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頭的保安說完,在旁邊開始打電話聯繫的時候,另外一個保安對葉浪等人微笑著說:「你們也別在這裡站著了,這種事情就是走個程序,來,先過來喝杯水。」

幾個人道了聲謝謝,來到人家保安室門口。

朝著對方保安室望了眼后,李大牛臉都綠了。

相比他們的保安室,人這邊的保安室,那可真是頂級的了。

真皮的沙發座椅,房間中牆壁上是巨大的監控屏幕,看上去絕對霸氣十足。茶几,飲水機,空調,還有兩張軟床,這可比他們在學校保安室的木板床舒服了不知道多少倍。

「哥們,你們這兒待遇不錯啊?」李大牛笑著問了句。

「哈哈,那也比不上你們。你們每天在學校門口,來來往往的美女那麼多,哪像我們這兒啊?來的基本都是年輕的爸爸媽媽帶著自己孩子體驗生活。」

「對了,你們月工資多少錢?」李大牛又問。

葉浪在旁邊苦笑了聲,帶著幾分無奈道:「隊長,您就別找不自在了,從他們的條件你應該就能看出來,工資待遇,絕對比我們不知道高多少。」

「其實也沒多少啦,普通的保安月薪也就八千,隊長一萬二。另外就是亂七八糟的獎金之類的。」

小王和小李兩人面面相覷,這麼高的工資,該不會是吹牛吧?

豈不知,人家說的還真就是實際情況。

至於這裡保安工資為什麼高得離譜,最關鍵的,還要從歐陽青松先生年輕的時候說起。

想當年,歐陽青松年少輕狂,來紫禁市闖蕩,第一份職業,那就是保安。

因此,他給自己農場保安這麼高工資,並不是錢多的沒地去,而是圖一種情懷。

當然了,這種事情,說給李大牛等人,他們是不可能理解的。

「咳咳,你們要麼就是在說謊,要麼,就是你們老闆瘋了。」李大牛有點為自己打抱不平了。 第一百零二章穿淑女裙的不一定都是淑女

秦齊扶著陸洋走進電梯,還好這個點沒什麼人了,不然如果有人進來,估計會被這刺鼻的酒氣味熏出電梯,到了家門口,秦齊按了密碼解鎖后,鞋也沒換,扶著陸洋直接走到客廳把他輕輕放在沙發上,

秦齊蹲下來,摸了摸陸洋滾燙的臉,心疼地笑了:「真是傻!」,說完走進浴室拿了一條毛巾端了半盆水過來幫他擦拭,從臉頰到脖子、到手,看著陸洋熟睡安靜的模樣,秦齊湊上前,輕輕地在陸洋額頭上印下了一個吻……

袁彥坐在車裡,直到陸洋家的燈亮起他才啟動車離去,回想起白天陸洋淚眼婆娑在自己肩上慟哭的樣子,不禁自問:「袁彥啊袁彥,你真是中毒不淺,看到他為別人哭,你竟然也要吃醋……這月黑風高的,還親自把他送到情敵手裡……哎!…….這波騷操作,也是沒誰了!我都佩服你!哎……」袁彥越想越心裡越堵得慌,

十九年前,國昌射擊館內,

「砰!砰!砰!……」

「砰!砰!砰!……」

兩人並排將10發子彈打完,張明走到阮心媛面前鼓掌:「心媛,不錯!10發可以做到5發10.5環,這個成績很傲人了」

心媛笑著取下護耳和張明擊掌:「謝謝誇讚!我什麼時候要是能趕上叔叔你10發有9發是10.9環還有一發是10.7環的成績那可就真的要驕傲樂死了!」

張明被誇得哈哈大笑:「加油!說不定再過兩年就趕上了,哈哈哈…」

阮心媛作揖:「小女子願賭服輸,叔叔你想提什麼要求只要心媛能做到,就一定幫您完成!」

張明:「好!這可是你說的,要求呢,暫時還沒想到,到時候再找你兌現」

阮心媛:「嗯,對了,上軍校的事,我爸爸還很反對嗎?」

張明:「剛開始肯定反對,好好的公主不當,要去做女漢子,你爸爸可沒少操心,為了這事曾經還親自去見過你們校長,請求他把你退學,多虧了你之前寫給校長的那封聲淚俱下的肯請信,懇請校長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趕你走,這才保住了你在軍校的根基」

阮心媛開心地捂住嘴:「這還不得多虧明叔您,不然我可寫不出那麼感人肺腑的信,嗬嗬嗬……要是被我爸知道一直是叔叔你在幫忙,可能會被氣得半死!嗬嗬嗬!……」

張明敲了敲阮心媛的腦門:「你還敢在這嘲弄本叔!小心我把你這小腦袋敲傻!」

阮心媛笑著逃跑:「心媛可不敢,嗬嗬嗬!……」

張明和阮心媛換了裝走出射擊館,分頭回家,怕被阮賢齊發現兩人之間的秘密,阮心媛撒謊說是去陪閨蜜逛街,張明則說是去泡溫泉,

在怡人風情街上,阮心媛穿著一身淡綠色連衣裙,扎著馬尾辮,搜索著等下可以帶回去掩人耳目的戰利品,街頭吧台門口站著的幾個小混混被阮心媛清新靚麗的形象吸引,不斷地向她吹口哨,

「美女,加個微信嗎?」

「小妹妹,哥哥請你喝酒唱歌好不好?」

阮心媛笑著瞟了一眼說話的人,沒有吭聲,繼續往前走,為首的小混混被阮心媛的笑容勾去了魂魄,帶著幾個人尾隨上去,

阮心媛知道他們跟著自己,故意將他們往小巷裡帶,此時正從小巷書店出來的秦策看見不遠處經過的幾個奇裝異服的青年鬼鬼祟祟的樣子,本能地跟了上去,

阮心媛帶著他們來到拐角處,環顧了四周,正好沒人,她把手中的包包放到一邊的石板上,淡定地看著慢慢走近的四個小青年流氓,

混混頭目上下打量著阮心媛,笑著調戲:「小妹妹,怎麼不走了?(說完,走到阮心媛面前想去摸她的臉)你長得這麼漂亮,和哥哥們出去玩玩怎麼樣?(阮心媛面帶微笑退了一步躲開)」

小混混A:「老大,她該不會是個啞巴吧?」

小混混B:「啞巴豈不更好?哈哈哈……」

小混混C猥瑣地笑:「老大,還等什麼?趁沒人快動手!」

說著四個人向阮心媛伸出魔爪,秦策在小巷盡頭看到他們圍撲上去,剛想拔腿衝上去就聽見慘叫聲:「啊!……我的手!……我的腰!……」

剩下三人看見小妹妹一秒將老大撂倒,有點驚嚇到,混混頭目躺在地上吃痛地齜牙咧嘴:「你們還愣著幹什麼,上啊!」

三個人聽到號令一起撲上去,阮心媛一隻腳踩著腳下的人另外一隻腳筆直伸到第一個衝上來的人頭頂:「啪!」將那人的臉打趴貼在地上,有一粒帶血的牙齒從他嘴裡滾了出來,

另外兩人見狀一起左右揮拳,阮心媛靈活移位躲過,一手一拳揍在他們兩人臉上頓時鼻血噴流不止,阮心媛解下腰帶,從後面迅速地將兩人的脖子死死鎖住,勒得他們青筋爆出,頓時小巷上空響起四個人的慘叫哀嚎聲,

秦策看清阮心媛的臉后趕忙躲到牆壁後面,將自己驚訝張開的嘴緊緊捂住,

小混混B被勒得聲音沙啞:「救…救命…」

小混混A被踩的臉已變形:「姑奶奶,我們錯了,有眼不識泰山,你放過我們吧」

混混頭目已被做成人肉墊子踩成內傷:「我…我快不行了,救命!……」

小混混A想哭:「老大,她真的是個啞巴!」聽到這阮心媛加大了力道:「罵誰啞巴呢?!!」

四個人同時發出慘叫:「啊!救命啊,有沒有人?救命啊!……」

「我們以後再也不欺負女孩子了,救命啊!……」

「救命!…咳咳咳……」被勒的兩人白眼珠子都快翻出來了,

「救命……」

阮心媛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冷冽地說:「痛嗎?」

小混混A:「痛!痛!痛!」

阮心媛:「聽說,你們四個在這一帶是地主霸王?經常欺凌附近學校放學回家的學生是吧?」

小混混C:「不是不是不是,您弄錯了,不是我們」

阮心媛咬牙又加大力度:「你們的意思是我錯了?!嗯?!」

四個人疼的齜牙咧嘴:「啊!痛痛痛!……是我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姑奶奶!放過我們吧」

混混頭目此時疼得快要暈過去了,

阮心媛:「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今天我暫且放過你們,如果下次再被我聽見別人說或者看見你們在做壞事,我一定會讓你們缺胳膊少腿!」

四個人齊聲說:「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我們做好人,做好人!」

阮心媛這才一一放開她們,轉過身從包里掏出錢包:「記住你們剛剛說的話,這是你們的醫藥費,去醫院包紮一下」抬頭間看見一個人正在巷尾處偷看,阮心媛用犀利的眼神看著他們四人:「後面是你們同夥?」

四個人慌忙搖頭和擺手:「不是不是,不認識」

阮心媛:「行了,這裡沒你們的事了,快走吧,我現在要去收拾那個偷窺狂!」說完跨上包追了上去,

混混頭目和其他三個人鼻青臉腫地相互攙扶著,聽到阮心媛的話面面相覷,緊張地吞咽了一下口水,看見阮心媛穿著淑女裙百米衝刺矯健的背影,手心和頭頂不停地冒汗,不約而同地捂住了自己的傷口…… 同樣是保安,人家為什麼就能有這麼高的工資呢?

幾個人想不通這點,很快也不在去想。

正如剛才這名保安所說的,打電話給領導,也只不過是走個程序。

畢竟這次學校來這裡團建,那可是校方與歐陽青松先生談好的。

人大老闆都允許小几千學生來自己這裡鬧騰了,現在人家保安過來查看場地,他們哪裡有決絕的理由啊?

對方不僅僅沒有拒絕,而且農場的接待處經理還親自過來帶領李大牛等人現場考察每個地點。

「您好,我叫邱曉月,是農場的接待處經理,歡迎你們能提前來農場進行實地考察。」邱曉月剛走過來,便開始自我介紹。

李大牛等人都傻眼了,看著眼前的邱曉月,他們覺得自己來的不像是農場,而像是某個高級的酒店。

在他們印象里,農場不應該都是老大媽嗎?

可眼前的邱曉月,明擺著是個花枝招展,青春靚麗的美少女啊。

腦袋上的馬尾辮,外加那身黑色的襯衣,將身材勾勒的相當完美。

邱曉月自我介紹完畢,還等眼前李大牛等人說話呢,沒想到,剛才站在最前面的李大牛,居然直接縮到了最後面,同時,一把將葉浪推了過去。

葉浪沒防備,差點沒撞在人家小姑娘身上。

「曹,要死啊你們?推什麼推啊?」葉浪生氣的罵了句。

邱曉月咯咯笑著說:「沒事的,您是?」

葉浪還沒開口,李大牛在身後小聲說:「這位是我們保安隊的隊長,負責帶領我們過來看看這邊情況的。」

葉浪都愣住了,心想啥時候老子當隊長了啊?

這不是扯嗎?

轉過身,葉浪很鄙視的望了眼李大牛,用眼神告訴身後這三個人,瞧你們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您好,我叫葉浪,我不是隊長,但隊里的事情,大傢伙基本都聽我的。」葉浪風輕雲淡的說著,伸出手,與邱曉月兩手相握。

只不過,在與邱曉月的手掌接觸的瞬間,葉浪愣住了。

這雙手,葉浪感覺是自己這輩子摸過的,最讓人慾罷不能的手。

綿軟,光滑,回味悠長。

「哦,聽葉先生這麼說,想必葉先生您是個能力突出,眾人敬仰的人了。」

「沒有沒有,除過長得帥點,學識淵博點,比較幽默點,單純善良點之外,也沒什麼能力了。」葉浪嘿嘿笑著,將自己的「優點」全都說了出來。

李大牛等人聽到,差點沒直接吐了。

無恥,這也太無恥了。

哪有臉說自己單純善良啊?

邱曉月果然被逗笑了,咯咯笑著,左手掩住了紅唇,旋即輕聲道:「葉先生果然挺幽默的。」

「邱小姐也的確很漂亮呢,不知道方不方便留下聯繫方式?」葉浪還抓著人家姑娘的手,一副打算牽著手去農場裡面體驗生活的姿態。

李大牛都有點看不下去了,重重的咳了一聲。

葉浪方才反應過來,急忙撒開手,不好意思的笑著說:「失禮了,實在是失禮了哈,邱小姐,那接下來就要麻煩您了。」

「不麻煩,那我們走吧。」說著,邱曉月急忙走出去兩步,感覺到了安全距離后,這才開始認真介紹起來。

從早晨八點多,一直等到中午十二點,人家下班吃飯的時候,葉浪等人才查看了不到三分之二的區域。

其實如果只是轉一圈,絕對用不了這麼長時間,但要命的是,葉浪必須要在每個區域都認真排查。

比如說在養殖區,哪種動物容易傷人,在種植區,什麼植物有毒,諸如此類,葉浪是一個都沒放過。

邱曉月剛開始還精神飽滿,但沒多久,她也感覺到煩的不行了。

看著幾個人在裡面轉悠,邱曉月便在旁邊開始玩起了手機。

十二點的時候,邱曉月也不好自己先走,只能對葉浪等人微笑著說:「葉先生,中午吃飯的時間到了,要不然你跟著我們去食堂吃了再看吧。」

葉浪倒也沒有客氣,直接道謝,跟在了邱曉月身後。

因為團建時間還沒到,因此,農場也沒有現在就關門歇業。

農場里,前來觀光採摘瓜果以及購買這裡產品的行人倒有不少。

來到食堂后,李大牛跟在後面,看著裡面這麼多人,忍不住好奇問:「邱小姐,這些人都是這裡的工人嗎?」

邱曉月微笑著擺了擺手說:「不是,他們大部分都是來這裡玩的客人。但凡事來農場玩的客人,如果購買了全票的,在農場採摘了相應的食品后,我們食堂會專門為客人進行加工。方便客人品嘗到最新鮮的食材。」

葉浪點頭,心想這歐陽青松,沒想到腦袋瓜子居然還挺靈活的。

在電視上看,總是待在桌子裡面被欺負,沒想到人家這才叫大智若愚啊。

正想著呢,沒想到旁邊忽然竄出來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手裡拿著烤串的鐵簽子,居然趁著葉浪不注意,直接刺在了葉浪腿上。

葉浪吃疼,下意識的轉身,身手便直接將孩子提到了半空。

只不過,當他提起來,看到對方只是個小孩后,就連忙將孩子給放下。

可因為葉浪的動作太猛,小孩被嚇了一大跳,居然放在地上后,直接趴在了地上,哇哇大哭起來。

葉浪有點無語,心想哭個屁啊?你這個小兔崽子戳了老子一簽子,老子都還沒哭,你居然先特么哭上了。

李大牛這時候也匆忙來到葉浪旁邊,好奇問:「老大,怎麼樣?沒事吧?」

葉浪穿的不厚,被刺的位置正好在膝蓋旁邊,所以他捲起庫管看了眼,還好,只是戳了一個血窟窿。

這樣的小傷,對葉浪而言,無關痛癢。

「沒事,只是烤肉的鐵簽子,又不是刀子,怕什麼?」葉浪說著,將褲子重新拉好。

剛打算勸勸這個小孩,讓他別哭的時候,沒想到一側居然傳來了一個女子的咒罵聲:「王八蛋?八九歲的孩子都欺負,還是個人嗎?」

葉浪登時無語,苦笑了聲,心想自己今天怎麼還遇到瘋狗了? 第一百零三章MotorcycleKillers

秦策小心翼翼地站在牆後面看阮心媛教訓街頭混混霸氣外泄的模樣,竟覺得她無比可愛,嘴角不自覺得劃出好看的弧度,他沒想到阮心媛柔弱的外表下竟然有如此剛毅的功夫,所有動作乾淨利落,拳拳到肉,招招都是狠招,但又拿捏得很有分寸,如果換作是其他人,今天這四個混混可能真的要哭著喊著爬回去了,正當秦策看得出神時,阮心媛抬頭看見了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