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曼曼愁眉苦臉地嘆氣道:「我本來不想把這些事情告訴你的,畢竟都是濃濃的私事,沒經過她的允許,我不該說出來的。

可是濃濃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已經到了最糟糕的情況,我不得已才告訴你的。我希望你能幫助濃濃,把小太陽給要回來。」

沈見深胸口的怒火幾乎要炸開,恨不得馬上就去孟星辰算賬。

可一想到艾濃濃剛才拿著刀,瘋狂的樣子,他就沒辦法在這個時候離開她。

沈見深還是覺得胸口發悶,綳著俊臉許久,才張口說道:「我一定會幫濃濃把小太陽找回來的。」

呂曼曼感激地看著他,真心道謝:「那我就代濃濃謝謝你了。」

在現在這種焦頭爛額的時候,沈見深肯幫忙,當然是最好了。

沈見深又和呂曼曼聊了很久,問了一些艾濃濃和小太陽的事情。

問清楚了之後,沈見深就拿出了電話,打給了律師,詢問這個案子勝訴的機率有多大。

呂曼曼在旁邊緊張地聽著沈見深打給律師,見沈見深的臉色緊繃,神情十分的複雜,呂曼曼的一顆心就沉了下去。

看來,這個案子果然是不好打。

「別擔心,我還認識幾個金牌律師,我會跟他們聯繫,讓他們從美國過來,幫著打這個官司。」沈見深說道。

呂曼曼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站起來說:「那我進去看看濃濃。」

走進了房間,看到艾濃濃在睡夢中也不安穩。

艾濃濃閉著眼睛,緊緊蹙著眉頭,嘴裡一直在呢喃些什麼。

呂曼曼湊近了聽,才聽清楚艾濃濃是在喊小太陽的名字。

輕輕嘆了口氣,呂曼曼幫著艾濃濃蓋了下被子。

忽然,呂曼曼皺了下眉頭,因為她發現艾濃濃似乎有些發燒。

走出了房間,呂曼曼對沈見深道:「沈先生,濃濃有點發燒,我出去給她買點葯。你能幫忙照顧一下濃濃嗎?」

「什麼? 重生之邂逅良緣 濃濃髮燒了?」沈見深立刻緊張起來,「我進去看看她。」

說罷,就急忙朝著房間里走去了。

呂曼曼輕輕搖了搖頭,她這個旁觀者看得很清楚,可惜就算沈見深對濃濃越好,濃濃就越是會躲著他。

沈見深進去房間后,用手試了下艾濃濃額頭的溫度。

他皺了下眉頭,想起濃濃受了這麼大的打擊,一整天都沒吃東西,這樣下去可不行。

沈見深又去了廚房,看到廚房裡有米,就決定煮點粥,等艾濃濃醒來就可以吃了。

艾濃濃並沒有睡很久,她再一次被噩夢給驚醒。

她睜開眼睛,過了好半天才弄清楚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

艾濃濃的情況比剛才好一些了,不至於情緒失控。

她撐著起來,往外面走。

當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個高大熟悉的背影。

那個人背著光,站在廚房裡。

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袖口挽起,正在洗碗。

只是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在他做起來,卻是賞心悅目,十分好看。

廚房裡的電飯鍋飄出了香味,是熱粥的味道。

沈見深洗好碗轉身,就看到艾濃濃站在那裡,正一臉獃滯地望著他。

「濃濃,你醒了?」沈見深立刻放下碗,快步走了過來。

他走到她的面前,先是伸出手,試了試她額頭的溫度,然後才低頭看著她說道:「還好,你沒有發燒了。」

真的是沈見深!

男人放在額頭上的手指因為剛碰過冷水,所以觸感有些涼。

在提醒著她,這不是幻覺。 真的是沈見深來了!

沈見深有些微涼的手指還放在艾濃濃的額頭上,他不捨得這麼快就收回手。

總裁他是偏執 哪怕只是碰一碰她的額頭都好,至少可以證明她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他是真的找到她了。

「濃濃,我給你煮了粥,馬上就可以吃了。」

沈見深溫柔的聲音,終於驚醒了艾濃濃。

她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想要躲避開沈見深的手。

然而,艾濃濃卻一不小心,腳下一滑,眼看著就要摔倒。

她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疼痛的到來。

然而,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來到。

艾濃濃被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她睜開眼睛,和沈見深的黑眸撞上。

四目相對,她清清楚楚地看見了沈見深黑眸裡面毫不掩飾的深情。

「濃濃……」

就在沈見深低下頭,想要親吻艾濃濃的時候,大門傳來開鎖的聲音,是呂曼曼回來了。

「濃濃,沈先生……」

呂曼曼沒想到,自己一開門就看到這樣的一幕,搞得她都無比的尷尬,覺得自己回來得不是時候。

艾濃濃回過神來,立刻就掙脫開沈見深的懷抱。

沈見深很是遺憾,卻還是鬆開了手,任由艾濃濃從他的懷抱里掙脫開去。

呂曼曼為了打破尷尬,立笑著朝著艾濃濃說道:「濃濃,你醒了啊?」

艾濃濃現在的情緒已經恢復不少,她不再是剛才那樣的崩潰了。

聽到呂曼曼問她,艾濃濃點了點頭。

呂曼曼打著圓場說道:「濃濃,之前你有點發燒了,我就出去給你買葯了,還拜託沈先生照顧你。咦?廚房裡在煮東西?」

沈見深笑道:「我怕濃濃醒來會肚子餓,就煮了一點熱粥。」

「那太好了,濃濃一天都沒吃東西了,我還說叫點外賣呢。」

艾濃濃見沈見深和呂曼曼在尬聊,就忍不住走過去拉住呂曼曼,把她拉到了一旁,小聲問道:「曼曼,這是怎麼回事?」

問完這一句,艾濃濃還小心的回頭看了一眼。

沈見深十分紳士的沒有聽她們說話,而是又去繼續煮粥了。

呂曼曼小聲地說:「對不起啊,濃濃,是沈見深自己找到這裡來的。我看他那麼關心你,都追到這裡來了,就讓他進來了,還把你的事情全都告訴他了。

再說了,現在小太陽被帶走了,我們正需要幫手。沈見深認識很多律師,他之前還一直打電話,幫你詢問打官司要回小太陽撫養權的事情呢!」

聞言,艾濃濃緊緊蹙眉。

她不是不知道沈見深對她的感情,可是她真的不能接受。

沈見深是個好男人,身份地位和孟星辰不相上下。

像他這樣的男人,值得更好的女人。

而她和孟星辰糾纏不清,還帶著小太陽,根本就配不上沈見深。

所以,艾濃濃才從一開始就直接拒絕了沈見深,從來不給沈見深任何機會,讓他覺得他們之間有可能。

因為她不是綠茶,不是那種明明沒可能,還把別人當成是備胎的人。

她艾濃濃做不出來那樣的事情。

可儘管艾濃濃沒有給沈見深任何希望,他卻依舊深情不悔,樂此不疲的追逐著她。

不管她怎麼搬家,怎麼換號,他還是很找到她。

艾濃濃覺得自己不渣,一點兒都不渣,所以她沒法接受沈見深的感情。

呂曼曼見艾濃濃綳著臉,半天都沒有說話,她的心裡就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該不會是她做錯了吧?

濃濃就真的這麼不待見沈見深嗎?

「濃濃,對不起,我不該自作主張。」呂曼曼抱歉地說道。

「沒事。」艾濃濃搖搖頭,嘴角扯出了一抹苦澀的弧度,「你沒做錯什麼,你也是想多個人幫忙而已。」

再說了,現在不是考慮這些兒女情長的時候,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把小太陽給找回來。

就算知道是以卵擊石,艾濃濃也不想就這麼放棄希望。

艾濃濃深深吸了口氣,說:「我先回房了。」

看到艾濃濃回去房間了,呂曼曼抱歉的對沈見深說道:「沈先生,濃濃好像不開心了。要不然的話,你……」

她想讓沈見深先回去,可是這句話說出來未免也太傷人了。

沈見深為了艾濃濃付出了那麼多,到最後卻連半點希望都看不到。

沈見深的眉頭蹙起,「濃濃現在這個樣子,我怎麼能離開?我去和她說。」

他走到房門口,抬起手,敲了敲門。

「濃濃,是我,我可以進來嗎?」

房門很快被打開,艾濃濃穿上了一件外套,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濃濃,你這是?」

艾濃濃一臉平靜地說道:「我要去找小太陽。」

說完,她就越過沈見深,朝著外面走去。

「濃濃,你……」呂曼曼聽到了,也想過來阻攔,「你現在身體這個樣子,還是先休息下再說吧,你都不知道,你今天都暈倒兩次了。再這麼下去,你身體怎麼受得了啊!」

「我不能再這麼等下去了,我一定要去把小太陽找回來。」艾濃濃堅定地說道。

分開的這半天時間,她已經無法忍受了,滿腦子都在想著小太陽的事情。

想著小太陽到了陌生的地方會不會哭?

孟星辰會不會打小太陽?

小太陽見不到媽咪,會不會害怕得大哭?

小太陽有沒有吃東西?

一想到這些,艾濃濃就覺得一顆心都揪住。

那是她的孩子,是她十月懷胎,辛苦養大的孩子。

她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帶走她的孩子,傷害他。

艾濃濃繼續往前走。

「濃濃!」沈見深伸手想要拉住艾濃濃。

艾濃濃緊繃著小臉,蹭的一下甩開了沈見深的手。

沈見深一時不查,手臂撞到了桌子上。

鮮血迅速滲了出來,沿著手臂滴落下來。

「你……」艾濃濃愣住。

呂曼曼臉上微微變色,「哎,沈先生這肯定是傷口又崩開了,我去拿個創口貼來。」

艾濃濃的腦海中,忽然就想起了,之前她揮舞著刀子,划傷了沈見深的事情。

她當時情緒崩潰,所以記不太清楚了。

現在的艾濃濃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鎮定了不少。 艾濃濃現在的情緒,正處在一個極度微妙的平衡中。

稍微一點風吹草動,就會打破這微妙的平衡,令她再次情緒失控。

而艾濃濃剛才用力甩開沈見深,就是在崩潰的邊緣瘋狂試探。

看著沈見深的手臂流血,艾濃濃的腦子終於清醒了不少,在崩潰臨界點的情緒,也總算是再次平復了下來。

氣氛一時尷尬。

艾濃濃張了張嘴,卻什麼都沒說出來,最後只是緊緊抿住了嘴唇。

而沈見深則是一臉深情地看著她,非但沒有怪她,還在安慰她,「一點小傷,不礙事的。」

直到呂曼曼拿了創可貼過來,這尷尬的氣氛才終於被打破。

「沈先生,你的傷口崩開了,還是換一個創可貼吧!」

還好有呂曼曼在,否則的話,還真是太尷尬了。

「謝謝。」沈見深接過了呂曼曼遞過來的創可貼。

沈見深看了一眼表情複雜的艾濃濃,溫和一笑,「我去一下衛生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