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視頻通話之後,君九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但是她晚飯還沒有來得及吃。

想了想,她開了門連拖鞋都沒有換,直接走到了隔壁按了門鈴。

房門很快被人打開,謝其琛看到她並沒有表現出驚訝,相反的君九看著他身上穿著的圍裙臉色有些怪異。

果然無論怎麼說服自己用同理心去看待他,這些煙火氣的東西存在於他身上依舊會讓她覺得格格不入。

「我本來想問你有沒有吃晚飯,想要一起出去吃,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用了。」

「進來吧,我在家裡做了飯菜,足夠兩個人吃。」

君九也沒有推拒,很自然的應了下來,從他的身側走了進去。

謝其琛看到君九這麼快應下來,先是微微一愣,然後唇邊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一進屋子,君九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順著味道往廚房走去,就看到果然有兩道菜已經做好了,還有一道處理好的菜被放在了旁邊等待下鍋。

只不過令她疑惑的是,在這麼先進的房子里,謝其琛居然沒有用廚房自帶的嵌入電磁爐,反而另外辟出來一處地方,用最原始的灶台做菜。

君九進來之後,謝其琛關了門就重新走進了廚房,君九看著他忙碌的身影站在一邊有點不好意思,於是主動提出來道:「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還剩最後一個菜了,你在客廳休息就好。」

謝其琛忙於手上的事情沒有回頭,將最後一個菜倒入了鍋里。

「那我可以四處看看嗎?」

聽到君九的這個要求,謝其琛燒菜的動作一頓,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並沒有從她臉上發現任何異樣,這才點頭同意,「請便。」

君九也沒有客氣,趁著他做飯的功夫就走到了上次她休息的那個房間,依舊沒有什麼變動。

而後她又依次打開了書房房門、衛生間以及謝其琛休息的主卧,和她的房間一樣,地方都不算大但勝在被主人收拾得乾淨整潔。

君九逛的很快,沒一會兒就來到了最後一扇門前,她擰了一下房門,卻沒有打開。

很顯然,這間房門被鎖上了。

一股莫名的心悸席捲了她,雖然她不知道房門後面藏著什麼,但是第六感就告訴她,這扇房門後面藏著的就是她一直以來想要的答案。

「飯好了,可以開始吃了。」

謝其琛的聲音適時的響起,也讓君九的手條件反射的從門把手上收了回來,最後看了一眼這扇房門,轉身離開走到了客廳里。

「坐吧。」謝其琛已經盛好了飯端到了桌上,只等待著君九入座。

君九走過去在他的對面坐下,剛先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吃了起來。

「先生,你的手藝真好。」君九不假掩飾的誇讚著,神情中已經完全看不出剛才的緊張。

「一個人生活久了,很多東西自然會練出來。」得到君九的肯定,謝其琛的心情明顯好了不少。

「先生,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很想問你,但是一直出於避諱沒有說出口,不知道今天你能不能給我一個答案?」

君九又吃了幾口菜,醞釀了一會兒才開了口。

「你說。」謝其琛本來吃的就不多,大多時候都在看著君九在吃,在聽到君九的提問后乾脆放下了碗筷。

「我想知道你的年齡。」說完這話,君九也覺得自己問得有些突兀,連忙補充道:「我只是單純的好奇,因為先生你看上去年紀也不大,但是在商界的地位卻無人可動搖,就好像大家默認許久的一個事實。」

「三十。」

謝其琛回答的很快,然而握著筷子的手卻極其細微的顫動了一下,只是君九並沒有發現。

「先生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年輕一些。」得到答案之後,君九若無其事的繼續吃著飯。

「難道我看上去已經很老了嗎?」謝其琛聽到君九的話皺了皺眉,似乎她的回答讓他很是介懷。

「倒也不是。」君九看到一向沉穩自持的謝其琛竟然因為這個問題而露出難色,忍不住笑了笑解釋道:「先生你的模樣自然無可挑剔,甚至有人說是二十歲都不為過,只不過你平日里無論什麼時候都表現得太過穩重,就像是個歷經世事的老者,時間一長反倒是讓人忘記了你的長相。」

「果真如此?」

得到君九這樣的回答,謝其琛的臉色才好轉了許多,重新拿起筷子繼續吃飯。

自從兩人在上次明確了朋友這層關係之後,君九果真主如言不再畏他敬他,真的只把他當做一個普通朋友般看待。

一頓飯吃下來,誰也沒有刻意再去為了避免尷尬的氛圍強找話題,氣氛倒是意外的和諧。

「先生,我來吧。」

晚飯結束之後,君九先一步的站起身來收拾碗筷,雖然說是朋友,但這些東西也要一點一點的來,她能夠接受謝其琛做飯招待自己已是極限,再多的話她怕自己許是要折壽的。

謝其琛也沒有再阻攔她,只是在她收拾的期間一直坐在椅子上看著她,一直到她將碗筷都洗乾淨放好才收回了視線。

看著君九從廚房裡走出來,謝其琛站起身來,已經做好了準備要送她離開,誰知道背後卻傳來對方輕快的詢問聲:「先生,我可以在你這兒看會兒電視再回去嗎?」

「當然可以。」謝其琛說著指了指客廳的電視,「遙控器在茶几的抽屜裡面。」

君九道了聲謝就繞過謝其琛走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從茶几里找到遙控器就打開了電視,從面上來看她從頭到尾都表現得很冷靜,實際上內心卻早就百轉千回。

她一定會找到答案的。 君九打開電視,電視頁面卻沒有立即進入播放頻道,而是跳出來系統設置界面,這分明是第一次開電視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情況。

因此,君九內心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轉過頭看看向謝其琛道:「先生,這電視機,你一次都沒有看過嗎?」

「平時事情有些繁雜,所以一直沒有時間去看。」謝其琛眼中再次閃過一絲不安,不過被他掩藏的很好,君九並未發覺。

「這樣么?」

君九不疑有他,倒不是覺得謝其琛真的沒那個時間去看電視,畢竟能對方都能閑到陪她一起逛超市的地步了不是嗎?

不過就依著對方的性子,也不像是會看電視劇消磨時間的人,就算是有空大抵也都在書房度過了吧?

她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小時,《黎明鐘聲》再過五分鐘就要開播了,她再次打開茶几的柜子,果然從裡面找到了配套的說明書,根據說明書上的指示完成了初始設置,成功進入了電視觀看模塊。

她調到直播,《黎明鐘聲》的片頭曲剛剛開始,裡面輪流閃現齣劇里的角色,而謝其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走到了沙發後面,專心的看起了電視上的畫面。

與此同時,坐在電視機前面的還有千千萬萬個專門等待君九出場的觀眾,她們早就在昨天的預告片里看到君九的蹤影,知道他演的角色今天要出場,所以早就準備好瓜子小板凳候著了。

《黎明鐘聲》在前面八集已經大體介紹了故事的整個背景以及男女主的一些背景,這一集則是一場盛大的晚宴,就在這場晚宴上,雲蔓第一次見到南懷謹,這個妖嬈到令人心驚的少年。

晚宴上人來人往,雲蔓早在敵軍里混跡了一段時間,也取得了不少人的興奮,她的模樣本就長的漂亮,因此端著紅酒杯站在一旁的樣子吸引去了不少人,卻一一被她婉拒了,她很清楚自己今天的目的,就是為了搭上南懷謹這條線,雖然不至於一來就讓他喜歡自己,至少能夠在他面前混個眼熟。

可是宴會過半,雲蔓卻還是沒有等到自己想等的人,她以為南懷謹今天是改變了主意不會來了,畢竟傳聞中這個人就很陰晴不定,剛準備要放下手中裝樣子的酒杯離開,結果就在這一瞬間,幾乎是沒什麼預兆的,原本喧鬧不已的大廳突然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一個地方。

她順著眾人的視線看去,也立即被對方吸引了全部的心神,甚至有一刻忘記了呼吸。

直到這時她終於明白,原來世界上真的有一種人是生來就帶著氣場的,即便他不言不語,只是穿著一身軍裝站在那裡,冥冥中也會有一股磁場將你吸引,讓你忍不住要多看他幾眼。

見到南懷謹出現,許多原本和男伴在一起的女生都放棄了繼續舞蹈,紛紛跑到南懷謹面前獻殷勤,卻又不敢靠的太近,只能用萬分崇拜迷戀的目光看著他。

而南懷謹顯然早就習慣了這些,他的唇邊噙著一絲淺笑,帶著些輕浮與嘲弄,又用手正了正自己的軍帽,這才緩緩地抬起頭來,露出一張顛倒眾生的臉。

別說直接面對南懷謹的雲蔓,就連一直目不轉睛看著電視劇的觀眾在這一刻看到這樣的畫面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氣,看著南懷謹的目光已經近乎獃滯,以至於後面一分鐘電視劇上又演了什麼他們都沒能看進去。

在v博上,原本為了追究方便而建立《黎明鐘聲》電視劇的超話也在瞬間迎來了無數觀眾的尖叫和評論。

我是牆頭草:嗚嗚嗚,我對不起君上,但是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我原本以為飄飄欲仙又深情到矢志不渝的君淵已經是我的全部了,誰知道……啊啊啊啊啊!君九大大真的是要帥我一臉血嗎?

站隊南懷謹:作為一個之前完全沒有粉過任何愛豆的路人表示,從今天起我是南懷謹的粉,顏太夠了啊啊啊啊啊!是我喜歡的類型!

願得一人心:大晚上的為什麼要讓我對著屏幕流口水?卧槽這到底是什麼神仙顏值?明明臉看上去那麼妖嬈魅惑連女生看著都要繞著走,可是這氣質卻又是那麼剛,每一處都精準的擊中老夫的少女心啊!

……

然而不管她們在網上如何激動雀躍,都影響不到劇情繼續發展。

面對諸位名媛小姐熱切期盼的目光,南懷謹沒有絲毫動搖,他輕輕一抬手,帶著白色手套的指節稍稍一揮動,即便一句話也沒說,站在他面前的這些女人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依依不捨的讓開了。

南懷謹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正巧有酒侍從他的旁邊走過,他隨手拿過一杯酒,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瑰紅的色澤將他本就誘人的嘴唇濕潤的更加引人犯罪。

不遠處的雲蔓在這一刻也徹底從晃神中回來,想到剛剛自己也被對方的容貌氣勢所震懾,不由得有些懊惱。

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她總算知道,為什麼黨內部派出了那麼多的同志到敵軍的各個陣營里,只有到南懷謹這邊做卧底的人每次都失去聯繫了……這樣的男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她突然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別說贏得眼前這個男人的心,只要不在他眼皮子底下暴露自己的身份,她就已經很感恩了。

雲蔓先前做好的心理準備在這一刻徹底被擊碎,她深思過後還是決定暫時放棄這一次的計劃,等她準備的更充足之後再接近南懷謹,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不去找南懷謹,對方倒是先找到了她。

在她一抬頭就看到南懷謹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雲蔓的臉色驟然慘白,只能用最後的理智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和表情保持平靜,不至於露出破綻。

「你就是通訊部里新招進來的那個小丫頭?」

南懷謹站在離她不足一尺遠的地方低頭看著她,一雙漂亮狹長的鳳眸直直的看著她的眼睛,眼神中充斥著探究與玩味。

「是,大佐。」雲蔓強壓下內心的慌亂,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

「長得倒是不錯。」

南懷謹說著目光上上下下掃視了她一圈,雖然只是打量,但那侵略性極強的目光卻是讓雲蔓產生一種極大的屈辱感,彷彿她此刻就像是沒穿衣服站在他面前一般,一張臉漲的通紅。

然而這還沒玩,對方就像是嫌她還不夠屈辱似的,突然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讓她正視他的眼睛,挑眉詢問道:「今年多大了?」

雲蔓哪裡遭遇過這樣的對待,儘管她知道對方這樣的表現可能是試探,也有更大的可是是對自己有意思,恥辱感一陣陣的往上沖,一張臉已經紅了個徹底。

「怎麼不說話?」

見雲蔓長久都沒有開口,南懷謹又再問了一遍,聲音里的不悅已經很明顯。

雲蔓這才終於從自己的情緒里抽身而出,意識到此情此景在心底打了個寒噤。

她怎麼可以在這麼關鍵的時候被情緒左右?南懷謹什麼性子她還了解的不夠透徹嗎?今天是遇到對方心情好才會被他耐著性子問第二遍,要是放在平時,自己現在怕早就是一具屍體了!

於是雲蔓立即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低眉順眼的回答道:「二十歲了。」

「是么,二十了?」南懷謹聽到這個答案似乎有些驚訝,手指依舊捏著她的下巴,大拇指卻順著她的嘴唇的形狀撫摸了過去,曖昧的程度不言而喻,說出來的話也是愈發意味深長,「那……有過男朋友嗎?」

面對這樣的人,正常人真的很難做到不動聲色,即便雲蔓在接近他之前自認已經對對方了解的很透徹,卻也沒能想到一上來就被對方這麼調戲。

「沒有。」雲蔓當即給出了自己的回答,她自小就立志要成為一名共產黨員,長大後為國家效力,把自己所有的熱情和精力都傾注在了看書學習上,哪裡來的時間去找男朋友?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被組織上派來接近南懷謹,相比於情場經歷豐富的老手,還是情感單純初入社會的女人更容易讓南懷謹放下防備。

本來被南懷謹這麼一問,雲蔓的心底已經是一片涼意,原以為對方是對自己起了興緻,準備今天就要下手,已經做好了獻身的心理準備,誰知道在得到她的答案之後,南懷謹卻是收回了自己的手,並且後退一步拉大了兩人間的距離。

「你叫什麼名字?」

南懷謹再次問詢。

「雲蔓。」

南懷謹在口中重新低喃了一遍這個名字,透過他低沉溫潤的嗓音讀出來,引得雲蔓心頭一震。

「我記住了。」

南懷謹點了點頭,最後看了雲蔓一眼,那一眼的情緒卻是太過複雜,讓雲蔓無法分辨出他的意思。

他離開之後,雲蔓吐出了一口氣,一隻手撐在後面的宴席台上才勉強讓自己沒有腿軟跌倒。

屬於南懷謹的第一幕戲就此落幕,可僅僅就是這短短的幾分鐘時間,他的出現就像是一團火,在每人心裡都燃起了一團火焰,即便火苗熄滅,那傷疤還在,叫人忘都忘不了。

於是當晚「君九南懷謹」這個話題再度被人民群眾頂上了熱搜,並且後面跟著的搜索指數還越來越高,一晚上的時間都在熱搜第一的位置沒下來過。

而很多沒看這個電視劇的人在熱搜上看到這個話題后,便出於好奇心點進去看了一眼,這一看這下就無法自拔,同樣也加入了刷屏的大軍。

風華絕代南懷謹:南懷謹不是一個反派嗎?南懷謹不是一個男配嗎?EXM?導演你確定有長的這麼帥而且存在感這麼強的一個男配嗎?

新寵南懷謹:真的是要瘋鳥!我剛剛趁著廣告時間又把南懷謹出來的那幾分鐘又回看了幾遍,我想我終於明白了什麼叫「眉目流轉間皆是風情」了,如果說君上是個禁慾系十足的清冷上仙,那麼南懷謹則是一個誘惑系極強的小妖精!又愛又恨又無可奈何!

演技評判帝:單從演技的角度來看,君九的這個出場也是可圈可點的,只不過就是不知道他這樣的狀態還能維持多久。

僅僅一個出場,劇情都還沒展開,網上對此就已經好評如潮,並且當天晚上君九的v博就再度漲粉一百萬!

而這一切的情況,七生也都激動的和君九報告了,等到第一集看完,君九這才鬆了口氣,在沙發上放鬆了身體想要倚一下,卻不小心被什麼東西給硌到了。

她回頭一看,就見謝其琛正雙手撐在沙發上站在她身後看著電視,見她轉身才低下頭來看她。

君九這才意識到一個事實,難不成謝其琛就這樣站在她身後看了整整一集的電視劇?

她到底還沒忘記這是謝其琛家,自己一個客人在沙發上坐了這麼久,卻讓主人站著,這道理是怎麼也說不過去的。

於是她站起身來看向謝其琛道:「先生,時間不早了,不然我還是先回去吧,你也可以早點休息。」

謝其琛沒有對她的話做出回應,但是眼神卻一直追隨著她的身影,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問題。

見他不回答,君九全當他是默認了,轉身就朝門口走去。

「你以後,不要再拍那種戲了。」

眼看著君九真的要走了,謝其琛這才開了口。

「哪種戲?」

君九不是很明白他在說什麼,她想了想今天和他一起看的戲份,怎麼也沒想出哪裡有問題。

她這一問倒是把謝其琛問住了,他想了一會兒,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和她說,乾脆幾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學著她在戲中的模樣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

而眼前人的嘴唇比起電視里那人的唇還要好看的多,他的手指在掠過她的唇時,指腹間是想不出的溫熱柔軟。

「這樣的戲,不要再拍了。」

謝其琛收回了手,又恢復了他一本正經的模樣,彷彿剛剛做出那樣輕浮舉動的人根本不是他。 君九從謝其琛家回來背靠在門上沒有開燈,呼吸的頻率有些急促,將臉上暈染的嫣紅色彩掩藏在了黑暗中。

此時的她早就沒了在謝其琛面前的鎮定,她伸手撫過自己的唇,甚至還能記起方才他手上的薄繭自她唇上掠過的那陣悸動。

這樣的行為讓她再次對自己的猜測產生了質疑,如果真的是那個人,他……不可能會對自己做出這樣的舉動。

手機鈴聲在這時適時地響起,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她看都沒看手機的來電顯示就接起了電話。

「喂。」

她當先出聲,電話那邊卻是久久沒有給她回應。

一片寂靜中,君九也漸漸冷靜下來,將手機拿到身前看了一眼,在看到那串沒有備註的數字后,手指兀地收緊,用力的連指尖都泛白了。

因為這串數字她實在是太過熟悉,曾經更是爛熟於心,可現在在她看來卻像是一個毒瘤,在朝她伸出觸角,噴射著毒液。

她的神色立即冷淡了下去,「不說話我就掛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