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柏,你給我記住了,你等著,等我病好的。」

周芷燕終於閉上眼睛,有了經歷,再來一針也就那回事。

「我等你病好的,姑奶奶,你小點聲,你把其他人招來我看你怎麼辦。」

楊柏也心虛,要是讓其他村民看到,自己上哪解釋去。

楊柏的話,終於讓周芷燕小聲起來。

可是剛放棄折騰,就被楊柏的酒精棉可嚇住了,那種身體傳來的感覺,讓周芷燕再次緊繃起來。

「你就不能放鬆,小孩子都比你強,你怎麼當老師的。」

楊柏的話,讓周芷燕睜開美眸,狠狠瞪了過去。

「老師怎麼了,老師也是人,也怕打針,不行嗎?」

「行,打完了。」

楊柏熟練的揮了揮手針管,已經完畢。

這讓周芷燕驚訝無比,第二次打針好像一點也不疼。

「楊柏,怎麼不疼呢?」

周芷燕回頭就滿臉通紅,看到楊柏還用棉簽摁住那裡。

「我自己來,不用你。」

周芷燕稍微有了力氣,看著楊柏收拾葯櫃那裡,終於好奇的問道:「你到底怎麼學會的。」

「跟我爺爺學的,打針很簡單的。」

楊柏把折騰出來的藥瓶,都收進紙簍裡頭,很隨意的說著。

「你爺爺?」

就在周芷燕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門口傳來手電筒的光亮,然後一個矮胖的中年人憤怒的走了進來。

「幹什麼?誰讓你們進來的?」

村裡衛生所的黃醫生就住在不遠處,感覺衛生所有動靜,這才趕了過來。

「周老師?楊柏?」

黃醫生還以為有人搗亂,可當看到周芷燕和楊柏卻是一愣。

「黃大爺,周老師病了,高燒。都要痙攣了,我只好這樣。」

楊柏趕緊笑臉相迎,從兜里掏出幾百元放在黃醫生手裡。

「楊柏,你現在是有錢,你也不能這樣。周老師病了?你這是胡鬧,你會打針嗎?」

黃醫生看在鈔票的面上,還是放過楊柏,畢竟楊柏現在可是村裡首富。

「黃醫生,對不起,都是我的病。楊柏不是學過醫生嗎?跟他爺爺。」

周芷燕尷尬的裹緊被單,沖著黃醫生笑道。

「楊瘋子?周老師,你開什麼玩笑,楊瘋子是獸醫,雖然也會點治人也都是偏方不管用的。」

「獸醫?你說是獸醫?」

周芷燕的眼神已經徹底變了,已經有了殺氣。

而此時的楊柏趕緊一縮脖子,趁著黃醫生還在數錢,背起周芷燕撒腿就跑。

「楊柏,你個混蛋,你學的是獸醫,我跟你拼了。」

當周芷燕回到自己的院落當中,張牙舞爪,朝著楊柏就殺了過去。

「獸醫怎麼了?那也是醫生好不好,請你尊重下我的兼職!」

楊柏趕緊躲閃,周芷燕好像已經有了力氣,舉起自己的布娃娃就扔了過去。

「你當我是獸呢,楊柏,你個混蛋!」

周芷燕那個氣,自己居然讓獸醫打針了,這傳出去,還不被人笑話死。

「差不多,我爺爺說了,都差不多。剛才你還誇我熟練呢。」

楊柏憨厚一笑,再次躲閃過去一個超大級別的狗熊玩偶。

「放屁,給我滾蛋,我要睡覺!」

周芷燕氣呼呼的躲進自己的被窩當中,真的不想搭理這個男人。

「好,你睡覺,你多喝水,明天我去鄉里藥房給你買葯。」

楊柏依舊傻笑,這讓躲進被窩的周芷燕哼了起來。

「用不著,我怕你買來的,都是獸葯!」

楊柏看了看時間,從剛才周芷燕跟自己動手的情況下,周芷燕已經恢復體力。楊柏在退出院落,再次輕聲說道:「明天周五,休息一天吧,正好休息三天你的病就好了。」

「你趕緊出去,孩子還要等我,我明天必須上班,你給我買白加黑,省的白天困!」

剛才還不讓買葯,現在有讓了,這讓楊柏感覺好笑。

楊柏匆匆忙忙,返回自己的院子當中,躺在炕上回憶剛才發生的事情,楊柏的嘴角一直保持的微笑。

「你還別說,芷燕就是白!」

楊柏的目光也越來越柔和起來,對於周芷燕這樣女神的級別,深深吸引楊柏。

一夜無話,楊柏大早上醒來,就給劉四叔打了電話,安排下農場的工作,然後依舊開著摩托車朝著鄉里而去。

鬼妻待嫁:槓上克妻駙馬 其實過了愛河橋,上陽村的小鎮之上就有藥房。

上陽村的藥房要比鄉里的還要大,楊柏開著摩托車,來到藥房買了幾盒葯。

剛發動車子,就看到從對面油條攤上,走來幾人。當先就是光頭葉寶田,而葉寶田的旁邊一名趾高氣揚,三十多歲的男子斜楞看著楊柏。

「光頭,他就是楊柏?你居然被他揍了?」

此人拿著油條,指向楊柏,無比囂張說道:「小子,滾過來。」

而此時的葉寶田這麼大人,在此人面前獻媚笑著:「隊長,就是他,這小子可是有名的二愣子,現在還有錢了。」

「屁,有錢能比我們葉家有錢嗎?」 她的心上人黑化了 對於國內的形勢,黛兒其實還沒有完全掌握,而天翔倒是早就已經一清二楚。

天翔自認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可是他並不知道,顧忘早就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顧氏的辦公室里,顧忘依然在不停地忙碌著……

「咚!」

突然,山貓直接闖了進來,一副氣喘吁吁的模樣。

「大哥!」

「說!」顧忘淡淡的應著。

「那個,黛兒小姐……她取消了和我們公司的所有合作!」山貓著急地回答。

一下子,顧忘「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表情很是陰冷。

黛兒究竟想做什麼?突然撤銷合作,難道她也被天翔蠱惑了?顧忘搖了搖頭,走到窗前,半眯著眼睛,看著外邊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她人呢?」顧忘轉過身子,急切的問著。

「不知道,剛才我給她打過電話,她沒有接聽。」

山貓有些害怕了,他怕顧氏的發展會受到影響。

沒有任何猶豫的,顧忘立即掏出手機,直接撥了過去。

「喂?」

黛兒的聲音,有些謹慎。

「你在哪裡?」顧忘冷冷的問著。

「在家裡啊。」黛兒回答的很是簡單,輕鬆,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來我公司,我有話要和你說。」

顧忘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情緒,想和黛兒來一場和平的談判。

「我今天身體有些不舒服,要不然,你來我家吧……」黛兒回答。

一句話,立刻讓顧忘小心起來。

「你是想談合作的事情吧?來我家,否則,免談。」說著,黛兒便直接掛了電話。

山貓一直觀察著面前顧忘的表情,心裡很是緊張。

「大哥,黛兒小姐怎麼說?」山貓擔心的問道。

「我出去一趟,有事給我打電話。」

顧忘拿起外套,便徑直走出了辦公室。

怎麼這麼突然?看著遠去的背影,山貓有些困惑。

車子里,顧忘大口大口的吸著煙,心情很是煩躁。他必須解決掉面前的這個問題,不管結果如何。

很快,他的車子就停在黛兒別墅門口。

此時顧忘不知道,在別墅附近的一個角落裡,還有幾個人一直舉著相機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房間里的黛兒起身,緩緩走向門口。

黛兒穿的很是暴露,一身性感的睡衣,將胸前的那兩道勾線的很是清晰。

「來了?」黛兒靠在旁邊的牆上,嫵媚的回答著,一邊打開了門。

看著面前人這麼一副妖嬈的形象,顧忘知道,今天晚上,黛兒又要搞什麼幺蛾子了。

「解釋一下吧。」顧忘一邊說著一邊走向沙發,坐了下來。

「解釋什麼啊?」

「為什麼要突然撤銷合作?」顧忘開門見山的問道。

「顧忘,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在利用我?」

突然,黛兒直接靠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摩挲著。

「我們這是合作共贏,不是么?」

顧忘立即將她推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贏什麼?錢?你知道的,我不缺錢,我缺一個男朋友,一個未來的老公。」說著,黛兒再次靠近顧忘,兩隻胳膊攬上他的脖頸,看起來很是親密。

「黛兒!」

終於,顧忘有些不耐煩了。

「請你自重!」顧忘的眼睛里閃現一絲冷光。

「怎麼了嘛?人家就是想和你親熱親熱嘛。」

黛兒直接將手伸進顧忘的衣服裡邊,不停地撫摸著他的胸膛,進而將他推到陽台。

當然,這一切,都是事先計劃好的!

「黛兒,我來這裡,是和你談工作的,你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我想我們就沒有必要談下去了。」顧忘冷冷的說道。

談什麼工作?自始至終,黛兒想談的就是感情。

「咔!咔!」

別墅附近的角落裡,一個男人舉著相機不停地拍著,臉上很是興奮。

「咱們拍的是不是太多了?」旁邊的一個姑娘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多不多,這才哪兒到哪兒啊。」舉著相機的男人玩味的笑著,貪婪的目光盯著屋裡的人。

屋裡的一切,都被他們拍了下來。

「顧忘,你未婚,我未嫁,要不然,我們倆在一起吧。」

黛兒用手指勾著顧忘的下巴,將自己的身體緊緊的貼上他的軀體。

「黛兒,你怎麼了?」顧忘陰冷的問道。

什麼怎麼了?黛兒頓時有些狐疑。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顧忘緊攥著拳頭,眼睛里有一些憤怒。若面前的這個人不是女人,他早就揮出自己的拳頭了。

「不!」突然,黛兒甩了甩自己的頭髮,殘酷的喊道。

「我以前就是這樣,只是我一直在隱忍,你不喜歡我發瘋,好,我變得文靜一點;你不喜歡我喝酒,好,我開始戒酒;你不喜歡我吃零食,好,我把以前買的所有零食都扔了……」

黛兒說的很大聲,很委屈。她是真的很愛顧忘,只是可惜了,顧忘的心裡,再也放不下第二個女人。

「為什麼,你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為什麼,你一定要選擇趙以諾!顧忘,為什麼我們不能嘗試在一起?你對我是有感覺的,對不對?對不對?」說完,黛兒直接將自己的塗的鮮紅的薄唇覆上顧忘那性感的嘴唇。

「吻我……」她一直呢喃著。 花錦良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