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不能讓藍夫人當皇后,皇后之位應當是你母妃的。」

「可是父皇已經下了詔書,儘管朝臣們都反對,可是父皇一意孤行……」

「那就毀了詔書,聯合朝臣們逼你父皇收回成命,召告天下立你母妃為後,只要你母妃當了皇后,你就是皇嫡子,是理所當然的儲君!」

感謝誰許一世長安,空空如也&嘟嘟,七彩霓虹888,笨笨不笨呀。尾數為3570,2268,1523,8530的朋友,謝謝你們的月票。

小澉澉發狂了,繼續求月票。 只不過,林苑接下來的話,讓歐陽清凌心裡有一種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她萬萬沒想到,劇情轉變如此之快。

林苑說:"loran,是這樣的,我今天聽到……聽到葉氏集團的員工說,他們總裁最討厭的,就是辦公室戀情,尤其是上下屬之間糾纏不清,我現在在葉氏集團上班,也是集團最大的是誰啊,肯定是葉墨笙,我在他的公司上班,跟他的屬下也沒有什麼區別,這樣的話,我估計一輩子也不可能追到他了,我這還沒有開始追求,就被打上了不可能的記號,loran,我希望你能幫幫我,好嗎?"

歐陽清凌為難的看著她:"我要怎麼幫你,如果他真的不喜歡我,我也不能左右他的思想啊!"

聽到歐陽清凌這樣說,林苑點點頭:"你說的我都明白,可是,我讓你做的,並不是讓他喜歡上我,你只要去葉氏集團上班就好了,這樣的話,我可以借著看你的名義,順便去看看葉總,這樣一來,我也有機會接近葉總,也不是他的下屬了,兩全其美啊,再說了,葉總本來就中意你去他們公司,你是知道的,你都不知道,我今天中午想請葉總吃個飯,結果葉總以不喜歡上下屬一起吃飯,拒絕了我,我當時就很難過,可是,後來想想,葉總這樣也是處於嚴明紀律,我反而更加喜歡他了,loran,你就幫幫我嘛,求求你了!"

歐陽清凌無奈的皺眉:"所以,這就是你今晚找我的目的,我還以為,你是受了委屈,想讓我給你出氣,結果啊,你是把我推出去了!"

林苑不好意思的看著歐陽清凌:"loran,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你原諒我嘛,你就答應我,好不好?"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開口道:"好了,我答應你,誰讓我心軟呢,只不過,我可得提醒你,以我這段時間對葉墨笙的了解,他可不是個善茬,喜歡他,你還是長點心吧!"

林苑紅著臉點點頭:"嗯呢,我知道你是關心我,我會小心噠,你今晚一定要吃好喝好,我給你賠罪喲!"

歐陽清凌傲嬌的看著她:"那是當然,今晚不把你吃破產,我就不是loran!"

林苑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

看著林苑開心的模樣,歐陽清凌忍不住在心裡哀嘆。

自己這算不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現在不僅條件還欠一個,弄到最後,她還是要去葉氏集團。

她的本意是遠離葉墨笙,這不,現在越來越近了,這算是個怎麼回事啊!

她當然不知道,葉墨笙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她跟葉墨笙這麼腹黑的人斗,很懸。

歐陽清凌看到飯菜上來,突然開口道:"對了,明天你繼續去吧,我明天可能去不了葉氏集團,我手下還有點工作,我必須明天再律所處理一下,交代一下手頭的案子,後天才能去!明天就再委屈你一天吧!"

林苑嘟了嘟嘴:"好吧,那就明天吧,只不過,明天可是最後一天了!"

歐陽清凌點點頭:"好了,我知道了,明天肯定是最後一天!"

聽到歐陽清凌的話,林苑這才放心。

她們吃了晚飯,就各自回家了。

而葉墨笙,這個點,才從公司回家。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做法,到底有沒有作用。

如果林苑是個聰明人的話,就應該知難而退,讓歐陽清凌來葉氏集團。

一路上,葉墨笙不疾不徐的開車回家。

回到家裡,葉紫涵已經吃完飯,坐在沙發上打遊戲了。

葉墨笙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隨便吃了點晚飯。

葉紫涵的心情今天還是不爽,上午雖然補覺了,可是,她還是沒有找到蕭蕭風雨。

準確的說,是蕭蕭風雨不搭理她。

她就不相信,有人兩天不看手機的。

她真的想不明白,自己是哪裡得罪了這位大神。

她問其他三個遊戲中的好友,他們也不知道。

玩遊戲在線的,也只有他們三個。

葉紫涵玩了會遊戲,有點無聊,就下線了。

臨走前,她跟葉墨笙說了一聲,自己上樓睡覺,就走了。

上樓洗漱完之後,想到明天要去上班,葉紫涵就打算今天早早睡了。

睡覺前,她還是抱著一丟丟的希望,給蕭蕭風雨發了條微信。

涵意襲人:兩天都不回我的微信,是不是我哪裡得罪你了啊,蕭蕭風雨,你倒是給我個話啊!

消息發出去,葉紫涵等了幾分鐘,消息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沒有任何迴音。

葉紫涵有些心累,昨晚沒有睡覺。

這會兒功夫,她也有些倦意,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她的手裡還抱著手機。

葉紫涵趕緊起床,洗漱了一下,下樓吃飯。

吃完早飯,葉紫涵就去律所了。

話說,葉墨笙今天上班的時間,非常早。

葉紫涵下樓吃飯的時候,他就走了。

他今天最擔心的是,歐陽清凌會不會來葉氏集團。

結果,他早上來那麼早,心心念念的等著歐陽清凌。

最後來上班的,還是林苑。

葉墨笙頓時有些氣餒,難道是他的方法不管用,還是說,林苑沒有明白自己的意思。

想到這裡,他把助理叫過來,給助理交代了一番。

於是,就有了助理跟林苑的這番對話。

助理:"林苑小姐,你覺得我們總裁怎麼樣?"

林苑小心肝撲通撲通的,紅著臉說:"葉總儀錶堂堂,年輕有為,當然很好啊!"

助理試探:"那你是不是喜歡我們總裁啊?"

林苑不好意思的低著頭,悶聲道:"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葉總讓你問的嗎?"

助理趕緊搖頭:"這倒不是,只不過,我是看在你跟我比較投緣的份上,想告訴你,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們葉總,在我們公司,是沒戲的,葉總最忌諱的,就是辦公室戀情,你看他工作的時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你現在這個身份,他是不可能喜歡上你的,他只會把你當成工作上的一個下屬,僅此而已!"

林苑盯著助理看了兩秒,開口道:"謝謝你,我知道了,我先去工作了!"

林苑一邊走,一邊在心底竊喜,看來,她猜對了。

她如果想跟葉墨笙在一起的話,就絕對不能待在葉氏集團。

明天,loran就會代替她來了,看來她的做法相當明智了呢!

想到以後見葉墨笙的時候,就不是上下屬的關係了,林苑走路都飄了起來。

她甚至都在想,葉墨笙的助理跟自己說這些話,是不是他知道什麼了。

又或者,葉墨笙對她有什麼想法,只不過,礙於她現在是下屬,所以才讓助理來跟自己說這些的!

只要一想到這些,林苑就忍不住激動起來,心裡都充滿了幹勁。

話說,林苑在葉氏集團,高興的走路帶風。

而葉紫涵,一上午的時間,都悶悶不樂。

歐陽清凌下樓吃飯的時候,卻被葉紫涵喊住了。

歐陽清凌吃驚的看著她:"怎麼了?紫涵!"

葉紫涵咬了咬嘴唇:"羅蘭姐,我今天中午請你吃飯!"

歐陽清凌更加吃驚了:"無緣無故的,你請我吃什麼飯?"

莫非是她最近走大運了,所有人都想請她吃飯。

昨晚林苑剛請她吃了飯,看著葉紫涵的樣子,莫非是有事情找她?

葉紫涵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髮:"那個,我就是很想請你吃飯!沒有別的意思!"

歐陽清凌看著葉紫涵,她的眼珠子轉了轉:"單純的請我吃飯?真的沒有什麼事情?"

葉紫涵的小臉紅了紅:"好吧,我就知道,怎麼都逃不過羅蘭姐的法眼,我們邊走邊說!"

歐陽清凌點點頭:"好啊!"

然後,她就看著,葉紫涵帶著自己,去對面未來科技大廈樓下的餐廳吃飯。

歐陽清凌忍不住皺眉,這個小丫頭,不是不喜歡跟楚蕭他們幾個人吃飯偶遇嗎?今天怎麼主動上門了。

莫非是對面的飯菜太好吃,小丫頭忍不住了?

她開口道:"紫涵,你不是要跟我說什麼嗎?邊走邊說吧!"

葉紫涵轉身,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歐陽清凌:"羅蘭姐,是這樣的,我想讓誰陪著我,去對面吃個飯,然後看看,能不能偶遇一下楚蕭,你也知道,我跟楚蕭吃飯碰見那幾次,都是跟你在一起的,我就沒有叫別人,總覺得不好意思!"

歐陽清凌挑眉:"真的是不好意思嗎?我可記得,你以前不太喜歡去對面的,每次都是我想吃對面的飯菜,喊你過去的!"

葉紫涵小臉頓時皺皺巴巴,像是霜打的茄子:"好吧,我就知道,瞞不過羅蘭姐的法眼,其實我那天晚上得罪了楚蕭,這件事,你也知道大概的,所以,你陪著我,我就不會那麼不好意思了,我想著,能不能遇上楚蕭,給他道個歉,我一個人著不是不好意思嘛,拉著同事的話,他們也不知道這件事,我只會更不好意思!"

歐陽清凌笑著開口道:"所以,就找上我了!"

葉紫涵不好意思的捂著自己的一把臉:"算是吧……"

歐陽清凌輕笑著開口:"好了,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就是道個歉嘛,我陪你去,敢於承認自己的錯誤,是最難能可貴的品質,你那天晚宴上,的確是做錯了,你應該拒絕南宮瑾的,就算是他救過你,也不例外,懂嗎?" 「你的意思是,去自首的人是她?」她沒想到,木兮為了紀澌鈞,居然能犧牲到這一步,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董雅寧和董佳期兩人的舉動,無疑是自掘墳墓,這一齣戲,可真是夠精彩的,「佳期啊,你也真是的,怎麼跑到你表哥跟前去說這些,這下好了,把你姑姑弄的裡外不是人。」

這件事雖然是董佳期的錯,可駱知秋那嘴臉也好不到哪裡去,紀佳夢立即罵了句:「你少在那裡落井下石,煽風點火!」

原來是木兮進去了,難怪紀澌鈞沖著她大.發脾氣,事已至此,就算紀澌鈞知道那天的對話又怎麼樣,只要木兮那個障礙死了,她手上還有一個小的,不信紀澌鈞不聽她話。

往回坐下的董雅寧,看了眼董佳期,「你先回去吧。」

「……」董佳期現在還沒從被紀澌鈞訓責中反應過來,捂著嘴,哭著往外走。

紀心雨用手順了順自己身上的衣服,「看來這戲是唱不成了,我還是提前上樓選衣服,等著明天喪禮穿。」

「心雨!」駱知秋故作生氣沖著紀心雨使眼色,讓紀心雨收斂自己的用詞。

轉身的紀心雨,高聲說了句風涼話,「這木兮就算是活的過今晚也活不過明晚,不早些預訂殯儀館,小心去晚了沒位置。」

二樓的費亦行,聽見這話,什麼都明白了。

難怪夏明義支支吾吾的,一直沒把太太母子送過來,還有紀總大.發脾氣,原來都和太太有關係,費亦行擔心紀澌鈞為了救木兮衝動,趕緊過去看著人。

紀心雨走後,紀優陽也跟著轉身往外走,駱知秋叫住紀優陽,「上哪兒去?」

「這壓軸大戲都唱完了,還有什麼好看的,當然是出去尋歡作樂去,省的留在這裡被我二哥怨恨。」紀優陽哼著小曲抖著肩膀,一臉高興,跳舞的時候,身體還故意往董雅寧那邊靠近,打著響指,扭著腰,「小媽,你可要保重身體,馬上要娶新媳婦,姓簡的可不是姓木,伺候不好,娘倆都容易丟了腦袋。」

她知道紀優陽是在作賤她,想看她笑話,可這會,她知道木兮進去了,心情好著呢,「老四啊,謝謝你的關心,我當然會保重身體,你也是,這張嘴得罪人多,小心遇事了。」

哎呦,哎呦,在威脅他是不是?董雅寧恐怕不知道,他景城姓紀,景城以外,姓沈吧。

紀優陽沖著董雅寧眨眼,「再見了,親愛的小媽,祝你雙喜臨門,我二哥結婚,要早點通知我,我好讓人準備伴郎服。」哼著小曲,拍著節奏往門口走。

看到紀優陽真的走了,駱知秋趕緊出去逮人。

紀佳夢抱著胳膊站在董雅寧旁邊說道:「我看澌鈞也就是一時接受不了這件事,說到底你都是他媽,他不可能為了木兮那個小賤人跟你翻臉,也就是發發脾氣,鬧不到哪裡去,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準備採訪和晚上接待客人的事情。」

紀佳夢說的沒錯,那才是正經事,「佳夢啊,招呼客人的事情,就麻煩你了,採訪的話,就算了,我不想惹澌鈞不開心,我有些頭痛,想去休息一下。」

「芳英,你還愣著幹什麼,快伺候雅寧去休息啊。」算了?這些話都是說給她聽的吧,她估計著,今晚要是有新聞,其中有一條就是董雅寧讓人發的。

「是。」林芳英趕緊過去推人。

董雅寧往客廳那邊去了,紀佳夢就開始擺著架子吩咐傭人繼續忙活起來。

追到門口的駱知秋,跟著紀優陽去停車場時目光謹慎打量四周,以免被誰的眼線盯上,「今晚這個情況,你還上哪兒去?」

「什麼情況?」紀優陽忍不住笑了,「就像紀心雨說的,木兮現在不死,也活不過明晚?」

虧紀優陽還笑的出來,木兮要真出事了,紀優陽心裡會好受?「對這事,你沒什麼想法?」

「救不救她,是我二哥的事,與我何關。」紀優陽抬起手摟住駱知秋的肩膀,一想起沈東明馬上要來景城了,到時紀家必然會因為失去集團而落勢,整個紀家,他唯一擔心的便是駱知秋。

看到紀優陽的臉色忽然嚴肅起來,眼裡寫滿了心事,「老四啊,你是遇到什麼事了?」

紀優陽笑了笑,「沒有。」如果這一天到來了,那他就給駱知秋幾個錢,或者是給駱知秋養老送終吧,怎麼都不能做個沒良心的人。

以為紀優陽是因為木兮的事情正憂心難過,駱知秋嘆了口氣,跟著紀優陽到了停車場以後,知道自己攔不住紀優陽,駱知秋伸手給紀優陽整理衣服的時候,見紀優陽脖子上全是某些痕迹,駱知秋心裡有些搞不懂紀優陽,對木兮有意思,怎麼又在外面找人,難不成,真是得不到就找了個替身?

「今晚,沒什麼大事,我就不回來了。」紀心雨說的沒錯,那些人不會讓木兮活的太久,他怎麼都不能讓木兮死在那裡人手裡。

本是來攔紀優陽的,如今看到紀優陽在這裡唉聲嘆氣,又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怎麼不讓她心軟,「你啊,我是管不住了,有什麼事,我再給你打電話,手機不能關機,看到電話就回過來,不準使大少爺性子,知道沒有?」

紀優陽笑著上前一步抱著駱知秋,語氣慵懶在撒嬌,「知道了。」

每次,紀優陽在她懷裡撒嬌,她又是安慰又是心酸的,平日里雷厲風行,處事果斷,可到了紀優陽面前,她就跟個普通的母親一樣,為兒操碎了心,「好了,快去吧。」

收回手的紀優陽,後退時沖著駱知秋飛吻揮手。

看到紀優陽要走,想起什麼的駱知秋,趕緊往回走,拿出手機給萊恩總管打電話。

開了車子出來,路過門口的時候,看到駱知秋沖著他招手,讓他停車,前面兜了一個圈,把車子開到駱知秋面前,紀優陽落下車窗看著駱知秋,「怎麼了?」

駱知秋正要說話,就看到萊恩總管提著食盒出來了,駱知秋示意萊恩總管把東西送過去。

萊恩總管提著食盒繞過車尾走到副駕駛放東西。

「都是你愛吃的。」

「謝謝,三媽。」紀優陽沖著駱知秋飛吻,「記得,也給我侄子弄點吃的過去,那小傢伙剛沒了媽,哭得可慘了,就抱著那一袋乾癟的漢堡咬著吃,怪可憐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