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禁為了保持這種相持的局面,連搦戰的機會都不給龐德。

他在重新安排營地的時候,直接令龐德屯兵于山谷后,他親自領兵截斷大路,與關羽對峙,讓龐德無法私自進兵。

又是數天過去了,關羽的箭傷終於癒合,關平甚是喜悅。

眾生令 最近十餘天,龐德居然再沒有過來搦戰,營寨前一下子安靜下來,關平還真有些疑惑。

關平靜極思動,想要領軍前去試探龐德的虛實,卻有探子卻進來報告:

「在十天前,侯音、衛開在宛城起事反叛,本來已經佔據宛城,但不知何故,並沒有派人和王甫聯繫,廖化並沒有前去接應,反被前去接應糧草的龐德攻破城門,侯音、衛平兵敗身亡。

關平聽到這個消息,不敢隱瞞,報知關羽。

關羽聽了非常惋惜,這本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如果自己能攻佔宛城,能夠得到宛城的糧草,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雖然如此,對曹仁的影響可不小,宛城已經破敗,對自己沒有了被三路夾攻威脅。

而樊城的曹仁,已經是驚弓之鳥,輕易不敢出城對戰,自己就可以專心對付于禁的援軍。

現在看似雙方旗鼓相當,但實際上還是關羽兵力佔優。

因為士氣高昂,同等數量的軍隊交戰,關羽軍可以佔據上風。

關羽也不止一次想過,要全線出擊,徹底擊潰於禁,特別是打敗龐德,報一箭之仇。

但關羽全力與于禁交戰,雖然可以慘勝,但沒有多餘的兵力對付樊城的曹仁。

關羽現在是有根基之人,不能打無把握之杖,對拼兵力的戰爭,也不是關羽推崇的戰法,他在創造一個契機。

在受傷休息期間,關羽也沒有閑著,一直在想辦法打破目前的平衡。

除了策反侯音,他還派出使者前往上庸,找劉封、孟達協商,讓他們出兵相助。

上庸的兵力不弱,而且大部分是百戰精兵。

雖然不怕曹軍攻打,但上庸新定未久,軍權並沒有集中,劉封作為鎮守上庸的主將,只有八千人馬。

而太守孟達,還有近五千人,降將申耽、申儀兄弟,各有兩千軍馬。

劉封當然想要一統軍隊!

所以,關羽認為,劉封不會放過這個整合軍權的機會,一定不會拒絕自己協同作戰的建議。

不出關羽所料,劉封動心了,他提出三家聯合出兵一萬,由他親自統領前往樊城,支援關羽。

劉封的如意算盤打好了,在兵力的安排上,倒也合情合理,他自己出兵六千,申耽、申儀兄弟各一千,孟達出兵兩千。

劉封的胃口不大,並沒有盡奪他人兵權的意思,只是想控制更多的軍隊。

他留下兩千軍馬鎮守營寨,孟達在郡城還有三千人馬,而申家兄弟都在西城,離劉封的營寨不遠,有兩千人足以。

劉封這個建議,申耽兄弟並沒有異議,但遭到了孟達的強烈反對!

劉封雖然是劉備之養子,但資歷和威望,遠不如孟達,兩人爭得面紅耳赤,誰也說服不了誰。

最後,老奸巨猾的孟達,抓住了劉封的痛腳,對劉封說道:

「關將軍前來調兵協同作戰,肯定是請示過主公的,主公並沒有給我們送來公文,說明主公心裡是不願意關將軍調用上庸兵馬的,劉將軍如果硬要出兵,屬於私自出兵,違背了主公的心意,怕是會引起主公的猜疑,前景堪憂!」

孟達的這番話,剛好擊中了劉封的要害。

劉封畢竟只是養子,而他十二歲的弟弟劉禪,已經被封為世子,劉備不可能不防備劉封奪取劉禪基業的事情發生,這才有了上庸兵權分散的局面。

如果劉封沒有劉備的旨意擅自動兵,很有可能被父親劉備忌憚,以後就有可能被解除兵權,甚至會被當做借口治罪。

劉封雖然沒有繼承劉備基業的野望,但領兵縱橫沙場,卻是他最大的願望,自然不敢冒險。

為了不失去領兵的機會,劉禪認同了孟達的意見,以上庸新定未久、境內動蕩不安為由,婉拒了關羽的建議。

關羽沒有等到劉封的援兵,心中非常鬱悶,卻得到了王甫發來的警訊:

「現在新野剩餘的軍糧,已經不足支持現有軍隊一月之用了!」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關羽作為久經沙場的大將,可不敢冒險。

一旦大軍缺糧,數萬軍隊馬上就會失去戰鬥力,只能做鳥獸散。

關羽不由得想起了已經丁憂的馬良,以前出征,因為有馬良的隨軍謀划,關羽從來就不用擔心糧草。

這次出征,因為事關重大,馬良的戰前準備相當充分,現在剛剛三個月,怎麼就會沒有糧草了? 關羽不由得想起了馬良的好處,以前關羽也曾經多次出征,與曹仁、文聘都曾經對陣,在益陽與魯肅對峙時,出動的兵力多大三萬。

有馬良在軍中籌劃,把軍資糧草準備的妥妥噹噹,關羽從來都不用操心。

劉備自從得到荊州以後,因為本身實力不足,害怕被孫權或者曹操吞併,只能不計後果發展軍力。

在治理荊州期間,並沒有太多的時間修生養息,尤其是劉備進軍西川以後,與劉璋打了近兩年的戰爭。

因為劉備軍是仁義之師,並沒有掠奪西川老百姓的糧草以戰養戰,荊州付出的軍資糧草可不少。

關羽這次出征討伐曹操,也是按照劉備的要求,要打出仁義之師的風範,相當於給劉備打廣告,自不能掠奪當地老百姓的財富。

以戰養戰行不通,只有荊州老百姓自己勒緊褲腰帶了。

這麼快糧草就要見底,也讓關羽吃了一驚!

想起馬良當時可是安排了足足半年的糧草,馬良離開之時,糧草已經全部到位。

關羽對王甫心生不滿,第一反應是王甫管理不善,有人貪墨糧草!

關羽眼裡摻不得沙子,就親自到新野檢查糧草。

其實,關羽是冤枉王甫了。

王甫也非常有才幹,他對糧草的管理沿用了馬良的方法,非常嚴格,其所以這麼快出現糧草警訊,是因為關羽收編了三萬土匪,總兵力達到到了八萬人。

當初,馬良是準備了五萬人半年的糧草,關羽也準備在半年內結束這次戰爭,自然就沒有擔心過糧草。

但在出征前,糜芳、傅士仁管理不善,在軍營中飲酒導致糧草失火,燒掉了大軍差不多一個月的糧草。

關羽攻下新野以後,因為曹仁、滿寵早有敗退的準備,城中並沒有留下多少糧草。

如果一直關羽是還是五萬人馬,糧草堅持五個月自然是沒有問題,稍微緊緊,勉強夠維持半年。

但關羽很快就收編了汝南境內的三萬土匪,五萬軍隊五個月的糧草,八萬軍隊平均下來,也就剛剛夠三個月之用。

現在關羽出征已經快三個月了,能夠還有將近一個月的糧草,主要是王甫管理得當,精打細算。

關羽見到王甫以後,毫不客氣地查問糧草的事情,王甫三言兩語,就把事情說的清清楚楚。

關羽這才知道是冤枉王甫了,沒有別的辦法,想起馬良的告誡,他也開始考慮退兵了。

回到大營,關羽因為有了退兵之心,但還是想要利用這段有限的時間,做最後的努力,找到短期內擊敗於禁的方法。

如果得到于禁新運來的大量糧草,關羽就足以圍困到樊城的曹仁耗盡糧草,不戰而降。

關羽就帶領手下數十名心腹將領,到土山高阜處觀察于禁的營寨,尋找破敵之策。

登高望之,關羽見於禁營寨法度嚴謹,旗號整齊,軍士絲毫不亂。

營寨雖然依山而建,但與山林相隔了一個足夠的安全距離,防火措施到位,根本就無法火攻。

關羽無計可施,手下眾將也面有難色,場面有點壓抑。

為了緩和氣氛,關羽隨口問道:

「于禁大營所在山谷,是何地名?」

嚮導官回答道:「罾口川。」

關羽心裡一動,脫口說道:

「魚入罾口,豈能久乎?」

轉念一想,于禁營地雖然低洼,適宜水淹,但現在是秋末,天乾物燥,馬上進入枯水期,水攻根本無法實施。

看來,于禁紮營之前,早就想到了這點,雖然是火攻的好節氣,但于禁又防備森嚴,料難得手。

回到本寨,關羽想起馬良的忠告,已經有了決斷:既然無法擊敗於禁,不如早點退兵。

關羽下令手下諸將。保養修理船筏、水具。

關平非常疑惑,不由問道:

「父親,陸地相持,何用水具?」

關羽還存在僥倖心理,萬一覓得戰機,就可以行雷霆一擊,並不想過早透露退兵的意圖,就對關平說道:

「非你所知也!」

其實,這些船隻、水具,是關羽早就準備好。

本來用途是準備從水路支援公安的傅士仁,防備呂蒙的偷襲,想不到現在卻用著退兵之用。

但用作退兵也很不錯,可以快速退兵,並不怕不諳水性的于禁軍從背後掩殺。

就在關羽讓軍士們把糧草軍資搬往船隻之上,準備退軍之時,忽然下起了瀝瀝秋雨,而且連綿不斷。

關羽一見有望水淹于禁,大喜過望,連忙吩咐關平道:

「坦之,你速差人堰住各處水口,待水大之時,乘高就船,放水一淹,罾口川之兵,皆為魚鱉矣。」

關平這才想起,關羽早就修理船隻、水具的用意,心中拜服。

于禁大軍屯於罾口川,連日大雨不止,督將成何害怕關羽水攻,專門求見於禁,建議道:

「大軍屯於川口,地勢甚低;雖有土山,離營稍遠。即今秋雨連綿,軍士艱辛。近有人報說荊州兵修理船隻、水具,移營於高阜處,又於漢水口預備戰筏;倘江水泛漲,我軍危矣,將軍宜早為計。」

看到秋雨不止,于禁作為主帥,當然要找當地人問詢。

他得知秋雨不是夏雨,並不能持久,很難造成洪水泛濫,關羽想要水攻,基本不可能。

而關羽的船隻、戰艦,並不是現在才準備的。

于禁早就做好了調查,知道關羽的船隊和烽火台的存在,是用來防備江東孫權的。

于禁判定,關羽是想要退軍了,正準備整頓軍馬,等關羽退軍之際,隨後掩殺,趁勢奪回新野。

因為成何是龐德的得力屬下,幫助龐德給於禁製造了一些麻煩,于禁聽了他的言語,心中不喜,責備道:

「現在秋干物躁,馬上進入枯水期,秋雨安能造成大水?關羽的戰船早就準備好的,現在整理船隻戰艦,要不能攻打大營,吾料關羽不久之後就會退兵,你還是回去整頓兵馬準備掩殺,不要惑我軍心!再到處亂言,就按軍法斬首!」

成何聽於禁說的有理有據,無言以對,羞慚而退。 回到本營,成何剛好碰到龐德巡營。

成何受了于禁的訓斥,心中不忿,向龐德說訴苦道:

「眼見大雨連綿,荊州軍又在整頓船隻,我一份好心,前去提醒於將軍移營於高處,提防關羽的水攻,反而被他訓斥一頓。」

龐德看著外面朦朧的夜色下,還下著瀝瀝小雨,雖然並不算太大,但架不住下個不停,這已經是第五天了。

他又看向地面,積水已經不淺,很快就會蔓延到帳篷之內,他也有些擔心軍營被水淹,就安慰成何道:

「你之所見甚當,於將軍不肯移兵,我軍營地正當山谷最低處,就算不被水淹,也太過潮濕,我明日自移軍屯於高處。」

龐德計議已定,就通知手下五千人馬,連夜收拾東西,只待明日清晨移營。

誰知天公不作美,是夜風雨大作。

龐德坐於帳中,眼看大水已經漫入帳中數吋,心中雖急,但也只能等到天亮以後再做打算。

靈魂契約:惡魔的復仇天使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大雨並沒有停下來,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趨勢,帳篷中的積水也漲到了尺余,龐德心中暗暗擔憂。

果然,晌午時分,小雨突然轉為傾盆大雨,不到一頓飯的功夫,帳篷地面的積水已經接近膝蓋。

龐德正想著,要不要指揮人馬前往高處躲避,猛然聽得外面水響聲大起,有如萬馬爭奔,征鼙震地。

龐德聽到外面的洪水通過的咆哮聲,情知不妙,急出帳上馬查看時,四面八方,大水驟至。

曹軍七個大營,五萬人馬到處亂竄,有隨波逐浪者,在水中摔倒者不計其數,喊叫聲此起彼伏。

好在於禁軍紀森嚴,將士們在將領們的指揮下,相互扶持,大部分安全走到附近的土山高處,被水淹死的士卒並不多。

于禁、龐德與諸將,也各登上附近的小山避水,近五萬軍隊,大部分沒有穿甲,只是背著武器,分立於數十個大小不一的土山包上。

等到大雨停止下來,地面水深已經超過一丈,與江水無異,于禁和眾人擠在那些土山之上,四下無路無路可走,又不能生火煮飯,可謂饑寒交迫。

關羽準備好船隻,等待已久,可不會放過這個老天爺創造送給他的機會,率領眾將搖旗鼓噪,乘大船殺了過來。

關羽親自領兵,看到于禁的將旗,就先往于禁所在的山頭而去。

于禁渾身濕透,左右止有五六十名衛士,看到關羽領水軍前來,料不能逃。

于禁與關羽也是老熟人,當年關羽在徐州被困土山,張遼向曹操求情,然後關羽向曹操投降,那時于禁也在場,知道關羽的約法三章。

現在他走投無路,于禁也唯有投降一途,他口稱願率領眾軍向關羽投降。

為了維持最後的顏面,于禁只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不願意領軍攻打樊城的曹仁,但被關羽無情的拒絕。

于禁默然,心知反抗無益,只得任由關羽部下盡去衣甲,拘收入船。

擒住于禁以後,七軍群龍無首,被困山頭的將士為了活命,紛紛投降,都被關羽軍拘禁起來,用大船運走。

最後,只剩下龐德所在的山頭,還有數百人困守。

龐德及成何,與步卒五百人,皆無衣甲,手提刀槍,立在山坡上。

關羽的水軍,在周倉、廖化的帶領下,乘船圍攻龐德等人,船上的弓箭手,一齊向他們射箭。

龐德帶領眾人組成一個嚴密的防守陣型,眾人輪流用武器撥打箭支,倒也傷亡不大。

隨著中箭受傷的人越來越多,龐德手下有一個部將害怕了,看到于禁和絕大部分軍卒都已經投降,就對龐德說:

「主帥于禁將軍,都已經束手就擒,我們抵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條,還是投降了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