葉晨等人旁邊,在聽到葉晨等人的疑惑之後,便忍不住上前解惑道。

葉晨等人看了這外形有些誇張的公子哥一眼,然後再看了看雖然束縛的十分的緊,但還是擋不住的高聳,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不過轉念一想,也許這也是人家的興趣愛好,所以也不敢揭穿。

葉晨上前,拱了拱手禮道:「多謝這位小哥解惑,不知小哥是哪裡人士,名什麼,對洛水女神廟和洛水女神顯靈之事了解又多少。如果方便的話,可以為我等解答一下嗎?」

看到葉晨對自己拱手禮,那公子哥心裡一慌,像是被嚇了一跳,但很快便又反應了過來,乾咳了兩聲,同樣也拱手道:「咳,我姓王,命正軍,是洛水鎮本鎮的一個書生,很高興認識各位。」

當然,葉晨一行人當中,除了葉晨以外,其餘人對王正軍的反應皆是淡漠,只是稍微禮貌性的點點頭而已。

因為眾人通過氣息,就能輕易的感應到這王正軍毫無修為,就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而且比起其他凡人來說,其身體好似還有點十分的虛弱。

雖說不是歧視凡人,但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以實力為尊,所以劉羽,張維浩等人只是稍稍點頭示意一下,就覺得足夠了。

和其他人的高冷不同,葉晨反倒是一臉的祥和,一直想要和王正軍攀談,雖說明面上是要了解洛水女神的事,但實際上卻是若有若無的將話題引到王正軍的身上去。

對於葉晨,王正軍雖說不討厭,但對於葉晨的糾纏,也是不厭其煩。在和葉晨說話的時候,眼神都是若有若無的朝著劉羽的方向看去,很明顯,王正軍的注意力是在劉羽身上。

但葉晨還像是沒有自知之明一般,還是在哪裡,對著王正軍喋喋不休個不停。

王正軍雖煩,但也不好不理人……

這時,林穎和李嫣然忍不住了,心裡暗想:「我們兩個絕色大美女在這裡,一天天的就在你眼前晃悠,心意都給你表達的明明白白的,你不撩。反倒是一個容顏雖說不錯,但也並不是那麼驚艷人的女扮男裝,還裝得這麼差的人,你就彷彿像發了Q的泰迪一樣。」

「真的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怒火中燒的林穎和李嫣然二人咬牙切齒的向葉晨走了過了,二人分別一把就抓住了葉晨的耳朵,先是不好意思的對王正軍笑了一下,然後便提著葉晨的耳朵離開,一邊走一邊惡狠狠的訓斥著葉晨,而葉晨也因耳朵被抓住,一路慘叫……

見到葉晨離開之後,王正軍也是終於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精神之後,換了一副笑容,然後向劉羽走了過去。

正想和劉羽搭話的時候,劉羽卻毫無任何反應,看也不看王正軍一眼,便直接離開,只留下王正軍一人傻愣愣的呆在原地,黯然神傷……

逃離了林穎,李嫣然二人魔爪的葉晨走到劉羽旁邊,戳了戳劉羽道:「二哥,你這也太無情了吧,連我都看出來了,那小姐姐很明顯對你有意思,你就沒一點反應?」

「沒有……」

「誒,俗話說得好,旱的旱死,澇的澇死。你這人可真的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哪像我,想要都沒有……」葉晨一副羨慕的不行的模樣。

劉羽撇了葉晨一眼,再看了看林穎二女:「三弟,怎麼我以前就沒發現你這麼不要臉呢?」

「為什麼這麼說?」葉晨一臉茫然的問道。

「你自己體會……」

…… 隨著時間的過去,洛水女神廟這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環境氛圍也越來越熱鬧。小販的叫賣聲,孩童的玩耍聲,父母叫孩子小心一點的聲,還有準備著祭祀典禮物品搬東西的用力悶哼聲,聲聲響起,不絕於耳。

葉晨一行人也是在洛水女神廟這裡,四處的走,主要還是陪藍雪瑤,林穎,以及孫晨微等隊伍中的一行女生逛街,買東西。

當然,在這過程中,葉晨等人也有向其他人打聽關於洛水女神顯靈等等之類的事。

但就彷彿這些人達成了某種共識一樣,都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些洛水女神顯靈啊,許願很靈啊之類的好的話,再關於一些深層次的,所有人都是搖了搖頭,緘口不言。

洛水女神祭祀要到正午12點的時候準時開始,祭祀的過程主要是由鎮里德高望重的人宣讀祭文,供奉五畜,然後再由兩支舞龍的隊伍,還有舞獅的隊伍,還有一些奏樂的人,一行人恭恭敬敬的的行禮拜著像離洛水鎮不遠的洛水河而去。

所以隨著葉晨一行人的東逛逛西逛逛,買了一點東西,吃了一些洛水鎮本地特有的吃食,玩了一些小遊戲之後,時間便很快來到了正午。而此時,距離正式開始祭祀典禮開始僅僅只剩一刻鐘的時間。

雖然距離祭祀開始還有一刻鐘的時間,但鎮上的所有能來的人都已經來齊,雖然洛水女神廟前的廣場很大,但是也是直接站滿了人,人頭似海。

也因廣場上不夠站人,所以周邊的客棧,商鋪,小山坡上也都一樣,都站滿了人。

和之前熱鬧的氣氛不同,雖然洛水女神面前人十分的都,但是沒有一絲的喧鬧,反而更有了一絲詭異的安靜。

不光是大人,就算是小孩子也是一樣,都不復之前的玩樂,同樣也都是和大人一樣,一臉的肅穆表情,恭敬的看著洛水女神廟的方向。

雖然太陽很大,但卻突然微風漸起,帶走了太陽留下的炙熱,帶來了一縷微風的清涼,給人的感覺十分的舒適。

這樣的變化,也讓洛水鎮的人臉上的恭敬神色更加了幾分。因為就和三年前洛水女神顯靈一樣,每次一到這個時候,洛水女神廟這裡都會起帶有清涼的微風,帶有太陽的炙熱。

但是葉晨等人在感受到這一股清涼的微風的時候,皆是眉頭一皺,感覺身體有種莫名的不舒適之感。

一行人相視一眼之後,了解了對方眼神中的意思,點點頭。卻是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事態的發展。

很快,一刻鐘便過去了。洛水女神祭祀典禮正式開始。

一開始先是鎮長宣讀了一些講話,說本鎮去年同樣也是風調雨順,五穀豐收,牲畜安寧,人體平安健康等等,都是因洛水女神的庇佑,所以感謝洛水女神。

而後,鎮長便吩咐鳴禮花,奏樂……

話音落下,無數的煙花升上天空,爆炸開來,雖說是大白天,但不知者煙花之中添加了什麼東西,爆炸以後得,煙火卻讓人看得十分的清楚,就彷彿是在晚上看到的煙火表演一樣。

緊接著,各種各樣的樂器聲音響起,混合在一起,一同組成了氣勢恢宏,滲透人心的華麗篇章。一時間,葉晨竟有了那麼一絲恍惚,聽著這奏樂,就彷彿回到了前世現場觀看聆聽演奏表演一樣……

五分鐘過後,煙火結束,奏樂結束,洛水鎮鎮長便又開始宣讀祭文,祭文深奧但卻又讓人易懂。

同時,這鎮長看似白髮蒼蒼,老態龍鍾,但宣讀祭文時,卻顯得中氣十足,聲音十分的洪亮,就算是葉晨等人距離其差不多有兩千多米的位置,卻一樣還是能清楚的聽見。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來,這洛水鎮鎮長想必應該也不是凡人,就算不是真正的修鍊之人但卻還是有些修為。

和之前的講話不同,這篇祭文很長,直接讓洛水鎮鎮長宣讀了三刻鐘左右。

雖然祭文晦澀難懂,且宣讀時間又長,但因洛水鎮老鎮長的中氣十足的聲音,再加上其激昂且又抑揚頓挫的讀法,在場的所有人全都精神奕奕,沒有一絲困頓欲睡的模樣。

……

終於,祭文宣讀完畢,洛水鎮鎮長便宣布祭祀典禮的下一項內容正式開始。

鎮長話音的落下,舞龍,舞獅,各種各樣的慶祝時祭祀舞蹈,配合著嗩吶,腰鼓,大鼓,銅鑼等等,鼓瑟吹笙,一路邊走邊跳的向著洛水河走去。

烽火佳人:名媛嬌妻,超能撩 隨著舞龍舞獅等歡慶表演的隊伍向洛水河走去,許多的小孩子都歡樂的蹦蹦跳跳的跟著敲鑼打鼓的隊伍一起前行,再隊伍之間奔跑,歡樂的笑容洋溢在臉上。

大人們也是,在叫喊自己孩子小心一點的同時,手裡拿著各種吃食,一邊吃一邊又說有笑的慢慢跟在隊伍後面。

同時,也還有許多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書生以及深藏閨中的女子今天也出了門來,三五成群,兩兩一起。

在不經意間彷彿看到某人的臉的時候,整個人就彷彿像是被雷擊了一樣,整顆心就如同小鹿,四處亂撞。所以在今天,也有許多的年輕書生或者深閨女子一眼就看中了對方,因此得以一見鍾情,而後更是喜結良緣。

看著洛水鎮整個鎮都充滿洋溢著無數的幸福和歡樂,葉晨等人也不禁暗暗懷疑是不是自己等人想錯了,又或者是根本沒有洛水女神顯靈這回事,只不過是最近幾天洛水鎮日子變得好了,所以人們才這樣覺得!

但是為什麼看著這些歡樂的景象,總感覺好像有那麼一絲不對勁呢……

思緒萬千的葉晨等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了尋找真正的答案,所以索性也跟在祭祀隊伍的後面前往洛水河,看看這洛水女神祭到底怎麼回事。

洛水河離洛水鎮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但因人數太多,所以也導致一直前進的速度很慢,直到過去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左右,眾人這才到達洛水河。

等到葉晨等人到了洛水河的時候,才發現祭祀典禮已經開始了好一會了。各種各樣的牲畜,祭品整齊的擺放在河邊之前準備好的祭台上。而洛水鎮的鎮長,此時也已經將近把祭文朗誦完畢。

緊接著,就即將要準備著進行祭祀典禮的最後一步。這一步完成,整個祭祀典禮也就差不多結束,而之後就是整個鎮子的歡樂慶祝時光。

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所有的準備事項便都已經結束了,直接來到了整個祭祀典禮最重要的一步,獻上供奉的祭品。

可當葉晨等人看到祭品之後,一行人目眥盡裂,忍不住大聲的喊到:「住手……」

…… 葉晨等人話音落下,便快速飛身上前,迅速的穿過人群,來到了正要抬祭品入河供奉祭祀的一群力士前面,攔住了他們。

而洛水鎮的人先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給弄懵了,喧鬧的氛圍頓時安靜了下來,場景竟然顯得有那麼一絲詭異。

祭祀這是被打斷了?這麼一個疑問縈繞在洛水鎮眾人的心頭,久久不得散去。

但隨後,也沒多久,洛水鎮之人便反應了過來,目眥盡裂,剛剛那詭異的安靜氛圍被打破,各種怒罵,呵斥,詛咒,或是嘴裡念念有詞的向洛水女神告罪的等等繁雜的聲音響起。

憤怒的人們安耐不住自己心裏面的怒火,怒氣沖沖的向著攔在抬祭品往河中供奉葉晨等人而去,在想要把葉晨等人拉開的同時,看架勢也是恨不得要把葉晨等人撕碎扒皮抽筋吃肉……

然而,就算是看到人群洶湧的這一幕,作為洛水鎮的鎮長,白髮老者只是冷冷的看著葉晨等人,並沒有要阻攔鎮民百姓的意思……

就這樣,鎮民們看到鎮長並沒有阻攔自己等人,於是心中更是大定,前行的速度更是變快起來,人群洶湧,就像是巨大的浪潮一樣,想要將葉晨等人給淹沒。

但,下一秒,一股滔天,震懾人心的氣勢暴起,讓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的鎮民們頓時感覺身體一涼,清醒了過來。

不光這樣,鎮民們在清醒了過來之後,在這無邊的氣勢威壓之下,忍不住心中的戰慄,紛紛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

而那冷眼旁觀的鎮長,還有那些抬著祭品的力士也是,直接就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

而發出這股氣勢威壓的人,正是藍雪瑤本人,當然,藍雪瑤作為渡劫期的大能修士,光是憑自己的氣勢威壓,不要說是這個毫無修為的凡人鎮民,就算是元嬰期的修士,在這股威壓之下,也會心膽俱裂,全身暴血死去。

所以藍雪瑤也只是看著這些憤怒失去理智的鎮民,不得已才發出了一絲的氣勢威壓。但就算是這樣,也不是這些凡人鎮民能夠承受了,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那些憤怒到失去理智的洛水鎮民膽寒跪了下去的主要原因。

藍雪瑤面無表情,冷冷道:「洛水鎮鎮長,出來回話……」

聽到藍雪瑤叫自己,白髮蒼蒼的跪在地上匍匐著的洛水鎮鎮長忍不住害怕的發抖,下意識的就想要立即逃離此處。但最後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努力,都無法挪動想要逃離的腳。

最後,只得老老實實的,跪在地上,趴著向藍雪瑤的方向而去。

而葉晨等人,則是在看到場面穩定了之後,便立即轉身向即將要被供奉給洛水女神的祭品快速前去。

而前前後後,讓葉晨等人自己洛水鎮鎮民反應這麼大的最主要的原因,也就是這些即將要獻祭給洛水河的祭品……

整整一百對童男童女

……

葉晨等人來到這一百對童男童女旁邊,手輕輕一揮,百道微弱的風刀起,輕易的就切斷了綁在童男童女們身上的繩子。而風刀的力度,也是把握的剛剛好,並沒有傷到這些孩子。

看到葉晨等人的動作,本就害怕恐懼無邊的洛水鎮的人們紛紛強按下自己心中的畏懼,抬起頭來,聲音很大且又充滿了哀求的語氣道:「不要啊,千萬不能放啊,各位上仙,不要啊,你們這樣做,會觸怒洛水女神娘娘的啊,你們這樣,會遭報應的啊……」

鎮民們各種哀求,咒罵的聲音不停的響起……

但葉晨一行人卻不為所動,恨恨的瞪了一眼洛水鎮的鎮民們,但是卻沒有說話,因為在葉晨一行人心裡想來,根本沒有必要。就算是說了,這些鎮民也根本不會聽。

因為人性就是這樣,只會聽對自己有利的話,至於對自己無利的,那管他洪水滔天。

葉晨一行人,一言不發,默默地將綁在這一百對童男童女身上的繩子給扒拉開來,而且一邊扒拉的時候,心裡同時也感覺十分的酸楚。

性格向來文弱的伍若溪眼眶裡淚光在不停的打轉,低聲,聲音有些顫抖得想要哭泣一般似的向葉晨發問道:「師兄,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些都還只是孩子啊,他們怎麼就忍得下心這麼做。」

眼前這一百童男童女,年紀最大的看樣子也不過僅僅五歲多一點,其他更多的也都是三歲左右的年紀。

這一百對童男童女,身上全都是滿滿的傷痕,有鞭子抽出來的肉痕,有棍子打的,拳打腳踢出來的青紅紫綠,甚至還有一些細長的傷口。

不到如此,這一百童男童女身體全都是瘦骨嶙峋,渾身上下沒有一點這個年紀正常的飽滿,全身彷彿都只剩下了一層皮包裹著骨頭一般。

而且可能還是為了防止這些孩子掙扎,逃跑等等之類的行為影響到了祭祀,所以這些孩子甚至還被餵了大量的葯,全都昏迷了過去,就算是葉晨等人幫他們解開繩子等大動作都沒有弄醒他們。

聽到伍若溪的問話,葉晨拍了拍伍若溪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我們已經救了他們了,他們以後都會沒事了!」

「還有,先不要傷心了,你們幾個,擅長治療方面法術的,趕緊過來給這些孩子治療。」說著,葉晨從戒指里拿出了一個回復丹遞給伍若溪。

「這個是回復丹,可以更好的幫助這些孩子恢復,但這個丹藥靈力和藥力對於這些孩子來說太大,所以你要想辦法,將這回復丹稀釋,直到他們可以承受的範圍,然後再給他們喂下去。」

伍若溪接過回復丹之後,重重的點點頭道:「放心吧,師兄,交給我吧。」

說完之後,葉晨便又對張維浩等人道:「注意警戒,這裡人已經失去了本心了,防止有人傷到這些孩子。」說著,葉晨冷冷的看了洛水鎮的鎮民一眼。

然而就仿如葉晨說的一樣,張維浩等人向著那些跪在地上的洛水鎮鎮民們看去,發現這些鎮民儘管是害怕得跪在地上,但眼神裡面卻充滿了恨意和冰冷的神情。

於是張維浩等人點點頭,一個閃身,平均分佈開來,將這些孩子給圍在中間。

做完這些之後,葉晨拍了拍劉羽的肩膀:「二哥,該辦事了,這些世俗的事,還是由你出面比較好……」

劉羽點點頭,然後二人便向藍雪瑤走去……

…… 等到葉晨和劉羽來到藍雪瑤身旁的時候,洛水鎮的鎮長也已經跪著匍匐到藍雪瑤的身前,渾身不停的的顫抖,也不敢抬頭看藍雪瑤以及葉晨二人。

「小老兒乃是洛水鎮鎮長白無痕,不知上仙降臨洛水鎮有何吩咐!」

藍雪瑤撇了白無痕一眼道:「雖說在我看來且和我比起來,你就如同小孩子一般,但看你年紀如此較大的份上,我允許你起來回話。」

白無痕聽到藍雪瑤的話后,恭敬的又一次向藍雪瑤行了個禮:「多謝上仙憐憫。」之後便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

看著還在不停地害怕得發抖的白無痕,藍雪瑤冷冷道:「如果我記得沒錯的,早在一千年前,不光是我們大漢帝國,還是本大陸和其他大陸的所有人都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從哪以後,無論哪個地方,都不得以人為祭品,尤其是孩童向所謂的神進行獻祭。所以如今你洛水鎮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行如此泯滅人性之事。」

「而你作為洛水鎮鎮長,本就是此地的德高望重之人,且同時你也是帝國下派到地方的官員,對於獻祭童男童女之事,你不但不勸導本地民眾,反而帶頭做此種泯滅人性之事,知法犯法,你該當何罪?」藍雪瑤越說,語氣越冷,直到後面話音落下之時,更是滿滿的殺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