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德曼一臉苦笑著搖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因為她的行為感動了我,又或是我真的是愛上了『始源精靈』。我現在有一種和DEM的意圖截然相反的想法。」

「您是打算離開DEM公司嗎?」一臉驚訝的卡蓮看著伍德曼。

伍德曼搖頭「現在只是有了一個想法而已,我還沒有付諸實踐的打算。」

「無論您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一直跟在您的身後。」卡蓮一臉認真的走到了伍德曼的身邊「我永遠會支持您所有的決定。」

「謝謝你,卡蓮。」看向卡蓮的伍德曼一臉認真的道謝。

「無論何時您都不需要向我道謝。」同樣一臉認著的卡蓮臉上露出了壞笑,看著逐漸放亮的天色「如果您真的想要向我道謝,那今天晚上我們就住一個房間吧。」

「請恕我拒絕!」瞬間明白了卡蓮意圖的伍德曼搖頭,飛快的向遠方跑去…

「系統,我需要兌換能夠解決她們身上麻醉劑的東西!」在一個路口努力扶住真織和澪並且還要抱著真那的宋傑咬牙切齒的詢問系統。

「當然可以,一共需要消耗100點道具點。」隨著系統的聲音,一個白色的金屬瓶子出現在了宋傑面前的地面上。

放下真那的宋傑用右手撿起白色金屬瓶,詢問系統「系統,你告訴我這東西是口服還是怎麼用啊?」

「只要給每人喝一口就行了。」

「知道了。」用嘴咬開金屬瓶塞子的宋傑給自己身邊的三個少女每人都灌了一口后塞上塞子,把瓶子甩進空間中,努力扶住三個少女「希望你們三個人能儘快醒過來,不然我就真的弄不動你們三個了。」

在宋傑給三個少女灌下了藥劑五分鐘后,澪和真織也完全的蘇醒了過來,看到了兩人醒來的宋傑鬆了一口氣「你們兩個總算是醒了。現在我們終於可以繼續前進了。」

「你們是不知道啊,剛才你們突然就倒在我身上了,我還要抱著真那,然後還得把消除麻醉劑的藥劑倒給你們…」帶著兩人繼續向前的宋傑大倒苦水后皺眉看著懷中的真那「也不知道真那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

「哥哥大笨蛋!」突然睜開自己眼睛的真那對宋傑做著鬼臉「我早就醒過來了,但是我想讓哥哥能夠多抱我一會兒才沒有睜開眼睛。」

「哥哥放我下去吧,我要去上個廁所。」真那說著就離開了宋傑的懷抱,走向了不遠處廣場的公共廁所。但還沒等真那走過去,一個穿著DEM公司制服的人員從一旁的小巷中出現,用自己的手槍指著真那的腦袋。

「沒想到抓住你們四個大魚的居然是我,還好我沒有呆在辦公室中等待艾略特的消息。」捋了一下自己白色短髮的維斯考特一臉笑容「『始源精靈』你現在願意跟我離開這裡嗎?」

澪一臉嚴肅的看著維斯考特「你先放了真那,我願意跟你走,只要你不傷害她,讓我做什麼都可以。」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這個問題問的好,我也在這想這個問題的答案。」聳肩的宋傑鬆開抓住殿町宏人的右手,用手肘輕輕撞了他一下「殿町,這位同學是誰啊?」

殿町宏人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五河,你不是認真的吧?鳶一摺紙可是我們學校的超級天才啊!她剛才可都主動找你說話了,你居然告訴我,你根本不認識她是誰?!」

「可是這的確是事實。」攤開雙手的宋傑聲音中充滿無奈「雖然她一副絕對認識我的樣子,但是我腦海中的確沒有任何關於她的印象。」

「那就讓我給你介紹一下吧。」輕咳了一聲的殿町宏人開始講述自己所知道的允兒有關於鳶一摺紙的情報「成績永遠是年級第一,運動神經很發達的她體育成績也非常完美的大美女。」

隨即又豎起三根手「在我統計的『夢中情人』排名中也是從未掉出過前三的,她可是和我的士織不相上下的存在呢。」

看著殿町宏人的宋傑雙目冒出凶光,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剛,才,說,士,織,是,誰,的?」

「啊,那個,我錯了,五河。」一頭冷汗的殿町宏人雙手合十「我認真且誠摯的向你道歉。我以後絕對不會再用剛才的稱呼來稱呼士織…啊,不,是五河士織同學。」

宋傑臉上的凶光這才消散不見「嗯,希望你能夠記住今天說的話。」

殿町宏人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啊,抱歉,是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你什麼時候交到了女朋友?」聞言的宋傑臉上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現在就讓我給你介紹一下吧。」殿町宏人把手機屏幕推到宋傑面前「噹噹當,這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看清楚殿町宏人手機屏幕上畫面的宋傑嘴角抽搐「這不就是美少女遊戲嘛!」

「女朋友就是女朋友,不要抱有偏見啊!」

宋傑搖頭「我沒有抱有偏見,只是我必須承認高估你魅力的確是我的錯誤。」然後從衣兜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眼尖的殿町宏人一眼就看到了宋傑手機桌面上的人物「你還在喜歡著宵代月乃啊,她不是早就因為接連不斷各種醜聞被封殺了嘛,五河你還是換一個偶像吧。」

宋傑嗤之以鼻「也就你這個頭腦簡單的傢伙會信以為真了。既然能出現接連不斷的醜聞,肯定就是有人在故意的抹黑著月乃,要我看她一定是因為得罪了某些文藝界的大人物才被人用這種下作手段封殺的。」

宋傑一臉堅定的微笑著「哪怕就算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會一直喜歡著月乃的,終有一天月乃還會出現在我們面前放聲歌唱的。」

「沒想到五河你這個傢伙還蠻痴情的嘛。」殿町宏人拍著宋傑的肩膀「作為摯友的我也只能在一旁為你加油了。」

上課鈴的響起讓殿町宏人停止了與宋傑的聊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和其他的學生一起看向了被一隻手拉開的教室前門,期待著未來一年的班主任的到來。

看見一個身材嬌小的棕色短髮女性走到講台前的學生們紛紛發出了善意的評論。

「Lucky,沒想到居然會是小珠啊。」

「啊,是小珠,太好了。」

殿町宏人也微微回頭「五河,我們的班主任是小珠啊!」

「你沒有看錯,所以請你安靜一些。」同樣很高興的宋傑嘴角上揚,對殿町宏人比了一個停止的手勢。

「請大家安靜一下。」站在講桌前的岡峰珠惠開口,在學生們瞬間安靜下來后開始自我介紹「各位同學早安,今後的一年,我將成為各位同學的班主任,我的名字是岡峰珠惠。」低頭向大家鞠躬時戴著的紅色細框眼鏡微微下滑,急忙用雙手壓住了想要從臉上逃跑的眼鏡。

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自己的宋傑把目光轉了過去,發現就坐在自己身邊的鳶一摺紙正在盯著自己。一臉疑惑的宋傑摸著自己的臉「鳶一同學,我的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

「沒事。」搖頭的鳶一摺紙依舊盯著宋傑「對了,以後直接喊我摺紙就可以了,我們還沒陌生到使用姓氏來稱呼對方。」

「這樣不太好吧?」雖然鳶一摺紙說自己認識她,但的確對她沒有一點兒印象的宋傑有些遲疑「讓我們暫時先以同班同學的身份相處吧。」

鳶一摺紙並沒有回答宋傑的疑惑,而是重複了一遍自己剛才說的話「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最後選擇妥協的自然就是宋傑「我知道了,摺紙同學。」

坐在宋傑前面的殿町宏人似乎聽到了宋傑和鳶一摺紙的對話,把一張紙條扔給了宋傑「五河,加油哦。我相信以你的實力絕對能夠攻略全校女生中的最高難度,被稱為永久凍土、美蘇冷戰、Kacrackle的鳶一摺紙。」

「這傢伙!」看著紙條的宋傑著實無力吐糟,無論是永久凍土還是Kacrackle這一勇者斗惡龍系列遊戲中的最強魔法他都能理解,可美蘇冷戰是個什麼鬼啊!難不成還真的要來一次第三次世界大戰嗎?!

寫了一張「別亂想!」的紙條丟給殿町宏人後宋傑就不再打算理會這個八卦的傢伙。

終於等到放學的殿町宏人轉身看向宋傑「喂,五河,反正今天也沒什麼事了,今天中午就一起吃飯吧,順便把你認識鳶一同學的方法交給我吧。」

「我今天已經有約了。」拒絕了殿町宏人邀請的宋傑在他的耳邊補充道「而且你這個傢伙切記不要亂傳我和鳶一同學的事情,不然有你好看。」

「沒問題。」點頭的殿町宏人做了一個OK的手勢「五河,與你今天中午共享午餐的是女生嗎?」

「嗯,的確是女生沒錯,你有什麼意見嗎?」

「什麼?!」殿町宏人顫抖的用手指著宋傑「我們明明發誓要一起成為魔法師的!快點說清楚春假期間都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和鳶一同學親密到用名字互相稱呼的同時,還要與別的女生共進午餐?」 「我才沒有答應過你這種奇怪的事情啊!不要隨隨便便把自己臆想的情節按在我的身上!」頭上滿是#字青筋的宋傑一拳擂在了殿町宏人的胸口「而且今天中午的有約是和士織一起陪琴里吃飯。」

「什麼嘛,原來是琴里呀,你剛才真是嚇死我了!」安心下來的殿町宏人又湊到了宋傑的身邊「如果是和士織一起陪琴里吃飯,那我可以一起去嗎?」

「是你自己在哪毫無意義的大驚小怪好伐?」瞪了殿町宏人一眼的宋傑摸著下巴「想和我們一起去吃飯?你這傢伙不會有什麼奇怪的打算吧?」

「怎麼可能。」殿町宏人有些尷尬的擺手,隨後湊到宋傑面前小聲詢問「說起來,五河啊,琴里今年上國中二年級對吧,那她現在有男朋友嗎?」

「我就知道你這個傢伙沒安好心。」臉上一副果然如此表情的宋傑活動了一下筋骨「看來不揍你一頓,你是不會放棄打我兩個妹妹想法的注意了啊。」

一臉驚恐的殿町宏人不斷搖頭「五河,就看在我們多年摯友的份上放過我吧!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打她們注意了。」

「還是那句話,希望你能夠記住你今天說的話,不然勿謂言之不預也!」

撓著腦袋的殿町宏人一臉尷尬「五河同學,什麼叫『勿謂言之不預也』?」

「就是別說我沒提前告訴你後果是什麼。」嘆氣的宋傑無奈搖頭「沒文化真可怕啊!」

就在殿町宏人準備為自己辯解的時候,響起了一陣刺耳的警報聲「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一個毫無情緒的女聲開始廣播「本區域剛才觀測到空間震前兆,這不是訓練,請居民立即到避難所避難,重複播報,本區域…」

聽到警報的宋傑撇撇嘴「空間震警報?今天凌晨的時候不是才發生過空間震么?怎麼又來。」

「空間震可不是你說不來就能不來的。」起身的殿町宏人拍著宋傑的肩膀「走吧,我們趕緊去避難吧,學校的地下避難所應該很安全。」

「嗯。」同樣起身的宋傑和殿町宏人一起走出了教室,腦海中思緒飛舞「說起來這次空間震就應該是十香登場的空間震了吧?」

「小傑,你在想什麼呢?」發現宋傑站在原地發獃的士織走到他的面前,用手在宋傑面前晃了晃「趕緊回神,我們還要去避難呢!」

回神的宋傑點頭「嗯,我們去避難。」環視了一圈四周的宋傑不禁看到了走向一個角落的鳶一摺紙『真是一點兒都想不起來有過和鳶一摺紙見面啊,嘛,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再思考這些問題的宋傑與士織和殿町宏人一起來到了學校避難所的入口處,站在兩條扶梯中間的黃黑條安全區的岡峰珠惠揮舞著自己的雙手,聲音中還帶著些許驚慌「大家冷靜,不要忘記了『推跑說』!不推、不跑、不縮哦!」

「老師,你也要冷靜一下啦。」看到岡峰珠惠樣子的宋傑趕緊走到她的身邊「如果您都沒辦法保持冷靜的話,其他的同學會更慌亂的。」

「是是是啊。」深吸一口氣的岡峰珠惠聲音變的冷靜起來,重複著自己的口號「大家冷靜,不要忘記…」

和宋傑一起排隊的士織拽了宋傑的胳膊一下,聲音中充滿了擔心「小傑,你說琴里她會不會真的沒有去避難,而是跑去家庭餐廳了?」

「嗯,我手機上裝了定位,我看一眼。」取出自己手機的宋傑看著琴里的定位正在家庭餐廳前的宋傑嘀咕一句「果然如此啊。」

就在宋傑身邊的士織自然也看到了地圖定位指出的琴里的位置「琴里!不行,我要去救她!」

宋傑拉住士織「士織冷靜,有我在怎麼能讓你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你乖乖去避難,我去找琴里。」安撫了一下士織的宋傑立即向回跑去。

驀然發現宋傑異常行為的殿町宏人對宋傑大喊「五河!你要幹嘛?」

「嘛,有東西忘拿了,我回去拿一下。你們先去避難吧。」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敷衍了殿町宏人的宋傑轉眼間就消失在了避難所入口。

「必須要加快腳步了。」換好鞋的宋傑直奔家庭餐廳的方向而去「雖然不知道十香究竟會在什麼地方現身,但是沿著家庭餐廳的方向就一定能夠遇到她。」

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此時只有宋傑一人,所有的廣告屏幕上的字樣此時也都變成了『空間震警報』的字樣「嗯,世界末日也就是這樣了,再多幾個死體就是生化危機。」

正在狂奔的宋傑看見前方出現的紫黑色物質,嘴角露出一抹輕笑「這就是空間震吧,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實物。」宋傑的話音剛落,如同颱風辦強烈的風壓席捲而來。

足以將汽車刮飛的強烈風壓遇到宋傑后像是變成了只能拂面微風,僅僅是衣服和褲子順著風向輕輕舞動。

「空間震的破壞力還真是聞名不如見面。」看著周圍的建築已經變成一片廢墟的宋傑慢慢的走向了就在自己前方恍若隕石坑的深坑。

看著零星附著在建築廢墟上和深坑附近飄散的紫色靈力,宋傑臉上露出微笑「終於見面了呢,十香。」

緩步走到深坑邊緣的宋傑的目光立即被身處於深坑中心的少女所吸引「雖然在動漫中看過一次,可真的身臨其境是才能發現此時的十香如此的高貴冷艷。」

單腳踩在王座一側扶手上,抬頭看向天空的紫發少女似乎察覺到了宋傑的到來,登上王座的椅背抽出用王座椅背作為劍鞘的鏖殺公。雙手握劍跳起后劈向了宋傑所在的放向。

知道她的目標不是自己的宋傑異常淡定的站在原地,看著自己身側的紫色靈力席捲后留下的一片殘垣斷壁和深深的痕迹「這拆遷效果,一點兒毛病沒有。」

「你也是嗎?」於此同時來到宋傑面前的紫發少女用鏖殺公指著宋傑,用毫無情緒的聲音說道「你也是準備來殺我的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當然不是。」搖頭的宋傑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對了,希望你下次和他人交談之前不要先給別人一劍,膽小的人是會被你的攻擊嚇壞的。」

「你真的不是來殺我的嗎?」

「當然真的不是了,要不然我不早就動手了嘛。」聽到紫發少女再次詢問的宋傑點頭后旭東詢問道「那個,我叫五河傑,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叫什麼嗎?」

「名字嗎?」知道宋傑不是敵人的紫發少女放下手中的鏖殺公搖頭「我沒有那種東西。五河傑,對嗎?」紫發少女似乎不確認自己對宋傑名字的發音,於是用疑問語氣詢問。

「沒叫錯,的確是五河傑。」 超級大武神系統 確認紫發少女沒有發音問題的宋傑點頭「那我幫你取一個名字怎麼樣?你願意嗎?」

沉思了片刻的紫發少女點頭「也可以,那你就幫我取個名字…」話還沒有說完的紫發少女看向天空中「那些傢伙又出現了嗎?五河傑,你快離開這裡,等下會很危險的!」

「嘛,不會有危險的。」同樣發現了天空中飛馳而來的五個光點的宋傑不以為意的擺擺手「我現在還挺好奇飛過來的到底是什麼呢。」

在宋傑發現天空中光點變成人影后,接連不斷的飛彈就AST成員的身上激射而出,直奔還站在地上的紫發少女和宋傑而來。

右手持劍的紫發少女伸出自己的左手,隨著她的動作而出現的紫色靈力屏障擋住了襲擊二人的飛彈「這種東西對我沒用,你們為什麼就不長記性呢?」撞擊在靈力屏障上的飛彈隨著她的話音紛紛爆炸。

解決了這些飛彈的紫發少女騰空而起,迎上了以鳶一摺紙為首的AST成員與她們發射的第二批飛彈。揮舞著鏖殺公的紫發少女把攻擊自己的第二批飛彈盡數砍爆。

站在地上的宋傑這時也騰空而起「十香,你們玩的挺開心的嘛,帶我一個怎麼樣?」

「十香是在喊我嗎?」紫發少女側頭看向宋傑,聲音中滿滿都是開心。

「嗯。」宋傑點頭「十香你剛才不是讓我幫你起個名字嘛,我已經想好了,就叫夜刀神十香,你喜歡嗎?」

夜刀神十香點頭「我很喜歡這個名字,謝謝你啦,五河傑。」

就在宋傑和夜刀神十香對話的同時,看到宋傑飛上天空的AST一時陷入了不知所措的處境。尤其是鳶一摺紙,看著宋傑在天上漂浮的樣子,不禁又想起了五年前的事情,那天,他就這樣漂浮在空中為自己一家人擋住了來自天空的攻擊。

日下部燎子這時起到了自己隊長的職責,對夜刀神十香身邊的宋傑喊話「這位少年,請你快離開『公主』的身邊,她是一個危險程度極高的精靈。」

「哈?危險程度極高?」宋傑對AST的成員們搖頭「雖然十香她的確有著很強的戰鬥力,但是從她沒有在我出現的第一時間就對我發動攻擊就可以看出來她才不是什麼危險程度極高的精靈。」

「少年,我們是陸上自衛隊的AST,常年和精靈打交道的我們對精靈的了解遠比你要多的多!」日下部燎子繼續苦口婆心的勸說宋傑「精靈的危險程度不止是她是否會主動攻擊人類,還有她所能給周邊地區造成的破壞性和因此而導致的人員傷亡。」

夜刀神十香同樣看向了宋傑「五河,知道我的身份是精靈后,你還願意像之前那樣對我嗎?」

「精靈又怎麼了,我還是魔王呢!」宋傑對夜刀神十香伸出右手「十香,你願意和我做朋友嗎?還有以後喊我小傑就好了。」

「嗯。」夜刀神十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住了宋傑的右手「小傑,再見。」隨即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夜刀神十香消失后,一群AST的成員圍住了宋傑,日下部燎子瞪著宋傑「少年,你的膽子蠻大的嘛,居然敢和精靈對話,你不要命了?!」說到最後一句的日下部燎子從講述變成了咆哮。

發完脾氣的日下部燎子伸出右手「把你的學生證給我看一下,我要讓你的班主任好好教育教育你,雖然你是一個魔法師,但這並不代表著你就可以在所有人都去避難所避難的時候在大街上亂跑,甚至和精靈交談!」

「隊長,教育五河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我和他是同班同學。」鳶一摺紙這時開口,指著宋傑身上的校服「這是我們學校的制服。」

「嗯,說起來,摺紙你趕到基地的時候的確穿著都立來禪高中的制服呢,那教育這個不把自己生命當回事的少年的任務就交給你了。」看著宋傑身上制服的日下部燎子在同意了鳶一摺紙的請求后把目光再度投向宋傑「少年你記住了,精靈可沒有她們表面上的那麼無害。」

「收隊!」

鳶一摺紙來到日下部燎子面前「隊長,我和五河同學說幾句話,等下我就會追上你們的。」

「沒關係,你們慢慢聊。反正大家都累了一天了,慢點兒回去也沒事。」日下部燎子拍著鳶一摺紙的肩膀,在她耳邊嘀咕「這位五河就是你一直在關注著的五河吧?加油哦!」然後就和其他的AST成員離開了這裡。

宋傑一臉疑惑都看著鳶一摺紙「鳶一同學,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五河同學,隊長說的沒錯,精靈很危險。所以希望五河同學你以後能夠遠離精靈。」盯著宋傑的鳶一摺紙開口「除此之外我還要告訴你,以後我可以保護你,不需要你像五年前那樣豁出性命保護我了。」

「雖然沒有相關的記憶了,但這的確是我會做的事情。」宋傑一臉微笑的看著鳶一摺紙「不過就算這樣,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還是會保護你的,男生怎麼能躲在女生身後呢。」

鳶一摺紙彷彿認定了這個想法,目光堅定的看著宋傑「我希望下一次能狗由我來保護你,五河同學。」

宋傑看著她堅定的目光,無奈嘆氣「嘛,你開心就好。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這一次絕對會保護好你,不會再讓你從我面前消失了。」看著宋傑離去的背影的鳶一摺紙握緊雙拳。在完全看不到宋傑的身影后飛向了陸上自衛隊AST基地。

重新回到地面后終於來到家庭餐廳前的宋傑並沒有發現琴里的存在後鬆了一口氣「看來琴里還是乖乖的去避難了,沒有在家庭餐廳門口等著。那就讓我看看這個小傢伙在哪個避難所吧。」

拿出了手機的宋傑看到了地圖上琴里依舊待在家庭餐廳門口的宋傑皺起眉頭「我記得這家餐廳的地下並沒有避難設施啊,這個小傢伙…」突然抬頭的宋傑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找到你了!」

「我記得動漫中的空中戰艦就存在與一萬五千米的高空來著。趁著空間震警報還沒有解除的時間來挑戰一下極限吧。」宋傑瞬間如同炮彈般飛向了佛拉克西納斯。

此時的佛拉克西納斯中,含著棒棒糖,系著黑色緞帶的五河琴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臉不滿「如果不是那些AST的傢伙,小傑一定能在任務開始之前和『公主』搞好關係的!」

「報告!我艦下方發現不明目標正在迅速接近!高度四千,高度四千五,高度五千!」一個看著自己面前的面板的工作人員大聲的向所有人彙報「目前還不確定該目標是否發現了我艦的存在。」

「你說什麼?把畫面調出來,並放到大屏幕上。我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飛向我們!」收回臉上不滿的琴里冷靜的下令,等待著大屏幕上出現的畫面。

飛快完成了操作的工作人員回復琴里后和其他人一起看著大屏幕,希望知道究竟是什麼在飛向佛拉克西納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