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周樹光已經臉色都發白了,四月的暖春,他一直哆嗦着。

在一小時前,得知葉聖倫被殺,葉家異能者全部都被一鍋端了,他終於知道了害怕這兩個字怎麼寫!

隨便團隊現在是瘋子,已經不管不顧了。

他跟葉聖倫殺元主席的合作要是被隨便團隊知道了……後果,不用再想!

看見13人過來時,每個人都睜大了眼。

這樣,也是明擺了不相信基地的人員了。

除開周家與葉家,其他人員的心中都有些複雜。

好好的一隻隊伍,不知道爲何就被自己等人生生推了出去,不能再爲自己等人所用。

“白彥!”葉少將騰一聲甩開凳子就站起來,“還我兒子命來!”

他衝過來瞬間,白七五指張開,凌空虛抓,直接冰化了葉少將。

這個場景讓所有人徒然一怔。

周樹光更是把脖子都縮到胸口去。

葉少將手下的祕書與士兵想立刻掏出槍支,被胡浩天幾個板磚就拍死過去。

三級異能者,一個異能過去,就能立刻殺死普通人。

“白彥……”司徒參謀長抿上嘴,一臉爲難,“你們這樣……”

就是全然不把基地章規放在眼裏了。

“各位。”白彥環首四周,“我殺了葉聖倫大家都已經知曉了,那麼我爲何殺他,大家也應該是知曉了吧。”

馮少尉接下道:“那廝惹是生非,造謠惑衆,還在基地發生喪屍潮時候,枉顧基地利益,自顧私人爭鬥,如果白少因爲殺這類人渣而被基地章規制裁,我馮煙第一個不同意!”

“馮煙,你怎麼也這樣了……”司徒參謀長又是一嘆。

這個馮煙是司徒家這派的人員,難道如今也被隨便團隊收服了?

“司徒參謀,我只是實話實說,如果不是隨便團隊帶着人馬過來增援施救我們,只怕我們2000人都要喪命在西門之外了!而我們回來的時候,本以爲西門已經準備對抗喪屍潮,哪裏知道葉聖倫還在自己人打自己人,差點岑少尉等人都要被殺掉了!”馮煙站在那裏,不卑不亢,大聲道。

粗漢子不講究,出入喪屍堆中多次,如今撿回一條命,有了白七等人給自己做後盾,他的腰桿也挺直了!

其實這些話,元款款回來之後都已經說過一遍。

她一個元主席的親閨女,就算爲了愛情也不會爲了白七就信口雌黃、欺騙衆人。

之後,根據元款款的話,他們又質問了一遍陳祕書,這個被葉聖倫拿兒子威脅的祕書見大勢已去,葉聖倫已死,祕密都暴露,他也就哭着交代了一切經過。

錢將站起來接着道:“各位,現在羣龍無首,喪屍潮又已經來臨,誰要是追究隨便團隊的自衛責任,我錢某人第一個就讓他們自己撤下基地賦予他們的職位,到時候西門城牆的異能者與士兵是什麼情況,在座的全都看着辦吧!”說着,他又轉頭看向周樹光,“不如到時候西門讓周少帶兵去鎮守也是不錯的選擇。”

周樹光立刻站起來,蒼白着臉擺手急道:“錢將你就不要開玩笑了,我們周家完全認爲白少這次的舉動是爭取的,這種基地的毒瘤就該剷除,白少殺的好,殺的秒!”

“可是周少……”唐若看着他慢慢道,“聽說周少也參與了這次的謀殺元主席陰謀。” 周樹光疙瘩一下,面如死灰。面對唐若的話,他連想都沒有想,直接脫口而出:“我只是跟葉聖倫商量了一下而已!”

話落後,他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爲什麼,爲什麼就把這句話說出來了!

機械的轉了一圈,看見在場所有人都是用震驚或者難以置信的眼睛看着自己。

軒然大波!

衆人心頭都被這一句引起了軒然大波!

原來周樹光也參與了殺主席的陰謀!

“我,我……”周樹光轉頭看周大將,哆嗦着牙齒道,“爸,救救我!”

周大將這次終於捂上胸口,嘔出一口血來。

當初周樹光被坑掉幾千斤的麪粉,他雖心疼卻沒有吐血。

當初周樹光在第一次喪屍潮來臨時放錯誤的信息差點導致基地大亂,他雖恨他愚蠢也沒有吐血。

當初周樹光壞了他的大計,讓他周家最後損失慘重,他雖恨鐵不成鋼還是沒有吐血。

如今,只因周樹光的一句話,他卻猛地噴出一口心頭血來。

原來曾經以爲大勢已經到來的這個末世一直沒有給過他驚喜……

周大將站了起來,臉上倦意無限,看着白彥,卸下胸口的軍章一字一句清晰道:“白少,我願交出手中全部軍權,退出這個會議室,只求你放過我兒子一命。”

虎毒不食子,何況他周經國就這麼一個兒子。

說着,周經國又轉首看了周樹光一眼。

年齡越大尺度越寬,是什麼時候起?他對兒子的管教也越發不嚴格了。

當初沒有教好,現在給他收拾爛攤子也無可厚非。

在場所有的大佬這次全都沒有說話。

這一次,他們似乎真的都明白了:這個世界真的已經徹底改變。

如今看得已經不是什麼位高權重,而是實力!

打鐵還需自身硬。

強者才真正的天下無敵。

會議室裏靜了一會兒,錢將走到周大將旁邊,抓起他的軍章,再走到白七身邊,把軍章拍進了他手裏:“窮寇莫追,周家這兩個就算了吧。”

仁者得天下,雖然強權也能統一基地,他還是想白七得到更順利的仕途,讓那些大將都心甘情願爲他辦事。

“好,”白七握着軍章笑了笑,“我聽錢叔叔的。”

周大將聽了白七的話,碰了還在癡傻的周樹光一下,疲憊道:“扶我回去休息罷。”

周樹光被這麼一碰,強行一抖,望了望自己的老子,再望了望勾着脣角,一臉涼薄的白七。身體一抖,他又向着他的老丈人投去求助的目光。

司徒參謀長只是一眼,就瞥了過去,不再看周樹光。

他的女兒嫁進周家,才第二天就直接被冷落到無視。

這樣的親家,不成敵人已經是他太有教養太有素質的緣故了!

“周樹光!”周大將見他遲遲不扶着自己走,忍無可忍的叫了一聲。

周樹光終於不敢再多說什麼,他扶起周將,同他一起慢慢走出會議室。

待走到白七等人旁邊時,白七冷漠道:“周大將,我希望在明天早上之前,你能與我做好軍權交接。”

周大將全身一頓,最終只呆立了一會兒,輕聲道:“好的白少,明天早上8點,我會讓所有人員在二號大街集合,把軍權交接給你。”

出了會議室,天很靜,星很明。

“二十年的慘淡經營……”周大將喃喃一聲,在蒼老的臉上,終是流下一行眼淚來。

夢裏不知身是客。

這二十年似乎真的只是一場夢而已。

周樹光此刻撲通一聲跪下來,利索無比的扇了自己兩巴掌,哭道:“爸,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周家,我是個畜生,我就是個白癡!”

爲什麼呢,當初爲什麼要聯合葉聖倫去殺元主席呢?

周大將不再看周樹光一眼,只顫抖着身體,走出了軍方大院。

身後的祕書追過來,看周將連車都不上,輕聲提醒說:“周將,您不坐車麼?”

周大將擺擺手,示意自己走回去即可。

看着那傴僂的背影,祕書失聲一哭,他流了兩行淚,退回去抓起周樹光的衣領就扇了他一巴掌:“周少,你知道不知道軍權對周將來說,意味着什麼!”那差不多是一片手中江山!

以手中江山換了周樹光這個蠢材一命!

祕書從大學畢業就跟在周大將身邊,足足30來年,看着周大將一步一步的運籌經營,而今,一切都成空。

周樹光捂着臉,也是眼淚鼻涕橫飛。

這個祕書乃他父親左右臂膀,若論輩分,亦可以但他叔叔輩人物,被他這麼一打,周樹光不敢駁回。

“我不是故意找葉聖倫的!我本來也沒有要與他合作的!是蘇雨薇……”喊到一半,周樹光靈光一閃,想起來,就是蘇雨薇唆使的他!

那時候,他無意聽得元主席有意要把自己的位置讓給葉聖倫,把元款款嫁給他時,酒後對蘇雨薇傾吐了出來。

蘇雨薇那時候就每天跟他講,葉聖倫異能強大,還有爭強好勝心思,既然元主席都看好,就與他合作,爭霸這個基地。

她還告訴他,元款款喜歡的白七,因爲這個,他還去嘲笑了葉聖倫一番的!

想到此處的周樹光眼淚也不流了,直接推開祕書就向着自己在外面金屋藏嬌的別墅裏跑去。

推門進臥室時,蘇雨薇正拿着平板看末世前的一些錄製電視劇。

牀頭放的是基地最珍貴的水果。

隨着她咯咯笑的聲音,周樹光更加火氣惱怒。

這個女人,整天吃吃喝喝也就罷了,目光短淺更就罷了,居然唆使自己,讓自己的父親交出了手中軍權!

周樹光踹開門的聲音嚇蘇雨薇一跳,看見他,勉強笑了一聲,道:“不是說基地喪屍潮麼,你怎麼還有時間在這裏,如果不去守城,等下基地追究起來……”

“啪!”周樹光對着她就一把扇過去。

這一巴掌太過用力,把蘇雨薇的嘴角都打出血來。

“你,你打我,我肚子裏還有你一塊肉!”蘇雨薇聲嘶力竭。

“啪!”周樹光又是一巴掌扇過去。

“你個敗家娘們,你個頭髮長見識短的愚昧女人,老子怎麼瞎了你看上你這個女人,還冷落我真正的老婆!我當初就應該殺了你,是我太蠢,玩了這麼多年女人,終究死在女人手上!”白小貞說統一基地倒計時,完結倒計時……還有誰的結局沒有,都告訴我,讓我這兩天都擼完了,接下來就是番外了! 蘇雨薇還沒有再開口說什麼。周樹光已經一手打出一條火龍,直接向她而來。

自從蘇雨薇入了這個金屋被藏嬌,她就沒有再練習過異能,就算面對是用純晶強行把異能提升上來的周樹光,她還是無法抗衡。

危難當頭,她匆匆用水系擋了下來,然而火焰早還是穿透水簾,灼燒了她的半邊臉面。

這一招讓周樹光也是一愣,暫時忘記了再向她釋放第二招異能。

蘇雨薇感覺到臉上疼痛,顧不得其他,直接從牀上一躍而起。

這一起之後,卻瞥見了鏡子中的自己……那張臉已經血肉模糊。

這火系異能釋放時間蘇雨薇一跳的時間都太快,殘餘的火焰此刻還在她衣服上燃燒着。

“啊——”蘇雨薇驚聲叫嚷起來。

鏡子中的她已經一個鬼魅沒有區別。

“我的臉!我的臉!”

當初的校花,一張她最引以爲傲的臉,這麼幾分鐘活生生沒有了。

她越叫越大聲,眼眶中的淚水奪眶而出,滾滾而下,大叫道:“周樹光,我跟你拼了!”

水龍柱的揚起直向周樹光而去。

周樹光見她死不悔改,又是一擊火龍襲擊過去。

這火龍撲滅水龍柱,襲在蘇雨薇的胸口,她骨痛欲裂,幾乎整個人就要四分五裂一般。

緊接着,她下腹一痛,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東西從下體流出來。

她抖了抖,跌坐下來:“我的孩子……”

孩子與臉,她全都在這一刻失去了。

男神說他很愛你 周樹光被她這麼一喊,再次頓了一下,嘴角動了兩下,心頭一沉,忽有種失落的感覺,但這念頭也只是一閃即過。

隨即,他哼了一聲道:“老子從來不差你肚子裏的一個種!”

這棟別墅裏還有照顧蘇雨薇的傭人,現在世道,普通人的傭人比起末世前更加便宜,因此周樹光請了不止一個,還有士兵在這裏守門。聽到聲響,都聚攏過來想瞧個究竟,需要不需要幫忙之類的,而一看裏面情景,都嚇了一跳,你拉我,我拉你準備下樓當做沒有看到。

周樹光看見門口有人過來,轉過去道:“把她哪裏來的,帶回哪裏去,這幾個月的緩刑已經夠她享受了。”

說着,袖子一甩,毫不留情的走出房門。

蘇雨薇看着眼前這個之前說自己寶,一轉身就當自己是草的男人,濃濃的恨意幾乎讓她肝腸寸斷。

18棟的別墅內,周家的離去沒有阻止會議的正常進行。

羣龍無首,會議首座上再沒有人坐那個位置。

如今少了衛嵐,少了元主席,少了周家父子,會議室都顯得空曠很多,但是隨便團的12個人一來,又把這裏擠的位置都不夠。

胡浩天看人都坐滿位置了,對着白七指着元主席的位置道:“就坐那裏唄,不要跟我們搶位置了。”

白七眼一瞥那首座的位置,也沒有再看其他人臉色,對胡浩天一笑,道:“其實我是想把這個位置讓給胡隊的。”

胡浩天眼角一抽,快速無比的往自己旁邊的位置坐下,一臉得意之色:“你別想我來坐那位置!”

在座的大佬眼角都微不可聞的抽了抽。

自己等人爲了這個位置搶來搶去,搶得頭破血流。

隨便團隊居然都是人人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樣。

胡浩天的搶位動作讓白七肩一聳,招了招手,示意在場士兵再搬一張凳子過來,拉上唐若,兩步過去,讓兩人落座而下。

他的腳步沉穩,動作有條不紊,落座時候又是乾脆利落極了。

名正言順,坐在會議室上座之位的,是白彥!

在場所有的大佬看着他霸氣側漏的一坐,似乎都輕出了一口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