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想這麼冒進,而是我不得不這麼冒進,形勢逼著我如此。你不是不知道這些道理,只不過你的工作太多,你要負責整個公司日常工作,看到的更多的是公司內部的這些事,所以對於公司外面的這些事就想的少了,我這麼跟你說過之後你應該就能夠理解了。」王旭東站了起來,一邊說著一邊給林婷婷倒了一杯茶。

林婷婷認真地在聽著王旭東的話,很久之後點頭,說道:「是的,王總,你說的很對,我的確沒有想的那麼多看的那麼遠,你說的對,時間不等我們,這個時間這個機遇我們耽擱不起。作為副總,我不稱職。」

「不,你很稱職,我剛剛就說了,你之所以沒有想到這些問題是因為你我工作分工的問題,公司的事基本上你主內我主外,這些是我的工作,怎麼在公司操作實行才是你的工作,所以你完全不需要自責,而且你的反對也很有建設性,因為我提出的這個計劃的確是需要龐大的資金來支撐,所以,從現在開始,公司的資金我們必須要做好計劃,而這就是你的工作。」王旭東看出了林婷婷的自責,安慰著。

「我大致的估算了一下,如果要完成這麼龐大的計劃同時花八千萬來做宣傳的話,那麼也就是說,即使我們公司明年完成了五個億的營業額,公司賬戶上也不太可能留下太多的資金,而且,我們上半年肯定是需要勒緊褲腰帶節衣縮食的。」

「嗯,我知道,但是不管有多大的困難我們都必須儘快的完成市場布局和產品布局,越快越好,當然,質量和口碑永遠是放在第一塊的。公司賬戶上的資金暫時就不要動用了,欠可欣的一千萬暫時不還,另外,如果到時候缺錢的話我再去銀行想想辦法,我的房子車子以及公司全部抵押給銀行應該還可以貸個兩千萬吧。還是那句話,不管花多大的代價我們都必須儘快的完成這一步,因為這一步是必經之路,只要我們往前走就一定要走這一步,路就這麼窄,想走這條路的人也很多,如果我們不搶在別人之前通過這個口子,到了後面可能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過了,所以,排除萬難吧。」王旭東嘆了口氣說道。

「好的,我儘快把計劃給做出來。」

「我剛剛在會上也大致說了,在完成布局之前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完成我們內部的布局,第一個就是擴大規模,首先是生產規模上,現如今雖然我們已經增設了七個工作台,但是生產能力也已經達到了滿負荷,滿負荷運轉勢必就會導致質量的下降,這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年後要儘快的增設到十個工作台,同時,也要招聘新的學徒,給我們培養後備的生產員工。另外,我們除了生產皮鞋之外,還要生產包,生產皮帶等等其它產品,首先我們需要一個大的生產場地,同時,我們需要一批好的設計師和生產人員,這些都是前提條件,不管是實際是和生產人員,我都需要專業的高精尖人員,價格可以給高一點。」

「好,我安排人事部去弄。」

「另外,公司各部門也要相應的擴編,招聘人員的時候也要按照高精尖的要求來。另外,我在這要給你提個條件,公司需要一個總經理助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職業經理人來做你的副手,我是完全不懂,而你是專業人士,但是,你是副總,一個人能力有限,你需要一個助手,需要一個有能力的助手,所以,年後,去找獵頭公司挖一個有能力的專業人士來擔任總經理助理,協助你管理好整個公司,我們三個人組成公司的領導核心。公司越往上面發展就越需要專業人才,剛剛在會上我也說了,以後公司的招聘,小到一個生產車間的員工大到總經理助理,都要從高精尖的專業人才里去選擇。人不在多而在精。」

王旭東與林婷婷坐在辦公室一起談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隨後林婷婷離開了王旭東的辦公室。

在林婷婷離開之後,一直站在門口等著的蔣偉和李小天兩個人走進了王旭東的辦公室。在開會之前王旭東就讓人通知了李小天和蔣偉兩個人在開完會之後來他辦公室,只不過開完會之後林婷婷直接跟著王旭東進了王旭東的辦公室,所以兩個人就只能在辦公室外面等著,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林婷婷離開之後他們才走進了王旭東的辦公室。

「哥!」

「王總。」

一進來兩個人就恭敬地喊著王旭東,雖然稱呼不同,但是卻是同樣的尊敬。

「都坐,剛剛林副總在這談事情,耽誤了一些事情,讓你們在外面等久了。沒什麼其它東西喝,喝茶吧。」王旭東依舊是一邊說著一邊自己拿著杯子去給兩個人倒茶。

「不用不用,王總,我們自己來就行了。」蔣偉連忙站起來搶過王旭東手裡的杯子自己去倒茶。

「都是自己兄弟,沒那麼多窮講究,都坐,我來倒。」王旭東再次從蔣偉手裡拿過杯子親自去給兩人倒茶然後放在兩人面前。 王旭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點了一根煙,對兩人說道:「小天,蔣偉,你們倆從洛美離職跟著我干到現在也已經大半年了時間了,對現在的一切還滿意嗎?」

「滿意,很滿意。」蔣偉連忙點頭說著。

「當然滿意啊。」

「給我說說看,你們倆現在一個月拿到手的錢大概多少?」王旭東接著問著。

「我這邊一萬一二的樣子,他肯定比我多一些,他能拿到一萬五,甚至更多。」李小天說著。

「怎麼?有意見?心理不平衡?覺得我對你不好?」王旭東微微笑著看著李小天。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哥,你千萬別誤會,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我李小天絕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在跟著你之前我才拿多少錢一個月?也就三千塊,飯都快要吃不飽了,現在能拿這麼多錢完全是哥你看在我們之間的情分上跟我們的,這些我心裡是非常清楚的。」李小天嚇得連忙說著。

「你這話不是實話,你跟蔣偉一起進來的,說起來可能你跟我的關係還要更加親近一點,而現在蔣偉拿的錢比你還要多,要說你心裡完全沒有意見我不信,估計你自己都不信,不過沒有關係,有意見是對的,你們知道我今天把你們叫過來是為了什麼嗎?為的就是這個意見。」王旭東在吸了一口煙后說著。

「小天,你知道為什麼你和蔣偉同時進來的,到現在蔣偉拿的比你多嗎?」王旭東看著李小天說著,還沒等李小天回答,王旭東又轉臉看著蔣偉道:「蔣偉,那你又知道為什麼設計部的那些人,特別是設計總監一個月可以拿五六萬甚至於八九萬,而你一個月只能拿這麼點嗎?要說先後,林婷婷來的最後,但是卻拿的最多,為什麼?難道她跟我的感情比對你們的感情更深嗎?你們兩個仔細的想一想,為什麼?」

「這個……這個當然……不一樣,林總她是副總經理,她是大學生,是專業的人才,是有文化有文憑有能力的,哪像我們,都是初中畢業,高中都沒讀,只會賣苦力。」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蔣偉說著。

「與文憑沒有任何關係,我從不看文憑,我要的是能力。剛剛蔣偉說的很對,之所以林婷婷來的最後,但是卻拿的最多,就是因為她有這個能力,她能夠為公司作多大的貢獻,公司就自然應該給她相應的酬勞,按勞分配是一個公司最為基本的原則,因為她能力強,所以她拿的多。同樣的道理,小天,蔣偉比你現在賺得多,就是因為蔣偉比你的能力強。雖然蔣偉跟你一樣沒有文憑,一樣是干保安出來的,但是蔣偉能把一個生產部管理的井井有條,能夠從中發現很多問題,然後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把它解決了,如果換成是你李小天,你捫心自問,你能夠做的像蔣偉這樣好嗎?你敢不敢說?」王旭東直接問著李小天。

「這個我認,我也沒意見,我自己知道,我沒什麼能力,所以哥你能夠給我這麼多錢我已經感激不盡了。」李小天點頭說著。

「我們是兄弟,但是兄弟是私情。公司是一個大家庭,雖然我是老闆,但是公司不是我一個人的,公司是大家的,公司要想長治久安要想發展,就必須有自己的原則和規定,公司就必須公事公辦。如果你們有困難,作為大哥的我為你們提供私人援助,這是我情理之內的事情,但是在公司裡面卻不行,在公司裡面,你們和我的關係永遠都只能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所以,你們在公司裡面,你們個人的能力就決定了你們能坐什麼職位能拿多少的報酬。我實話實說,以前公司小,是小公司,沒那麼多規矩,我對於你們是給了情面的,但是,現在公司已經不是小公司了,而且公司明年會有大動作,公司越大越要講規矩,所以以後在公司裡面我不會給予你們特殊的照顧,一切按照公司的原則來,也看你們自身的能力。」

「我今天叫你們倆來也就是想要對你們實話實說,以前公司是小公司,我也沒有講原則,對你們是特殊照顧了的,把你們一直都當成了管理人員看待,那時候公司人少,談不上太多的技術含量和專業需求,但是現在公司越來越大,你們倆捫心自問,現在你們處在自己所在的位置上你們覺得自己的能力能掌控的住嗎?」

「先說蔣偉,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勤奮,也很聰明,把生產部管的是很不錯,生產部現在二十個人,六個生產線,但是過完年後,不說別的,就說皮鞋這一塊起碼會有四十個人的規模,生產台將會達到十個。更別說明年我們將會陸續上線包包、皮帶、錢包等等,單就生產部的規模而言起碼是現在的三倍有多,而且不單單隻是生產皮鞋,還有你完全陌生的一些產品,你覺得到時候這個生產部長還能繼續擔任下去嗎?你還能勝任嗎?」王旭東盯著蔣偉問著。

「還有小天你,你現在是總經理助理,但是你也很清楚,你這個總經理助理與別的總經理助理性質不一樣,別的總經理助理的確是總經理的助手,而你只是一個總經理身邊的打雜的,因為稍微有點專業性的技術性的活你都根本干不來,當時考慮了你是我兄弟我給你安排了這個職位,但是以後肯定是不行的。」

「我今天叫你們兩個來就是要跟你們說明白,過完年之後,整個公司的人事將統一交由人事部來管理,而人事部完全由林副總來管理,以後公司的人事我基本不插手,林副總對整個公司的人事將完全按照公司制定的人事制度來,按照能力劃定職務,按照職務評定等級,按照等級按照職務來領取薪酬,也就是說,過完年之後,你們倆將會擔任什麼職務拿多少薪酬我說了不算,一切公事公辦。」

王旭東說完,李小天和蔣偉兩個人臉色都變了。 「你們不要怪我,作為公司的總經理作為公司的老闆我必須這麼做,不管你們理解我也好不理解我也好,都必須這麼做,這是我作為公司總經理的本分。」王旭東靠在椅子上抽著煙,說完之後拉開辦公桌的抽屜,從裡面拿出兩個小本本丟在了辦公桌上蔣偉和李小天的面前。

「這裡有兩本入學通知書,裡面有所有的繳費憑證,你們倆自己看看。」

「入學通知書?」蔣偉和李小天兩個人詫異地互相看了看,然後拿起自己面前的通知書看著。

「這上面是你的名字。」

「我這本上面是你的名字。」

兩個人再次面面相覷著,他們實在想不明白他們怎麼會與入學通知書這個東西扯上聯繫。

「哥,這個是……這個是什麼情況?」李小天迷糊地問著王旭東。

「這個是東海大學舉辦的一個內部的培訓班,其實也就相當於夜校的形式,不對外開放,只有通過關係才能進去。進這個培訓班的人基本上都是各個大老闆家裡的那些紈絝子弟,老爸或者老媽有錢,但是孩子從小不聽話,不學無術,有的不上學,有的上學也跟沒上一個樣,等到年紀大了老爸老媽得讓他們繼承家產繼承公司的時候才發現他們都是一個個酒囊飯袋,什麼都不懂,於是就找關係把他們送進這個培訓班來學東西。這個培訓班不僅教一些日常用的到的文化知識,另外還教管理學經濟學,主要是管理公司用得到的,學期為三年,每個工作日的晚上和周末白天都上課。我是通過郭鈺才給你們爭取到了這兩個名額的,這個名額十分珍貴,不是有錢就能進去的,我希望你們倆能夠珍惜,能夠把握好這個機會。」王旭東給介紹著。

「王總,這個……多少錢啊?學費應該不少吧?」蔣偉嘗試性地問。

「學費二十萬。」王旭東輕描淡寫地說著。

「這麼貴?」蔣偉瞪大了眼。

李小天更是一蹦從椅子上蹦了起來,憤怒地說著:「這還不如去搶銀行呢,這跟搶錢有什麼區別?」

「什麼叫搶?人家讓你去學了嗎?別人從來沒有逼誰進去,而且名額是限定的,能進去的人都是找關係擠破了頭才進去的。因為什麼?因為在這裡面能學到東西,即使是三年二十萬人家也並不賺錢,辦這個培訓班是東海市商會特意弄的,商會賠錢在做,為的就是培養各個企業接班人的,這麼說你們明白了吧?」

「我花這麼多錢這麼大力氣幫你們弄進這個就是希望你們能夠好好學,提高自己的能力,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只要有能力了自然能夠在公司擔任更高的職位拿到更高的薪資,即使不在我們公司,你們只要是有能力去別的公司也一樣可以混的很好。作為公司的總經理我不能幫你們什麼,作為大哥,我也只能幫你們這些了。至於你們願不願意去努力上這個學,學不學好那都是你們自己的事了,做到這一步我已經是盡我所能了。」

「入學通知書在這,如果你們願意去,那就把通知書拿好,過完年之後就去報到,每天晚上和周末都去學。如果不想去,那我就拿回去,找關係把這個錢給退了。還是那句話,作為大哥,我已經盡了我最大的努力了,至於你們去不去學,去學了能不能學好,能不能學出一身本事來,那都是你們自己的事了,從此以後,我不會再管你們的任何事,你們也不要再來找我,混不好那也只能怪你們自己。東西在這,你們自己做決定吧。」王旭東最後指著桌上的兩份入學通知書道。

「謝謝王總,大恩不言謝,我一定會好好學,絕不辜負您的期望,這二十萬我以後再還你。」蔣偉點頭認真地對王旭東道。

「哥,我也一樣,啥都不說了,恩情我都記在心裡。」李小天也點頭說道。

「我沒想你們記著我的恩情,你們不要記恨我就行了。做大哥的,總是希望你們能夠多學點本事提高自己的能力,就算以後不想在我這幹了去別的地方也能混的好。既然你們都願意去學,那就把通知書拿著,根據上面的提示過完年到日子了就去報道吧。」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等到兩個人離開之後,王旭東又開始把桌子上需要自己簽字的東西都給簽了字,把所有的工作都快完成之後,然後便離開了公司下樓開著車離開了。

他是老闆,他什麼時候來上班什麼時候下班沒人敢過問,所以,對於他來說不存在遲到早退這個事。

王旭東開著車左轉右轉,最後直接把車開到了一所學校的門口,這所學校正是林曉雅所就讀的中學。

因為學校禁止所有車輛進入,王旭東只能是把車子停在學校外面的停車場裡面,因為車輛太多,停車場的停車位根本就不夠用,王旭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眼疾手快地佔了一個位置停好車然後走進了學校。

在學校里王旭東直接就進了林曉雅所居住的公寓,走進公寓裡面就見到了林曉雅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翹著腳在那玩著手機,地上放了一個行李箱和好幾個袋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來晚了來晚了。」王旭東笑嘻嘻地說著。

「你還知道來啊?我以為你不來了早把我給忘了呢。」林曉雅收起手氣沒好氣地對王旭東道。

「怎麼可能?我就算把我自己丟了也不能忘了你啊。這真不能怪我,我得把公司的事給處理完了才能過來,結果來了之後你們學校今天不讓車進來只能停外面,你也知道,你們學校外面就那麼一個小停車場,車又多,我可是眼疾手快才搶到一個車位的,不然我到現在可能還開車在門口轉悠呢,這不前前後後一耽誤就來晚了嘛。」王旭東嬉皮笑臉地向林曉雅解釋著。

「我才不信,你打心眼裡就是不情願來接我。」

「你這孩子說話有點良心好不好,我要不情願來接你我幹嘛過來。不過我也真得問你,你幹嘛非要我來接你?你媽身邊那麼多人不可能不安排人來接你呀,幹嘛非要我過來當這個苦力?難道我開車不用燒油啊?」王旭東走過去一把把林曉雅從椅子上拉開,自己坐在椅子上點了根煙對林曉雅道。 「油費多少錢?我給你,行了吧?」林曉雅對於王旭東把自己從椅子上推開非常的不滿,白了王旭東一眼后道。

「那就算了,那顯得我多小氣啊。」

「難道你不小氣嗎?」

「不要當面說實話行不行?你今天這就放寒假了?」

「不然呢?別的年紀早就放假了,我們是高三,過幾天都過年了我還不放假?」

「我說你今天怎麼火氣這麼大?我來接你還成我錯了不成?走不走?不走我可回去了。」

「走,我等了你快三個小時了,從早上八點給你打電話讓你來接我,現在都十一點多了,你說我等你多久了?等了你這麼久還不許我生會兒氣嗎?」林曉雅氣呼呼地對王旭東說著。

「這麼說起來好像是可以生氣,行,那就允許你生會兒氣,不過不能生太久。實話實說,我今天是真有事,今天公司開年終總結會,我不可能不參加。得了,也別生氣了,中午我請你吃飯當給你賠罪,行了吧?」

「你要早這麼說不就什麼事都沒了嗎?走吧,提好東西,記得把門給關上。」林曉雅在王旭東說完請她吃飯之後,一下子就喜笑顏開,手裡拿著手機,身後背著一個小背包就大步地往外面走去。

「喂喂喂……你什麼都不拿,這麼多東西都我一個人拿啊?」

「廢話,還要我來提那我叫你過來幹嘛?」

「合著我過來就是給你當苦力的是嗎?」

「不然你還想幹嘛?讓你給我當男朋友你又不願意。」

「算了,那我還是當苦力算了。」王旭東一邊說著一邊提著一個大行李箱和好幾個大袋子跟著林曉雅身後往外走去。

王旭東提著大包小包跟在走路一蹦一跳的林曉雅身後向外走去。

「小雅,這是你哥哥嗎?好帥啊。」剛下樓不遠,就見到迎面走來一個女生,笑著對林曉雅打著招呼。

「真沒眼力勁,我有這麼老的哥哥嗎?」林曉雅不爽地說著。

王旭東正想說我有那麼老嗎的時候,林曉雅接著對那女生說了一句:「這我男朋友。」

聽到這句王旭東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最驚訝的莫過於那女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要知道,她們可都還是學生啊,雖然學生談戀愛已經非常正常了,但是這麼明目張胆地找了個「老男人」還是很讓人驚訝的。

「孩子,別聽她瞎說,我是她舅舅。」王旭東對驚訝的女生說著,然後拉著林曉雅走了。

「你才舅舅,你全家都是舅舅,我有那麼老的舅舅嗎?」林曉雅生氣地罵著拉著自己走的王旭東。

「廢話,當舅舅你都嫌老當男朋友能行嗎?」

「我就是喜歡老的,越老越有味道。」

「那你看這個看門的大爺如何?他可比我有味道多了,都快趕上狐臭了。」

「王旭東,你個混蛋!」

王旭東開著車,林曉雅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生氣,從上車就再沒跟王旭東說過一句話。

王旭東一邊開車一邊側著臉望著林曉雅,看著林曉雅生氣的樣子笑了笑,道:「怎麼又生氣了?咱不是說好了我請你吃飯你就不生氣了嗎?」

「那是前一茬,這是這一茬。王旭東,讓你做我男朋友怎麼了?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不愛我,我現在不強迫你,我知道你認為我太小了,你現在就把我當一小孩當妹妹看,我會等,等我二十歲三十歲。我也會讓你自己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優秀,變成你喜歡的樣子,變成你心目中女人的樣子,我會等到你自己愛上我的那天。但是,我現在就讓你假裝一下我男朋友怎麼了?讓你這麼丟臉嗎?」林曉雅轉過臉來憤憤不平地說著。

「得,我錯了,說吧,需要怎麼補償?」

「請我看電影。」林曉雅一下子變了臉笑嘻嘻地說著。

「滾,別的要求都行,唯獨看電影不行。」

「為什麼?」

「三個原因,第一個原因,你現在是學生,而且是高三了,這麼緊張的時刻還去電影院看電影,我都覺得是種罪惡。」

「高三怎麼了?老娘需要在乎看電影這一兩個小時嗎?王旭東,不是我跟你吹,只要我想,清華北大都不在話下,但是,我只考東海大學,而且,我可以隨隨便便就考上,要是現在能考我現在就去考了。」

「這麼牛?不過我還是挺喜歡你這牛逼轟轟的樣子。行吧,就算不在乎你是不是高三,我也不能跟你去看電影,首先呢是影響不好,看電影這事一般都是男女情侶去看的,我們倆這身份去不合適。其次,我沒時間,我最多陪你吃頓飯,年底了,公司事太多,我實在抽不開身,所以,看電影這事就算了吧,點菜的時候多給你叫一份鮮榨果汁當補償吧。到了,下車,就在這吃。」王旭東話剛說完就把車在一飯店門口給停下,也不管林曉雅是否願意,直接就拉開車門下車了。

林曉雅是一萬個不願意,但是最後也只能乖乖地下車跟著王旭東進了飯店吃飯去了。

請林曉雅吃了飯之後王旭東就把林曉雅給送回了家,與以往不同的是,林曉雅也沒怎麼纏他,這是發生那次綁架事件之後林曉雅最大的改變。林曉雅自從決定上學之後就一直努力的在上學,平時基本不找王旭東,全身心的學習,雖然林曉雅剛剛說的那麼輕描淡寫,但是據王旭東知道的,林曉雅這一年以來,上學幾乎可以用拚命來形容。一個之前沒怎麼好好用功,即使有個再聰明的腦子不花十倍的時間去努力也不可能有好成績。而林曉雅現在的成績也的確是很不錯,這都是她拚命的結果。林曉雅平時都不回家,不管是周末還是放假,都在學校,沒日沒夜的學習,直到寒假了才回。用林曉雅的話來說,現在她不找王旭東,等到她考上了東海大學的那天之後,她會來找王旭東算總賬,把這一兩年來的帳一塊找王旭東給算了。 王旭東從林曉雅家回來之後就去了公司,馬上就要過年了,壓在公司里需要處理的事情也很多,過年期間有許多的事情需要安排。

下午,王旭東正在與林婷婷以及蔣曉蝶討論過年期間公司工作安排以及過年前的年終獎和開年後的紅包等等事宜的時候,王旭東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接個電話,你們倆繼續討論,討論完了之後給我彙報一下就行,我的要求只有兩點,第一點,過年期間不能影響到顧客的消費體驗和售後體驗,第二點,不能虧待了員工。按照這兩個要求去安排工作就行了,公司虧一點沒關係。」王旭東看了看手機上的號碼對兩個人說著,然後轉身走到窗戶邊接過手機道:「喂,張警官,找我有什麼事啊?是不是我又犯了什麼事您準備把我給抓進去啊?」

張曉芸當然能聽出來王旭東這話里是帶著情緒的,不過今天的張曉芸似乎沒打算跟他一般見識。

「晚上,一起吃個飯吧。」張曉芸低聲說著,這不太像平時張曉芸說話的風格,她平時說話那都是底氣十足。

「喲,這事新鮮,你打算請我吃飯?」

「對,晚上請你吃飯。」

「所謂飯無好飯,你這冷不丁的要請我吃飯我這心裡有點不踏實,你還是先說好,找我什麼事吧。」

「你這個人還真是蹬鼻子上臉是不是?一句話,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你來不來?不來拉倒,別在這陰陽怪氣的,你還想著我在這給你低身下氣求你不成?不吃別吃。」張曉芸忽然就爆發了。

「你這人就這態度,我……」王旭東正說著手機里就傳來了盲音,對面掛斷了電話。

「我沒說不去啊……這脾氣也太火爆了吧,哪有這麼請人吃飯的,一點誠意都沒有。」王旭東自己嘀咕著,然後無奈地笑了笑,再次走到了小會議室裡面繼續與林婷婷和蔣曉蝶一起開會。

快到下班時間了,王旭東開著車直接去了公安局。

張曉芸沒有說去哪吃飯,直接掛了他的電話,所以他只能是自己親自開車去公安局找張曉芸,沒辦法,這是王旭東自找的,誰讓他不識好歹要在張曉芸面前找存在感想抓住機會讓張曉芸向他低聲下氣一回呢?

王旭東把車開進了公安局,直接把車停在了張曉芸車的旁邊,也沒進去,就坐在車裡等著張曉芸下班出門。他知道,張曉芸這個人上下班的時間是不固定的,但是她卻一定在辦公室呆不久,這是性格決定的,所以他能保證,不用等多久張曉芸就得出來。

而事實上的確如王旭東所料的那樣,在王旭東把車開進公安局之後差不多十來分鐘左右,張曉芸從公安局的大門口走了出來。

其實她早就已經可以出來了,但是她卻一直都在等著王旭東打電話過來給她,結果卻一直都沒有等到王旭東的電話,她很想再給王旭東打個電話問他到底過不過來一起吃晚飯告訴他約在什麼地方一起吃飯,但是最終她還是放不下自己的面子,所以一直都僵持著最後磨蹭到了現在,心裡對自己突然掛斷電話很懊惱,同時也對王旭東不給自己台階下故意奚落自己很憤怒。

張曉芸心裡懷著複雜而又不爽的心情走向了自己的座駕,絲毫沒注意到停在旁邊的這輛賓士車。

直到她坐上了車準備開車了才見到旁邊的車車窗降了下來一直在摁喇叭,張曉芸奇怪地也把車窗降下來,然後就見到了王旭東從旁邊車上下來對著她笑著說道:「嘿嘿,你不是請我吃飯嗎?反悔了?」

「你愛吃不吃。」張曉芸直接給了王旭東一記白眼,直接發動了車子準備離開,但是卻一直沒鬆手剎。

「得了,張大警官,張大警花,我為我今天的態度向你道歉行不行?給爺一個面子,別生氣了,好不好?」

「滾,你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了,這裡可是公安局。」

「公安局又怎麼了?公安局的人說話就可以不算數?說了請我吃晚飯的就想賴賬了?」王旭東笑著走到了車邊對張曉芸道。

張曉芸再次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鬆開手剎一下子就把車子給倒了出去。

「我靠,真的不請我吃飯了呀?」王旭東瞪大了眼睛。

張曉芸把車子快速地倒了出去,然後用幾乎神一般的操作讓車子在原地來了個甩尾,接著又一下子快速地衝到了王旭東面前,急速剎車讓輪胎與地面進行了劇烈的摩擦,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音。

「上車。」張曉芸把車停在了王旭東面前對王旭東說著。

「上車?我自己開了車來的,我上你的車了我的車怎麼辦?」王旭東指了指自己的車。

「你的車放這裡,坐我的車過去,吃完飯之後你送我回家然後開我的車回去,明天早上你去上班的時候先開車到我家接我然後一起到公安局你再把你的車開回去,正好,都順路,沒繞彎,我知道你公司的地址在哪。」張曉芸說著。

「要不要這麼麻煩?」

「不怕麻煩你就自己開車跟著過去,告訴你,這是一家新開的特色飯店,同事請我過去吃過一次,在市中心,堵得一塌糊塗,而且那地方沒地方停車,周邊的停車場這個時候也基本不太可能有停車位,你要不怕你自己開車過去麻煩你就去,我這車不怕堵車不怕違停抄牌,你要不要自己開車過去你自己選。」

「我現在覺得你的安排一點都不麻煩了。」王旭東一聽到這立即打開車門坐在了張曉芸車子的副駕駛位上,開過車的人都知道開車堵車沒地方停車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而張曉芸這車就不一樣了,就像張曉芸說的,她的的車不怕堵車不怕抄牌,他曾經見過張曉芸在前面的堵路的情況下直接開著車到人行道上橫衝直撞越過去,旁邊維持交通的一大批交警只能瞪眼看著,所以張曉芸說她的車不怕堵車不怕抄牌是一點都沒有誇張的成分。 坐在張曉芸的車上的確是一點都不堵車,在下班高峰期整個城市市中心都堵得不行的情況下,張曉芸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把車開到了這裡,如果換成王旭東開車來,起碼一個小時。最關鍵的是,到地了之後果然如張曉芸所說的根本就找不到停車的地方,張曉芸很洒脫,直接靠近就停在了路邊,然後熄火下車,非常的直接粗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