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柒這才放過他們,要是不搞定,還不知道他們會做些什麼事情來。

小丫頭美滋滋的離開,留下痛心疾首的兩人。

「爸,那個花瓶是宋朝的吧?」

「是啊,你說柒兒這個丫頭究竟像誰?她媽媽端莊大方,怎麼就生出她這隻潑猴。」

「爸,你就別想了,由著她去吧,這個小混蛋就喜歡這樣。」

「哎,孩子大了,管不住,也不知道她究竟找了個哪個男人,靠不靠譜。」

「放心,這孩子機靈,這一點我還是不擔心,只有她欺負人,沒有被人欺負的。」

「說得也是,那我就等著那個神秘的女婿登門拜訪吧。」

老爺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吃了幾顆葯,「也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看到她結婚生子。」

「爸,你身體這麼好,別說這樣的話。」老爺子嘆了一口氣,他之所以這麼著急操心顧柒的婚事,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他的病。 顧安楠聽到她話中又多了一個人出來,似乎也是對穆七不太友好的。

「對啊,小七,你是不是病傻了,今天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穿衣說話風格和之前完全不同。」

「你別管我,說說那個秦少,他怎麼了?」

楊眉雖然覺得面前的女人奇奇怪怪的,但還是好脾氣的講訴秦辛的所作所為。

「秦少自以為家裡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他是沒有去過你家,小七才是真正的有錢人。」

顧安楠冷笑了一聲,「為所欲為。」

楊眉跟個傻白甜點頭,「對呀,他在學校都換了不知道多少個女朋友了呢,小七,你戴著墨鏡開車看得清嗎?要不要開慢點,學校人多。」

這還是她頭回坐跑車,來不及新奇,只覺得有點緊張。

怎麼穆七開車和她性格差別這麼大,在校園裡還開得這麼快,讓楊眉嚇得抓緊了扶手。

「小七,你看……」楊眉剛想說什麼,就看到不遠處和高傳說話的穆七。

她擦了擦眼睛,怎麼兩個穆七,站在高傳身邊的人和平時一樣的打扮,她連忙揉了揉眼睛,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再想要看清楚的時候跑車飛馳而過,她轉頭看著身邊這個性格狂野的少女。

「你不是小七,你是誰?!」

「與你無關,還有多久到宿舍?」顧安楠這會兒一肚子的火。

別看她是幾個姐妹中最乖張最狂傲的,實際上最護短的也是她。

當初知道顧錦來了巴黎,有可能會被穆塵換心,她帶著武器就趕來了,差點移平古堡。

在見證了穆七換心,差點死在病床上以後,她更加疼愛這個最小的妹妹,有人欺負穆七這還得了。

「就在前面了,那棟建築就是,你還沒說你是誰?你怎麼和小七長得一模一樣?」

顧安楠冷哼一聲,一個漂移瀟洒停好車子。

「下來。」

「喂,你還沒說你是誰。」楊眉直覺這個女人也不是什麼壞人,她的目的是周瑤,並不是穆七。

找到周瑤的寢室,「就這了?」

「恩。」

顧安楠一個飛踹,直接踹開了門,這個點她的室友剛好在。

「周瑤呢?」

她一個從國內出來的學生,沒有去上課不代表沒有回宿舍。

「她,她好幾天沒有回來過了,穆七同學,你,你幹嘛?」

顧安楠掃了一眼宿舍,「這邊是她的位置吧?」

「是。」

楊眉站在那裡獃獃的看著這一切,就像是蝗蟲過境,秋風掃落葉般無情。

化妝品全部被砸,棉被裡則是被浸染了水,拉開衣櫃,所有衣服被她剪碎。

「你拍張照片發給她。」顧安楠雙手環胸趾高氣揚的看著她。

嚇得舍友趕緊拍了照片發給周瑤,說是穆七過來大鬧了一場。

躲在外面的周瑤本以為穆七落水會被淹死或者大病,畢竟那晚之後穆七就沒有來上學,只不過學校也沒出現死人的消息。

周瑤都將護照準備好了,一旦出現死人的消息,她立馬逃回國。

得知穆七到她寢室,周瑤鬆了口氣,這麼說穆七沒死?

一看到那些照片她氣得馬上就要殺回學校,既然穆七沒死,這麼說來自己也就沒有殺人,可以回學校了?

只要穆七沒事自己就算不得過失殺人,不用負責,該死的穆七讓她提心弔膽這麼久,明明是穆七失足落湖,她害怕付出代價一直躲著。

終於可以回學校了,周瑤第一時間趕回來。

「穆七,瑤瑤說讓你等著。」舍友小心翼翼傳達這個信息。

顧安楠冷冷一笑,「我在這等著,還怕她不來!」

楊眉拉了拉她,「你究竟找周瑤幹什麼?」

「與你無關,時間還早,那個秦少呢?」

「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的女朋友。」楊眉聳肩,「不過他那人向來高調,經常開著跑車跑來跑去的,在學校很顯眼的。」

顧安楠拎著楊眉又上了車,楊眉哭唧唧,「你究竟是誰啊!」

一會兒要找周瑤,現在還要滿世界找秦少,說起來她可不敢招惹那個男人。

在他眼裡自己這樣的人就是螻蟻一樣的存在,上次他嘲諷高傳的聲音還在耳邊迴響呢。

正如楊眉所說,那個男人很高調,顧安楠根本就沒有費多大功夫就找到了他,畢竟那輛火紅色的跑車真的很顯眼。

「那輛車就是秦少的,我認得他的車牌號,不過你找他要小心一點,他這人有點嘴損,一般我們都不敢惹他。」

「是么。」

楊眉轉頭看到她嘴角那抹笑容,怎麼覺得這麼邪惡呢。

耳邊傳來踩油門加速的聲音,這前面有車,又是在學校應該慢點開才是,怎麼會加速?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坐穩了,一會兒出事我可不會負責。」

「你,你要做什麼!」這種不好的預感很快就變成了現實。

「玩個小遊戲。」

「啊!!!你快停下啊,要撞到人了,車,前面有車。」楊眉嚇得嘶聲力竭。

這哪裡是個小遊戲,分明就是玩命刺激遊戲,她該怎麼辦!!!

除了緊緊抓著安全帶,她還能做什麼,都上了這條賊船,想下車也不太可能了。

秦辛也聽到了跑車聲音,除了他之外還有誰這麼囂張?他掃了一樣後視鏡,發現一輛比他車子貴幾倍的超級跑車朝著他逼近。

那車子似乎根本就沒有減速或者避讓的意思,不但沒有減速,反而沖得更快。

很顯然在這樣地方,開這樣的車,這樣的速度,這車就是沖著他來的。

身為男人的自尊心被激發,他身邊的女伴也在驚呼,「秦少,那輛車開得好快。」

楊眉看著兩輛逐漸靠近的跑車,她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雖說以前也幻想過像是女主角一樣坐在跑車上,可不是這樣的場景啊!

「停車,停車,我要下來。」

要瘋她自己去瘋,自己才十八歲還沒過十九歲的生日呢。

「晚了。」顧安楠冷冷一笑,踩著油門繼續加速。

前面的車子絲毫沒有讓路的意思,眼看著兩輛車就要撞上,楊眉趕緊捂住了眼睛,老天爺,她不要英年早逝啊!

顧安楠一個加速超過了秦辛的跑車,她的車技實在太好,剛剛兩車的距離極近。

楊眉後背已經驚出了冷汗,她嚇得表情都變了。

「你真的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要撞上了。」

「你以為得沒錯。」

兩輛車並駕齊驅,嚇得周圍的學生四下閃開,秦辛不甘示弱也開始加速。

「秦少,你慢點,我,我害怕。」

男人的自尊心哪裡允許別人超車,秦辛不但沒有減速也開始加速。

顧安楠已經在往他那邊靠,楊眉心臟都要跳出來了,這女人怕是個瘋子吧。

「你,你要幹什麼?」

「干他。」顧安楠挑著眉頭。

秦辛也已經手腳發涼,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囂張的人。

他不相信,那輛車會真的靠上來。

「秦,秦少,那車好像真的要撞上了,快,停車!」

「不可能,不會……」

這兩輛車子的售價多少錢,誰會那麼敗家開著跑車來撞別人的跑車,而且還是在這樣的地方。

事實上這個世界上就有顧安楠這樣的瘋子,秦辛是真的怕了,已經開始減速。

就算是這樣,霸道強勢的顧安楠壓根就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楊眉直勾勾的盯著那兩輛撞上的豪車,「轟隆」一聲巨響,兩車真的撞上了!!!

周圍的學生全都在驚呼,那是錢在燃燒啊!

還好秦辛最後減速了很多,只是車子被撞到一邊,沒有人員傷亡。

顧安楠徑直下車朝著他走去,一腳踢開他的車門。「穆,穆七,是你?」 秦辛本來還以為開著這樣車子的人肯定是個和他一樣的闊少,還是一個暴脾氣的闊少。

然而踹開他車門的女人讓他嚇了一跳,顧安楠摘下墨鏡,一張漂亮精緻的小臉露了出來。

秦辛看得瞠目結舌,完全無法將面前的女人和穆七聯繫起來。

平時大多以白色為主的穆七今天竟然穿了一套黑衣露臍勁裝,一頭挑染的長發飛揚,渾身的氣場也變成了囂張。

不得不說這樣的穆七很酷炫,同時也讓秦辛心驚,她竟然會開著這樣的車子橫衝直撞,絲毫不在意這次撞車所產生的惡劣影響以及天價維修費用。

還沒等秦辛適應過來,顧安楠一腳踩著車,一手抓住他的衣領,說話的口吻也是痞里痞氣的,「你就是秦辛?」

這穆七玩得什麼花樣,不認識他了?

「穆七,如果你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欲擒故縱,那麼我只能說你成功了。」

他實在想象不出,她以撞車的方式來逼停自己付出這麼大代價是為什麼事?

「欲擒故縱?我看你是癩蛤蟆打哈欠,口氣還真是大!」

或者說這是顧安楠聽到最好笑的一個笑話,自己逼停他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還成功了?

顧安楠薅著他的衣領將他帶下了車,兩輛跑車相撞已經引起了很多人圍觀。

見到從車上下來的兩人,穆七和秦辛,這兩人是怎麼回事?

重生八零之農村媳婦要翻身 一些人驚嘆她的打扮,一些人則是看著那變形的跑車心疼維修費,哪怕不是自己的車。

秦辛帶著的女伴急急忙忙從車上下來,看著顧安楠這麼放肆的樣子。

「穆七,你是不是瘋了,好端端的撞車幹嘛,都快嚇死我了,你該不會是嫉妒秦少和我在一起想要挽回他吧?告訴你,他現在可是我的男朋友。」

見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口吐芬芳,顧安楠差點將昨晚吃的飯都給吐出來。

果然這男人和楊眉說的一樣,不僅囂張還極其自負,一堆女人趕著來。

「放心,這樣的垃圾我沒興趣。」

「你說什麼?」秦辛表情發生了變化。

「耳朵不好用么?我說你是垃圾,垃圾中的戰鬥機,就你這個樣子也不回家好好照照鏡子,我會看上你?簡直笑掉人的大牙。」

「穆七,我給一次機會收回剛剛說的話,你不要以為我對你有點興趣就能為所欲為了!」

顧安楠笑了笑,「今天老娘還就為所欲為了,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就這麼紅。」

說罷她一拳頭朝著秦辛的臉上打去,周圍的人全都倒吸一口涼氣,這穆七是瘋了嗎?

秦辛是什麼人,她竟然敢用拳頭打,還想不想在這裡混下去了。

就連秦辛自己都懵了,從小到大他都是被人寵上天的太子爺,誰敢打他?

「穆七,你敢打我?你再打一個試試看?」

「好的,如你所願。」這次顧安楠不僅打了,甚至還動了腿對他拳打腳踢。

秦辛畢竟是個男人,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從地上爬起來想要繼續還手,殊不知顧安楠就不是一個善茬,

還沒有碰到顧安楠的一根手指,他被打得更慘了!而且毫無招架之力。

要說男人大女人肯定會有人來拉架,這女人打男人,圍觀的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