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看來,應該是在鑄造小劍的同時,順勢將空間靈陣融入其中,可聽王慧的意思,仙庭的鍛造師似乎是先鑄成小劍,然後再布下空間靈陣,置放於小劍之中。如此一來,這難度自然是大大的增加。

萬東自己並不知道,他所修行的玄天鑄劍術,與在仙庭通行的鍛造術,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名震仙庭的玄天大明神,豈是那些小小鍛造師能夠相提並論的?

「那是自然!而且,拋開靈陣不說,單是熔煉天梭金便已是十分不易。天梭金雖然不少見,但卻是極其的堅硬,三品以下的鍛造師,甚至連將其熔化的本事都沒有,更別提鍛造了!」

王青和薛文在一旁連連點頭,顯然是對王慧的話十分贊同!

萬東卻是暗暗搖頭,心中疑惑不減反增!來到仙庭,萬東還沒有見過鍛造師,但料想三品鍛造師與三品人仙絕不可能是一回事。王慧說三品鍛造師甚至都不能熔化天梭金,足以證明天梭金的堅硬。但對他來說,熔化天梭金,卻絕不會是什麼難事。只是現在手頭上沒有天梭金,否則萬東一定讓王慧他們驚落下巴!

雖然心中滿是疑團,但萬東還是感到一陣興奮!別人難之又難的事情,在他這裡卻不費吹灰之力,什麼叫優勢,這便是!如果能夠煉製出回程法石,那他豈不是便能離開古山秘境,自由出入仙庭了? 贈你一場空歡喜 那樣的話,還有什麼能阻止他與慕蓮相見呢?

「哎!我要是能有一枚回程法石,那該多好啊!」

薛文忍了幾忍,還是沒能忍住,感慨的說道。

「要不然我讓我妹妹舉薦一下你,讓你加入四極門?」王青含笑問道。

薛文卻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王姑娘同樣是我的妹妹,你不忍心給她添麻煩,難道我就忍心了嗎?算了,大不了老死在這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嘴上說沒什麼大不了,似乎很是洒脫,可任誰都能從薛文的眼中,看到一種深深的落寞與苦悶!

「這回程法石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萬東微微一笑,將小劍隨手還給了王慧。

王慧一時卻是忘了去接,只是瞪大一雙杏目,獃獃的看著萬東。

王青和薛文卻是相視大喜,薛文忙不迭的問道「先生,莫非您有辦法弄到回程法石?」

「當然!而且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聽萬東這樣一說,王青,薛文更是激動了,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激動的連嘴唇都開始哆嗦了。

「我就知道先生一定是出自名門大宗,這回程法石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王慧笑了起來,萬東若真是能弄到回程法石,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至少王青不會被永遠困在這裡了…… 「若真是如此,還請先生不吝賜我等幾塊!說起來,我們也已經十幾年不曾走出過古山秘境,對外面的世界已是渴望良久!」聽王慧這麼一說,薛文登時也激動了起來,雙眼瞪若銅鈴的道。

王青自然亦是不必多說,同樣激動莫名。之前以為完全沒有希望,倒也罷了,可是現在,王青突然想起,在外界還真有幾個讓他牽挂放不下的人!

「你們是不是激動過頭了,如果我身上就有回程法石的話,我緣何會連回程法石是怎麼回事都說不清楚?不怕實話告訴你們,我和你們一樣,今天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回程法石。」

萬東的話簡直就是一盆冰水,直接將三人潑了個透心涼。薛文一度有些懊惱的道:「先生,您不會是閑著沒事兒,逗著我們玩兒吧?」

「呵呵……那倒也不是!我身上雖然沒有回程法石,但只要我想要,隨時都能搞到,而且一點兒也不誇張,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薛文,王青,王慧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都沒有說話,但是都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懷疑和不相信。只是礙於萬東的身份,三人不敢將話說的太露骨,但實際上能夠看的出來,三人基本上已經消了得到回程法石的希望。

就算萬東修為驚人,出身不凡,但是鍛造師和修者畢竟是兩碼事。薛文只以為萬東畢竟年輕,所以童心未泯,見他們對回程法石如此渴求,便忍不住要逗他們一逗,雖然他並不會生氣,但是失望總歸是難免的。

看到三人皆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樣,萬東就知道他們不信,哈哈一笑,道「怪我怪我,我好像還沒告訴你們,我其實也是一名鍛造師。」

「先生,您要是存心寬慰我們的話,那我們心領了,只求您不要再逗我們了,這太打擊人了!」薛文和王青不好意思,王慧仗著自己是女兒身,連惱帶撒嬌的說道。

見三人擺明了不信,萬東劍眉微皺,突的探出右手,直取王慧手中長劍。一來王慧壓根兒就沒有防備,二來萬東的速度實在是快的驚人,王慧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手中便猛然一輕,緊握著的劍便已落到了萬東的手裡。

「先生,您要幹什麼?」

見萬東將劍奪了過去,拿在眼前端詳,王慧不禁好奇,自己這把劍也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神兵,萬東幹嘛如此在意?

「這劍……似乎並不適合你!」

「什麼?」

王慧一愣,還未理解萬東話中的意思,萬東的雙手便突然用力,只聽噹噹當的一陣脆響傳來,一柄好端端的長劍,竟是在一瞬間便化作了十餘段的碎片。

劍雖然不是什麼好劍,但卻是王慧的師尊親手所贈,王慧甚是珍重,這些年來幾乎從不離身。乍見此景,亦是不免心中焦急,雖然不敢對萬東動怒,但一雙眼圈兒還是不免泛起了紅光。

萬東也不理會,輕笑一聲,隨手一揚,十幾段碎片立時被其拋到了空中,待王慧回過神兒來,下意識的欲要去接之時,一道金光驀的從萬東的手中騰起,先一步將那十幾段碎片整個包裹了住。

那金光乃是由萬東仙氣所化,氣勢凌人,王慧根本無法靠近,一聲驚呼,便被生生逼退了回去。

「先生,您……您到底要幹什麼?」王慧看起來是真的急了,嗓音一度有些發顫。毀了師尊所贈之劍,無論是在哪個宗門,都是大忌,縱然王慧的師尊對她愛護有加,這一頓責罰恐怕是少不了了。

「妹子,你別著急!先生好像是要將你的劍重鑄!」王青急忙上前一步按住了王慧的肩膀,免得她過於激動之下,衝撞了萬東。

「重鑄?」一開始王慧只覺得王青的話荒謬至極,可是當她看到那十幾段碎片竟在金光的包裹下,以驚人的速度熔化開來,王慧張開的嘴巴下意識的便閉了上,緊跟著連呼吸也屏了住。

「難不成先生真的是位鍛造師?」薛文接連吸了幾口氣,可還是有一種缺氧的感覺。眼前這一幕,簡直比萬東一招制住於中,還更要讓他吃驚。

鍛造師在仙庭,本來就十分稀罕,而像萬東這麼年輕的鍛造師,薛文更是聞所未聞!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王慧此時終於是不急了,整個人顯得前所未有的興奮,一張俏臉兒紅撲撲的就像是剛染過一般,雙眸之中透出的除了敬佩,還是敬佩!

「先生不光是鍛造師,而且還是品級不低的鍛造師!你們看先生凝聚成的道火,色澤金黃,熾熱無比,比我們四極門奉養的那位六品鍛造師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絕不相信!」

王慧越說越是興奮,到了後面,就連嬌軀都開始顫抖起來。

「六品鍛造師!?」王青和薛文不禁又對視了一眼,渾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王慧的劍在仙庭來說,只能算是普通,用來鑄造的金屬很是一般。在萬東的道火淬鍊之下,很快便徹底熔成了液體,暗黑色的火焰不時騰起,將其中雜質燃燒無形。

到了今天這般境界,萬東再施展起鑄劍術,簡直不要太輕鬆,直有一種如臂使指,隨心所欲之感。淬鍊去盡雜質的熔液,無需模具,在萬東的意念之下,很快便化作了劍形。

血紅的熔液在金色光芒的護持之下,呈現出一種令人神醉的奇異光芒,直將方圓數里都籠罩在一片光怪陸離之下。

王慧死死的盯著那凝成劍形的熔液,就像是鎖定了一件稀世珍寶,那種激動,那種興奮,幾乎到了言語難以形容的地步。

「妹妹你看,先生為你重新鑄的這把劍,與你之前的那把形狀明顯不同啊。」王青突然面帶憂色的看向王慧。

之前的那把劍上窄下寬,筆直無曲,可現在經過萬東重鑄的這把劍,卻不再筆直,而是呈現出一個十分優美的弧度,像劍又像刀。光論劍形的話,重鑄后的劍明顯要比之前漂亮。然而劍最本質的作用是用來廝殺的,好看並沒有什麼用,順手而又具有殺傷力,方才是王道。王慧已然習慣了直鋒,突然給她換一把曲鋒,王青是擔心她會用不習慣。

王青這樣一說,王慧的娥眉果然是簇緊了起來。她一開始完全被萬東的鑄劍術給驚到了,根本就沒去想這些。不過話說回來,新劍的劍形實在魅惑,有一種讓她無法抵擋的誘惑。

沉吟了半天,王慧還是說道「不妨!用著用著自會習慣!」

就在姐妹倆兒交談著的時候,萬東卻並沒有急著將劍定型,雙手突然急速揮舞起來。伴隨著萬東掌勢的舞動,一股股奧妙古拙的氣息,不斷的從他的身上迸發開來,讓他整個人盡顯肅穆!

「先生這是在……」

王青倍感好奇,忍不住張口動問,然而他的話方才說到一半兒,王慧便突然將他的手緊緊的抓了住。王青吃了一驚,不解的扭頭向王慧看去,只見王慧此時的神情竟是前所未有的緊張,一雙美目就好像是在萬東的身上扎了根似的移轉不開。

就在王青還因為發生了什麼事,不由得也跟著緊張起來的時候,突然間,一聲清越嘹亮的鳳鳴,直衝雲霄!王青被嚇了一大跳,急忙扭頭望去,只見一道金色的鳳凰虛影,不知從何而來,此時正在萬東的頭頂盤旋。

「難道……難道先生這是在孕育劍靈?」王青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望著萬東的眼神,簡直就如同望著神明!

孕育法器之靈,那可是只有八品以上的鍛造師方才能夠做到的事情,可萬東的年紀……

「哥,不……不要說話,千萬別打擾到先生!」

王慧急急的扭頭對王青說道,神情異常激動。發現萬東真的是鍛造師,這已經是讓王慧震驚不已了,可她萬萬沒有想到,萬東不但是鍛造師,境界竟還是如此高深。能夠孕育法器之靈的鍛造師,那可是足以讓仙庭最頂尖的宗門都為之瘋狂的。

「杜盟有了先生,還何愁不能發揚光大!?」

薛文此時比任何時候都要安靜,可在他的內心深處,卻早已是掀起了滔天的駭浪!興奮,激動,震驚,這些都已完全不能夠形容他此時的心情。

那鳳凰虛影在萬東的頭頂盤旋三周之後,隨即俯衝之下,化作一道金燦燦的流光湧入了那團劍形熔液之中。在鳳凰虛影融入熔液的一瞬間,萬東的道氣之火猛然化作了寒冰,但聽轟的一聲巨響,原本赤紅一片的熔液,瞬間便化成了劍形,一道奪目的銀光,如同閃電一般,從劍鋒上激射開來,直讓王青和薛文有一種有目難睜之感。

「試試吧!」萬東手指一點,那柄嶄新的長劍,立時呼嘯激射,直衝王慧而去。

王慧強壓制住心中激動,伸手一握,便將那劍握在了手中。劍一入手,王慧便感覺到了不同。

那柄劍明明就握在她的手裡,可感覺卻好像是與她融為了一體,人劍難分!這已不是趁手不趁手的問題了,這劍分明已成了她身體的一部分。如此之高的契合度,就算是量身打造,恐怕也未見得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這……這柄劍真的是先生您為我鑄造的嗎?」王慧根本就不能否認,當劍入她手的那一瞬間,她便已經喜歡上了這柄劍,以至於此時竟然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沒有經過你的同意,我便擅自將劍的形狀做了改變,還請您不要見怪。」

「怎麼會呢?這柄劍被先生重鑄之後,就好像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我感激先生還來不及呢!」王慧輕輕揮動劍鋒,一道道寒芒凌空閃爍,自然流暢,更有陣陣清脆嗡鳴隨響,就彷彿是獲得了新生。

王慧越是體會,就越是興奮,甚至隱隱的覺得,自己停滯不前的劍道似乎都有了蠢蠢欲進的跡象。尤其是那微微彎曲的劍鋒,破空之際,滿具道韻,之前的種種滯澀,完全消失無蹤,直讓王慧有一種原來如此的恍悟!

「傻丫頭,還不趕緊謝謝先生!」

王青也是為王慧感到高興,急忙在一旁推了推她提醒道。

王慧這才回過神兒來,連忙上前,沖萬東盈盈一拜「謝過先生!」

萬東哈哈一笑道「些許小事,何足掛齒?不過,你們現在該相信,我是一位鍛造師了吧?」

「相信相信!先生真是乃神人也!」薛文走上前來,臉上滿布燦爛笑容。萬東給他帶來的驚喜,不光接連不斷,而且是一個比一個大。如果整個仙庭知道,小小的杜盟里,竟然藏著一位八品,甚至更高的鍛造師,也不知道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不過有一條卻是可以肯定,原本一文不名的杜盟,從今以後只怕是要直衝雲霄了。

「先生,我這就回去收集天梭金,好讓先生能夠早日鍛造出回程法石!」經此一番,王慧對萬東的信心也是十足,更為王青即將脫困古山秘境,感到欣喜。

王青和薛文相互對視一眼,兩人的眸子里皆有淚光閃爍,從今以後,對他們而言,古山秘境終於不再是牢籠了!

萬東雖然堅決不肯擔任杜盟的盟主,但他在杜盟的地位,卻是被薛文和王青捧的極高,再加上薛文麾下陳慶等人對萬東的尊崇和敬畏,萬東在杜盟中的風頭更是一時無兩,所到之處,紛紛請安問候,儼然就是杜盟之主!

就連萬東此時所居之所,原先也是屬於杜玉同的,是一棟只有盟主才有資格居住的奢華庭院。萬東本想推脫,奈何薛文抵死不應。萬東見說不通,便也只能答應。

作為盟主居所,這棟獨立的庭院不光景緻極美,所處的位置也是絕佳,不光距離靈池最近,竟然還藏有一件異寶。這件異寶就藏在庭院之中,如果不是薛文提醒,萬東甚至都沒有注意到。

那是一隻只有拳頭大小的青銅方鼎,就放在大堂中央的石桌之上。據薛文說,這尊青銅方鼎,乃是一尊聚靈鼎,可以吸引聚集天地靈氣。

為了讓萬東相信,薛文還試著向其中注入了一道仙氣。果不其然,仙氣一入鼎內,那聚靈鼎立時放出道道赤色華光,不消片刻,方圓數里範圍內的天地靈氣,便飛速向此處聚集。這處庭院本就距離靈池最近,凝聚的天地靈氣已是極為濃郁,再經此一番,整座庭院幾乎被天地靈氣給注滿了。濃郁程度,比起庭院之外,不知道強出了多少。據薛文說,有了聚靈鼎,再加上靈池,這處庭院的靈氣濃度,甚至堪比神山之內。

聚集天地靈氣,有許多法門,比如聚靈陣,在道門之中用的人也很多。但說起簡便程度,那聚靈陣就遠遠及不上這聚靈鼎了。而且效果,兩者亦不可相提並論!

這聚靈鼎,應該也是一尊法器,而且就珍貴程度而言,甚至還要超越於中的血海寶瓶!萬東很快便做出了判斷,只是如此珍貴的東西,杜盟是如何弄到的?

萬東向薛文問起過,可薛文卻是有些吞吐,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萬東便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想到自打自己來到古山秘境,便遇上了種種事端,竟還沒有來得及靜下心思,專心修鍊,萬東只覺得有些不安,將薛文他們打發走之後,萬東便直接關閉了庭院,催起聚靈鼎,專心修鍊起來。

上一次修鍊之時,萬東從已領悟的二十個金色符文中,隱隱的捕捉到了一門劍技的影子,萬東本想繼續參悟,爭取將這門劍技徹底悟出,卻不知怎的,總是不得要領。

每每都在將要成功的最後一刻功虧一簣,一開始,萬東並沒有當成一回事,只覺得臨門一腳,只要一努力,便定能成功。可在連續失敗了五六次之後,萬東終於意識到,恐怕是自己將事情給想簡單了。

可到底問題是出在了哪裡,萬東的心中卻又始終找不出答案,一時不禁煩惱,心境隨之打破,再想參悟修鍊,便更是難上加難了。幾次都不能將心重新靜下來,萬東嘆息一聲,只得長身站起,停止了修行。

雖然修行之心暫亂,但萬東卻也不想浪費這大好時光,趁機將這些日子來所收集的各種仙草煉製成丹,也是不錯!

有了整個杜盟幫忙,萬東收集起仙草來,更是容易!此時在他的儲物戒指中已然儲存了不少,一一拿出,沒片刻,便在庭院中硬是堆起了一座葯山。

微微一笑,萬東雙掌同時擎天劈出,兩道金燦燦的華光,先是衝天而起,隨即又在數十丈的高空,化作一片金色光幕徐徐落下,將整個庭院都罩了住。

外人只能看到萬東的庭院,金光大冒,卻休想看到庭院中發生的一切。沒有辦法,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被放出來的鼎龍,如今幾乎是換了一副模樣。原本只是長在尾部的七彩龍鱗,此時竟是擴展到了龍頸!除了龍頭還是白色之外,此時的鼎龍,通體閃爍著七彩華光,哪怕是藏匿在萬東的體內,都神威異常,若是驟然放出,非在這古山秘境外圍釀成軒然大波不可!

囚仙塔,血海寶瓶,聚靈鼎,這些都是法器,鼎龍亦是屬於法器的一種,雖然同樣是法器,卻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與鼎龍一比,囚仙塔,血海寶瓶,聚靈鼎,簡直就是渣渣!

遮蔽了外人耳目,萬東這才將鼎龍放了出來。鼎龍一出萬東體內,立時便沖萬東打了個響鼻,將不滿表現的可謂是淋漓盡致。如此人性化的法器,恐怕就算是仙庭的大能們,見過的也不多吧?

「好了!雖然沒有放你出來,可你的收穫同樣不小,不是嗎?」

萬東好笑的瞪了鼎龍一眼。這傢伙與他的關係,現在似乎是已達到了休戚與共的境界。鼎龍只是藏於萬東的體內,卻能夠與萬東同步提升。每當萬東的境界提高一重,鼎龍的威勢便會跟著增長一成!如今萬東已是四品人仙,鼎龍的形態,似乎也越發的接近於它全盛之時了。

「吼~~~」

鼎龍一聲龍吟,閃爍七彩之光的巨大身形,圍繞著萬東盤旋了三周,終於是忍不住,龍尾一擺,直飛向蒼穹。好在萬東事先便有準備,金光籠罩了大半個天空,否則這一下,鼎龍便要露了相!

金光籠罩,外面看不到裡面,但裡面卻能將外面一覽無餘!鼎龍在空中飛舞了片刻,便怪異的安靜了下來。一雙龍目,死死的盯著外面,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萬東一目了然,笑問道「是不是覺得很熟悉?」

鼎龍微微頓了頓龍首,萬東拔起身形,與鼎龍並肩而立,目光遙視前方,緩聲道「這裡只是古山秘境,還不是真正的仙庭。不過你放心,我很快便會帶你去仙庭,因為我知道,那裡才是你的家!」

「吼~吼~吼~」

萬東的話似乎讓鼎龍很是激動,那鼎龍一揚龍首,立時發出一道道震天動地般的龍嘯。

萬東見狀一笑,拍了拍鼎龍的腦袋,道「你小點兒聲,我這屏障,屏的了眼睛,卻遮不住耳朵。」

那鼎龍向來聽話,此時可能是過於激動,並沒有立即收聲,而是又大嘯了三聲,隨後方才消停了下來。萬東與鼎龍相處日久,也能了解它這份激動,並不責怪。只是轉頭看了一眼庭院之外,暗自苦笑,鼎龍這一鬧,但願別嚇著人家。

「來,看看我收集的這些仙草,能不能煉製出一批脫胎換骨丹來?」

鼎龍聞言,目光便落在了那葯山之上。之前的鼎龍,對各種藥草,可說是來者不拒,然而現在的鼎龍,卻明顯有些挑剔了。目光只轉了一圈兒,碩大的鼻孔中便接連發出了幾聲輕嗤。

別說萬東與鼎龍關係親密,相互了解,哪怕是第一次見到鼎龍的人,也能從這幾聲輕嗤中聽出它的不屑。

萬東見狀忍不住笑罵道:「看把你給牛的,你忘了當年在凡俗小世界,道門大世界的時候了?那時候你看到一堆凡俗藥草,你都能激動的差點兒連眼珠子都蹦出來,怎麼到了現在,連這些仙草都入不了你的眼了嗎?人不能忘本,你們龍也一樣!少羅嗦,趕緊給我煉製一批脫胎換骨丹,我的兄弟們還等著用呢!」 不屑歸不屑,鼎龍煉起丹來,卻是一點兒也不含糊。萬東話音一落,那小山也似的的仙草,便被一道彩光凌空攝起,紛紛沒入鼎龍的巨口之內。前後總共也就一炷香的工夫,一顆顆珠圓玉潤,好似深海寶珠般的丹藥,便從龍嘴中一一噴出。

到底是生長在仙庭中的仙草,藥效果然不是道門中的能夠相比!鼎龍這一批煉製的丹藥,足有上百顆之多,每一顆都散發著微微的金色寶光,晶瑩剔透不說,更是葯香誘人,哪怕是隔的尚遠,都會被那葯香熏的欲醉。不用細觀,只需微嗅,便知這些丹藥,品級絕對不凡!

威勢逐漸豐滿的鼎龍,這煉丹的本事也是水漲船高,這一點倒是讓萬東深感欣慰!只是當萬東扭頭,準備好好兒的誇獎鼎龍幾句時,卻發現那鼎龍是一臉的不屑,尤其是在看向那些仙丹的時候,神情更是十分古怪,好像那不是它煉製出來的仙丹,而是它排泄出的大便,與滿臉欣喜的萬東形成了十分鮮明的對比。雖說鼎龍並沒有直接鄙視萬東,可這仍然讓覺得有一種被『羞辱』了的感覺。

自己看好的東西,在人家的眼裡,卻不過只是大便,這不是羞辱又是什麼?

誇獎鼎龍一番的想法,登時便在萬東的心裡化成了煙雲。萬東老臉一黑,右手一張,將那上百顆靈丹一股腦兒的全都攝到了身前,正欲收進儲物戒指,萬東突然發現不對。

雖說他並沒有親眼見到過能夠讓凡人脫胎換骨,直列仙班的脫胎換骨丹,但從凡人蛻變至道門修士的靈丹,他卻是見到過的。兩者雖然不能相提並論,但畢竟都是改變人體質的,多少也應該有些相似。但鼎龍這次煉製的靈丹,雖然靈氣逼人,但卻更像是類似於培元丹之類,助人修行,增人道行的丹藥,似乎並不具備幫人脫胎換骨的藥性。

萬東的面色立時一沉,瞪向鼎龍,道「我讀書少,你別騙我,這些是脫胎換骨丹嗎?」

「嗤~~」萬東此話一出,那鼎龍直接打了個響鼻,隨即斜眼看天,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樣。這傢伙終於是忍不住,開始直接逼視起萬東來了。

『小小年紀』便這麼騷包,等以後翅膀硬了,那還得了?萬東除非腦子抽了,才會慣它這毛病,不等鼎龍牛逼到底,萬東一掌便拍了過去。這鼎龍雖是法器,卻也是怕疼的,這一巴掌落下,直接便將那鼎龍抽的吼聲連天。

「奶奶的,還反了你了!」

萬東這一巴掌,總算是將鼎龍打的清醒了些,也意識到自己牛逼的不是地方。略帶哀怨的看了萬東一眼后,老老實實的伸爪指了指萬東的身後。

萬東一回頭,這才發現,方才鼎龍煉丹,還剩下了一些仙草。而且這些仙草,還都是萬東收集到的仙草中品質最好,年份最長的極品。其中一株知天草,更是僅有的一株,異常珍貴!

鼎龍之前煉丹,都是一口鯨吞,什麼時候也學會挑挑揀揀了?

就在萬東疑惑不解的時候,一股意念,從鼎龍那裡直接湧入了萬東的腦海。萬東也總算是弄明白了鼎龍的意圖,不禁有些汗顏。敢情他收集的仙草雖然數量繁多,但種類卻並不齊全,根本就煉製不出脫胎換骨丹。而且,這些仙草的品質也並不出眾,即便是煉製脫胎換骨丹的材料,也會因為品質不佳,影響到脫胎換骨丹的效用。而且據鼎龍所說,這脫胎換骨丹,一人一生只能服用一顆,而脫胎換骨丹的藥效,將直接影響到服用者日後的修鍊。

聽到此處,萬東也是不禁打了個寒顫。他似乎太過於著急煉成脫胎換骨丹了,並沒有過多的關注脫胎換骨丹的品質,差點兒便誤了羅霄,王陽德他們日後的修行!

而要想煉製高品質的極品脫胎換骨丹,萬東所收集的仙草,除了被鼎龍漏下的幾顆之外,統統不能用。於是鼎龍便自作主張,將那些仙草統統煉製成了固靈丹!這倒是跟萬東預料的差不多,固靈丹的效用和道門的培元丹果然相似,只是更高級!

聽明白這一切,萬東很是有一種不好意思面對鼎龍的感覺,剛才那一巴掌,實在是不該啊。

「咳……這些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那鼎龍挨了萬東一巴掌,情緒似乎也有些失落,渾然沒了一開始的興奮勁兒,不等萬東的話音落地,便發出一聲龍吟,鑽入了萬東的體內。

鼎龍的這般表現,讓萬東以為它是真的生氣了,不料沒過一會兒,一篇丹方,便傳入了他的腦海。這篇丹方,正是脫胎換骨丹,而且其中所需的每一味仙草,都細心的標註了年份,日後萬東再收集仙草的時候,便不用如無頭蒼蠅似的亂撞了。如此人性化的舉動,讓萬東對鼎龍真是越發的喜愛了。

收了固靈丹,萬東隨即又收了遮天的金光。雖然鼎龍沒有露相,但這漫天的金光,還有之前的幾聲龍吟,恐怕仍舊會引起某些有些人的注意,尤其是薛文,那可是既精明又細心的主兒,想要瞞過他只怕很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