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見他修長的身形,迅速地後退。

我心裏最後一絲的堅持,在這個瞬間轟然倒塌。

“容祁!”這個瞬間,憤怒蓋過了所謂的傷心,我吼道,“你就要這樣將我丟下!”

丟給葉家的一羣豺狼虎豹。

對於我的怒吼,容祁頭都沒有回,只是轉身離開,身形迅速地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他走的那麼急,沒有一絲猶豫和遲疑。

我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絞在一起,疼得一句話都說不出。

“呵,舒淺,你還真是有夠可悲的。”彷彿嫌我還不夠可悲一樣,一旁的葉婉婉冷嘲熱諷的開口,“好歹是你曾經的夫君,竟然管都不管你,就這樣將你丟給我們?”

我唰的擡起頭,看向葉婉婉,就發現她一臉的得意,高興的合不攏嘴。

我死死咬住牙,不讓自己哭出來。

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再葉婉婉面前哭出來。

我默默地深呼吸一口,將喉嚨裏那個酸脹的哽塞嚥下,看向葉青眉,冷冷開口道:“容祁現在也走了,你們也不用騙人了,這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тtkan ¸c ○

極度的悲傷和憤怒之下,我反而冷靜下來了。

當務之急,是搞清楚一切的真相,並且努力保護自己。

見我如此平靜,葉青眉眼底閃過一絲驚豔,然後巧笑嫣然,對葉婉婉突然道:“婉婉,看來這個舒淺,也沒你說的那麼廢物。”

“哼。”葉婉婉冷笑一聲,“不過是故作鎮定罷了。”

我被她們這旁若無人的對話給惹得更惱火,冷聲道:“說!這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葉青眉笑得更開心,“就如同你猜想的一樣,我撒了個謊唄。”

我身子一震,心道果然,厲聲道:“你什麼意思!你是騙容祁說,我肚子裏有孩子的?”

“這我倒是沒本事騙過他。”葉青眉緩緩走近我,“你肚子裏,的確有孩子,只不過,是四周。”

四周?

如果是四周前,我和容祁的確有過親密。那一切就說得通了!

我氣得渾身發抖,死死盯着葉青眉道:“你剛纔耍了什麼花招!”

“很簡單的花招。”葉青眉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笑吟吟的,“我方纔給你把脈的時候,特地將你肚子裏輸入了一點鬼氣,讓容祁誤會,這孩子五週大了。”

我知道,他們對於鬼胎大小的判斷,是通過鬼胎的鬼氣來判斷的。葉青眉將我腹中孩子的鬼氣加強,難怪容祁會誤會。

一切真相揭曉了,我突然覺得特別的諷刺和委屈。

葉青眉的招數並不高明,我看不出來,難道容祁也看不出麼?

歸根結底,他還是不信任我。

又或者,他根本不在意。

無論這個孩子的事實如何,他將我直接丟給葉家人,這都是不爭的事實。

曾經我認識的容祁,再生氣,再憤怒,都不會將我一個人丟在如此危險的地方……

想到這,我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撕裂般疼痛起來。

“爲什麼……”我憋住心裏的疼痛,看向葉青眉,繼續說出心裏的疑惑,“爲什麼我會懷上孩子?是不是也和你們有關係?”

我記得之前程媚兒跟我說過,人和鬼行那事兒,是不會懷孕的,除非事先吃一種藥物。

但我真的想不起,我什麼時候,吃過什麼藥,那我爲什麼會懷孕?

“當然。”葉青眉絲毫沒有要否認的意思,“我們好早以前給你餵了藥物,再借機讓你和葉凌同房,從而懷上孩子,但沒想到……”

葉青眉看我的表情,突然多了幾分嫌惡和不滿,“沒想到你這個賤蹄子,竟然懷上了容祁的孩子!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什麼?”我完全還是沒反應過來,“你們什麼時候給我餵了藥物!”

“想不起來了麼?”葉青眉譏諷地一笑,“之前在美國洛杉磯,我們找人給你打了一針,你竟然不記得了?”

我如遭雷劈,臉色慘白。

洛杉磯……打針……

我想起來了,是在洛杉磯遊樂場的鬼屋裏,我被那個鬼護士,給打了一針。

那針筒裏的綠色液體,竟然就是能夠讓我懷上鬼胎的藥物?

那時候我是感覺到自己被打針了,所以找慕桁給我檢查身體。但那時候我們思維被侷限了,一心以爲我如果被注射了,那一定是某些毒藥之類的,所以慕桁也只給我做了毒素的檢測。

但我們都沒有想到,其實那個護士給我注射的,根本不是什麼毒藥,而是讓我能夠懷孕的藥!

我突然又想到,那時候那個慕寒,奇怪的言行。

容祁問慕寒誰是幕後指使時,他說他不過是利用了那幫人罷了。慕寒臨死之前,又說他已經照着“他們”的吩咐做了,已經來不及了之類的話。

現在想來,慕寒說的,就是葉家人。

是葉家人在背後幫助了慕寒,他纔會那麼輕易地找到我,並且瞭解如何能成功地對我下手。

不過很顯然,葉家人幫助慕寒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讓慕寒給我注射懷孕的藥劑,然後把我抓回去。

慕寒做到了前一點,可後半點,他因爲對慕家的恨意,臨時變卦,改想殺了我。

不想最後沒有成功,他就慶幸,他還是幫我注射了藥物,葉家人還能夠繼續折磨我。 我從洛杉磯回來,馬上就發生了罪惡之塔事件,葉家人引我上鉤,故意製造機會,想讓葉凌在罪惡之塔裏和我做那事。?

現在想來,是因爲那時候的我,就已經被注射了藥物,所以擁有懷孕的能力。

但不想,葉家人那一次的計劃失敗了,懷孕計劃也就一直擱淺着,一直到鎮邪寺,他們又想逼我好葉凌同房,但這一次,葉凌直接瞞了過去。

葉家人的這個計劃,本來就有風險,因爲吃了藥物之後的我,是有可能懷上任何人的孩子的。我本來就和容祁會行夫妻之事,好巧不巧的,四周前的那一次,就懷上了。

一切,終於說得通了。

“好了,舒淺。”葉青眉突然又開口,收起了笑意,眼神冰冷起來,“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現在應該好好處理一下,你的肚子了。”

聽到“處理”兩個字,我臉色一變。

“你要幹什麼!”我捂住自己的小腹,警惕道。

“當然是把你肚子裏的孩子給弄死!”這一次開口的是葉婉婉,她逼近我,死死地盯着我的肚子,那眼神,充滿了嫉恨。

我徹底慌了,轉身就想要跑。

可葉青眉動作更快。

直接她手一擡,手裏突然多了一截紅色的鞭子,她狠狠甩出。

柔軟的鞭子立刻就纏繞住了我的腰。

我立刻在丹田了凝聚靈力,想要反抗。

但這鞭子裏,也蘊含着葉青眉的鬼力,迅速地與我的靈力相抗衡。

我雖然靈力最近一直在進步,但到底還不是葉青眉的對手,我完全無從抵抗,就被她拉的節節後退。

葉青眉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頭髮,逼着我擡頭看她。

她依舊在笑,但那笑容,讓人毛骨悚然。

“乖。”葉青眉柔聲道,“我不會傷害你的身體的,畢竟你這副身子,還需要繼續給我們家葉凌生孩子呢。”

我掙扎着想要擺脫葉青眉,可葉青眉身上鬼氣翻滾不斷,我的那點兒靈力,根本就不成氣候。

“你要幹什麼!”我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肚子,尖叫道。

方纔因爲容祁的態度,我太過傷心,都沒有消化掉自己懷孕了的這個消息。

此時此刻,危急之中,我才深刻的意識到——

我的肚子裏有一個孩子,是我和容祁的孩子,這個孩子需要我的保護!

“當然是將你肚子裏的孩子,打掉。”葉青眉輕聲道,就突然從手心裏翻出一個藥丸。

我的臉上慘白如紙。

這個藥丸,是做什麼的,我當然明白。

“不!”我尖叫道,知道葉青眉和葉婉婉是絕對不會理會我的,我只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葉凌。

“葉凌……求求你……你不要讓他們殺了我的孩子……”話語間,我一直強忍着的淚水,終於忍不住流下。

雖然我不想在敵人面前示弱,也不想去乞求葉凌,可此時的我,真的是別無選擇了。

一想到肚子裏的孩子,會被殺死,我真個人好像骨頭被人抽掉一樣。

我現在才體會到,做母親的感受。

哪怕剛知道自己懷孕時,我有過猶豫,但一想到這個來之不易的孩子要離開我,我才發現,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願意將這個孩子生下來!

哪怕讓我付出尊嚴、性命,我也無所謂!

不只是因爲這孩子,是容祁的孩子。更是以爲,這孩子是我的,能夠保護它的人,也只有我!

對於我的淚水和請求,葉凌只是平靜的看着我,一言不發。

一旁的葉青眉,這時更用力的抓住了我的頭髮,一把巴掌就扇下來。

我的臉,頓時紅腫了大半。

“不知好歹的東西。”葉青眉冷冷看着我,終於不再僞裝笑容,“那天在鎮邪寺,你教唆葉凌欺騙我們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你竟然還有臉求他?你是個什麼東西!竟然想指手畫腳我們葉家的家主!”

原來葉青眉已經知道那天葉凌和我在鎮邪寺,並沒有發生什麼!

我死死地瞪着葉青眉,眼底腥紅一片,“我不會讓你動我的孩子的!絕對不會!”

“這可由不得你!”葉青眉眸底的最後一絲溫度消失,她直接將手裏的藥丸,朝我的嘴裏塞去。

我緊閉着嘴巴,咬着牙,死都不肯鬆口。

葉青眉塞不進,頓時就火了,死死拽住我下巴。

咯吱一聲,我聽見我的下巴的骨頭,直接被她給捏碎了。

wωw ●тt kān ●¢ 〇

我疼得臉色慘白,冷汗涔涔,,但依舊不肯鬆口。

但偏偏,我下巴骨頭碎了,我根本使不上力,嘴巴就被葉青眉給掰開了。

很快,我感到苦澀的藥塞到了我口中。

我腦子裏轟的一聲,想要吐出來,可葉青眉直接拍了我一掌。

瞬間,丹藥就直接滾落到我喉嚨裏。

葉青眉這才滿意地鬆開我。

我整個人跌做到地上,臉色慘白,根本顧不上下巴的疼痛,只是拼命地去摳喉嚨,想把藥丸給吐出來。

“沒用的。”頭頂響起葉婉婉得意又興奮的聲音,“只要這個藥你吃下去了,你肚子裏的孩子,就完蛋了!”

她的話彷彿當頭一棒,我整個人癱坐到地上。

“舒淺,你沒事吧?”一旁的葉凌似乎終於看不下去,伸手向來扶我起來。

看我只是“啪”的打開他的手。

我坐在地上,擡起頭,猩紅着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三個人。

我想我此時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因爲我看見葉婉婉似乎都被我嚇了一跳的樣子,笑不出來了。

“舒淺!”下一秒,葉婉婉憤然地過來再次抓住我的頭髮,“你這是什麼眼神!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葉家用來生孩子的工具!你不要以爲容祁還會來救你了!他已經不要你了!”

葉婉婉顯然以爲這些話,會讓我傷心。

可很顯然,我沒有。

我只是死死地瞪着他們。

我要將他們的面貌,給好好地記下來。這些殺了我孩子的兇手!

我胸腔裏的怨恨都還來不及抒發,我就突然感覺到,小腹傳來一陣劇烈的抽痛。 剎那間,我也顧不得葉婉婉他們了,只是自己的肚子,眼底閃過驚恐。

那個藥要起藥效了麼?

我還來不及思考,就突然感覺到肚子裏的劇痛,放大了幾千倍!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感到過這樣的痛,我整個人都蜷縮在草地之中,每個細胞都在顫抖。

疼……

真的好疼……

雖然我疼得感覺到下一秒似乎就會死去,但現在的我,還是更擔心我肚子裏的孩子。

孩子……

我的孩子……

真的要沒了麼?

一想到這個,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留下來。

這樣絕望的時刻,我閉上雙眼,腦海裏浮現出的,還是那抹修長的身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