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了,手怎麼這麼涼?」

芷萱發現了異樣,有些擔憂的抬頭向萬東看去。

萬東本就有些沉重的心情,在望著芷萱的時候,立時又更重了幾分!

搖了搖頭,萬東發出了一聲重重的嘆息,選擇了沉默。

芷萱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道「你不用擔心!你的傷雖然不輕,可一定會好起來的!」

芷萱又哪裡知道,萬東此時擔心的並不是自己,恰恰是她! 萬東輕點了點頭,一顆心更是有種隱隱作痛的感覺。

不遠處人們已經架起了篝火,火焰燒的正旺!一個高高的鐵架子上,串著一隻綿羊一般大小的仙獸,被烤的滋滋冒油,空氣中瀰漫的儘是一種濃郁的肉香。

雖說以萬東的修為,老早就已經不會再感到飢餓。可依舊難以抵禦如此誘惑,更受到周圍歡騰氣氛的感染,還是情不自禁的連吞了幾口口水。

「芷萱,芷萱!」

就在這時,幾聲急促的呼喚傳來,一道鐵塔般的雄偉身影,三步並作兩步,眨眼的工夫,便到了兩人的跟前。好傢夥,足足兩丈的身高,遠遠的超出了普通人類,立在那裡猶如巨人一般!身上高高隆起的肌肉,彷彿鋼鐵澆鑄而成,給人一種爆炸般的視覺衝擊。

萬東拿眼一打量,心中不禁暗暗吃驚,雖然在這人的身上,萬東並沒有感覺到強烈的道氣波動,可看樣子,光他這副肉體所具備的力量也不下萬鈞。等閑的天格巔峰,單比力氣未必就能勝得過他。

這桃源谷,還真是個奇怪的地方,追風族,巨人,到處都給萬東以一種新奇之感。

也不知道當初小金為什麼要將他帶到這裡來。想到小金,萬東的心中便不禁生出許多疑團。小金是他的寵物,在他的生死關頭,應該會寸步不離的守護著他才對,為何到現在也不曾出現?還有,芷萱壓根兒就沒對他提起過小金,這也不大正常。只是這些疑團,萬東一時半會兒很難搞清楚,只能暫時壓在心底。

這身高兩丈的大傢伙,對芷萱顯然是是頗為在意,遠在數十丈開外的時候,萬東便能感覺到他注視著芷萱時,目光的熱度。現在到了跟前,更是明顯。幸虧這大傢伙的目光熱度不能化作實質,否則非將芷萱活活熔化了不可。

「溫雄,聽大家說,你今天降服了一隻『暴怒巨熊』是真的嗎?」芷萱對溫雄顯然也不反感,滿面笑容的問道。

芷萱這一問,溫雄的一張大嘴頓時便咧到了後腦勺,好傢夥,將芷萱整個吞下去,絕無問題。

這普通人類,能夠長到八尺,便堪稱雄壯,如溫雄這般,身長兩丈,萬東還是第一次遇到。不由留心打量起溫雄,這一打量,還真是讓萬東看出了奇異之處。

溫雄雖然有著人類的外表,可皮膚之下,卻截然不同,尤其是骨骼的數目與排列,以及肌肉的長勢,與人類都有著顯著的區別。

「喂,你!」

萬東正出奇,一聲如雷霆般的爆喝,直從萬東的頭頂炸響。以萬東現在的身體狀況,竟是有些不能承受,胸口一悶,腳下情不自禁的向後大退了一步。要不是芷萱拉著他的手,及時發力,他非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可。

萬東定了定神,抬頭望去,只見那溫雄,雙目瞪若牛鈴,正滿蘊憤怒的瞪著他,絲絲怒火,噴吐而出,再配以額頭虯結而起的青筋,簡直就是一尊怒目金剛!

只是萬東心中納悶兒,他好像還沒長到那種人見人厭,神見神憎的地步吧?這好端端的,溫雄對他哪兒來的這麼大的怒氣?

「你你你……你好大的膽子!你怎敢拉芷萱小姐的手?」

溫雄並沒有讓萬東納悶太久,很快,一連串悶雷般的咆哮,便讓萬東明白了過來,敢情這大塊頭是吃醋了。

「大狗熊,你發的哪門子瘋?不是他拉我,是我拉他!」芷萱不滿溫雄的態度,嬌斥一聲,非但不放手,反倒是將萬東的手拽的更緊。

「徐公子,我們不要理他,去那邊坐吧!」言罷,芷萱更是拉著萬東便向篝火那邊走去,看也不看溫雄一眼。

望著溫雄那幾乎要扭曲在一起的五官,萬東的心中直有些發苦。其實對溫雄,他並沒有什麼惡感,相反還充滿了好奇。尤其是溫雄那迥異於常人的體質,更是令萬東十分有興趣。本想找個機會,好好研究研究,結果被芷萱這樣一鬧,怕是沒什麼可能了。

來到篝火旁,人群中,一聲聲親切的問候和招呼,瞬間便將芷萱淹沒。看的出來,芷萱與她哥哥在桃源谷中的聲望十分不低。只是萬東並沒有享受到愛屋及烏的待遇。周圍那一雙雙向他投來的目光,情se各異,或戒備,或古怪,或敵意,或嘲諷,總之友善的卻沒有多少。

起初萬東以為,桃源谷作為一個世外桃源,與外界封閉,驀然來了生人,谷中之人難免會如此,可後來萬東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這回事兒。

「徐公子,你不用拘謹,其實桃源谷里的人都很善良熱情的。」芷萱的外貌確實出眾,可對察言觀色顯然不夠敏感。萬東苦笑了一聲,只得沉默著點了點頭。

正如芷萱所說,這是一個慶功大會,氣氛十分的熱烈。人們圍著篝火,一邊跳舞唱歌,一邊飲酒吃肉,歡騰的氣氛鼓盪在每一個人的內心,讓萬東也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

這段時間,不停的奔波與廝殺,將萬東壓的幾乎有些透不過氣來。很久沒有這樣放鬆過了,以至於讓萬東連金丹爆裂的事情都暫時放在了一邊。

今朝有酒今朝醉!也不錯!萬東仰脖灌下一大壺甘冽香醇的美酒,耳邊回蕩著桃源穀人的歌聲,眼睛望著頭頂滿天的繁星,只恨不得一輩子就這樣度過。

「徐公子,來跳舞啊!」

芷萱那清脆悅耳的嗓音,驀然在萬東耳邊響起,還不等萬東做出反應,芷萱那滑膩如玉的小手便將他牽了住。

「啊?跳舞?我……我不會哎!」萬東頓時忸怩起來,一張俊臉更是如同塗上了一層紅霞。

如果是熟悉萬東的人,此時一定會驚訝的叫出聲來。敢情那個在千軍萬馬面前面不改色,在聖魂境強者面前亦不低頭的少年王,竟然也會害羞。

「那有什麼,我教你!」

芷萱沒有給萬東任何退縮的機會,玉手微微用力,萬東的身體立時便跟著芷萱旋轉了起來。

一個男生被一個女生帶著跳舞,這說出去多少有些丟人。可慢慢的,萬東便顧不得這些了。那種旋轉的感覺,輕鬆美妙,很快便讓萬東沉醉其中。

要說悟性,別說是在道門大世界,哪怕是在仙庭,也未見得能找出幾個與萬東比肩之人。玄天悟神訣,萬東都能悟透,小小舞步難道還能難倒他?

起初是芷萱帶著萬東,可沒多久,萬東便已是遊刃有餘,再過了片刻,萬東與芷萱便默契的如同一對合作數十年的舞伴兒,好似雙蝶翩舞,鴛鴦戲水。

慢慢的,周圍跳舞的人們,紛紛都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萬東和芷萱的身上,一張張面容上皆帶著一種神馳心醉的神情,不能自拔!

別人如何,此時萬東並不知曉,他也無心理會。滿滿的沉浸在放下一切的輕鬆之中,只讓愉悅充滿心頭。所有的煩惱,所有的殺戮,盡數放之一邊。萬東不禁在想,如果他就是一個凡俗小世界普通農夫的兒子,從不曾修鍊,也不必管這三界安危,更不用時時如殺戮血腥為伴,那該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應該是很好的吧!」萬東心中感嘆了一句。

可萬東卻並沒有因此而後悔!如果命運能夠讓他從頭再選,相信他依然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小心!『暴怒巨熊』逃出來了!」

正當萬東沉浸在這美妙的感覺中不能自拔時,一聲凄厲的大吼,猶如當頭棒喝,讓萬東猛然回過神兒來。

不等萬東反應過來,他腳下的大地,竟然如同地震一般的顫動起來,同時一道道如悶鼓般的轟隆巨響,以驚人的速度,向他逼近過來。

萬東的修為雖然不見了,可是歷經生死所鍛鍊出來的警覺卻依舊存在。一股無比強烈的,好似泰山壓頂般的危險,如狂風暴雨似的向他襲來。

萬東回頭一看,一顆心臟驚的幾乎停止了跳動。可不就是泰山壓頂,一頭足有三丈多高的純黑巨熊,瞪著一雙血紅的獸目,猶如坦克一般,帶著一種碾壓一切的威勢,直向他沖了過來。

這暴怒巨熊,萬東雖然沒有見過,可卻也聽說過。力大無比,十分兇殘,足可與神道境初階的修士比肩。

萬東今日一見,這暴怒巨熊果然是名不虛傳。一路向萬東衝來,不時有桃源谷的高手出手攻擊阻攔,其中不乏天格巔峰境的高手,卻是連暴怒巨熊的毛髮都沒能傷到分毫,有的更是直接被暴怒巨熊給撞翻了出去。

這暴怒巨熊或許並不是沖著萬東去的,可萬東卻無疑是擋了它的路。若是在萬東全盛之時,這暴怒巨熊,他只要抬抬手便能滅殺,可是現在,這暴怒巨熊絕對能給萬東帶來致命的威脅。

更重要的是,萬東的身旁還有芷萱!

「讓開!快讓開啊!」

遠遠的傳來溫雄的吼聲,萬東的嘴角兒一陣抽搐,臉上滿是苦笑。他要是能夠躲開,會傻站在這裡不動嗎?

「大哥!大哥!」

芷萱明顯也是慌了,下意識的不停呼喊著辛變天。可讓萬東感動的是,她握住他的手,雖然冰涼的感受不到絲毫溫度,卻依舊攥的很緊,倔強的不肯將萬東的手放開…… 這讓萬東的心是既感動又難過。感動的自然是芷萱的善良,難過的卻是自己竟然沒有辦法保護她。若是這樣一個善良美麗的女孩兒,因他萬東而死,這必將成為萬東一生的夢魘,而且還是擺脫不了,克服不掉的那種。

「混賬!你這個廢物,快躲啊,難道你要害死芷萱!?」溫雄的吼聲再次響了起來。萬東模模糊糊的看到,溫雄正如發了瘋般的向著他與芷萱這邊飛奔而來。

萬東倒是希望溫雄能夠及時趕到,哪怕不救他,將芷萱救出也是好的。可溫雄因為體型的原因,速度實在是太慢,眼看著是來不及了。

萬東心中一橫,下意識的便要用力將芷萱推出去,然後再合全身之力撞向暴怒巨熊。

萬東清楚,以他現在的狀況,絕沒有可能將暴怒巨熊撞退,可只要能稍稍遲滯暴怒巨熊的步伐,給芷萱爭取多一點逃生的時間,那便值得。

然而就在萬東要這樣做的一瞬間,一道法則之力倏然爆發。這一道法則之力,雖然不是十分強烈,卻是十分清晰,足以讓萬東捕捉到。

心神一震,萬東下意識的扭頭看去,只見一道模糊的身影,以驚人的速度,如風一般的向他和芷萱掠了過來。而那一道法則之力,正是從此人身上迸發開來的。

「這……這是風之真諦?只是……好像並不完全……」

對領悟了風之真諦的萬東來說,對於風的敏銳,已經到了洞察入微的程度,很難瞞過他的眼睛。

來人的速度很快,萬東的心頭剛轉了幾轉,便感覺到腰身處猛然一緊,一雙有力的胳膊,將他和芷萱一起抱了起來,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翻滾,遠離了暴怒巨熊。

「是辛變天!?」

萬東艱難的抬起頭,這才發現,在千鈞一髮之際將他們救出來的不是旁人,竟然是芷萱的哥哥辛變天。

萬東心中慶幸的同時,疑團也跟著接踵而來。辛變天的修為雖然已經達到了天格巔峰,可以這樣的修為,似乎還不足以領悟風之真諦,法則之力。畢竟,道門大世界中,沒有幾個人有萬東這樣的無形,更沒有許多如『玄天悟神訣』這種極為上乘的仙訣。

實際上,在剛見到辛變天的時候,萬東便已判斷出,辛變天的資質只能算是不錯,所修鍊的仙訣也只是一般。在天格巔峰之中,他勉強能佔據中流。

在這樣的人身上,卻出現了風之真諦,實在是不合乎常理!

「小心!」

又是一聲驚呼傳來,萬東下意識的馳目望去,只見那暴怒巨熊,竟是不依不饒的向他們追了過來。

別看暴怒巨熊的身形龐大,可速度卻是異常驚人,辛變天才剛剛一停頓,那暴怒巨熊便張牙舞爪的追了上來。

辛變天劍眉一揚,風之法則的氣息,再次從他的身上迸發開來。也正是這一次迸發,讓萬東察覺到了端倪。

這風之法則雖然是從辛變天的身上迸發開來,可將其催動的卻並不是辛變天體內的道氣,而是他的肉體!

萬東清晰的感覺到,在風之法則的氣息爆發開來的一瞬間,辛變天體內的骨骼和肉體,俱都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十分明顯強烈,換言之,普通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而這對辛變天來說,就好像是一種本能,自然而然,似乎沒有半分難度。

這讓萬東覺得,領悟風之真諦的不是辛變天,而是他的肉體!或者說,這壓根兒就是辛變天與生俱來的一種天賦。

這讓萬東對此倍感驚奇!

難道不用道氣催動,僅僅只憑肉體,或者是感覺,就能催動運轉法則之力嗎?

這個念頭乍一在萬東的心頭升起,瞬間便化作了燎原的大火,直接便驅散了籠罩在他心頭良久的黑暗。

萬東驀然想起,在與九五晦空對決之時,他之所以能夠模擬出道種之光,依靠的正是一種感覺。一種,他在為平五娘療傷時,意外領略到了的感覺。

「或許……或許一切還沒有就此結束!」萬東的心神陡然振奮了起來,心中的陰霾更是一掃而空。萬東似乎隱隱的找到了一種,將一身修為再找回來的方法!

「這該死的畜生!溫雄,給我幹掉它!」

那暴怒巨熊不知道是看上了萬東,還是看上了芷萱,對三人是緊追不休,空前執著。以辛變天的速度,若是一個人,自可輕鬆擺脫,但是帶著萬東和芷萱,卻是倍感掣肘,幾番加速,還是被暴怒巨熊貼了上來。

「來了!」

辛變天的吼聲尚未落地,溫雄便爆出一聲低喝,從斜刺里,如一頭狂獅般沖了過來。在暴怒巨響要將萬東三人撲倒的一瞬間,猛的將他抱了住。

隨後,一股淡淡的法則氣息,緊接著便從溫雄的身上爆發開來,這讓對法則氣息無比敏感的萬東,又是大吃了一驚。

目光飛速流轉,將溫雄鎖定。溫雄體內的諸般變化,立時便映入了萬東眼帘。此時溫雄體內,骨骼肌肉的變化,分明與辛變天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的是,辛變天催動的是風之法則,而溫雄催動的卻是力之法則。

伴隨著力之法則氣息的迸發擴散,一股超乎想象的巨力,驀然從溫雄的雙臂間爆發開來。

溫雄的身形雖然巨大,可是與暴怒巨響相比卻依舊是矮了一號兒,可隨著力之法則的爆發,溫雄硬是將暴怒巨熊給生生的抱離了地面。

就如同螞蟻舉起了木桶,這一幕給人帶來的視覺衝擊力,超乎想象!

「給我躺下吧!」溫雄一聲厲喝出口,被其抱起的暴怒巨熊猛然向後砸了過去。

好一個爆摔!只聽轟隆的一聲,那暴怒巨熊足有千斤重的身形,被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無數沙石塵土飛揚,直讓人睜不開眼。耳邊則不停傳來暴怒巨熊憤怒而又滿蘊痛苦的嘶吼!

在溫雄的身上,萬東感受不到絲毫的道氣波動,可他此時所爆發出來的力量,甚至超越了神道境初階程度的修士。與辛變天一樣,這絕然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

「追風族……」萬東的目光掃過溫雄,又落在了辛變天的身上,看來,這追風族絕不僅僅只是一個人類部族的稱號。或許,辛變天和溫雄壓根兒就不能歸為人類,而是隸屬於另外一個種族!

這個種族,或許有著與人類相似的外貌體表,可內在卻是大大的不同。在如此廣闊神奇的道門大世界,出現不同的種族,並沒有稀奇之處。而且在玄天大明神的記憶中,萬東也確實看到了許多關於其他種族的描述和記載。

其中雖然沒有關於追風族的,但那些種族與追風族一樣,都擁有著各種各樣與生俱來的天賦。

「將這畜生給我綁起來!」

溫雄一聲厲吼,周圍立時衝上來數十個高手,手持嬰兒胳膊粗細的鐵鏈,上上下下的將暴怒巨熊綁了個結實。

「徐公子,徐公子?」

辛芷萱回過神兒來,卻發現萬東面色獃滯,一副神遊物外的模樣。還以為萬東是受到了驚嚇,急忙連聲呼喚起來。

萬東的思緒被暫時打斷,回頭沖滿面關切之色的芷萱微微一笑,正要說話,溫雄大踏步的走了過來。

溫雄的體型已然能給人帶來巨大的壓迫感,再加上他此時滿面的慍怒之色,更是讓一般人抵受不住。

「你這個廢物,給我起來!」

不等萬東答話,溫雄的一隻大手,便已揪住了萬東的胸口。萬東總算是真切體會了一把溫雄的巨力,他這百來斤的身子,在溫雄的手裡,只怕不比一隻雞重多少,直接便被提了起來。

望著滿眼憤怒,恨不得活吞了萬東似的溫雄,萬東心中並沒有多少憤怒,他知道溫雄因何而怒,實際上他自己對自己也是頗為惱火。

「你這膽小鬼,白痴,蠢貨!知不知道,剛才就差那麼一點兒,芷萱就被給你害死了!」

溫雄不光體型大,這嗓門也不小,聲聲厲斥,就如同在萬東耳旁打雷,竟是將他震的血氣翻湧。

面對溫雄的怒斥,萬東並不准備反駁。在那最危急的一瞬間,萬東真的是手足無措。對溫雄,萬東其實是心存著一份感激的。溫雄救的雖然是辛芷萱,可同時也救了他,救了他的心,救了他的道!

萬東很難想象,如果辛芷萱真的葬身熊口,他的心會背負著怎樣的重擔,他的道或許也會停滯不前!

「溫雄,你幹什麼,快放他下來!」

萬東坦然承受,辛芷萱卻是有些受不了,沖著溫雄連聲斥道。

溫雄對辛芷萱的話向來是奉若聖旨,可此時溫雄卻是一反常態,非但不肯將萬東放下,甚至還張口頂撞起來「不,我不放!芷萱,就因為這小子的膽小懦弱,你剛才差點兒就沒命了你知道嗎?這小子根本就是一個災星,遲早會將你給害死的!」

「溫雄,你制服暴怒巨熊,便覺得自己了不起了是不是,連我的話你都不聽了!?」辛芷萱雙手一掐小蠻腰,別說,還真是有幾分氣勢。

溫雄沒敢再頂嘴,卻將目光投向了辛變天,揚聲道:「天哥,怎麼處理這小子,你來拿個主意吧。」 看來,辛變天對萬東也沒什麼好感,他看向萬東的眼神和溫雄幾乎沒有什麼不同,就算是有,也只是對萬東更為不滿。

沉吟了片刻,辛變天張口道「將他丟到桃源谷外!」

「好嘞!」溫雄等的就是這句話,提著萬東便要向谷外走。

「溫雄,你將他給我放下!」

辛芷萱一見便急了,張開雙臂直接擋在了溫雄的面前,臉上的慍色,甚是強烈,以至於讓溫雄都有些害怕的味道。不得不停下了腳步,求助的看向辛變天。

「芷萱!他本來就是個外人,他不應該出現在桃源谷!我更不能讓他威脅到你的安危!」辛變天雖然對這個妹妹十分疼愛,卻也不會任意放縱,此時的面色很是有幾分嚴厲。

「剛才發生的那只是意外,你們怎麼能怪在徐公子的頭上?要怪也只能怪溫雄沒有將暴怒巨熊綁好,讓它逃了出來!」

「這……」溫雄不善言辭,被辛芷萱這樣一說,一張臉頓時有些漲紅,期期艾艾的答不上話。

辛變天眉頭一沉,凝聲道「你應該清楚,我指的並不只是剛才的事情!」

「不……不是剛才的事?」辛芷萱不由得一愣,不過很快她便反應了過來,嗓音帶著幾分不安,幾分不確定的問道「大哥你是擔心聖水宗?」

「我擔心什麼,你心裡清楚!將他送出桃源谷,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他好,你別忘了,姓包的給的最後期限就要到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