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祁很滿意她的識趣,帶着我走進車裏。

回到公寓後,程媚兒竟然真的開始收拾行李,準備離開。

我走到她房間裏,有些抱歉地看着她,開口:“真的對不起。”

程媚兒大大咧咧地笑,“應該是我跟你說對不起。”

“啊?”我一愣。

程媚兒突然放下手裏的行李,走到我面前,看着我,笑眯眯道:“舒淺,你說實話吧,你是喜歡容祁大人的。”

我身子一僵,“你怎麼知道?”

我以爲自己隱藏的很好,但沒想到還是讓程媚兒看出來了。

“你啊,太好猜了。”程媚兒笑笑,“既然喜歡容祁大人,你又爲什麼要來找我?你別告訴我,你是爲了試探他。”

“當然不是。”我苦笑,“我是真的想離開他,因爲……以爲他根本就不喜歡我,留我在身邊,只是他霸道的佔有慾罷了。”

程媚兒眨了眨眼睛,一臉訝然,“你真的覺得容祁大人不喜歡你?”

我有些愣住,反問:“不然呢?” 我趕緊跑了過去,我嚥了口唾沫,伸手去揮打那三個鬼影。

我本來以爲那些鬼魂都是虛無縹緲的,可是沒想到,我伸出去一掌,竟然啪的一下,打在了第一個鬼魂的胸口上。

接着我感覺我的手像是過電一樣。

我趕緊收回胳膊,那個鬼也是猛地擡頭,看着我,它朝着我齜牙咧嘴。

我嚇了一跳,不過我隨後想起來,我身上還帶着黑狗血,昨天對付小蓮時剩下的,我帶上山是生怕小蓮出現,準備對付小蓮的,此刻看到這三個傢伙這麼兇,我就拿出了黑狗血,朝着他們就潑了過去。

黑狗血只有很小一個塑料袋,潑出去之後,那三個鬼像是被火焰燒了一樣,啊啊大叫,身上冒着青煙,朝着後面就退。

我一看黑狗血這麼厲害,而且這些鬼魂弱爆了,被黑狗血一澆就快散架了。我也就鬆了口氣。

不過,鬼魂太多,我身上的黑狗血不夠。我把那黑狗血的袋子放在了我爸的腦袋上,接着我就往山下跑。

現在,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這一切肯定是那個馬道士搞的鬼!什麼引誘小蓮,真特麼扯淡,他是來引鬼的!

也不知道那個馬道士現在去哪裏了。

我快速的往山下跑,我根本不明白現在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我必須得找到徐老頭,問問他到底怎麼弄。

我跑得很快,手電都忘了拿了,好在山上都是黏土,沒什麼石頭,我踩得腳上都是淤泥,飛快的跑到了山腰我們村裏,朝着徐半仙家裏跑了去。

到了徐半仙家,看到徐半仙躺在沙發上,我鬆了口氣,趕緊坐過去,說:“徐爺爺,不好了。”

“怎麼了?馬道士也不是小蓮的對手嗎?”徐半仙掙扎着坐起來,問。

我搖搖頭,說:“不是,徐爺爺,我懷疑那個馬道士有問題,他讓我們都坐在山坡的那個林子裏,然後他點了個火盆……”

“那個林子……陰坡林?”徐半仙打斷了我,問。

我點點頭。

徐半仙一拍沙發,說:“怎麼能去那裏!那裏以前抗1日的時候死過太多人,孤魂野鬼很多,就算是白天都不能去,怎麼能晚上去呢!”

我趕緊說:“徐爺爺你別急,先聽我說,我的消息更糟糕。”

徐半仙看着我。

我說:“那個馬道士,不是什麼好人,他讓我們坐下之後,就點了個火盆,火盆裏面可臭了,他又加上了柳條、槐樹枝還有柏葉,點了之後臭烘烘的。他說這是吸引小蓮的,可是,我看咱們村的那些人,都像是睡着了一樣,全都坐在那裏,一動不動的,而且,還有大片大片的黑乎乎的鬼魂,從林子深處飄出來……”

“噗……咳咳咳咳……”

徐半仙突然間吐了一口黑血,他想要說話,但是太着急,沒說出話來,倒是吐了一口黑血。

徐半仙咳嗽了十多聲,他擦了擦嘴角,那裏都是黑血,他也沒在意,他死死的拉着我的胳膊,說:“完了完了,小飛,那個……那個馬道士,根本不是吸引小蓮的,他是……他是要養屍啊!”

“什麼養屍?”我說。

徐半仙說的很着急,他說:“那個火盆,那個火盆根本不是吸引小蓮的,火盆裏放着的是屍油,所以點燃了之後纔會臭烘烘的。屍油有毒,雖然毒性比不上屍毒,但是也能讓人聞起來就迷失魂魄。那柏樹葉、槐樹枝、柳樹葉,這些……這些都是招鬼的東西啊!這個道士……這道士喪盡天良,他要把咱們全村人都變成喪屍!”

我嚥了口唾沫,說:“爲什麼都變成殭屍,是因爲那些鬼魂嗎?”

“是,那些鬼魂聞到屍油和柏樹葉的味道,自然就過來,他們會把咱們村裏人的三魂七魄都給吸走,那個時候,咱們整個村子的人,就都成了沒有魂魄的殭屍了!”徐半仙說着,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咳嗽的吐出了鮮血。

我說:“那,徐爺爺,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徐半仙擺擺手,嘆了口氣,說:“沒辦法了,那個道士太厲害,小飛,你快離開吧,現在連夜離開村子,然後叫警察來,把他給抓了。”

我也被徐半仙說的害怕了,可是我現在不能走啊,我現在要是走了,那整個村子就真的沒有活人了,整個村子,都要成殭屍了!

整個村啊!

我說:“徐爺爺,還有沒有別的辦法,我爸媽也在那裏呢……哦,對了,徐爺爺,那些鬼怕黑狗血,咱們帶黑狗血過去,肯定能把那些鬼魂給殺了。”

徐半仙看着我,眼神中很是驚訝。

我說:“怎麼了?”

徐半仙搖搖頭,說:“你……你能看見他們?你不害怕?”

“我能看見他們啊,它們這麼大一片,黑壓壓的,我當然能看見了。”我有點奇怪,隨後說:“徐爺爺,我也很害怕,不過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哦,對了,那個火盆,我已經用尿澆滅了。”

徐半仙點點頭,拍了拍我的胳膊,說:“小飛,你真是好樣的,而且,嗯,小飛,實際上人是看不到鬼的。你果然很特殊。行,現在能救這些村民的,也就只有咱們兩個了。”

我來不及思索徐半仙話語裏的意思,我說:“徐爺爺,你說吧,咱們怎麼辦。”

徐半仙起身,說:“第一步,要把那些鬼給引開,不能再讓他們上身了。你已經把火盆給澆滅了,這很好,至少不會再有其他的鬼魂上來。第二,就是要殺掉那個道士。”

我想了想,這兩件事,我好像一件都辦不到。

徐半仙說:“隔壁王麻子家有條黑狗,我們去宰了,取狗血,你帶着保命。”

我說:“徐爺爺,光狗血沒用,那些鬼太多了,黑狗血沒辦法把他們都趕走。”

徐半仙說:“不是用黑狗血驅趕他們,黑狗血是你自己帶着的,關鍵時刻用來保命,這些髒東西最怕的就是狗血。”

徐半仙一邊說,一邊跑到了屋子裏面,然後從裏面拿出來一大捆的香。“鬼喜歡陰香。你帶着黑狗血,到了山上之後,把這一大捆的香在上風口點燃。那些鬼自然就會離開村民,跑到這香火的地方去。”

我明白了過來,說:“好,這我肯定能辦到。”

徐半仙說:“我來對付那個道士。”

“啊?”我嚇了一跳,徐半仙走路都走不穩了,還想對付那個道士?難道徐半仙家裏還藏着獵槍?

徐半仙推了我一把,說:“行了,咱們先去弄狗血,要快一點,不然的話,等村民魂魄被那些鬼吸走了,就一切都晚了。”

我說好。

隔壁王麻子家,一條大黑狗在那裏躺着睡覺。

徐半仙好像現在已經把他自己的生命和身體都給置之度外了,他走的很快,拿起一個鋤頭,走到黑狗那裏,一撅頭下去,直接把黑狗腦袋給刨掉了。

我趕緊上去接狗血。

拿了狗血,我帶着那一大捆香,又帶着汽油和火機,朝着山上就跑。

徐半仙跟在我後面,他讓我先去,他說他隨後就到。

我覺得徐半仙今天死定了,他就像是迴光返照一樣,感覺他現在就是在透支他的生命。

不過,現在我也沒辦法憐憫他了。

我拿着東西,直奔陰坡林,到了林子口,我尋找了一下,很快我發現是東南風,我就往東南方向走,到了上風口的林子裏,我就把香澆上汽油,給點燃了。

濃烈的煙香味隨着風飄散,很快,一陣陣的陰風從我脖子後面刮過來。

我聳了下肩膀,回頭看了眼,然後我嚇的兩腿發麻,特麼的後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鬼魂。

我把那一捆香往地上一插,朝着前面的樹林就跑,跑了幾十米,我回頭,才發現足足有幾百個鬼魂圍了過來,那些鬼魂不止是村民們頭上的,還有林子裏的其他地方的鬼魂,之前沒有被火盆裏的煙吸引過來的,現在也全都冒出來了。

我趴在地上,手裏捏着黑狗血,我在想,爲什麼我以前都沒見過這些鬼的,爲什麼我這次回了趟家,什麼怪事都出現了呢!

只做不愛,總裁,滾出去! 那些鬼的形態,和書上描寫的有點不一樣,他們是人形的,但是又有點模糊和臃腫,就好像是被打亂的影子一樣。

那些鬼魂圍在香的周圍,然後香燃燒的特別快,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往下燒着。那些鬼就像是爭搶着吸大1煙一樣,你爭我搶的往那煙霧上湊。

我趴在遠處,天有點黑,月亮光雖然挺亮的,但是太遠了我還是看不清。

我想趁着這個機會,回到我們村人那邊看看,我剛爬起身來,只見遠處一道黑色的身影“啪啪啪”的快速的跑了過來。

我立即伏低身子,沒動彈,很快我就看出來了,那個跑過來的影子,正是馬道士。

馬道士速度很快,像是練過一樣,他幾步就跑到了我前面,看到那捆香,他冷哼了一聲,然後從後背上拔出了那把劍。

我一看馬道士這動作,就更加的不敢動彈了,我突然覺得,鬼魂殭屍其實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這馬道士一看就練過,說不定還是武林高手,我現在要是出去,肯定被他一劍就給刺死了! “我倒是覺得,容祁大人是喜歡你的。”程媚兒道,“剛纔我看見你們在摩天輪裏……咳咳……或許很多事都能用佔有慾來解釋,但那種事,是不是有感情在做,我還是看的出來的。”

程媚兒說得太露骨,我又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道:“他不喜歡我,這是他之前親口承認的。我可是告了白,被甩的那個。”

程媚兒笑着搖搖頭,“相信我吧,這些古代來的鬼都是這樣,從小沒什麼戀愛經歷,他們到底自己喜歡誰都弄不清楚呢。而且,就算他不喜歡你又如何?你也可以想辦法讓他喜歡上你啊。”

程媚兒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卻讓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就算容祁不喜歡我,我也可以想辦法讓他喜歡上我。

“可是……他是鬼,我是人,人鬼殊途……”我又開口。

程媚兒打了我一個爆栗子。

“你是在否認我的身份嗎?什麼人鬼殊途,你這命格,也只能和鬼在一起,你該慶幸你自己喜歡上了一隻鬼。”她直性子道,“所以你少拿這個當藉口!”

“可是容祁他活着的時候有一個喜歡的女人……”

“你都說了是活着的時候了,誰沒個前女友啊?你那麼在意幹什麼?”程媚兒瞪着我,“舒淺,你別以爲我不知道,這幾天你雖然表面將我推給他,但你心裏頭,其實根本特別難受對不對?”

我身子一震,沒想到這一點,程媚兒都看出來了。

程媚兒嘆了口氣,“既然如此,你又幹嘛強迫自己呢?”

程媚兒簡短的一句話,卻讓我醍醐灌頂。

我也終於明白,我這幾天憋屈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是啊。

或許我根本打心眼裏,不想讓容祁和別的女生好上。更或者,我根本就不想離開容祁。

他不喜歡我又如何,至少我現在在他身邊,近水樓臺先得月,我爲什麼不努力看看?

這都什麼年代了,女生倒追男生又如何?

人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我爲什麼不能爲了容祁,努力一次?

想到這裏,我覺得自己一直壓抑的胸腔,突然舒暢了好多。

我一把抱住程媚兒,感激道:“媚兒,謝謝你。”

程媚兒笑着拍拍我的背,“你明白過來就好。”

經過這一次的交談,我和程媚兒的關係一下子親近了好多,我忍不住有些好奇地問道:“媚兒,你爲什麼要當鬼女?”

媚兒繼續整理行李,朝我笑笑,“如果我說,我是自願的,你信嗎?”

我愣住。

自願要給鬼當老婆?這也太奇怪了。

似乎猜到我的想法,程媚兒又笑了,只不過,這一次笑得有些悲傷。

“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一隻男鬼,從那時開始,我的夢想就是嫁給他。幸運的是,我八字純陰,不幸的是,那隻鬼鬼力不弱,雖然沒到容祁這麼厲害,但我也承受不起,所以我就決定去當鬼女。”

我完全沒想到,程媚兒竟然有這樣的故事。

“當鬼女,應該不容易吧?”我試探地問。

正常人類,除了我這種命格奇硬的,理論上應該都是不能夠承受鬼氣的。

而鬼女這種存在,卻可以說是逆天而爲。她們想要承受鬼氣,肯定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的。

“當然不容易。”程媚兒笑着道,“我們這些鬼女,除了要修煉玄術之外,還要吃各種各樣的藥物,這都是要折陽壽的。一般鬼女,能活過四十歲,都很難得了。”

我目瞪口呆。

“那你爲什麼還要當鬼女?”我忍不住問,“付出這樣大的代價,值得嗎?”

程媚兒笑容更甚,只不過,這次她的笑容帶了幾分苦澀。

“值不值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不那麼做,我一輩子都會後悔。”她輕聲道,“如果要後悔一輩子,就算活得再久,又有什麼意義。”

我看着程媚兒,才發現,自己和她比起來,有多優柔寡斷。

她都可以爲自己喜歡的鬼,做到這個份上。而我呢?我對於容祁,又真的付出過什麼?只不過一直都享受着他的照顧,還矯情地不去努力。

我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問:“媚兒,可既然你已經有喜歡的鬼了,爲什麼又要答應我,來找容祁?”

“因爲我和你一樣,被鬼甩了。”程媚兒吐吐舌頭,“我一怒之下,就想找個在鬼界赫赫有名的男鬼,氣死他。不過看到你和容祁,我突然明白過來,這種行爲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說,其實我也該謝謝你。”

我忍不住笑了。

“你那麼可愛,那個鬼一定會喜歡上你的。”我鼓勵道。

“哈哈,借你吉言。”程媚兒此時已經收拾好了行李,“我也祝福你和容祁大人。”

說着,她朝門外走去,可就在要出門時,她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過頭,一臉猶豫地看着我。

“怎麼了?” 冷少的替嫁嬌妻 我看她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忍不住問。

“淺淺,我現在是真的將你當朋友,所有些事……我不想瞞你,但我又不能說……”她吞吐道,“我只能說,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爲什麼你要找鬼女,立馬就能找到我?”

我愣住。

我當初的確覺得有些巧合,但因爲是陸亦寒從中在張羅,所以我沒有多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