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一口鮮血噴出,紫衣青年神色萎靡,氣息一瞬間便跨了下來,跌跌撞撞地自往後退了十幾步遠,雙膝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哼,只要精神力比不上我的人,就算實力再強,也得受幻術影響,這一屆我重新奪回公子稱號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藉助幻術擊敗對手,顧凌雨冷冷一笑,與此同時,對方頭頂上的氣運也自動被剝離了一部分,繼而轉移到了他身上。

吸收第一個對手的氣運,顧凌雨信心爆棚,頭頂上龍鳳虛影長到了四尺左右,躊躇滿志地回過頭,卻發現林寒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兩隻眼睛都快眯成了縫,正默默地打量著自己。

龍淵大賽的決賽場地並沒有太多規則限制,除了不能群起圍攻之外,選手之間可以自由選擇對手,林寒擊敗商正央,立刻便將目標轉移到了顧凌雨身上。

「混蛋,又是你!」

顧凌雨目光一寒,分外仇視地眯著眼,將飽含殺意的目光鎖定在了林寒身上。

自從上一次敗在林寒手中之後,夢天古域中便有各種各樣的謠傳,說他顧凌雨之所以能夠獲得妖瞳公子的稱號,也不過是運氣而已,否則又怎麼會敗在一個聲名不顯的飛雲宗弟子手中。

為了擺脫這些流言,顧凌雨最近一年以來加倍苦練,別人進入古域密境,都是沖著機緣去的,只有他視那些寶藏為草芥,一直都在拚命尋找能夠提升實力的功法或者靈藥。

「既然被你主動找上了我,倒是省去了許多功夫,這樣也好,我要在你身上,一雪前恥!」

顧凌雨厲嘯一聲,眼瞳中飛速浮現出了妖異的神光,配合著一道若有若無的輕響,林寒感覺自己所處的環境在一瞬間變幻了色彩,周遭人影和那無窮無盡的含殺聲漸行漸遠,取而代之的,卻是死一般的沉寂。

「又是這一招?」

林寒口中發出不屑的冷笑,正欲出言譏諷,腦後卻驟然爆發出了一道道銳利的破空聲,一道渾身洋溢著澎湃勁氣的人影,自黑暗中急速朝著自己掠來。

「林雪奇?」

目光驟然一縮,林寒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這堂堂的擒龍公子,竟會選在這個時候對他發動攻擊,如此一來,他豈非需要同時面對兩大強者的合圍?

藏身黑暗中的顧凌雨無所不在,林寒無法放開心思去和擒龍公子戰鬥,面對自他手掌中揮灑出來的磅礴光氣,唯有騰身暴沖而起,躲過了這一次偷襲。

轟!

一股擒龍真氣重重地轟擊在了腳下的地面上,驟然爆發出地動山搖的可怕雷鳴,這看似隨手的一擊,卻是將整個擂台震得急速晃動,勁氣轟擊地面,爆炸出一團龐大的蘑菇雲層,無數大腿般粗細的裂紋攀爬而出,瞬間瀰漫到了上百丈遠之外。

「林寒,去死!」

又一聲蘊含冰冷殺意的暴喝聲傳來,林寒內心頓生警兆,感覺後背徒然浮現出一道詭異的黑影,虛空中一隻手掌浮現而出,似幽靈鬼魅,猛地抓向自己的后心。

「幽冥公子!」

林寒內心徒然一沉,隱雪劍飛快劃出一抹驚虹,挑向身後掠來的爪印,同時身形暴退,避開那無孔不入的黑霧侵蝕。

叮!

長劍點在手掌之上,發出嗡然長鳴,想象中的巨力卻並未傳來,反而劍鋒直接沒入了黑暗。

好在林寒這一劍倒並沒有要和幽冥公子一爭長短的意思,是以劍出如虹,卻留有三分力道,倉促間縮回長劍,臉上一陣青白交替,沉悶良久,內心徒然發出了一陣冷笑,

「原來這些都是幻影!」

看來自從上次交手之後,這顧凌雨倒也狠下了一些功夫在幻術之上,沒想到同樣的招式,居然差一點再次騙過了他的眼睛!

若非林寒這些日子以來,從未放下對於精神力的修鍊,恐怕這一次,難免又要陷入那陣幻覺之中!

弄清楚了自己的處境,林寒反倒變得不慌不忙了起來,雙眼微闔,利用精神力仔細感知著周圍氣勁的變化,至於發生在眼前的攻勢,他卻絲毫不曾理會。

世界被還原成為了一個點,林寒腦海中徒然變得無比清明,感受著周圍那些虛虛實實的變化,判斷出眼前出現的幻影,不過就是顧凌雨利用精神力製造出來的假象,真正的攻擊,還隱藏在最深處。

「既然你要賣弄精神力,那我便讓你仔細瞧上一瞧,在我面前施展精神手段的想法究竟有多麼幼稚!」 離開森林人新型建材公司的時候已經是大半下午了,夏雷沒有看到申屠天音的那輛勞斯萊斯幻影座駕,想必她還在他與申屠石山簽合同的時候便離開了。

車子緩緩駛入車道,往著市區的方向駛去,梁思瑤打破了沉默,她笑著說道:「今天的運氣真好。」

夏雷隨口說道:「是啊,運氣真好。」

梁思瑤直直地看著夏雷,「可我覺得這裡面有點不對勁,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夏雷知道她想說什麼,而他卻不想談他與申屠天音之間的那點故事,他跟著轉移了話題,「你不是想去我家吃飯嗎?糖醋排骨,海鮮什麼的,我們去超市買菜吧。」

「哎呀,你不說我都忘記這事了,快快快,去超市,我肚子都餓了。」梁思瑤的心思轉移到了美食之上。其實,以她的聰慧,她早在申屠天音主動跟夏雷說話的時候便猜到兩人之間一定有什麼,但好奇歸好奇,可她卻不是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女人。

夏雷轟了一腳油門,長城H6在路上飛奔了起來。

一邊開車,夏雷的心裡也一邊琢磨著事情。支付了森林人建築公司五百零八萬,再加上他之前所支付給土地局的一百萬土地金,他手邊剩下的也就五十來萬現金和一筆神州工業公司還沒有支付的一百萬的貨款了。現在,每一分錢都要節約著用了。不過資金方面也沒有給他帶來太大的壓力,因為胡市長曾經表過態,有困難可以去找他。所以一旦資金耗盡,無米為炊的時候他還可以去找胡市長做擔保向銀行貸款,實在不行的話他還可以找神州工業公司提前預支貨款。總之,解決了地皮和建廠這兩個大問題,他的夢想也就差不多實現了百分之六十了。這讓他感到高興。

返回市區,夏雷在小區附近的一家超市裡買了很多食材,還特意買了一箱張裕干紅,然後載著梁思瑤這個吃貨和一大堆食材回到了小區。

停好車,夏雷和梁思瑤各提著好幾大包食材往樓梯間走,一道靚麗的身影忽然從樓梯間里走了出來。

筆挺的制服,燦爛的笑容,江如意就像是盛開在小區綠化帶里的一朵鬱金香,清美典雅,引人注目。

「哎喲,這不是我們小區的雷子嗎?」江如意笑盈盈地迎了上來,「買這麼好吃的,今天誰過生日嗎?」

夏雷說道:「沒人過生日,就是請我師姐上我家吃頓飯而已。」他跟著介紹道:「思瑤,這位是江如意。如意,這位是我的師姐,梁思瑤。」

梁思瑤和江如意其實早就見過,梁思瑤還看過江如意的證件,知道她是警局的局長。可她對江如意沒有半點好感,因為那天晚上江如意把喝醉的夏雷從她的手中帶走,還蠻橫地讓她叫計程車回去。這件事她是不會隨隨便便就原諒江如意的。

夏雷做了介紹,江如意和梁思瑤卻沒有打招呼,也沒有握手,只是對視。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你們認識啊?」

江如意,「不認識。」

梁思瑤,「不認識。」

夏雷也懶得管了,提著菜就往樓梯間走,「我去做飯了,你們隨便聊。」

江如意忽然說道:「我也要去你家吃飯。」

帝少的獨傢俬寵 夏雷的頭有些疼,他硬著頭皮道:「好吧,你幫忙去把後備箱里的紅酒拿上來吧。」

江如意跟著就去後備箱里抱出了那箱張裕干紅,還從梁思瑤挑釁性地翹了一下嘴角。

梁思瑤忽然學著江如意的腔調,「哎喲,這不是我們家雷子嗎?肉麻。」

江如意沒有半點尷尬的意味,「我們小區是個大家庭,我們住在一起,我說我們家雷子有錯嗎?再說了,我說什麼,關你什麼事?」

梁思瑤說道:「我是她師姐,我擔心她交友不慎!」

江如意說道:「我和他一起長大,要說交友不慎,那也是現在交友不慎!」

兩個女人針尖對麥芒,毫無來由就對上了。

這時夏雷從二樓陽台上探出了頭來,「我說你們上來聊行不行?我要做菜,沒菜我做什麼啊?」

梁思瑤和江如意這才上樓。

兩個女人上了樓,進了夏雷的門,很快又針對上了。

江如意說道:「雷子,我給你打下手,現在好多女人連菜都不會洗,這樣的女人是社會的蛀蟲。」

梁思瑤這邊瞧了一眼亂糟糟的客廳,跟著說道:「雷子,你家裡這麼亂,我幫你收拾收拾。有些女人說得好像自己很會做菜似的,還不是跑來蹭吃蹭喝,這樣的女人才是社會的蛀蟲,對吧?」

夏雷的腦袋無力地耷拉了下去……

夏雷煮飯,夏雷炒菜,說要給他打下手的女人在幹活不到五分鐘之後便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綜藝節目去了,幫他收拾房間的女人也差不多在那個時候坐在沙發上看同一個節目,時不時笑出聲音。他忽然覺得女人都不靠譜,還是男人最靠譜。

忙活了一個小時,夏雷便泡製出了一桌好菜,糖醋排骨、魚香茄子、火爆大蝦、清蒸扇貝等等。一大桌子菜,每一道菜都色香味美,看著就覺得它們好吃。

夏雷會炒菜其實也是被逼出來的,母親早去,父親又離奇失蹤,他要照顧妹妹的飲食,不會也得會。不過,他的廚藝精進卻還是在他的左眼異變之後。炒菜的時候,他的左眼能觀察到食材的最細微的變化,所以總能將食材炒到最鮮美的狀態。他的左眼讓他在放調味料的時候也有獨到之處,份量總是剛剛好,而別的廚子卻只能憑藉經驗來放,根本就達不到他這種恰到好處的境界。

看著一大桌子美味,夏雷欣慰地笑了,心裡想著,「有時間的話我應該看看美食方面的書,以我現在的能力,我就算轉行去學廚子,那也能學到最好的程度吧?」

沒等夏雷招呼,江如意和梁思瑤被美食的香味給吸引了過來。

「哇,好豐富!」江如意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梁思瑤也兩眼放光,好高興的樣子,「真沒想到你這麼會做菜,看來以後我要常來你家做客了。」

江如意嘟囔道:「臉皮真厚。」

夏雷開了一瓶紅酒,卻想起沒買高腳杯,只得用碗倒了三碗,一碗給了江如意,一碗給了梁思瑤,一碗留給了他自己。他有些尷尬地道:「忘記買杯子了,我們就用碗喝吧。」

梁思瑤笑著說道:「用碗喝有什麼,用碗喝才痛快。」

江如意已經迫不及待地夾了一隻火爆大蝦放在嘴裡,狼吞虎咽之後向夏雷豎起了一根大拇指,「好吃,好吃,比我在海鮮館吃的還好吃,回頭你給我再炒一份吧,我帶回家去吃。」

夏雷,「……」

美味堵住了兩個女人的嘴,看著她們津津有味地享用著他烹飪的美食,夏雷的心裡越發覺得他應該學習一下烹飪技術了。他現在會的菜還都是以前會做的菜,根本就沒有專研過什麼廚藝。可以預見的是,以他現在的能力,他如果專研一下廚藝,他在這方面會有多高的水平,會有多高的造詣,這還真是誰也說不清楚的事情。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廚師在炒菜的時候能看到食材內部的變化,也沒法看到食材與調味料的融合的情況,而他卻能做到這兩點。

一頓晚餐吃完,江如意和梁思瑤都心滿意足地去看電視去了,連個碗都沒人收拾。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收拾碗筷去了廚房。

剛剛洗完碗筷,夏雷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卻是秦香的號碼。

「他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幹什麼?」夏雷的心中有些奇怪,不過他還是滑開了接聽鍵。

「雷子,出事了。」秦香的聲音很焦急,也帶著點恐慌的意味。

夏雷的心頓時往下一沉,「你別慌,告訴我,出什麼事了?」

「我的店……被燒了。」秦香的聲音很痛苦,「我猜,黃一虎一定知道我和你有聯繫了,他現在開始報復我了,他……如果他把我的把柄交給警方,我就完了!」

「你現在哪?」

「我還能在哪?」秦香苦笑道:「我就在我的美髮沙龍外,眼睜睜地看著它燃燒。」

「你別擔心,我馬上過來,我們見面再說。」夏雷說道。

「好,我等你。」秦香掛斷了電話。

夏雷跟著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我有一個朋友遇到一點麻煩,我要去看看。」

帝少心尖寵:迫嫁小嫩妻 「什麼麻煩?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嗎?」梁思瑤說。

江如意也說道:「需要我幫忙嗎?」

夏雷說道:「不用,一點小事而已,你們隨意,我先走了。」也沒多說,夏雷急沖沖地就出了門。

秦香的美髮沙龍被燒,這事十有八.九是黃一虎乾的。當初,如果不是他找上秦香,要秦香與他一起對付黃一虎的話,秦香的美髮沙龍不會被毀掉。便是這樣的原因,夏雷的心中多少有些內疚。而即便是沒有這樣的事情,如果秦香遇到什麼麻煩,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的,因為他從來都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

江如意和梁思瑤站在二樓陽台上看著夏雷駕駛著長城H6駛出小區大門,然後兩個女人對視了一眼。

「什麼事讓他這麼著急呢?」江如意的聲音。

「不知道,不過你不用擔心,我爸的關門弟子是很厲害的。」梁思瑤說。

「切,你還真把你自己當成武林俠女了么?」

「我在跟你說話嗎?」

「……」 夏雷趕到的時候,消防隊已經將火撲滅了。破碎的櫥窗里冒著滾滾濃煙,喜歡看熱鬧的人們駐足遠觀,議論紛紛。

夏雷在人群邊沿找到了秦香,他的臉色差到了極點。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夏雷還在他的眼角看到了濕痕,他顯然哭過。

夏雷走到了秦香的身邊,輕輕地拍了一下秦香的肩頭,安慰道:”別難過,要不,你以後也別理髮了,跟著我干吧。”

秦香回頭看著夏雷,呆了一下,忽然撲到了夏雷的懷裡,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

懷裡鑽進一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還趴在他的懷裡哭,夏雷的感覺詭異到了極點。不過他並沒有推開秦香,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秦香最需要的就是安慰。

哭了一會兒,秦香從夏雷的肩頭上抬起了頭來,淚眼婆娑地看著夏雷,「我要殺了他,我這次一定要殺了他!這個髮廊是我的一切,可被他給毀了!」

「你不要衝動,你要是衝動的話,那你就上了黃一虎的當了。」夏雷的心中也充滿了憤怒,可他非常清楚越是這種時候就越是需要冷靜。

叮鈴鈴,叮鈴鈴……

一串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夏雷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他遲疑了一下滑開了接聽鍵。

手機里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夏、夏總……我的好幾個同學都被他們打了……嗚嗚……」

這個聲音是管靈珊的聲音,夏雷很快就聽了出來,他的心頓時往下一沉,著急地道:「是靈珊嗎?你別著急,慢慢說,發生了什麼事?」

管靈珊的聲音又從手機里傳來,「我和同學們……我們在工地上熬夜測量和繪圖……一群人突然衝過來,砸了我們的測量設備……嗚嗚……還打傷了好幾個同學……那些人威脅我們……說、說只要我們跟你干……就就……打死我們……嗚嗚……」

夏雷的怒火騰地燃燒了起來,「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他們……砸了設備,打了人之後就就離開了……」

夏雷咬著牙齒,「你們現在在哪裡?」

「我們、我們在醫院,我們身上沒那麼多錢……醫院不給治療……嚶嚶……」管靈珊說一句哭一句。

夏雷將心頭的怒火強行壓制了下去,他安慰道:「靈珊你別哭,也別害怕,你告訴我你們在哪家醫院,我馬上過來給你們交錢。」

管靈珊抽噎了一聲,「我們在、在人民醫院。」

「等著我,我馬上過來。」夏雷掛斷了電話。

就在剛才,他氣得差點把手機捏碎!

先是秦香的美髮沙龍被燒,緊接著又是工人被打,這顯然是黃一虎對失地之事展開了報復行動。

「黃一虎派人打了你的工人?」秦香一副驚訝的樣子。

夏雷說道:「是的,我現在要去工地看看,你留在這裡吧,明天我們再談。」

秦香卻說道:「不,我跟你一起去,沙龍已經毀了,我留下來也沒有用。」

夏雷也沒多想,說道:「好吧,我們去工地看看。」

長城H6在馬路上飛奔,就像是一隻被激怒的野獸。

「你打算怎麼辦?」秦香打破了車裡的沉默,他有些擔憂地看著夏雷。

夏雷的眼神很冷,「他咬我一口,我會捅他一刀。」

「你要去幹掉他?」秦香的眼神更擔憂了。剛才,他自己都想殺了黃一虎,可是這會兒他自己也知道,那絕對不是一個好主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