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那位天鳳仙修愣了一下,很快明白過來,點點頭,飛快退下,這件事他準備親自動手。

他很清楚,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天凰所賜,一旦天凰失勢,身為他的血脈仙修,就算是死也只能誓死追隨,所以任何對天凰有利的事情,他會拼盡全力去維護。

所有的人都涌往了天鳳炎谷時,只有白瑜沒有進去。他坐在天鳳炎谷之外,已經完全沉浸在了一種新的道韻當中。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之前這裡的喧囂早已消失不見。只有還坐在天鳳炎谷之外的白瑜周圍,有一道道的道意環繞,就好像沒有發生爆炸前,葯圃周圍的殺意一般。鳳凰神通的痕迹在白瑜的意識中漸漸成形。

就在白瑜即將要清晰天鳳一族的神通之時,那天鳳炎谷周圍的無數裂紋痕迹在白瑜的意識中忽然斷續起來,再也沒有他剛才看見的那種連貫。白瑜越想要將這種神通連貫起來,就越感覺到了艱難。

白瑜自己都不知道過去幾天了,他識意識中那一道道的天鳳一族的神通,始終無法徹底的連貫起來,化為真正的天鳳真意。這種道意無法連貫,他就無法領悟這天鳳真意。

這樣下去絕對不行,白瑜潛意識的強行將這些鳳凰神通連貫起來,可是他剛剛有這種意識,一種龐大的反噬力量就轟在了他的識海中,讓他毫無反抗能力。白瑜直接噴出一口鮮血,腦海中已經有些清晰的天鳳真意再次消失不見。

白瑜沒有睜開眼睛,他的神識一次又一次的在這條天鳳炎谷中查探。忽然白瑜渾身一震,他感覺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東西。

這種感覺讓他都不敢相信,他終於睜開眼睛,死死的盯著這道天鳳炎谷看了半天,這才慢慢的吁了口氣。再一次的閉上眼睛,讓已經消散的鳳凰真意又一次聚攏起來。

他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條天鳳炎谷是真的。但是天鳳炎谷周圍那無數的神通卻是真帶有鳳凰真意的裂紋。也就是說這神通是真的,天鳳炎谷也是真的,唯一錯的是,這裡所蘊含的鳳凰神通太多了,而且還並不只是天鳳一族,如果他只是單純想要領悟天鳳真意與天鳳一族的神通,那根本就不可能。

這種矛盾的事情,只有一個解釋,這裡所謂天鳳炎谷,並不只是天鳳一族的地盤或者繁衍之地,反而應該是整個鳳凰一族的繁衍誕生之地,才有可能誕生如此多的鳳凰神通和真意。

白瑜因為領悟過真正的天鳳真意,這才在感悟了數天後,明白這個道理。

這一次他抬起頭看去,才發現天鳳炎谷中間有著一顆參天大樹,直插雲霄。

之所以能夠看到,那是白瑜已經隱隱約約掌握了天鳳真意和神通才能隱隱看到,相信徹底掌握的話,就可以看清楚眼前的參天大樹是什麼樹了。

雖然不確定,可以那種呼喚的感覺讓他隱隱已經猜到是什麼殺了,可是很快他就發現在那裡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在蘇醒,這一股力量之強大,遠遠超乎白瑜的想象。

「糟糕了!」 「嘶!」

被徹底激怒的獸靈沒有繼續保持置身事外的姿態,眼瞳中攜著凶威受到挑釁的盛怒,口中腥風一卷,吐出一根如同成人手臂般粗壯的猩紅蛇信,猶如被拉長的紅皮筋繩,朝著林寒激射而來。

眼前彷彿有著紅芒掠過,直到少年反應過來的時候,被拉長到拇指粗細的蛇信卻早已掠到了身前,伴隨著一股不送抗拒的巨力,纏繞在了他的身上。

「玄光斬!」

瞧見少年被蛇信捆綁得死死的,狐媚兒口中立刻爆發出一聲姣叱,玉手翻飛,洶湧的勁氣鼓盪間,居然在少女的面前凝聚出一道鋒利的血色弧線,朝著蛇信電射而去。

凌厲的血線呼嘯,重重地斬在了獸靈吞吐出來的蛇信之上,卻宛如泥流入海,反而被直接猛地彈射了回來,反射向了狐媚兒的嬌軀。

「爆影!」

情急之下,原本被蛇信束縛住的林寒口中卻突然發出了一聲厲喝,緊接著居然如同影子一般爆裂而開,彷彿形成了虛幻的影子,再一次凝聚出人型的時候,竟然已經直接出現在了狐媚兒的面前,雙手加叉,做出防禦姿勢,硬抗住了倒射回來的血色弧線。

「你的身法……」

少女訝然驚呼,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錯覺,怎麼剛才明明被蛇信束縛住的林寒,下一刻就安然無恙地困出牢籠,並且替自己擋下了這一擊。

然而她這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便立刻被發生在面前那場驚天動地的巨大碰撞聲所覆蓋。

少女一臉驚鄂地抬起了頭,卻見在替自己擋下這一擊之後,林寒居然不退反進,又一次爆沖向前,銅黃色的手臂怒揚而起,一拳狠狠地轟在了獸靈扁平的猙獰大頭之上。

轟!

林寒這一拳落下,用盡渾身力氣狠狠砸向了對方,其中蘊含的巨力如同洪水般爆發,頓時便將這恐怖的巨大頭顱給砸倒在了地上。

「嘶!」

從額頭上傳來的劇痛,深深刺激著獸靈的每一根神經,此獸渾身麟片頓時豎直,青色華光大漲,粗壯的脖子一扭,猛地彈射而起,身形好似青色的閃電,瞬間撞在林寒的身上。

當!

又是一聲沉悶的巨響傳來,林寒口中噴出一小口鮮血,直接迎面栽到了下來,銅黃色的身體怒砸向地面,直接整個沒入了泥土之中。

「你怎麼樣了!」

狐媚兒尖叫著奔向了少年,腳步方動,身後卻立即傳來了一道恐懼的勁風,巨大的力量作用於嬌軀之上,立刻便將之橫掃向了一塊青石。

狐媚兒狠狠地砸在了岩石表面之上,背部立刻傳來一陣劇痛,狠一咬牙,身子彈射而起,方才堪堪避過了獸靈的第二波攻擊,然而先前將她攔截下來的那塊岩石卻遭了秧,被巨獸的粗壯短尾直接震成了粉末。

「怎麼會這麼強?」

感受到此獸舉手投足間皆有一種撼山震岳的恐怖威力,少女的明眸中頓時浮現出了一抹駭然,抬頭望了望上方那道渾身散發出濃郁凶煞氣息的巨獸身影,心口湧現出一抹無力。

咔!嗤嗤!

不過,就在狐媚兒心頭暗自皺眉的瞬間,原本由林寒所造成的那道深坑之內,卻突然傳出兩道細微的聲響。

「這種力量……」

少女一怔,立刻便將目光轉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卻見深坑表面的泥土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浮現出了一大片猙獰的裂紋,隨即,居然湧現出了一縷縷深紅色的霧氣,朝著空氣中緩緩散逸出來。

而伴隨著這股紅色霧氣的湧現,空氣中很快便充斥起了一股極端強橫的勁氣波動,下一刻,一隻包裹在深紅色血霧中的手掌立刻便從深坑中直接伸了出來,重重地砸在了坑凹不平的泥土之上,伴隨著一股尖銳的破空聲響,一道血紅色的身影頓時衝天而起,渾身包裹著一層厚重的血色光霧。

「現在這幅身體的力量,倒是勉強夠用了!」

這道聲音的主人,自然便是林寒,此刻的他,渾身的勁氣波動卻顯得異常強橫,早已遠遠超過了普通元境七重的層次,正微微閉上雙眼,感受著體內暴漲了一大截的勁氣,露出一副享受的神情。

焚血秘法的作用,居然如此美妙!

「你……」

狐媚兒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這道血紅色的身影,從縈繞在他身體周圍那層洶湧的血霧中,少女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狂暴的洶湧力量,如同林寒整個人都已成為了一頭噬殺的猛獸。

「來吧!」

伴隨著一道厲喝,林寒的目光中迸射出滔天的凶煞意味,腳掌跺地,猛然飛撲向了對面的獸靈。

「嘶!」

感受到來自林寒的威脅,獸靈漠然的瞳孔中立刻綻放出了陰冷的殺意,猩紅的蛇信吞吐,猙獰的巨尾橫掃而出,攜帶著山洪巨力,宛如掃地的長鞭,帶動一片破空的呼呼聲響,徑直掃向了林寒。

面對這一擊,少年卻依舊是不閃不避,選擇了以最直接的姿態,來迎接獸靈的怒火。

當!

巨尾轟向林寒,後者只是微微後退了一小步便穩住了身形,隨即,伸出銅黃色與血紅色交匯的手掌,穩穩抱住了獸靈布滿了麟片的蟒尾,隨即沉腰坐馬,口中爆發出一道沉悶的低喝,

「滾吧!」

腳掌深陷地面,林寒將全身的力氣灌住與手臂之間,猛然發力,竟然將獸靈那十幾丈長的身軀直接托拽了起來,隨後掄起胳膊,將之狠狠地砸到了不遠處一頭正在與小隊成員搏鬥的異獸身上。

嘶!

獸靈渾身遍布著硬如鋼鐵一般的麟片,倒也並未因此受到任何傷害,只是深入靈魂的驕傲,卻並不允許它的尊嚴受到任何挑釁,粗壯的身子一扭,很快便豎直起了脖子,如同繃緊的彈簧,張口對著林寒噴出一股猩氣十足的黑色液體。

這液體中蘊含著十分強勁的腐蝕性力量,一但暴露在空氣之下,頓時散發出濃濃的惡臭氣息,與空氣產生摩擦,竟然形成了一團真空地帶。

林寒抬頭,睥子中倒影著點點寒星,拳頭捏緊,立刻便有一團深紅色的螺旋氣錐緩緩成型,帶動風向流動,好似凝聚出了一道無盡旋轉的漩渦。

「火龍氣錐!」

劇烈的毀滅氣息席捲,在天際拉長成為一道火紅色的長蟒,在與空氣的劇烈摩擦中璀然爆發出一抹疾電,遠遠望去,彷彿一柄震碎了虛空的絕世長槍,攜帶著無比蠻霸的毀滅性波動,筆直地射向了那團腥風縈繞的黑色液體。

火紅色的長蟒在一瞬間沒入了其中,內中攜帶著劇烈的高溫,不斷蒸發著粘稠的腐蝕性汁液,爆發出一陣陣細微的嗤嗤聲,而伴隨著這種侵蝕,獸靈噴射出來的液體頓時有如靠近了太陽的冰川,快速消融,幾個縮漲之間,便徑直化為了一團霧氣,消失在了少年的面前。

而在同一時間內,螺旋型的倒錐卻並沒有直接被消磨怠盡,仍舊攜帶著恐怖的力量,射向了獸靈的頭顱。

「爆!」

林寒冷漠出聲,意識牽引著恐怖的火蟒,使之在射向獸靈皮甲的同時轟然炸開,滾滾的火浪席捲而出,爆發出一抹鋪天蓋地的工作,宛如璀璨的煙火,一瞬間瀰漫在獸靈的頭頂之上,將之整個吞噬而進。

嘶!

獸靈吃痛,巨大的頭顱高高仰起,朝天發出一陣嘶鳴,猙獰的頭顱在火浪中持續翻滾,轉而凝聚出了更加瘋狂的怨毒情緒,脖子一擰,攜帶著還在滾滾燃燒著的頭顱,憤怒地對著林寒衝擊而來,有如一輛高速行駛中的卡車,帶動空氣傳來一股尖銳的呼嘯。

林寒腳掌跺地,身子化作模糊的流光,詭異地出現在了另一個方向,而與此同時,身後頓時傳來一股地崩山摧似的巨大震響。

少年一挑劍眉,回過頭去,立刻便瞧見了自己先前佇立的地方,此時竟已憑空多出了一道巨大的深坑,周圍布滿了猙獰的裂紋,如同嬰兒的手臂,朝著四面八方不斷延伸。

「嘶!」

瘋狂的嘶吼聲響起,獸靈的雙眼在一瞬間釋放出令人心悸的血紅,連帶著一些鱗片也逐漸開始綻放出了一層瑩綠色的亮光。

這亮光一起,立刻便開始如同蔓藤般纏繞在了此獸的身體之上,如同潮水般往外飛速蔓延,很快便在少年震撼的目光注視下,包裹住了它的大半個身軀,並且仍舊有著繼續蔓延的趨勢。

「搞什麼鬼,狐影!」

壓抑下心頭的不安感覺,林寒腰間長劍頓時躍鞘而出,化作一束金黃色的流光飛虹,在空氣中拉長出一道月芽型的弧線,伴隨著凌厲的劍勢,飛速射向了獸靈變得瑩玉起來的身體。

叮!

劍芒激射,眨眼狠狠切削在了獸靈的腹部,爆發出一竄劇烈的火星,然而被林寒這般凌厲的劍勢斬在身上,卻彷彿只是在替它撓痒痒一般,除了留下一道白印之外,居然沒有帶出任何傷口。

出乎林寒的預料,在承受了自己一劍之後,獸靈並未採取任何異動,反而僵直著身體,形同木偶一般保持著先前的姿勢,只是縈繞在它身上的光芒,卻已變得越來越濃厚。 白瑜還來不及驚喜對於鳳凰神通與真意的感悟,就感覺到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從天鳳炎谷深處傳來。

想必是激怒了深處某個頂級存在,白瑜二話不說,拿出手玉給陳文靜他們發去逃命的信息后,轉身就跑,乾淨利落,讓不少準備進谷的仙人愣了一下。

「這小子怎麼了,人家都拼了命要擠進去,他反到好,一個勁往回跑。」

這個時候白瑜自然不會跟他們解釋什麼,甚至恨不得他們早點進入,跟那些強者交手,多少可以拖住他們的腳步。

也如白瑜所料,先進入天鳳炎谷的仙人與梧桐樹的鳳凰族打起來。

因為天鳳炎谷的規則所在,進入天鳳炎谷最強也只能是天仙境之下,就算鳳凰一族也不例外,在梧桐樹上,有鳳凰神意保護他們,讓他不受法則影響,可是一旦離開梧桐樹,修為都下降的天仙境之下。

太乙天仙境修為下降為地仙境,天仙境下降為真仙境。

雖然修為下降,可是戰鬥經驗和神通感悟卻絲毫沒有下降,這些鳳凰仙修一進天鳳炎谷就大開殺戒,大多數地仙境仙人也不是一合之力,更別說天空還有不少擁有鳳凰血脈或者神似鳳凰的妖獸在空中盤旋和偷襲。

殺戮不斷,廝殺不減,人族仙人連戰連敗,原本瘋狂湧進天鳳炎谷的仙人,此時恨不得多長兩條腿退出天鳳炎谷。

「人族眾仙人聽令,我等必須全力合作,才能擊敗這些怪物。」

一位上仙域的核心弟子擋住一名鳳凰仙修的攻擊后,高舉手中的長槍喊道。

可是接下來一道火焰光圈飛過來,瞬間就將他給鎖住。

「帶走!」

一頭烈焰鳳凰慢慢落下,化身為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他拉了拉頭髮間的秀髮,滿臉鄙夷的看著眼前一招被控制的人族仙人。

「這就是人族頂級宗門弟子嗎?真是笑話。」

鳳凰男子一腳踩在那仙人腦袋上,抬起手喊道:「我是烈焰鳳凰一族的焰明,全軍聽我號令,降者不殺。」

一些跑得慢的仙人,直接跪倒在地上,然後被仙修給控制住,部下禁制帶走。

跑得快的仙人,則是發了瘋的跑,唯恐被抓到,雖然投降不殺,可是鬼知道投降殺被抓去幹嘛。

萬一生不如死怎麼辦。

天凰麾下天鳳仙修第一強者奉天,整個人化成天鳳法相,飛快掠過天鳳炎谷,對於底下的仙人視若無睹,認準一個目標,全力飛馳。

焰明抬起頭看了一眼奉天,奉天的強大是毋庸置疑,可是這個人一直都留在天凰身邊,很少離開,這個時候他主動離開,是要去那裡。

「聽說遠古天鳳一族中天凰根基不穩,如果不是天凰實力超群,現在也輪不到他當族長。」

焰明說完這句話,旁邊兩個人鳳凰族仙人點點頭,緊隨其後追過去。

如果在平時,他們可不敢找奉天的麻煩,奉天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他們,而現在整個鳳凰谷的規則都被改變,天仙境之下修為才能進入,也就是說,就算是奉天也不例外,其修為也最大跟他們一樣。

他們自然不忌,更何況遠古天鳳現在的實力與地位隱隱有成為鳳凰一族鳳頭的氣勢,如果能夠遠古天鳳分裂最好不過。

實在是天凰這個傢伙,太過強勢。

一旦他徹底掌控鳳凰一族,其他鳳凰族可就難受了。

對此時的白瑜來說,現在能夠跑多遠就跑多遠,可是一方面又擔心初九非他們,他在半路上找到一個絕佳的隱藏地點,部下一個藏匿仙陣,然後躲起來,準備再等一兩天,如果沒有遇到初九非他們,他就繼續跑。

其中最關鍵的是,白瑜對於天鳳真意的感悟達到關鍵的地步,此時如果放棄,說不定將來很難有這樣的機會再次領悟到天鳳真意。

再三確定位置安全后。他再次沉浸在了這些天鳳真意當中,至於其他鳳凰神通與真意,早已被他摒棄在外,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天鳳真意比起其他鳳凰真意都要強大一些。

一條憑空產生的天鳳真意,在白瑜的識海中形成。這道原本已經被其他鳳凰真意摻雜的天鳳真意,慢慢清晰起來,那些摻雜著其他鳳凰真意被慢慢分裂出來。

天鳳真意漸漸的清晰,神通也慢慢凸顯。或者白瑜識海中模擬出來的天鳳真意和原來的不同。原本的天鳳真意是白瑜從林玉眉那裡遺落過來,依靠自己的領悟,現在才明白,那點天鳳真意不過是一點皮毛而已。

當這些天鳳真意在白瑜意識中越來越完整的時候,白瑜的天鳳神通豐滿了起來。

逆天強化 在那一道天鳳真意在白瑜的識海完全形成影像之時,白瑜毫無徵兆的飛躍而起,背後的破劍已經祭出。

一道撕裂的扭曲劍影轟出,這道扭曲劍影直接將周圍一切拳頭大小的東西都化為了齏粉,而空中卻清晰的出現了一道扭曲的劍影痕迹。在這痕迹周圍,閃現出一道道更為細小的裂紋。就好像雷光落下時,主閃雷周圍的細小雷弧一般。

「轟……」

扭曲的劍影轟在了地上,清晰的出現了一道光滑劍痕。劍痕邊緣還有無數扭曲的紋路,就好像那天鳳炎谷周圍的細小裂痕一般。

白瑜收斧而立,閉目沉思良久,這才將破劍掛在背後自語道:「這就是我的第一式天鳳神通,九天鳳鳴斬。」

天鳳炎谷裡面早已看不見人影。所有的人不是被殺,就是被活抓,除了少數原本進谷比較慢,僥倖逃出來后,能夠在周圍,確切的說只有白瑜一人。

白瑜迅速走出陣法,他要去看看初九非他們逃出來沒有,如果逃出來,就帶他們一起跑路。如果沒有逃出來,那也看看能不能救回他們,如果救不回來,白瑜也不會強求,反正他已經儘力,誰知道天鳳炎谷會爆發如此巨變。

白瑜剛剛離開,在一處不起眼的土包裡面忽然升起一個人影。這個人影迅速來到白瑜留下的劍痕處,彎下腰來,伸手在劍痕處小心的撫摸了半天。再將手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

很快他就站了起來,臉色難看之極,喃喃自語道:「就是他沒錯,沒有想到少主比預料的還要年輕,而且這麼小就領悟天鳳真意和神通,將來成就不可限量……」

他盯著白瑜消失的方向凝視了半天,緊隨其後追過去。他要好好觀察一下這位未來少主的能耐,才好帶他回去。

他必須了解這位少主的秉性和作風才行。

白瑜進入斧谷之後,並沒有前進多少路,就能看見一路許多留下來的屍骸。最初白瑜並沒有多在意,天鳳炎谷深處出現那麼多強者,這些普通仙人隨時都可以隕落並不稀奇。

但是白瑜很快就感覺到了不對,這裡死去的仙人幾乎都是隕落在鳳凰神通之上,這還是因為白瑜領悟天鳳真意和神通,才感受得到。

白瑜心裡有些擔心起來,鳳凰神通,難道出手的強者都是鳳凰族強者?想想原本就遇到兩處遠古鳳凰強者隕落洞府之地,白瑜原本心中的混亂頭緒瞬間理得通了。

這裡應該鳳凰一族的發源地之類的地方的,當初人族與鳳凰一族為了爭奪這裡大打出手,最終還是人族獲得勝利,而且鳳凰一族也並沒有因此而消落,反而卧薪嘗膽,隱藏在伸出舔傷口,今天是他們復出的第一戰。 白瑜一路急遁,越想越心驚,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這樣豈不是危險之極,直闖龍潭虎穴。

可是就這樣拋棄初九非他們,就算白瑜心裡過得去,那是心境和道心卻沒有辦法邁過去,如果真的拋棄他們,就算他能活下,因為道心和心境不完整,這輩子成就有限。

秦先生他只喜歡我 「大不了一死而已,而且我本身擁有天鳳血脈,還得到兩個鳳凰族大能的遺物,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白瑜雖然決定闖一闖龍潭虎穴,但是一路上,還不停的安慰自己。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