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落心底一陣暖流經過。

齊木蘭這個朋友,她交定了!

她轉頭,對著齊木蘭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沒事,你先回去,我改天去找你補習功課。」

「走了!」孟星寒一臉的不爽,拽著盛雪落就走了。

回到車上,孟星寒明顯在生氣。

盛雪落卻沒時間理他,而是專心地看著手裡的玉髓。

她簡直心花怒放,笑得像個小財迷。

嘻嘻嘻~

發財了發財了啊!

不知道天機石升級后,會變成什麼樣子?

系統的商店又是什麼,能不能兌換36D大胸,和一米八的大長腿呀~哇哈哈哈哈~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眼前一花,她手裡的玉髓不見了。

盛雪落:???

天機石:???

那三塊玉髓已經落入了孟星寒的掌心,他漫不經心地把三塊玉髓拋來拋去的。

盛雪落:「你幹嘛搶我東西?」

孟星寒臉色一沉,「沒收!」

天機石:啊啊啊啊!我的玉髓!我升級的材料啊!!

盛雪落:「孟星寒,你別鬧,這三塊玉髓可是我剛才賭石贏來的,是我的。」

天機石狂點頭:嗯嗯嗯,說得好!

盛雪落給了天機石一個「看我的」表情。

孟星寒懶洋洋地掃了她一眼,語氣慵懶,「你都是我的,更何況你的玉髓?」

盛雪落: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法反駁!

天機石叉腰:你給我上啊,升級系統,商店兌換,帶你裝逼帶你飛!

盛雪落自信滿滿:OK!

她咳嗽一聲,小臉十分嚴肅地看著孟星寒,然後一步步逼近。

汽車裡本來位置也就那麼點,她這樣一步步逼近,孟星寒明顯呼吸一滯。

盛雪落勾了勾唇角,忽然!

她伸出爪子按住孟星寒的俊臉。

孟星寒心虛得眼神亂飄,就是不敢和她對視。

盛雪落邪魅狂狷笑了下,然後……

「嚶嚶嚶!寶寶,那是人家的玉髓,你就還給人家好不好嘛!」 天機石捂臉。

真是沒臉看了。

盛雪落滿地打滾:「嚶嚶嚶,我不管,我要我要,給我給我給我嘛!」

前排的司機很自覺的把後排擋板升起來。

盛大小姐這是有點過分了啊,還在車上就這樣痴纏他們家少爺。

現在的女孩子啊,也太主動了吧!

盛雪落莫名其妙的看著擋板升起來。

她伸出爾康手:喂!你不要腦補太多!

她的后領被人給拎住,孟星寒把她提起來放在座位上,沉著臉說:「給我坐好!」

盛雪落立刻狗腿的湊上去,「孟星寒,把玉髓還我唄~」

「不給。」

孟星寒非常傲嬌地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她的額頭上,把她的狗頭給撥開。

盛雪落:「那可是我的東西,你到底要怎麼樣嘛!」

孟星寒轉頭看她,眼神中還帶著不易察覺的委屈和受傷。

盛雪落心虛地說:「寶寶,腫么了呀?」

孟星寒盯著她,死盯著她,「你說下午五點前來找我的。」

盛雪落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努力解釋:「我當時跟齊木蘭賭石去了,把時間給忘記了,我保證下次一定改。」

「齊木蘭?」孟星寒聲音幽幽道。

盛雪落狂點頭:「嗯嗯嗯。」

孟星寒聲音更幽怨了,「就是你還要找她去補習功課的那個齊木蘭?」

盛雪落:「嗯嗯嗯。」

孟星寒俊美的面容如同結了冰,把三塊玉髓往懷裡一揣,「沒收!」

盛雪落:「為毛?」

孟星寒不理她了,不管她說什麼都不理她。

盛雪落只好問天機石:他是大姨夫來了嗎?這可怎麼辦?

天機石攤手:你男票拿走了我的玉髓,你好意思問我?

盛雪落:……

一路上,她絞盡腦汁,一會兒給孟星寒捶腿,一會兒給孟星寒講冷笑話。

像個小蜜蜂一樣圍著孟星寒打轉,可惜高冷的孟少爺就是連一個眼神都不給她。

直到下了車,盛雪落還一步一趨,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孟星寒身後。

「孟星寒,你累不累呀?我可以當你的人形拐杖哦~」

「孟星寒,你渴不渴呀?我給你買可樂喝好不啦?」

孟少爺全程冷漠臉,非常傲嬌地不理她。

正悠哉悠哉偷吃薯片的歐明宇,使勁揉了揉眼睛,「卧槽!我看到什麼?」

他馬上問身邊的白墨,「白墨,你快看快看,盛雪落那個女人居然用這種不要臉的語氣和少爺說話!」

白墨語氣有點含辛茹苦的味道,「星寒少爺終於開竅了,懂得如何和女孩子相處了。」

歐明宇:「不對不對,我得去看看,盛雪落肯定是有什麼陰謀!」

白墨一把拽住他,「你就別去添亂了。」

歐明宇正義臉:「不行!事關少爺的安危,我不放心。」

白墨幽幽道:「小宇,你今天吃了幾包薯片了?」

歐明宇嘴角一抽,「啊哈哈哈,我還有戲要拍,真是的,都這麼晚了,我先走了啊,白白不送!」

霧影面無表情:「如果她敢對少爺不利,我第一個擰斷她的脖子!」

白墨扶額,「你這話也就跟我說說,敢去少爺面前說嗎?」

霧影:「哼!我練拳去了。」

而此刻,孟星寒大爺似的躺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本英文書在漫不經心的翻看著。

盛雪落蹭蹭蹭跑過去,「寶寶~小可愛~把玉髓還給我吧~」

孟星寒不理她。

盛雪落抓狂了,「喂,孟星寒,你講不講道理的,這可是我千辛萬苦,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贏回來的東西。」

孟星寒的視線終於落在她的臉上。

盛雪落瞬間狗腿臉,「寶寶~小可愛~你有什麼想法,就告訴我唄!」

孟星寒終於聲音幽幽說了句:「上回你說要做飯……」

盛雪落嗖地一下站起來,「不就是做飯嗎?多大事兒?寶寶你等著,我馬上去給你做你最愛吃的東西。」

盛雪落跑到廚房裡,火力全開,風風火火地做了一桌子的菜。

她前世無聊的那些日子,就每天研究菜譜,做菜打發時間,不過從來沒有給孟星寒嘗過。

很快,八個硬菜就做好了。

盛雪落讓廚娘幫忙,把菜全部都端去餐廳擺好,然後自己則是屁顛屁顛地跑去找孟星寒。

「寶寶,菜都做好了,可以開動米西米西了。」

孟星寒捧著書高冷臉:「嗯,等我看完這一頁。」

盛雪落從他手裡抽走那本書,「別看了嘛,不然一會兒菜都冷了。」

她推著孟星寒站起來,「走啦走啦,我們先去吃飯,吃了飯你就會開心。」一開心就會把玉髓還給她了。

孟星寒半推半就被她拉起來,然後很傲嬌地說:「那就勉強試試吧。」

「我保證一定很好吃。」盛雪落推著孟星寒往外走。

她沒看到的是,俊美男人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只是……

當他們走到餐廳的時候……

「少爺,你們怎麼才來啊,今天的菜特別好吃啊!」歐明宇手上抓著一塊糖醋排骨,猛地喊道:「喂,白墨你住手!那盤香辣蝦是我的!」

白墨很隨便地瞟了孟星寒一眼,「少爺,今天的菜味道確實不錯。」

霧影依舊面無表情,只是盤子里的骨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堆得老高。

孟星寒的臉色猛然一沉!

這三個傢伙居然搶先吃了他的愛心晚餐!

孟少爺高冷地轉身就走。

盛雪落扶額,「你們三個是餓死鬼投胎嗎?又不是給你們做的,你們吃那麼快?」

歐明宇:「沒時間和你說話。」

白墨:「小宇,你這個月體重超標了。」

「墨哥,我吃完這頓就減肥好不好?我靠!霧影你好奸詐,一句話都不說,把口水雞全撥你碗里了。」

盛雪落無語地看著三個人。

玩了個蛋,她辛苦做的菜,孟星寒一口沒吃。

她只好轉身跑去廚房,專門給孟星寒煎了一塊牛排,才勉強緩和了孟少爺的臉色。

只是,玉髓當然是沒拿回來了。

當那三個傢伙吃撐了,在沙發上躺屍的時候,忽然屋子裡響起了警報聲!

歐明宇蹭的一下跳起來:「敵襲!敵襲!」

白墨沉思:「不對,這個聲音像是演習警報?」 霧影面無表情,一言不發,快速地換上戰鬥裝備。

歐明宇還在抓瞎,「我靠,我的裝備呢?」

這時候,客廳里的5D大屏幕出現了孟星寒那驚艷絕倫的身影。

輪廓分明,稜角宛如鬼斧神工,眉目景緻如畫,俊美的面容籠罩著一層寒霜。

他一出現,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宛如神帝降世,強大到不可一世!

三小隻紛紛嚴肅了表情,恭敬地對他鞠躬,「星寒少爺!」

這是對於強者的臣服,對於力量的敬畏。

孟星寒的臉上籠罩著一層殺氣,說出的話字字如冰霜,「你們最近的日子過得太舒坦了?」

三小隻哪裡敢在孟星寒面前放肆,紛紛不敢吱聲。

孟星寒俊美的眉眼冰冷如冰刃,視線落在歐明宇的身上。

歐明宇腿都軟了,弱弱地說:「還……還好……」

孟星寒輕哼一聲,就是這貨剛才吃得最多……

當然傲嬌的孟少爺肯定是不會承認,他是在公報私仇。

孟星寒深邃的目光一一掃過三小隻,恐怖如斯的強者氣息瞬間散發開來。

空氣彷彿都凍結成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