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林楠非常的直接,果斷拒絕見面,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他們想幹嘛,直接不理會,阻攔在大門之外,讓史大柱氣得直跺腳,范傳遠臉色也很是難看,索性直接報出了自己的身份。

「告訴你們老闆,就說縣委分管企業經濟的范秘書來訪,我倒要看看他見不見!」范傳遠沉聲,帶著怒氣。

然而少卿之後,得到的答覆依然還是這兩個字。

不見! 辦公小樓大門口,范傳遠簡直是氣個半死,臉色一片鐵青,他是一個好面子的人,但是今天竟然被人給無視了,這讓他怒不可止!

「豈有此理,我看你是不想干企業了是吧?」范傳遠寒著臉,怒斥了一聲,囂張之極,被林楠的不見兩個字給惹毛了。

「林楠,你趕緊給我出來,你到我們家大院打人潑糞的事情還沒有算呢,再不出來,信不信我找人拆了你這裡!」史大柱也怒了,雖然害怕林楠,但眼下兒子還在派出所,這真若是關個一年半載的就不好了,而且看派出所和關悅這架勢,一年半載都可能不夠,完全是準備從重辦理的!

辦公室內,林楠正和楊瑾楊胖子三人悠然自得的坐在位置上,辦公桌上電腦的畫面赫然切換到了辦公小樓大門口的一幕,看到了史大柱和這位范傳遠秘書叫囂的模樣。

林楠無所謂,哪怕是這人亮出自己的身份,他也不在乎,真若是敢濫用職權,估計一個電話自然會有人幫忙收拾,製藥廠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哪怕是王美琳背後有人,偌大的王家在支持著也無用。

「老闆,這人估計真是縣裡的人,我聽過這個名字,是一位副縣長的秘書,分管企業經濟的,真若是對咱們下手,可就不好了。」楊瑾開口,略帶擔心,畢竟得罪這麼一號人物,得不償失的。

「無所謂,咱們也不是被嚇大的,這人估計也是和史家勾結的貨色,真若是亂來,那我也不客氣,這視頻也算是證據之一,更何況縣城咱也不是沒有人可以幫忙。」林楠笑著說道,其他不多說,單單今天這個視頻,估計一旦曝光出去,就夠這位秘書長喝一壺的。

公然威脅鄉鎮企業,這就過分了,足夠他到紀委那裡坐坐喝喝茶。

大門外,范傳遠二人見不到林楠,被拒之門外,那個氣,不言而喻,史大柱惱怒之下就要強闖,范傳遠一怒下來連形象都快要不要了,怒不可止。

不過哪怕是到最後,林楠都沒有出來,讓二人一陣悶氣,只能不甘心的離去了,心中恨極。

「這可惡的東西,我看他是反了天了,敢不給我范傳遠面子,廠子公司都不要開了好了!」范傳遠怒極,坐在車上還一陣不甘心,越想越不對勁,自己都親自出馬了,竟然是這個結果,讓他很沒有面子,當即連發狠話。

史大柱更是著急,眼看著二人的牢獄之災,他豈能不擔心。

「老表,你看看這林楠是何等的冥頑不化,趕緊想辦法好好治治他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病吧。」史大柱恨聲說道,並且再度加了一把火。

「只要小磊沒事,你要送侄子出國讀書的事情我都給你安排好!」

史大柱咬牙說道,要知道這個送孩子出國讀書再怎麼便宜也是一年數十萬的,這就等於自己承包下來了,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兒子,同時也是發狠,要范傳遠將林楠搞倒。

范傳遠本就是怒氣頭上,又再加上史大柱的這把火,更是沒有什麼猶豫了。

「好,這件事交給我了,我會讓小磊侄子平安無事的回來的。」說完后范傳遠當即讓人開車,直接返回縣城,要進行一番準備,明天一大早就準備牽頭各部門領導對林楠的大仙農公司進行刁難,根據他們之前的經驗,隨便檢查出點什麼都可能讓林楠倒霉,到時候還不是自己一句話的事情。

小樓辦公室內,林楠目睹著范傳遠二人的離去,無動於衷,儘管這位秘書長威脅不少,但林楠不在意,隨後關悅的電話也打了過來,主要還是透露范傳遠的事情,她猜測的到范傳遠可能會來找林楠,提前通過氣,真若是林楠被威脅,讓林楠告訴她,她會安排解決,這次的事情也真是觸怒了她,讓她很生氣,哪怕是動用一些其他的力量,也不能讓這些人逍遙法外。

為此,哪怕是現在,關悅和王德成二人依舊親自坐鎮派出所,繼續審訊史磊等人,想要找出他們其他違法亂七的勾當,單一的潑糞罪名太輕,他們相信肯定還有其他的東西,只不過被他們隱瞞而已。

二人基本上輪番上陣,更是對史磊等人輪番審訊,一遍遍的,根據以前的線索來進行,雖然那些證人和舉報者翻供,但這些事確實存在,唯獨缺少證據而已。

關悅和王德成不甘心,既然做了,索性就直接把這些犯罪證據都找到,然後把這些人真正的繩之於法,哪怕是史大柱等人著急擔心不已,但也沒用,連面都不讓他們見,防止他們串供!

第二天一大早,縣委政府大樓內,范傳遠和自己領導彙報工作,刻意將雙流鄉列入一個檢查之列,這位領導也沒有多注意,直接就簽字批了下去,對於這位手下辦事,有時候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范傳遠自然是大喜不已。

當即,范傳遠便開始了自己的安排,直接一個電話打到熟識的幾個檢查部門的小領導那裡,敢不給他范傳遠面子,他有的是辦法對付,這些檢查部門的人都是聽從自己的安排,對這些事情還不是手到擒來,簡單之極,自己稍微示意一下就可以了。

「楊科長,我是范傳遠,今天有件事你給我注意下。」范傳遠打過去電話,雖然沒有說太細,但稍微提及一下這些人就知道怎麼回事,當即給記了下來。

一個個電話打過去,幾個檢查部門的人都有著范傳遠交好的人,也不乏想要巴結他的人,自然很樂意做這些事情,舉手之勞而已,等會就準備一起出動到雙流鄉安排突擊檢查。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范傳遠很得意,現在自己都不用出面,估計封了林楠的公司廠子,自然而然林楠自己就會找上門來求情,他范傳遠的面子可不是那麼好折損的。

然而就在范傳遠正做著自己的春秋大夢之際,素不知此刻幾個檢查部門的小領導們查閱這個大仙農公司的檔案后忍不住臉色微變。

「林楠!」 郭揚站在易陽家的門口,徘徊了有一會兒,保安都打電話問需不需要把人趕走,易陽讓他們不用管,就在窗口看著他在那兒來回踱步。

「這孩子也是挺難受的,師兄年齡大了,大霖又真扔下了,師兄們走的走,隱退的隱退,確實難。」

這孩子也是周子怡看著長大的,她對任何孩子都有著一份特殊的感情。

「年輕氣盛,人走的時候他也沒特別挽留,覺得自己能行,現在又不好意思去找,要說,老郭對兒子挺狠的,真是一點忙不幫。」

兩個人都嘆了口氣,想起來自己家那兩位,一天還總是事兒,就應該讓他們也和郭揚一樣,多受點兒折磨就好了。

徘徊了好一會兒,郭揚還是按下了門鈴,易陽和周子怡下去,把門打開,還裝作一直在客廳的樣子。

「二寶?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吃飯了嗎?我給你做點兒。」

別說,這演技相當不錯,他自己都快信了。

「不用了師叔,吃完過來的,就是想來看看你們。」

易陽把人領進來坐下,周子怡特意洗了幾個水果,這孩子一看就是沒吃飯,又不能拆穿,放幾個水果餓了能頂一下。

「你爸最近還好吧?來,吃水果,特別甜。」

說完賽了一個蘋果到郭揚手裡。

「還好,我師父總去陪他,兩個人還挺開心的。」

郭揚也拜了於老師當師傅。

「那就成,你們啊,少讓他生氣,沒準身體慢慢就好了,看你哥……」

易陽開始嘮家常,什麼都說,就是不往德雲的事情上說,郭揚又不好意思主動說,只能是焦急的陪著,中間好幾次想張嘴,又憋了回去。

「媳婦兒,給二寶鋪一下床,今天晚上別走了,明天我帶你釣魚去。」

「不用了師叔,我回家睡就行。」

「聽我的,媳婦兒,去收拾下。」

郭揚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事情沒辦成,人還搭在這了。

這一晚上,郭揚翻來覆去,想的都是德雲,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和師叔說,也不知道師叔會不會幫自己,有時候甚至自暴自棄,覺得所有人都喜歡哥哥,要是哥哥出現了事情,大家肯定都會幫忙,就這樣胡思亂的睡著了。

他睡不的不踏實,易陽也是一樣,一晚上唉聲嘆氣的,沒把周子怡煩死,最後實在忍不了,搬女兒房間住去了,留下易陽一個人繼續唉聲嘆氣。

第二天早上,易陽是沒起來,同樣沒起來的還有他的媳婦兒,只有郭揚一個人在客廳,看著廚房發獃,他很想做點東西吃,因為是真餓,然而,實力不允許。

他們家好像這方面天賦一般,他哥年輕的時候參加一檔節目,弄個西紅柿炒雞蛋還是炒什麼,他記不清了,只記得當時年齡尚小的他,看著哥哥把鍋弄的起火,然後鼓掌叫好,還以為哥哥很厲害,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哥哥不會做飯,油弄著了。

看著師叔家乾淨的廚房,乾淨的屋子,郭揚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嗡……」

多麼熟悉的震動,易陽努力睜開眼睛接了電話。

「師叔,不是釣魚嗎?我們這都等著呢,什麼時候到啊?」

易陽把手機湊到眼前,好嘛,都快十二點了。

「馬上到,堵車,你們等著吧。」

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聽著手機里穿出來的嘟嘟嘟,大霖很無語。

「有沒有打賭的,師叔絕對沒起床呢。」

「呵呵,大霖子,你當我們傻啊,你堵師叔出門了,我就和你堵。」

顯然,大家都知道易陽是個什麼樣的人,都說年齡越大,越不愛睡覺,這在易陽的身上,完全不適用。

「二寶,你起來了?快點收拾一下,去釣魚了。」

「師叔,咱們不吃早飯嗎?」

「不吃啊,怎麼了?」

「沒事了。」

「那快走吧。」

一問一答之間,完全顛覆了兩個人的年齡,人都是老年人講究養生,現在變成了年輕人講究,當然,很多的也是郭揚真餓了。

「師叔來了,開著他那個皮卡,估計是從郊區開來的,上面都是泥。」

易陽如果聽到了,一定給他一個贊,因為確實是這樣的,四師兄後來去了國外,一直到去世都沒回來,易陽去參加葬禮的時候,拿到了四師兄給他的信,意思就是這個房子留給他了,兒子在國外定居,也不想賣,給易陽留個念想。

後來易陽收拾了一下,就變成了他的一個據點兒,放一些東西,弄點兒菜什麼的,後來釣魚地方不怎麼好走,就弄了個皮卡,來回方便。

「師叔,二寶也來了,咋樣,你師叔這車坐著還舒服嗎?」

變成老岳的小岳也來了,這車好多人都做過,至於做完的感想嗎?看郭揚就知道了。

「嘔,師叔,嘔,這車,嘔,扔了吧。」

剛上去還挺新鮮,坐了一會兒覺得有點顛,躺一下覺得油的味道沖鼻子,然後下了車,就這樣了。

「現在嫌棄我的車了,剛買的時候你們怎麼說的?什麼師叔這車太酷了,這車太適合了,就應該買這車,這些話是不是都你們說的?」

「話確實是我們說的,但是當時我們也沒坐過啊,坐了一次就不想下回了,得,咱還是釣魚吧。」

一群人有這麼十來個,易陽來了興緻,提議分組比賽,兩個人一組,看誰釣的多。

「師叔,你確定你是最厲害的?」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郭揚第一次來,被師叔拉到了隊伍當中,剛開始他其實想去哥哥那一組,結果哥哥和乾哥哥成了組合,易陽又和他普及了一下釣魚活動的食物鏈,最後總結,食物頂端就是易陽,郭揚就同意了。

結果其他人都釣了好幾條,師叔一條都沒見,他自己都弄了一條。

「怎麼?懷疑我說的話,我告訴你,這附近你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啊,一提釣魚大王,都知道是我本人。」

話音未落,魚塘的主人來了。

「又來了,你這一條魚也沒釣到過,還這麼有耐心,來了有十多次了吧,下回我免門票,讓你釣一回,慢慢釣啊。」

說完這位拎著筐走了,留下尷尬的易陽和狂笑的圍觀群眾。 相比於范傳遠,他們作為第一線工作的檢查部門人員,更是深知一些事情。

就好比前不久發生在雙流鄉的事情,說來也簡單,有人想藉助這種突擊檢查搞垮一個小型的製藥公司,在一些人看來簡單之極,但實際上卻陰溝裡翻船!

本來是鄉鎮的一個小小製藥廠,一點難度都沒有,估計也什麼背景,檢查組當即開出了很多問題,實則都是故意找茬的,但不曾想竟然驚動了縣委一把手,引的大領導震怒,將幾個部門的負責人很批一頓,甚至不少小領導遭到問責,丟掉了自己的飯碗。

更甚者,這件事還直接倒轉,那個小小的製藥廠的檢查處罰等直接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有背景有靠山的大製藥廠,硬是將這家大製藥廠關停。

這其中有什麼特殊的力量沒有人知道,但一線檢查部門的領導卻記住了這個雙流鄉,記住了那個小型製藥廠,叫什麼大仙農製藥廠,而他的法人代表,正是叫林楠。

而此刻,范傳遠通知他們要整治的竟然叫大仙農農業公司,法人代表依舊是林楠!

試想,誰敢?

一時間,幾個檢查部門的小領導們犯難了,並且相互通了氣,最終硬是把這件事給壓了下去,哪怕是冒險得罪范傳遠他們也不敢貿然動手,否則估計他們也要步上次的後塵,要知道他們這些小領導個別就是因為那件事兒上位的!

當即,一人將上次製藥廠的事件介紹發給了范傳遠,讓范傳遠一開始有些不高興,這些人竟然敢不幫自己這個小忙,還發來這個什麼玩意。

不過當看到這些資料后,范傳遠也傻眼了,額頭上簡直是一陣冷汗直流,心驚不已,臉色煞白。

直到良久,范傳遠才算是反應過來,嘴角喃喃自語。

「好險,好險,幸好還沒有得罪死。」范傳遠一陣后怕,真若是這件事做了,估計自己這仕途之路也到此結束了,能直接請動一把手出面的,他一個小小的秘書可得罪不起。

毫不遲疑的,范傳遠將這件事給剔除了,現在再給他一個膽子也不敢亂來,相比於面子和好處,自己的仕途之路才是最根本的,這才是自己的飯碗。

史家大院內,此刻依舊帶著濃濃的臭氣,昨天史家請了四個人在大院內幫忙打掃,但依然難以去除,花園內弄的到處都是,很難清理,整個史家大院昨天一整天都好似一個大糞池一般。

史大柱陰沉臉坐在客廳內,早飯都沒有心情吃,從昨天到現在,他一直在聯繫,但鄉里的各種關係都動用了,但就是無法見到自己的兒子,也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了,現在他是有錢都塞不進去,沒有人敢收,都看的出來這回鄉長的怒了,要嚴懲不貸了。

現在他只能等待范傳遠那邊能給林楠或者是鄉里施壓,讓他們放了自己兒子。

然而就在史大柱帶著無盡的期盼之意時,范傳遠打來電話,讓給他著實澆灌了一大罐的冰水,讓他也是臉色大變,慘白不已。

范傳遠的話不多,但就那麼一句話夠了。

「這人咱惹不起,主動賠禮道歉試試看!」

掛了電話,史大柱久久還無法平息過來,連范傳遠都得罪不起?這林楠不就是一個種菜的小農民嗎?能有什麼得罪不起的地方?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時也帶著一絲駭然。

怪不得林楠敢如此明目張胆的不給自己和范傳遠面子,連鄉鎮府這次態度也完全強硬下來!

連范傳遠都這麼說,他史大柱還能有什麼辦法,全然想不到林楠還有這麼大的來頭,一番猶豫之後,他史大柱也只能按照范傳遠所言,低頭認錯,主動賠禮道歉,該賠償的賠償,儘可能的在不得罪的情況下,將史磊給放出來,免除牢獄之災。

當即,史大柱再度來到辦公小樓大門口,客氣好上很多,主動買了不少的好東西,讓保安都有些意外,昨天還怒不可止的模樣,今天全然換了個模樣,好言相說,要見林楠,並且主動表示自己是來替史磊賠禮道歉的。

二樓辦公室內,林楠第一時間得到通知,然後看到了史大柱,對他的賠禮道歉沒有興趣,這不是錢的事情,也不是賠禮道歉所能解決的,他們父子二人為惡一方,林楠既然管了,就索性做到底,將這兩個惡人打壓下去。

依舊是那兩個字,不見!

史大柱無奈,提著大包小包的來準備道歉的,錢也準備好了,但卻沒有辦法,只能灰溜溜的離去,明白是徹底將林楠給得罪了。

美琳製藥廠,依舊還在查封著,王美琳自從在林楠這裡被趕出去之後,又多方嘗試疏通關係,不過都不行,縣城那邊王家人雖然也在操作,但有著一把手的吩咐,再加上美琳製藥廠確實存在嚴重問題,自然而然想解決就難了。

這讓王美琳都對林楠恨個半死,若非顧忌他身後的徐家,王家早已動手將這個眼中刺給拔掉!

而今,美琳製藥廠孫達這位副總依舊還在被關押著,替王美琳將廠子的責任給抗了下來,否則王美琳這位法人代表也要出事,若非王家暗自給孫達許諾重酬,估計他早就堅持不住,將王美琳給供述而出了。

為此,現在的王美琳和王家也很著急,很是迫切的想要搞定這件事,廠里的不合格項也全力在改進修葺著,各項罰款,也非常利索都給交了。

就在今日,王美琳剛剛在縣城搞定了一位大人物,讓這人成為自己的裙下癮君子,答應在一把手那裡說說情,疏通一下關係,然後把這件事給平息掉,這才算是讓王美琳鬆了一口氣。

「林楠,遲早我要你好看!」王美琳對林楠的恨意,不可謂不深,都記在心底深處!

當然,對於這些林楠也不在意,正所謂一句話說的好:恨我的人多了去了,你說老幾?

對於王美琳這種蛇蠍女人,若是換成男人,不知道被林楠虐多少次了,膽敢以這種方式謀害自己,絕對是最可恥的行為,差點將林楠珍藏了那麼久的貞操都給盜走了,這對林楠而言,絕對是不可接受的。

當天晚上,派出所內關悅總算是再度傳來喜訊,又有了最新進展,發現新案情,並且掌握了一定的證據,直指史家父子二人! 對林楠而言,這是一個大喜事,甚至對周圍村子人而言,史家父子的倒台,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依仗著背後的靠山,父子二人壟斷周圍村子水果市場,對無數果農進行剝削,甚至是強買強賣,更甚者對於一些反抗者直接動手毆打,種種事情,早已弄的民怨四起,對這對父子沒有一點好印象。

而今,關悅那裡傳來消息,一個跟史磊關係很近的小混混頂不住壓力了,率先吐口,道出了史磊父子的一些犯罪事實,包括強買強賣,毆打他人,還有著史家父子偷稅漏稅,乃至一件強+奸案的事情。

這些事情一旦得到徹底證實,那這史家父子,也就真的完蛋了。

得到這些消息,關悅大半夜還不曾休息,繼續突擊審查,一方面讓王德成繼續,一方面自己帶隊去搜索證據,尤其是當初的那位強+奸案的受害者,一個二十多歲的村姑,想要調查取證,一旦徹底證實,那史家的罪證也無法抵賴了。

得到這個消息,林楠也不由對這位美女鄉長格外滿意了一些,總算是沒有讓自己失望,前幾天史家父子就這般輕而易舉的放出,多少還是讓林楠不爽的。

晚上,林楠心情頗為不錯,一方面是因為史家父子這件事,另外也是因為果酒廠的事情,經過這段時間楊國軍的努力,雖然有著潑大糞的影響,但依舊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影響,三台機器設備全部到位,並且調整完畢,明天即可正式開工生產,兩三天後第一批大仙農品牌的果酒即將正式量產上市。

這款果酒,林楠也給起了一個不錯的名字。

鳳凰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