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是。

就這樣輕易的放過她們,怎麼可能,韓楉樰知道就算她不出手,葉芷芳熬過這幾天也就沒什麼事了,不過是身體虛一些而已。

那她何不如了韓秋玉的願,給她開張藥方,她給葉芷芳的藥方可沒有任何的問題,就算她找任何一個大夫來看,她都不擔心。

只是,裡面的葯大都比較貴重,價錢也高,讓韓秋玉這次好好的出出血,還有,藥方里的藥材韓楉樰寫的全是味道最苦的,這次有葉芷芳受的了。

而且原本只用服三天的葯,韓楉樰硬是延長到了十天,這下恐怕葉芷芳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胃口吃下任何東西了吧。

看著韓楉樰眼裡的狡黠一閃而過,容初璟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後站得離她又更近了些。

「韓大叔,勞煩你走一趟了,我這裡的事情都處理的差不多了,你要不要進屋裡坐坐。」

韓楉樰見韓秋玉母女已經走遠,於是轉而客氣的看向韓大林。

「不用了,楉樰,既然你這裡的事情都處理好了,那我也就先回去了。」

韓大林也知道韓楉樰邀請他進屋只不過是一句客氣話,當下就婉拒了。

韓楉樰也不強留,目送著韓大林走遠,才看向周圍還沒有離開的村民。

那些村民被韓楉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再加上現在主要人物也都走得差不多了,也就紛紛告辭然後離開了。

只是到底是鄉下,生活平淡,也沒有什麼娛樂活動,這樣的事情,夠他們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討論好長一段時間了。

「王公子,你怎麼來了?」

待到韓楉樰領著韓小貝和林浩峰進到屋裡,看到一直跟在後面的容初璟,這才有空過問他的事情。

「我去益生堂找你,你的夥計說你回韓家村了,我就過來看看。」

容初璟見韓楉樰已經坐下,很自然的就坐到了她身邊的位置上,直接無視了一旁怒視著他的林浩峰。

林浩峰雖然氣憤,但是也不好當著韓楉樰的面和這個男人起衝突,只好先忍下來,帶著一肚子怒氣,走到另一邊的凳子上坐下來。

「王公子,你來找我是有什麼要事嗎?若是沒有得話就請回吧,我這些日子比較忙,恐怕沒有時間招待你了。」

韓楉樰的話,讓原本心情不錯的容初璟神情沉了一下,但是卻讓一旁隱忍著怒火的林浩峰瞬間平靜下來。

果然,楉樰還是沒有接受這個男人的,只是這個男人厚臉皮纏著她而已。

雖然因為韓楉樰的話,讓自己的心情變得有些鬱悶,但是容初璟卻不會輕易的就放棄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一臉關心的看向她。

「楉樰,我不放心你和小貝兩個人在這裡,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呢,而且要是在碰上今天,韓秋玉這樣的糟心事,我也可以幫你處理了啊。」

容初璟說的真誠,看向韓楉樰的目光也帶著關切,這時他還有些感謝韓秋玉母女,鬧了這麼一出,給了他一個留下來的理由。

韓楉樰想也不想的就要拒絕他的好意,可是容初璟好像早就預料到了似的,阻止了她。

「我知道你要說這是小事,你自己可以處理,可是要是有個萬一呢,而且小貝也需要讓人照看著,不然你也不會放心吧。」

韓楉樰眼睛閃了閃,看向了一旁乖乖坐著的韓小貝,而後者像是聽到了容初璟的話,立馬錶明自己的立場。

「我已經是一個男子漢了,根本就不需要別人的照顧,而且,我也可以保護娘親。」

對於自己有個聰明獨立,又一心想要保護自己娘親的兒子,容初璟也感到有些無奈。

而一旁本來要說自己可以照顧韓小貝的林浩峰,也因為他的這句話,而沒有說出口。

「可是小貝,你難道不想多個人和你一起,保護你的娘親嗎?而且你知道我的武功可是很厲害的,空閑的時候我還可以教你呢。」

容初璟一下就找到了韓小貝的軟肋,他知道他一直想要變得強大,而自己的功夫他是見識過的。

果然韓小貝一聽他的話,一下子就沒有話說了,和容初璟比起來自己的本事確實還是太弱小了,若是能學到他的本領,自己以後一定可以保護好娘親。

「娘親,既然王叔叔想要做護衛保護我們,不如我們就讓他留下來吧。」

雖然同意容初璟留下來,但是韓小貝還是想在言語上打擊一下他,說他是做自己和韓楉樰的護衛。

韓小貝的話,讓在場的三人心思各異,容初璟當然是感到高興,林浩峰有些心酸苦澀,至於韓楉樰,除了有些微的不耐煩,其他的倒是沒什麼了。

「既然小貝都這麼說了,我可以同意王公子你留下來,不過你得遵守幾條我的規矩。」

聽到自己可以留下來,容初璟當然很高興,不過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卻可以從他的聲音中聽出他的愉悅之情。

「楉樰你說,只要是你說的,我都一定遵守。」

「第一,不能給我招惹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到家裡來;第二,不準插手我的任何事情;第三,除了教小貝功夫之外,不能給我帶來任何的麻煩。」

聽韓楉樰說完,容初璟表示這些都是一些小事,於是頷首答應了。

「放心吧楉樰,這些都沒有問題,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見容初璟答應的痛快,樣子也不像作假,韓楉樰除了心裡還有些彆扭,倒也不再反對。

「好了,既然事情已經說定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在這裡坐一下,我去做午飯。」

本來是打算今天去上次採到靈芝的萬福山去看看的,結果被韓秋玉鬧了這麼一出,耽擱了不少時辰,現在已經快午時了,萬福山也去不成了。

「乾爹,王叔叔,我也去書房看書去了。」

看到韓楉樰走了,韓小貝林浩峰還有容初璟說了一聲,也一溜煙兒的跑了出去。

這下屋子可就剩下了容初璟和林浩峰這兩個,因為同一個女人,互相看對方不順眼的男人了。

「王景,你到底想做什麼?你不是早就拋棄了楉樰母子倆嗎,現在又來纏著他們做什麼?」

在一陣沉默之後,到底還是沒有在朝堂上久經風雨的容初璟沉得住氣,林浩峰先開口了。

只是林浩峰一開口,就直指容初璟的痛處,讓他深邃的眼睛眯了眯,然後又平靜下來。

「我想林兄你可能誤會了,我從來沒有拋棄過楉樰他們母子倆,他們到這裡來也是我對她們的一種保護,而且他們本來就會是我最珍貴的家人,何來纏著一說。」

容初璟的話,讓林浩峰就像是聽到一個什麼笑話似的,大聲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保護,王景,楉樰獨自一人懷著身孕被所有人指指點點的時候,你的保護在哪裡?她一個弱女子帶著小貝吃糠咽菜的時候,你的保護在哪裡?她被韓秋玉母女欺負的差點丟掉性命的時候,你的保護在哪裡?說到底,不過是你懦弱而已!」

林浩峰一聲一聲鏗鏘有力的指責,讓容初璟的眼裡迅速瀰漫上了一層痛苦之色,而他的心裡更甚,就像有人緊緊捏著他的心臟,一不小心就會碎掉一樣。

容初璟知道,林浩峰說的沒有錯,以前的自己是很懦弱,因為羽翼不豐,所以不敢將韓楉樰母子出現在那些人的眼前,怕糟了他們的毒手。

也是因為自己的自以為是,認為他們到了這裡就是絕對的安全,卻沒有想到,即使在這裡他們也受了讓人難以承受的苦難。

「你說的不錯,以前確實是我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不過以後,我不會再讓他們母子受到任何的危險了。」

容初璟的低語,林浩峰聽到了,不過回應他的只是一聲冷笑,然後他就起身離開了,不想再和這個自大的男人待在一個屋子裡。

容初璟也不在意,他本來也不是說給他聽的,而是在心裡給自己的保證,正好現在沒有人,他慢慢的平息這心裡那起伏的情緒。

不得不說,容初璟的精神力也很厲害,在韓楉樰做好飯的時候,就已經把自己的所有複雜情緒收斂好了,又變回了那個風度翩翩的王公子。

吃完午飯,林浩峰就告辭回去了,他剛走沒多久,春香嫂子,菊香嫂子她們就來了。

「楉樰,聽說今天早上韓秋玉母女又來找你的麻煩了,還設計陷害你呢,怎麼樣,你沒有被欺負吧?」

春香嫂子一進門就關心的詢問著,韓秋玉母女來的時候,她們已經到葯田裡去幫忙去了,所以根本不知道,也是中午回來的時候才聽人說起的。

不過那個時候,事情早就已經結束了,但是她們還是有擔心韓楉樰,這才過來看一下。

看著眼前這兩個,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的人,韓楉樰笑著安慰她們。

「兩位嫂子放心吧,就韓秋玉那點雕蟲小技,我還不放在眼裡,哪裡能真的傷害到我。」

想到韓楉樰現在的本事,兩個人也放心下來,不過菊香嫂子還是一臉的憤怒。 關琳饒是從警隊中出身,接受過一定的訓練,不過她的身手對於尋常的兇狠歹徒能夠對付得綽綽有餘,可是面對著黑十字組織這個國際暗黑世界中最為恐怖與瘋狂存在的勢力中被譽為殺戮機器的黑袍武士,她一招都招架不了!

她手中的五四手槍內的六發子彈全都射空之後,五名黑袍武士便是趁機沖了上來,而她朝著奧丁斯衝過來,卻是被奧丁斯右臂一橫,直接掃中了胸腹,整個身體飛了出去,甚至還咳出了鮮血。

就在其中一個黑袍武士正準備動身前去格殺關琳的時候,數聲凌厲的破空之聲響起,便是看到王風他們三名龍組成員衝到了二樓上。

奧丁斯霍然轉身,那雙陰森的目光冷冷的定格在了王風他們三人身上,隨後他便是咧嘴陰沉一笑,說道:「居然還有三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過來送死?」

王風、張羽與石破軍並沒有開口說話,他們心中雖說憋著一股憤怒的火焰,但是他們也能夠看得出來,眼前的這五個人身上流露出來的那股強橫而又帶著血腥氣味的殺機足以讓人為之心寒!

毫無疑問,眼前這五個人絕對是超乎想象的強者,從他們的身上王風他們三人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那是一種攜帶著濃重的死亡氣息的黑暗氣息,猶如排山倒海般的席捲而來,震懾人心!

王風他們三人站在了一起,朝前緩緩移動著,他們三人並沒有分開,對方有五個人,而且一個個實力明顯比他們還要強橫,如果一旦分開那麼將會被他們逐個擊破!

衝上來之際,王風已經是將現場的情況瞭然於胸,看到了前面受傷在地上的關琳,憑著感覺,他也斷定這一次要保護著的藍雪她們七個女人也是在這一層樓中,因此他們目前要做的事情有兩件,第一就是護住關琳的性命,第二就是拖住這五個黑袍武士!

王風他們清楚的認識到他們三人絕非這五個黑袍武士的對手,就算是他們人數再多一倍也還不是其對手,因此他們所能做的就是防守,盡量的拖延住時間,一直到警方前來支援!

「殺了他們!」

奧丁斯目光森冷的盯著王風他們,一揮手,他身邊的四個黑袍武士便是朝著王風他們兇猛的沖了過來,四個黑袍武士聯手配合,朝著王風他們發起了猛烈的攻擊,他們的速度配合著他們自身那強橫無匹的力量,當真是駭人之極。

「殺!」

王風他們三人怒喝了聲,身體也是一齊朝前沖了過去,彼此間滿是默默契的配合出手,迎接著這四個黑袍武士的攻擊!

轟!轟!轟!

第一輪、第二輪、第三輪攻擊下來,王風他們這邊的張羽與石破天口中悶哼了聲,被對方四人的拳頭擊中,不過他們依然是強忍著,再度組合在了一起,並沒有退卻半分。

說起來王風他們能夠成為龍組成員,自身的實力在全國各大特種部隊精英中都是佼佼者,而且一個個都是經過了實戰的考驗,作戰能力上已經是達到了一流強者的水準,饒是如此,面對著黑十字組織中的黑袍武士仍然是還有不少的差距。

奧丁斯目光森冷的看著,看到四個黑袍武士聯手依然不能短時間內擊殺王風他們,他的臉禁不住一沉,目光一轉,彷彿是想起了什麼般,開口冷冷的說道:「你們這是在拖延時間?等待你們警方援兵的到來?可惜,你們失算了!」

「你們兩個,去找那幾個女人,這三個人由我們來對付!」奧丁斯瞬間便是下達了命令。

當即,兩個黑袍武士應了聲,便是開始行動,先是在二樓的一間間房間內尋找著,尋找到最後一間房間的時候卻是發覺房間門口是反鎖的,當即,這兩個黑袍武士便是開始一陣兇猛的衝撞起來,要將門口硬生生的撞開。

「吼!」

王風見狀后便是奮不顧身的沖了上去,然而這時,他眼前閃過一道身影,便是看到奧丁斯截斷了他的去路,接著,一道兇猛而又迅疾的拳頭朝著王風的臉面轟殺了過來!

王風目光一沉,間不容髮中他也是一拳對轟了過去,迎上了奧丁斯的拳頭。

砰!

兩人的拳頭交接之下便是爆發出了轟然聲響,王風身體禁不住搖晃後退起來,而這時,奧丁斯已經是再度沖了過去,瞬息之間已經是朝著王風轟擊出了數十記的拳頭,每一次的攻擊都攜帶著他身上那股堪稱是狂暴不已的恐怖力量,宛如狂風暴雨般的轟砸向了王風!

王風格擋招架,可是兩人之間的實力相差懸殊,王風能夠支撐到現在已經是實屬不易,最終,奧丁斯身形一閃,而後他的拳頭已經是再度朝著身體倒退不已的王風臉面上轟殺了過去。

王風心中一驚,面對這一拳,他只能是橫臂格擋!

砰!

奧丁斯一拳轟殺而來,那力道透過王風的雙臂轟在了他的臉面之上,王風悶哼一聲,身體便是倒飛了出去,正好跌落在了關琳的身側。

而另一邊,張羽與石破軍兩人也是被那兩個黑袍武士擊倒在地面上,就在這時——

砰!

一聲巨大的沉悶聲音響起,那間房間的門口赫然被那兩個黑袍武士硬生生的撞開了,隨後,房間內便是傳來一聲聲驚慌的叫聲,那叫聲中夾雜著的正是藍雪、林淺雪她們的叫聲。

「別動!」

這時,竟是看到原本倒在地面上的關琳再度舉起了她手中的五四手槍,槍口對準向了正走過來的奧丁斯。

奧丁斯臉色一怔,他能看得出這支五四手槍裡面已經是重新填裝了子彈,剛才他們將注意力放在了王風他們身上,因此給了關琳換上子彈的機會。

關琳目光冷冷的看著奧丁斯,隨後她的食指正準備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槍殺奧丁斯,然而——

「你、你們是什麼人?你們想幹什麼?快放開我……」

一聲驚恐而又憤怒的叫聲響起,便是看到一個黑袍武士控制住了藍雪的身體走了出來,一柄雪亮的軍刀正橫在了藍雪那雪白細膩的脖頸上。

看到這一幕後關琳臉色一怔,一顆心瞬間便是沉到了底部,她那準備扣動扳機的食指只能是緩緩地鬆開來! 「哼,韓秋玉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也只會做出這樣下作的事情,今天要是我在場的話,看我怎麼收拾她。」

菊香嫂子一臉的對韓秋玉的不滿和嫌棄,就像她是什麼髒東西一樣,惹得韓楉樰和春香嫂子輕笑了起來。

「娘親,我想去找狗娃玩,可以嗎?」

韓楉樰又和春香嫂子菊香嫂子坐著聊了一會兒,就聽到門外傳來韓小貝的聲音,然後就看到他小小的身影出現在門口,跟著他的還有長身玉立的容初璟。

韓小貝高高興興的跑進來,看到韓楉樰這裡有客人,就停下了步子,乖巧的打招呼。

「春香嬸嬸,菊香嬸嬸,你們好!」

看到眼前這個粉雕玉琢,白白嫩嫩得韓小貝,春香嫂子她們都開心的笑了起來。

「哈哈,小貝你真乖,看著好像又長高了不少呢!」

以前在韓家村的時候,因為吃不飽穿不暖,所以韓小貝明顯的營養不良,比同齡的孩子都要瘦小一些,不過自從韓楉樰他的營養有了,個子也開始猛長。

聽到他們的話,韓小貝很是高興,因為在他看來,長個子就意味著他在長大,可以保護娘親了。

和韓小貝說笑了一陣,春香嫂子和菊香嫂子,才不得不和就算已經有所收斂,但是對她們來說,依然存在感極強的容初璟打招呼。

「王公子,你也來了啊!」

容初璟看在韓楉樰的面子上,對她們點了點頭,算作回應,然後就走到她身邊的凳子上坐了下來,半合著眼,不再看她們一眼。

她們知道韓楉樰一開始回來的時候,這位王公子是沒有一起來的,而他的到來讓這兩個人感到有些拘謹,連說話都有些不自然了。

只坐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紛紛向韓楉樰告辭,回家去了。

韓楉樰知道因為容初璟的原因,讓她們有些不自在,所以也就沒有多留,送她們出去了。

等送完春香嫂子她們回到屋裡,韓楉樰有些不悅的瞪了容初璟一眼。

「你就不能把你身上的氣勢收一下,你這樣會給我帶來麻煩的。」

容初璟身上的氣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作為一個王爺,他肯定少不了仇家,萬一被人認出來了,找上門來,那她可就虧大了。

韓楉樰的話,讓容初璟有些無奈,他也沒有想到這些人,連他身上一半的威壓都承受不住啊,不過他還是很聽話的把外露的氣勢全部都收了起來。

這下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分別了,除了臉上的人皮面具看起來比較英俊一點之外,其實容初璟會選這樣一張面具,還是因為林浩峰。

林浩峰長得不差,容初璟可不想在韓楉樰面前有任何一點比不上他的,雖然他的真容可以甩他幾條街,但是還不能暴露出來。

見容初璟聽話的收斂了身上的氣勢,韓楉樰這才滿意的點了下頭,然後看向準備再次開口的韓小貝。

「小貝你可以去找狗娃玩耍,不過要注意安全,還有,記得不要到河邊池塘這樣危險的地方去,知道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