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柏,你好好比賽吧,這就是你的狗?土狗?」海明威嘴角慢慢上揚,猛的看向大黃。大黃晃著尾巴,那是極度的興奮,旁邊的黑花早就躲避。大黃目光一直看向四周,這些可都是大黃的目標。

大黃的眼中,對面的褐色杜高犬相當不錯,旁邊那頭黑色的義大利卡斯羅犬也是屁股大,個頭足。而人群當中,一名中年人腳下的兩頭藏獒,毛髮旺盛,也更加吸引大黃的注意,而藏獒的旁邊巨大的紐波利頓犬,大黃的哈喇子都要留下了。

海明威當然不知道大黃的想法,可是看到大黃留著哈喇子,那樣的模樣,根本無法比宙斯。

「田園犬,哈哈哈!」這一次不光海明威笑了起來,那些參賽的選手都哄堂大笑,這些玩狗都明白,楊柏身邊的大黃,沒有任何名犬血脈,這完全就是土狗,雖然長得相當不錯,猶如秋田,也還不是秋田種。

「海明威,試試就好了。」楊柏淡淡的說著,而海明威鄙夷的沖著楊柏比量一個手勢,手掌摸下脖頸。

「你和土狗,一樣的下場!」很輕的聲音,卻恰好楊柏能夠聽到,一股殺氣沖入楊柏的眼中。

此時的海明威看也不看楊柏,領著宙斯已經走進會場,一會就要參賽。而周圍這些人看到海明威走進,也都笑著朝著東門匯聚,不時的議論,完全是說堂堂的楊大師,居然領著農村土狗參賽。

楊柏卻是毫不介意,眾女卻是撅著小嘴,不滿的看向四周人。

就在這時候,身後又一次傳來喧鬧聲,剛才都是男子的叫聲,如今卻是女子的叫聲,就看到人群後頭。

俊逸無比的白蘆屋,牽著一條同樣精美無比的土伏犬,瀟洒無比從後面而過。白蘆屋這個陰陽師,散發一股魅力,好像腦後有金輪一樣,那些女子看到如此帥氣的白蘆屋,更是尖叫連連。

白蘆屋身邊的土伏犬,可是R國名犬,最忠誠也最兇狠,這個土伏犬也有外號,名叫昊日。

「這是昊日,天哪,這一次,昊日居然參賽了,難道昊日和宙斯會有一場世紀大戰嗎?」玩狗的人都清楚,昊日已經蟬聯好幾次國際大賽,跟宙斯一樣同樣出名無比。

尤其昊日的主人白蘆屋,還是R國貴族,每一場比賽,都吸引許多女粉絲,而如今,遠處的會場,許多女粉絲都尖叫的沖了過來,這些人可都是為了白蘆屋。

「他來了!」石靈兒小心的提醒,而此時周圍女人的尖叫聲,整個奧體中心都沸騰起來。

「挺帥的!」林嬌掃了一眼白蘆屋,白蘆屋露出迷人的微笑,四周都是女粉絲,腳下的昊日不屑的走著,慢慢朝著東門而來,安保人員組成人牆,才把這些熱情無比的女粉絲給擋下。

「卧槽,居然還有人脫衣服?」郎青義有點鬱悶,比起白蘆屋,郎青義一點帥氣都沒有了,而且還有一位靚麗的女粉絲,當眾就脫衣服,扔給白蘆屋。 聽見小東的叫聲,楊寧一瞬間收回了思緒,轉頭便看見了小東正站在馬路邊上,她的旁邊跟著一個瘦瘦高高的女孩,看起來十分年輕,肩膀上挎著一個裝數碼相機的袋子。

拉低了帽檐,楊寧走了過去,笑著和女孩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是楊寧。」

「你好,溫以漠。」

她似乎不是很愛講話,雪白的臉上毫無笑意,連自我介紹也只是保證了最基本的禮貌和客氣,可楊寧在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卻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溫以漠,她記得這是頂級時尚雜誌VIVI的御用攝影師,更是世界攝影比賽中最年輕的獲獎者。

當初自己拍寫真想請她來拍,卻被她以檔期的問題回絕了。

想來七年前,她應該還是一名在校的大學生,身上的稚氣未脫,還沒有以後的那種幹練的感覺。

「怎麼了?你認識我?」

溫以漠瞧著眼前楊寧探究的眼神,忍不住輕皺了一下眉頭,她不喜歡被人一直盯著看。

聞言,楊寧反應了過來,訕笑擺擺手道:「沒有,只是覺得你和我一位故人長的很像罷了,準備好了的話,就開始拍照吧。」

「好,你這身衣服,還是以人流為背景的街拍更能突出時尚感。」

溫以漠低頭調試著相機,隨口說了一句,後腦勺的馬尾辮一跳一跳的,說話的語氣並沒有眼前的人是明星就卑微幾分。

聽到她說的話,楊寧有些驚訝,看來溫以漠從小就有著這種時尚嗅覺,只是看了一眼自己所穿的衣服,便準確地找到了它的定位。

楊寧不由得感慨道:「你可真厲害,這麼年輕,完全看不出這麼有經驗。」

「這不是經驗,我還沒有拍過一套人像,不過是我的直覺罷了,好不好,還是要拍出來才知道。」

溫以漠簡單地陳述著,舉起相機便隨意地抓拍著人群中的楊寧,一些路人發現她在拍照,有些還調皮的過來合影要簽名。

沒過一會兒,廣場中央便圍聚了好一些人,為了不影響周圍,楊寧一套照片換了好幾個地方拍攝。

幾個小時后,時間指向了下午五點,筋疲力盡的三人,總算是搞定了一套街拍照。

「哇,總算弄完了!」

再也折騰不了了,楊寧顧不得形象,找了個隱蔽的角落,隨意地坐在了路邊休息,一旁的小東和溫以漠也跟她一起坐在了路邊上。

「看看照片吧。」溫以漠擦了一下額頭的汗,面頰通紅,神情倒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把相機遞給楊寧,讓她查閱著數碼相機中的照片,楊寧一張張的翻過去,每一張她都十分滿意。

沒想到,為了省錢沒去找影樓,卻被她找到了以後攝影界的未來之星,看來以後她一定要和溫以漠多熱絡熱絡,這樣才能保質又低價。

「這些照片,你帶回去修一下,修完了你把成圖發給我,我想和你簽個長期合同。」

楊寧把相機重新遞迴了溫以漠的手中,明顯發現她的手頓了一下,楊寧以為是她在擔心價錢的問題,連忙道:「你別擔心我會坑你,好歹我也算是公眾人物,價錢方面你出價,我覺得合適我們……。」

惡少的鑽石嬌妻 「不是這個問題。」溫以漠把相機抱在懷裡,平靜地打斷了楊寧的話,神情看起來有些落寞:「你明明是明星,會有更多專業的攝影師吧,為什麼會覺得我一個業餘的大學生拍的好呢?」

她的話讓楊寧愣了一下,她完全沒有想到溫以漠會問出一個她毫無準備的問題,莫非是有人覺得她拍的不好嗎?

思及此,楊寧皺起了眉頭,拍了拍她的肩膀,就算是未來之星,也曾在自己的道路上迷茫過、踟躕過,現在的溫以漠只是被一種自我懷疑的眼睛蒙住了眼睛。

於是,她道:「別想太多了,在我看來,你這組照片要是寄去參加那個小型的攝影比賽都能得獎了,要不幹脆我把這組照片的使用權給你,讓你去一些時尚雜誌面試,我覺得她們都會要你的。」

這些事情即使楊寧不去刻意的去說,溫以漠以後自己也會去做,順水推舟的送個人情,以後有什麼事情,楊寧也有個幫手。

聞言,溫以漠明顯有些驚訝,她疑惑地望著楊寧,不明白她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溫柔,然而楊寧像是看透了她的心事,親切的沖她笑了笑。

「我只是舉手之勞,不忍心看著你繼續迷茫下去,更何況我說過吧,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所以,我一定會幫你的。」

楊寧的話像是一陣春風,吹開了溫以漠心中的迷霧,她抬起臉,神情中一貫的平靜終於掀起了波瀾,變成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動。

「謝謝你,楊寧,相比於那些大明星,你真的一點架子都沒有。」

望著坐在台階上清純的女孩,楊寧真誠的微笑了一下,剛剛她身上的疏遠,已經盡數消散,兩人的距離感明顯的減弱了起來。

原來,她就是那種不走心就無法熱絡的女生啊。

楊寧笑著搖搖頭,伸出手把她拉了起來,眼中慰貼著絲絲暖意:「不用客氣,我還有工作就不能陪你多聊了,這組照片你修好了,我馬上跟你簽合同,一組照片一萬,要是反響夠大,我還能給你獎金,不封頂。」

如此優厚的待遇對待一個還未出道的新人,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莫大的肯定。

溫以漠的眼睫輕顫著,揚起的嘴角透露了她內心的激動和感激。

她用力的點點頭,緊緊地抱住了懷中的相機,綻開了一個釋懷而甜美的笑容:「好,我回去馬上就修圖!」

「嗯嗯,我等你。」

兩人目送著溫以漠離開,一個單薄的背影很快就在人海中沒了蹤影,楊寧心情有些難以言喻的爽快。

只要能讓溫以漠承了這份恩,自己以後不愁沒有好的照片了。

「喂,楊寧,你這種行為我能稱之為愚蠢的撒錢行為嗎?」

兩人搭車暫時回到了小東的住處,剛一進門,小東便把忍了一路的話從心裡傾瀉了出來。

楊寧坐在沙發上,瞧了她一眼,得意的揚了揚眉:「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個新人前途無量,話說,你是怎麼找到她的?」 楊柏也同樣看到了,本來楊柏看的是白蘆屋,誰讓那個女粉絲這麼激動。楊柏也不是故意看,結果楊柏的腰間,頓時出現幾隻手。

「你們?過分了?」楊柏鬱悶的低頭看去,周芷燕、林嬌以及石靈兒,而趙艷紅卻好笑的看著這一切。

「你幹嘛?」周芷燕和林嬌也不滿的看向石靈兒,暗中宣示主權,而石靈兒卻毫不介意說道:「我幫你們管著這個混蛋,瞎看什麼,好看嗎?」

「是,好看嗎?」林嬌翻著白眼,瞪向楊柏。

「我真沒看,是不是,郎青義!」楊柏趕緊轉移視線,而此時的郎青義早就眼直了,撇著嘴說道:「看看人家白蘆屋,那條昊日可是價值百萬美金,昊日被白蘆屋在國際保險公司投保一千萬,還保的是那一身靚麗的毛髮!」

「狗毛一千萬?」楊柏就是一愣,周芷燕等人也發出驚呼,這時候這些人都暗中看了看腳下的狗,也都仰天長嘆。

「好像大黃真的是土狗!」萬雪鬱悶的嘀咕一嘴,楊柏又一次翻了翻白眼,只有大黃毫不介意,狗眼都不夠瞧了,四處張望的,終於大黃看到最新的目標,也是大黃最滿意的狗中極品。

藥師毒後 就在人流涌動的時候,楊柏就感覺腳下黃芒一閃,大黃消失不見。而此時白蘆屋等人已經來到東門附近,兩邊的安保已經推開女粉絲,白蘆屋紳士的沖著人群揮手。

「感謝各位,這一次昊日一定會取得好名次,我也想第一次來到華國,有個好成績。」白蘆屋淡淡的說著。

「白神,昊日一定會戰勝宙斯,對嗎?」這些女粉絲都管白蘆屋叫白神,白蘆屋聽到眾人的尖叫聲,淡淡一笑。

「當然,這可是昊日!」土伏犬聞名世界,昊日也同樣名揚天下。可就在眾人把目光看向昊日的時候,大黃已經出現在昊日的旁邊,伸出鼻子聞了聞昊日的後面。

這些安穩無比的昊日已經怒了,哪來的雜碎居然敢如此。可就在昊日動的時候,大黃也抬起狗腿,狗尿揮灑。

「納尼?」所有人都能夠看到白蘆屋迷人的微笑消失不見,嘴角在顫抖,整張臉都開始鐵青起來。

「汪汪汪!」昊日都要瘋了一樣,張開大口朝著大黃就咬去,而大黃絕對屬於泥鰍的,看到沒有追求上昊日,這個時候突然襲擊估計也沒有效果,大黃扭頭就跑,反正已經宣示主權了,其他狗想要佔有,那也得看大黃讓不讓。

「這什麼玩意?」那些女粉絲看到昊日被欺負,頓時憤怒起來,而周圍其他看熱鬧的男人,頓時哄堂大笑。

「哈哈,太有意思了,堂堂的昊日居然被欺負了,哈哈哈!」這些人的笑聲,白蘆屋的目光當然一直看向大黃。

「是你?」白蘆屋已經認出大黃,大黃體內擁有靈氣,才是白蘆屋看重的。可就算白蘆屋看重,白蘆屋也心疼昊日。

「楊柏,你給我解釋一下!」白蘆屋已經朝著楊柏走去,而此時參賽的人,看到楊柏這個大師又一次招惹白蘆屋,也都倒吸一口涼氣。

「解釋什麼?我都說了,我這是土狗,土狗在村裡就這樣。」楊柏暗中沖著大黃晃了晃手指,早就看不慣白蘆屋騷包的樣子。

「楊柏,你的這條狗,賣給我。」白蘆屋的話,周圍的人發出驚呼聲,沒有想到白蘆屋居然要買下這條土狗。

「哈哈,咱老百姓今兒真高興!」楊柏根本不搭理,踹了一腳大黃,領著周芷燕等人,朝著東門進入。

「八嘎!」白蘆屋暗罵一聲,不過目光慢慢平靜下去。此時的白蘆屋又一次露出迷人的微笑,掃了一眼依舊瘋狂的昊日,淡淡說道。

「好好比賽,昊日,這條狗我會交給你的,我要的是這條狗的魂魄,哈哈哈!」白蘆屋獰笑領著昊日,也走下裡面。

兩旁有專門的賽事人員監控,每一條參賽的犬,都會戴上特殊的電子脖套,這完全能夠監控一切,尤其還能夠監控參賽名犬的體質。

「這東西能夠屏蔽異能!」楊柏掃了一眼正在給大黃帶電子環的工作人員,慢慢點了點頭。

「看來國際上,好像也都知道一些什麼,有了這個電子環,完全得憑藉狗和主人的互動。」很快電子環就戴上,而楊柏等人也都走向賽場。

四周都已經坐滿,觀眾席上,也都匯聚全國各地的玩家,玩狗也有資本家的,要知道名犬都是價格不菲,堪比黃金。

「好了,各位,這一次三十六名參賽選手,都已經入場,一會大賽就會開始。」王士德已經拿著麥克風走了出來,而王士德的身後居然放置十個寶箱,裡面可都是給大賽前十的名犬的獎金。

「那現在,就讓我們有請參賽選手,尤其這裡面的王者,宙斯!」王士德朗聲而說,而早就等待很久的海明威,領著宙斯慢慢走向比賽台。

「宙斯,宙斯!」四周人都發出歡呼聲,要知道宙斯絕對是王者,三十六條參賽犬,許多都無法對戰宙斯。

「當然,這一次,還有一位無冕之王,昊日,宙斯終於有對手了。」王士德嘴角慢慢上揚,為了讓這場犬神大賽,徹底的名揚國際,也給宙斯找一個好對手,川洋國際請出了白蘆屋和昊日。

「什麼,昊日也來了?」觀眾席上頓時更加激動起來,宙斯終於有對手了。而此時的白蘆屋已經牽著昊日慢慢走了上來,也看向海明威。

「海明威,好久不見,這一次,也該我們了。」白蘆屋認識海明威,而此時的宙斯和昊日也都互相咆哮起來,顯然都把對方當成對手。

「白蘆屋,我等你很久了,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你的土伏犬是最兇殘的,還是我們的比特犬,哈哈哈!」

海明威相當的興奮,而白蘆屋慢慢點了點頭。而身後其他參賽選手都慢慢走了進來,石靈兒也同樣牽著黑花,而最後一個進入的,就卻是楊柏慢慢悠悠,也沒有牽著大黃,就這麼走了進來。

「咦,那條狗不是最近低下斗狗的黃毛犬嗎?」觀眾席上一些人都認出大黃的種,而此時海明威故意看向一眼王士德。

王士德暗中點了點頭,看到楊柏走進來,又一次抬高聲音,猛的喊道:「而這一次,還有一位重量級參賽選手,那就是我們D市的大師楊柏以及他所養的中華田園犬!」

「噗嗤!」王士德剛說完,觀眾席上就發出一陣陣笑聲,什麼田園犬,按照這樣的說法,不就是農村土狗嗎?

一些D市強者還知道楊柏的,對於楊柏是相當的敬畏,可是看到楊柏領著大黃參賽,卻也都暗中搖頭。

「楊大師,人家名犬都有外號,你這條大黃,不用個外號嗎?」王士德嘴角上揚,故意刺激楊柏,也讓所有人極度輕視大黃。

「外號?那就起一個!」楊柏淡淡的說著,腳下的大黃卻依舊搖著尾巴,火辣辣的看著昊日,完全就想把昊日拿下。

「大魔王!我的大黃,就是大魔王!」楊柏目露神光,一字一句的看向王士德。而王士德就感覺心臟都突突,臉色狂邊。

「大魔王?」這些參賽人也都愣住了,遠處的觀眾席聽到楊柏管大黃叫大魔王,卻又一次爆發狂笑聲。

可是王士德無法說話了,畏懼的看了一眼楊柏,趕緊沖著工作人員揮手。而工作人員已經在等待,前方的地面之上,已經開始放著各種儀器,要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始公示參賽犬的一些數據,同時這些工作人員會匯總各種數據,身材比例最好的犬,當然成績也好。

犬神大賽相當的全面,犬的毛髮和神態,都會被記錄,這些都是計入成績的。

「一定是昊日,昊日的體魄才是最強的。」一些人開始議論,而大多都是白蘆屋的女粉絲,而其他人卻更加看向宙斯。

宙斯穩如泰山,那雙眸的寒光,震撼眾人。一條條名犬在主人的帶領下,都朝著儀器區而去。

「楊柏,你的這個大魔王,要小心了。」石靈兒還是提醒,畢竟其他狗都是有純種血脈,各項指標都能夠排上名詞,而楊柏的大黃,就是土狗,在第一項比試當中,可沒有什麼好成績。

「我知道,本來就是來玩玩的,黑花情緒已經穩定了,剛才我又留意一下,這個海明威絕對有問題,海明威也對黑花有了殺心,最後斗狗大賽的時候,你要小心點。」

楊柏也提醒石靈兒,可今天的黑花的確安靜,只是偶爾遠離一下大黃,主要的精力卻一直看向宙斯。

「放心吧,我相信黑花!」石靈兒溫柔的揉了揉黑花,而遠處的周芷燕他們也都在加油助威,這些名犬都上去,一項項數據出現在大屏幕之上。

「宙斯和昊日這麼強壯?」看著這些數據,昊日的骨骼要強悍宙斯,可是宙斯體內的爆發力,好像超過昊日,兩名凶犬其他數據都不分上下,最後的成績居然是並列第一。 隨著宙斯和昊日數據的出籠,整個奧體中心都發出驚呼聲,一些人已經瘋狂起來,宙斯和昊日的體魄要比老虎還要可怕,真要放在野外,也絕對是凶獸。

亞洲之王藏獒的出場,都沒有擋下宙斯和昊日的鋒芒。一頭猶如雄獅的藏獒,雖然體格雄渾無比,可是骨骼、血液、毛髮以及肌肉的爆炸力,都無法超過宙斯和昊日。

「雙王,讓我們感謝海明威和白蘆屋帶來神犬!」王士德又開始興奮起來,而海明威站在宙斯的後方,掃了一眼旁邊的白蘆屋。

「我很期待,宙斯跟昊日的對決!」海明威是一名強大的異能者,而白蘆屋卻是帥氣的陰陽師,一股特殊的能量場在兩人之間匯聚。

「我也很期待,不過我更加期待那個人。」白蘆屋抬起頭來,乜了一眼楊柏的方向。

「他?不堪一擊,他的狗,只是吃屎!」海明威相當的不屑,沖著楊柏的方向,冷笑連連。

「該你了,他們看你呢?」黑花從工作人員那裡下來,黑花的身體條件居然位居第十,也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力。

「看我?」楊柏歪了歪腦袋,而此時遠處觀眾席的周芷燕等人,卻發出尖叫助威聲,這美女團就是無敵的,四周那些男人有點瘋魔了,看到美女都喜歡大黃,許多人都在打聽大黃的背景,當知道大黃是土狗的時候,那表情相當的不一樣。

「去吧!」其他人都是主人領著上台,楊柏依舊用腳踹了踹,大黃屁顛屁顛的,直接竄向電子儀器上。

「嗡嗡嗡!」剛上去,骨骼電子儀器就開始發出警報聲,工作人員下了一跳,一組數據直接就超標。

「怎麼回事?」王士德可是主席,四周都是評判員,這些人都震驚的看著顯示屏上的數字,鬱悶說道:「這電子儀器有問題,居然,居然超標,按照這樣的標準,這條狗骨頭堪比鐵骨!」

「這不可能,趕緊換一台!」王士德陰沉的臉,而四周那些工作人員,趕緊又一次換了上去。

囂張小姐萬能夫 「真麻煩,大黃,去那邊!」人家都在這,楊柏就坐在石靈兒旁邊,翹著二郎腿,淡定無比。

「嗡嗡嗡!」同樣的報警,工作人員這把徹底傻眼了。評判員愣了,趕緊命人把大黃放在旁邊的儀器上。

「怎麼會這樣?」連續六個,所有儀器都報警,只是這些儀器上面的數據,都停留在S水平線上,那絕對不是狗的骨骼。

「出鬼了,這條狗的骨骼密度這麼驚人?」這些評判員已經無法說電子儀器的事情,畢竟大黃也戴著電子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