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邀月與聞風相視一眼,異口同聲的問道:「什麼事情?」

星耀則是嘿嘿一笑,「你猜我和龍萱在外面玩的時候,看見了什麼嗎?」

「說!別賣關子。」

季邀月瞪了這孩子一眼,這都什麼時候了,說話還要吞吞吐吐的。

星耀抿了抿嘴,「母親。我們看到了青緒、紫龍神二人召喚了徐風,然後親手處置了徐風。」

「什麼?!」

季邀月與聞風聽到了這話后,震驚萬分。

紫龍神,親手處置了徐風?

難道,徐風真的與翼龍族的飛陌有了勾結?

聞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不由怔了一下,喃喃的自語道:「不!不會的,徐風姐姐是我三姐,她素來與世無爭,她怎麼可能會……還有父神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一定是沒有調查清楚的!」 「你多久沒有與你三姐見過面了?」

季邀月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問話。

聞風呆在當場,說不出話,他是許久不曾與三姐見面了。

從他到人界歷練,然後從人界歷練歸來,就一直沒有與三姐見過面了。所以才會在三姐身邊的侍女,說三姐約自己去靈藥谷見面,有要事相商的時候,聞風沒有任何提防,便直接一個人去了。

結果,才會發生這樣的事。

聞風沉默了,他感覺這一次回來龍族,一下子發生了好多事。

而季邀月則是突然看了看聞風,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聞風,你父神,是個衝動的人嗎?」

「不啊。父神很冷靜,很有大局觀的。要不然,龍族這麼多年,不會管理的那麼平靜的。」

聞風搖了搖頭,給了紫龍神很大的肯定。

季邀月則是眯了眯眼,「那麼,就算你三姐徐風,真的與翼龍族的飛陌老頭有所合作,紫龍神也不該惱怒的原因,就將徐風殺之而後快啊。」

星耀嘿嘿一笑,「母親,你好聰明啊!我還沒把後面的事說出來呢,結果你就猜到了後面的情況啊!」

他這話一出,讓季邀月與聞風都看向他,畢竟這孩子到底是在想什麼呢?為什麼說話只說一半,不說一半呢?

星耀察覺到了母親與聞風的眼神不善,沒來得及張口呢,龍萱則是站了出來,擋在了星耀的面前,直接說道:「我們看見的紫龍神,是假的。那是一個有鬍子的老頭扮演的!為了有證據,我拿了錄相石,把那一幕全拍下來了。」

說完,龍萱的手上出現了一個石頭,然後遞到了大家的面前。

聞風接過錄相石,看了一眼錄相石里的畫面,倒吸一口氣,「這……這是飛陌混蛋,還有翼龍族的長老余加!!」

扮演紫龍神的,是飛陌本尊。

而扮演青緒的,則是翼龍族的長老余加。

至於徐風,是真身本尊,只是,她是慘死在飛陌的手裡。

飛陌殺了徐風后,笑得一臉殘酷,「紫煌,老夫倒要看看,你親手弒女的消息一旦傳出去,你還有什麼資格成為龍神呢?」

翼龍族的長老余加則是一臉諂媚,「族長,接下來咱們該怎麼做?」

「備大軍,咱們隨時應戰!」

「是,族長英明!」

二人相視而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得意之色。

錄相石里的這兩個人,狼狽為奸!

聞風恨不得直接把這兩個人給殺了!

他現在他哪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三姐徐風從頭到尾,都是清清白白的,結果飛陌為了把事情鬧大,還刻意偽裝成紫龍神,然後騙了三姐徐風出來,然後殺了三姐。

又想把這個鍋,扔給父神去背!

可惡!

這飛陌老頭,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聞風氣得全身打顫,站在他一旁的季邀月,也看到了錄相石里的整個片段。

她則是從聞風的手裡把這錄相石奪了下來,要是她再不拿走,只怕聞風控制不住力氣,就真的把這錄相石給毀了。

這可是證據呢,可不能毀了! 「邪邪,我的龍靈之力,什麼時候可以使用?」

聞風說話了,只是說話的時候,語氣帶著莫明的肅殺之意。

季邀月睨了他一眼,「怎麼,現在想與人干架啊?」

聞風吼叫道:「是!我要殺了飛陌那噁心的混蛋!」

他如此情緒大動,讓季邀月不由皺了皺眉,瞪著她,「如果以你現在的狀態,你不會是他的對手。聞風,你要冷靜,衝動是魔鬼,你忘了嗎?我先前與你說過的話,那便是先下手為強!」

「怎麼先下手為強?」

「三天後,我們會直接攻打翼龍族的大本營!」

季邀月的話里,有著決意。

聞風怔了一下,「好,三天後我追隨你!」

季邀月點了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贊道:「這就聽話了,來先把這些葯吃了,爭取今天晚上恢復你的龍靈之力。」

……

離開了聞風的住處,季邀月帶著兩個孩子,去找迦夜他們商議。

當然,也把手中的錄相石也一併給了他們。

而迦夜看到錄相石的時候,不由心中一驚,「難怪……甄娘會說,我們來龍族的時候,九死一生。而若帶上星耀、龍萱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黑龍王戰絕在旁聽到迦夜突然提及甄娘,他不由一愣,「你說那個十錢天師甄娘嗎?」

「對。戰絕,你還沒看出這錄相石里的陰謀嗎?」

迦夜的俊臉帶著寒冷之意,一字一頓的說道:「翼龍族的飛陌,果然是一個心計頗深的老頭。使用離間計,簡直就是出神入化了。」

百里聽到了離間計三個字的時候,再重看了一遍錄相石里的內容,心裡一片冰涼,不敢置信的看著青緒,再看看紫龍神,「這……飛陌算計的不僅僅只是紫龍族,而是青龍族、白龍族都給算計了!」

「你看出來了?飛陌老頭要的就是咱們三族像黑龍族當年那樣,因為心生猜忌,然後內亂,他倒是可以坐收漁人之利!」

青緒冷笑,他素來鬼點子多,看到錄相石里的東西,哪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翼龍族的長老余加也好大的膽子,竟敢假扮他青緒!

簡直不可饒恕!

紫龍神看到自己的女兒徐風,慘死在飛陌的手裡時,他緊了緊拳頭,本來對翼龍族的前景還有些擔憂的,此時那一分憐憫之心,早就全飛了!

他突然沉聲說道:「我們三族聯盟,把翼龍族那些不安份的,全部剷除了。當然,你們若要除草除根,我也不會有任何意見的!」

百里挑眉,「紫煌,你難得動怒啊!」

「我能不怒嗎?我女兒被飛陌殺了!」紫龍神瞪了他一眼,徐風那個女兒溫婉不爭不搶,可就這樣好的女兒,結果飛陌卻要殺了她。

他的女兒徐風何錯之有?

飛陌卻要殘忍將她殺了!

還想著把這殺女的罪名,推到自己的身上!

這如意算盤打得太好了!

他們幾個在談論的時候,季邀月則是看向迦夜,「夫君,你怎麼看這件事?」 「你心裡其實早就有了決定,不是嗎?」

迦夜看了她一眼,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季邀月也不避開他的視線,直接點頭,「是,我有了決定,但不知道他們的想法如何。」

迦夜則是舉了舉手,「大家靜一靜。先聽聽我夫人的計劃,你們再發表自己的意見吧。」

有他這一開口,所有人都不再說話,眼睛都看向了季邀月。

當諸人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時,季邀月沒有半點驚慌,而是掃視了大夥一眼,幽幽的說道:「我的提議是,三天後,白龍族、青龍族、紫龍族聚集所有能戰鬥的龍衛,一舉攻入翼龍族,殲滅對方!先下手為強!」

她的話,說的擲地有聲。

紫龍神聽到了她的話后,直接點了點頭,「好,這件事我沒有異議。」

百里摸了摸鼻子,「可以!」

青緒則是嘿嘿一笑,「玩突襲啊?這一招,我喜歡!」

得到了他們三人的同意,季邀月看了一眼迦夜。

迦夜看到她的眼神示意,不由失笑,「夫人給我打眼色,這是想讓我安排接下來的攻略嗎?」

「那當然,你可是戰神啊。攻略自然是你來擬,起碼能保證我們大家的傷亡降到最低,還有保證不讓飛陌那個大混蛋逃了!」

爆寵小狂妃:邪帝,要留情 季邀月昂了昂下巴,一副與之榮焉的驕傲。

黑龍王戰絕則是走到了迦夜的身邊,「兄弟,把飛陌留給我!」

迦夜深深的看了一眼黑龍王戰絕,能看到他眼裡的堅持,也就頷首應允,「好,我答應你。」

「飛陌能給我卸掉他的右手嗎?」

紫龍神突然插了一句,「他的右手,殺了我女兒的惡手!」

青緒在一旁來了一句,「把飛陌抓住了,對他施以酷刑,就算是把他弄死了,照樣可以分屍!」

「分屍這個主意不錯!我還真想把他剁成肉碎,然後拿霧海餵魚!」

百里陰側側的笑了,贊了青緒的提議。

他們說起這個的時候,彼此的臉上都看到了對飛陌的怨恨。

迦夜則是對著他們幾個說了一句,「既然要突襲翼龍族,那就麻煩諸位給一下翼龍族的地形圖給我,然後咱們現在就把攻略給商定好。龍衛的安排,也需要時間的,調動龍衛的時候,也不要有太大的動靜,以免引起對方的警惕之心。」

「迦夜公子說的是,那麼真正該出動的是咱們自己的心腹了。」

紫龍神眯了眯眼,然後提議道。

青緒挑眉,「可以啊,正好可以檢驗一下他們的實力。」

百里點頭,「我沒有意見,反正訓練那麼多年了,為的就是給戰絕回來龍族的時候使用的。現在不用,更待何時?」

他們三的對話,讓一旁的阿暖,聽得熱淚滿腔。

小時候一起長大的情誼,沒有因為曾經的誤會,而讓大家越走越遠。反倒因為年紀的增長,而更懂得去體諒、包容。

黑龍王戰絕伸手搭在了阿暖的肩膀上,溫聲說道:「阿暖,待事情全部解決了,我們在龍族呆些日子吧。」

「好!」

阿暖忙不迭地的點頭! 翼龍族。

飛陌此時正在自己的翼龍宮裡,招待盟友。

而這個盟友,正是花刺。

花刺是白幽生前的心腹,甚是得白幽的信任,白氏子弟有多少在龍族,花刺全部都知道。

花刺願意來翼龍族,與他合作,對於飛陌而言,還是很高興的。因為他一直不知道白氏子弟的分佈情況,雖然與白氏一族有合作,但白幽那個女人,卻也是提防著自己。

二人的合作還沒有放在明面上,只是私下的合作。

現在白幽已經死了,花刺投靠了自己,飛陌自然是滿心歡喜,然後手執酒樽,對著花刺說道:「花刺,為了我們的聯手,該喝上一杯才是。」

「飛陌族長言重了,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當天我的小命,多得你指點,才得以保住。」

花刺沖著飛陌微微一笑,感激道。

二人舉杯慶祝,喝完了手中的酒,飛陌則是看著花刺,「花刺啊,既然咱們是同一陣線上的,那白氏子弟的分佈……」

「飛陌族長,白氏子弟的分佈,我是知曉的。但是,眼下卻還不能把他們的下落,告訴您。還請你見諒!」

花刺的俏臉上,掛著一抹鎮定。

飛陌有些意外,「為什麼?」

「公主生前的時候,已經吩咐了他們去完成一個任務。只要任務成功,那麼便是我告知您的時候。」

「那需要多長時間?」

「再有五天時間。」

「好,那就一言為定。」

飛陌對於沒有任何不滿,五天時間,他等得起。

而且,為了能一統龍族,他為這個目標可是努力了很長時間了,區區五天時間,他還真不放在眼裡。

花刺會心一笑,然後與飛陌在宮裡享受美食佳釀。

待宴席散去的時候,花刺去了飛陌給自己安排的住處,臉上掛著一抹說不出來的悲傷。

她對於飛陌的舉動,其實並沒有什麼好感。

對她而言,投靠飛陌,也是因為不得已而為之,因為飛陌的權勢太大了。連紫龍皇宮都進得去,花刺不過是區區一個侍婢,又要拿什麼來與之搏鬥呢?

想到這裡,花刺的心有些涼。

公主與飛陌相識這樣久的時間,公主死在飛陌面前的時候,飛陌全場臉色不變,就連呼吸都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花刺覺得心寒,是因為公主與飛陌族長已經有了許久的關係,可是飛陌族長,對於公主的死,完全是無動於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