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俯下身用不太自然溫柔一點點吻去她唇上血,膜拜一般舔舐她嘴唇傷口,最後化為一汪柔潤清水……

一霎那間,她覺得自己是他的心頭寶貝,被捧在手心裡呵護著。因為在天宮邪月他們對她在好,也不曾有過這個男人現在所擁有的眼神。.

「跟我在一起,不許分心。」帶著血腥味四片唇貼在一起,濕熱氣息全然吐進她口中,南宮白衣用沙啞而磁性嗓音警告著,直挺鼻尖上下磨蹭著她。

「嗯……」有那麽一瞬間,靈兒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迷失在了男人幽暗深邃眼眸里。

「呵……」終於笑了,笑聲沈沈,有股說不出魅惑,大手眷戀地撫上她柔滑髮絲,疼寵目光緊緊鎖在她臉上。

在這一刻,她選擇投降,她已然無法抵抗這個男人的蠱惑。

「乖,讓我好好愛……」纏綿唇舌伴隨著這句意味深遠話開始了攻擊,封住她所有遲疑和不安。

靈兒在這樣的愛撫下潰不成軍,柔軟的身體攀附著他,水蛇一樣的身子勾纏著他,小舌被他吸進口中,帶領著一塊兒嬉戲、交纏。

短短的時間,南宮白衣已經使她陷入迷*亂,忘記了讓她恐懼的巨大欲*望。

略顯粗糙的大手悄悄鬆開了她衣裙的帶子,游*移在光滑的裸*背上,被這種絲滑柔軟的觸*感迷戀得徘徊不去,穿過精緻的胳肢窩,下滑到美麗的小蠻腰,壞壞的指尖在肚臍邊緣打著圈兒。一下子就從她潮*紅的臉蛋和急促的呼吸中發覺了這個敏*感帶,中指伸入凹進去的肚臍里一勾,頓時引來她的驚呼。

「嗯……」

她誘*人的嬌喘終於使男人隱忍的欲*望爆發了,嘶吼一聲,低頭一大口含*住她雪白的渾*圓,儘可能地吸進嘴裡。

「唔……太用力了嗯……」頭不受控制地往後一仰,一頭烏黑的青絲在空中甩出個漂亮的弧度,靈兒搖晃著腦袋,半眯起眼睛,臉紅氣喘,神態盡顯嫵*媚。

南宮白衣被這個美景刺激得瞳孔緊縮,雙手加上嘴巴更加賣力地挑*逗著她身上每一處敏*感點。

摹地,他一把扯掉她身上所有衣物,完美無瑕的胴*體妖*嬈地綻放在眼前,雙眸倏地綻放出欲*望的光芒。

雙臂輕輕鬆鬆托起她的身體往上一抬,那不經人開發的花朵毫不掩飾地呈現在他的眸中。

南宮白衣著迷地盯著她粉嫩的花朵,食指輕輕撥開,讚歎道,「真是個小妖*精!『這裡』好小,好精緻……」

聽聞,靈兒羞澀地挪了挪身體,羞澀的閉起雙眸。

「我想試試它是不是甜的……」

「不……」

還不等她將話全部說完,南宮白衣便將整個腦袋埋進她的花朵前,舌頭用力一塞,抵進細縫裡……

「啊……啊嗯……」靈兒有點歇斯底里地尖叫出聲,這麼刺*激的撩*撥,她從未感受過。

他的舌頭好熱、弄得她發癢的身體好舒服……又好羞人……她不想叫得這麼淫*盪,可是控制不住身體的快*感。

嗯嗯啊啊的嬌*喘此起彼伏,靈兒拳頭緊握,已經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化成一灘水,軟趴趴的,渾身提不起力氣。

「嗚嗚……白白,我好難受……啊……嗯……」

佳人的喚使男人抬起頭來,入目便是她勾*人的姿態。

因為渴望,她上半身微微弓起,一隻手扯住自己的頭髮,略顯急促的呼吸從那張紅腫小嘴中吐出。

南宮白衣看得喉嚨一陣乾涸,俯身狠狠從花朵里吸了一口蜜汁。

「啊!」這樣一吸,她的三魂七魄都要被他吸進嘴裡了,這樣的爆辣刺激得她渾身顫抖。「嗚……白白……」

對南宮白衣來說,這種追逐勾纏她香軟小舌頭滋味很讓人迷戀,他更加喜歡她無措閃躲嬌羞,喜歡她甜蜜津*液,喜歡她為了自己而面紅氣喘迷*亂的樣子。..

靈兒攀附著他的脖子,她感覺自己全身像要爆炸一樣,剋制不住扭動幾下屁*股。

「別亂動!」這個時侯,南宮白衣口中發出一道類似於困獸痛苦嘶喊,抓在她肩膀上大手令她生疼,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衣服還沒脫,僅僅這樣吻,竟然讓自己欲*火焚*身。一股濃烈羞*恥感瞬間向她襲來。

她的表現,似乎與跟爭一口氣無關了,因為她未免為『這口氣』犧牲了太多了。

「啊!」猛地,腫脹嘴唇忽然被狠狠咬了一口,鮮紅血滴在男人留下牙印上溢出,她瞪著楚楚可憐大眼睛看見冰冷銀瞳中閃過一絲罕見心疼。

他俯下身用不太自然溫柔一點點吻去她唇上血,膜拜一般舔舐她嘴唇傷口,最後化為一汪柔潤清水……

一霎那間,她覺得自己是他的心頭寶貝,被捧在手心裡呵護著。因為在天宮邪月他們對她在好,也不曾有過這個男人現在所擁有的眼神。*

「跟我在一起,不許分心。」帶著血腥味四片唇貼在一起,濕熱氣息全然吐進她口中,南宮白衣用沙啞而磁性嗓音警告著,直挺鼻尖上下磨蹭著她。

「嗯……」有那麽一瞬間,靈兒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迷失在了男人幽暗深邃眼眸里。

「呵……」終於笑了,笑聲沈沈,有股說不出魅惑,大手眷戀地撫上她柔滑髮絲,疼寵目光緊緊鎖在她臉上。

在這一刻,她選擇投降,她已然無法抵抗這個男人的蠱惑。

「乖,讓我好好愛……」纏綿唇舌伴隨著這句意味深遠話開始了攻擊,封住她所有遲疑和不安。

靈兒在這樣的愛撫下潰不成軍,柔軟的身體攀附著他,水蛇一樣的身子勾纏著他,小舌被他吸進口中,帶領著一塊兒嬉戲、交纏。

短短的時間,南宮白衣已經使她陷入迷*亂,忘記了讓她恐懼的巨大欲*望。

略顯粗糙的大手悄悄鬆開了她衣裙的帶子,游*移在光滑的裸*背上,被這種絲滑柔軟的觸*感迷戀得徘徊不去,穿過精緻的胳肢窩,下滑到美麗的小蠻腰,壞壞的指尖在肚臍邊緣打著圈兒。一下子就從她潮*紅的臉蛋和急促的呼吸中發覺了這個敏*感帶,中指伸入凹進去的肚臍里一勾,頓時引來她的驚呼。

「嗯……」

她誘*人的嬌喘終於使男人隱忍的欲*望爆發了,嘶吼一聲,低頭一大口含*住她雪白的渾*圓,儘可能地吸進嘴裡。

「唔……太用力了嗯……」頭不受控制地往後一仰,一頭烏黑的青絲在空中甩出個漂亮的弧度,靈兒搖晃著腦袋,半眯起眼睛,臉紅氣喘,神態盡顯嫵*媚。

南宮白衣被這個美景刺激得瞳孔緊縮,雙手加上嘴巴更加賣力地挑*逗著她身上每一處敏*感點。

摹地,他一把扯掉她身上所有衣物,完美無瑕的胴*體妖*嬈地綻放在眼前,雙眸倏地綻放出欲*望的光芒。

雙臂輕輕鬆鬆托起她的身體往上一抬,那不經人開發的花朵毫不掩飾地呈現在他的眸中。

南宮白衣著迷地盯著她粉嫩的花朵,食指輕輕撥開,讚歎道,「真是個小妖*精!『這裡』好小,好精緻……」

聽聞,靈兒羞澀地挪了挪身體,羞澀的閉起雙眸。

「我想試試它是不是甜的……」

「不……」

還不等她將話全部說完,南宮白衣便將整個腦袋埋進她的花朵前,舌頭用力一塞,抵進細縫裡……

「啊……啊嗯……」靈兒有點歇斯底里地尖叫出聲,這麼刺*激的撩*撥,她從未感受過。

他的舌頭好熱、弄得她發癢的身體好舒服……又好羞人……她不想叫得這麼淫*盪,可是控制不住身體的快*感。

嗯嗯啊啊的嬌*喘此起彼伏,靈兒拳頭緊握,已經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化成一灘水,軟趴趴的,渾身提不起力氣。

「嗚嗚……白白,我好難受……啊……嗯……」

佳人的喚使男人抬起頭來,入目便是她勾*人的姿態。

因為渴望,她上半身微微弓起,一隻手扯住自己的頭髮,略顯急促的呼吸從那張紅腫小嘴中吐出。

南宮白衣看得喉嚨一陣乾涸,俯身狠狠從花朵里吸了一口蜜汁。

「啊!」這樣一吸,她的三魂七魄都要被他吸進嘴裡了,這樣的爆辣刺激得她渾身顫抖。「嗚……白白……」 如此漫長的前戲,那南宮白衣從嘴裡吐出粗重的喘息,胸膛劇烈起伏,自己身上某個地方前所未有的脹痛,威武地挺*立著。(.)

把她的細腰往上一抬,柔軟與剛硬毫無預警地撞到一起,兩人不約而同叫了一聲。

他咬緊牙關,纏*綿悱惻地貼上她的紅唇,喘息道,「小妖*精,這是你誘惑我的,做了,你從此就是我的人,完完全全、徹底地、屬於我……我絕不容許任何背叛,你想好了嗎?可不要後悔……一旦你成為我的女人,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生生世世……」

如此烈火般轟轟烈烈的誓言,從他壓抑的粗*喘中說出來,帶著讓人不敢忽視的肅殺及狠絕,即便是理智全失的靈兒也忍不住抖了抖。

她透過難耐欲泣的淚眼長長「嗯……」了聲,抬起身體磨蹭他抵在下體的巨大。

「哦……」困難地按住她挪動的身子,南宮白衣緩緩伏下身體,用驚人的巨大輕輕研磨著她美麗的花兒,一雙被欲*望燒得通紅的眸子努力保持最後一絲清醒,他無限旖旎地含住她小巧的耳垂。(..)

「別想從我手中逃離,記住,我絕對不會讓你回去!」

這溫柔與狠戾的呢喃,還不等靈兒反應過來,他猛力的一個俯衝,那條駭人的巨大便直搗黃龍,「噗」地刺進紅潤的花兒里。

「啊——–」痛!好痛!稚嫩的花兒被巨物漲得繃緊,靈兒被這樣的漲痛弄得幾乎瞬間就落下眼淚,『滴答、滴答』地掉,張著嘴巴,就是說不出話來。

「別哭……」手指滑到兩人交*合的地方,南宮白衣細碎的親吻落到她的額頭、眼睛、臉蛋、鼻子、嘴巴上,不斷安撫著,一邊用食指柔柔按捻突出來的花核,變換著花樣勾起她的情*欲。

在這樣細膩又小心翼翼的觸摸下,靈兒繃緊的神經才一點點卸下。

「好乖,我要開始了。」『噗哧』一下,那紅艷艷的血跡流出,這一次他終於『殺出重圍』『衝破重重障礙』一刺到底,徹底地貫穿了她,兩人真正融為一體。

「你太小了……」勇猛地沉溺在歡*愛中的男人口中發出愉悅的吼聲。

「嗚嗚……啊唔……」從來不曾試過這種奇妙的事情,她的淚水沒有停止過,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哭,那巨龍把自己體內塞得滿滿的,銷*魂的快*感一波強過一波……

猛地,南宮白衣換了個姿勢,雙臂環住她,手抓住她雪白的臀*部,前後擺動起來。

火熱的唇吮*吻著她甜美的紅唇,南宮白衣很享受著被她胸前蓓*蕾摩擦著自己身體的快*感。

這種銷*魂蝕骨的美好,靈魂與肉體的完全結合,只有她能夠帶給他……

「我的小妖*精,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人……」陰狠而決絕的話語纏綿在她耳畔,南宮白衣說出了他唯一的誓言,伴隨著濡濕的吻一點點舔*舐在她雪嫩的脖頸間。

猛地,將她身體平放在床上,他在她體內兇狠地抽*插,毫無節奏地運動了半個時辰。

「哦……「一聲低吼,他那巨大的欲*望深深埋進她體內,最深最深的地方,將自己的火種全部流往她身體里……

就在這時,靈兒睜開媚眼……「嗚……」嬌*吟幾聲,便與他一同到達了高*潮……

「永遠都不許背叛我……」男人滿足地擁著她香軟的身體,在專註地凝視她好一會兒后,終於忍不住睡意埋首於她香噴噴的肩窩裡。

兩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激烈的歡*愛過後只余無盡的纏*綿愛意。

可不知為何,這個時候的靈兒明顯清醒了許多,他剛剛的話,剛剛的誓言依稀回蕩在她腦海……

『你永遠不許離開,不許你回去……』

他,難道已經知道自己是誰了么? 婚外非我所願 呵,其實就算知道也沒關係。

那仙界人情淡薄的要死,她可以為了他永遠留下,只是……

為什麼自己的心是那樣的不安?

看來有些事情還是要解決的,有些事情還是要面對的,若不解決、不面對,他們終將沒有以後。

呵,想不到為了賭一口氣,她竟輸掉了自己的心……

夜,漸漸深了,南宮白衣那綿長的氣息吐灑在她雪白的肌膚上,止不住的眷戀。愛上(..)桎梏在她腰上的手收緊了些,似是害怕她的離開,不安地將她摟得更緊,他真的怕她會……

「別離開我,我不準……」沒來得及說完的話忽然被不知從何而來的倦意打斷,南宮白衣想要抵抗,卻只能陷入昏睡。

這時,原本該是沉沉熟睡在他懷中的靈兒猛地睜開眼睛,一陣異樣光芒在那漆黑如夜的眸子里閃爍著……

抬起頭複雜地看了眼男人冷峻的容顏,完美的五官一如既往的英俊似雕像,剛毅的輪廓她曾經無數次撫摸過。因為他喜歡握著她的小手讓她撫平他眉宇間的褶皺,他喜歡她每次做賊似地偷襲他的臉,他喜歡看她偷看他時被發現後羞紅的臉蛋,他喜歡……

原來,自己記得他那麽多喜歡……

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投入了那麼多……

原來,在即將離別時,自己才會知道那麼多的原來……

「靈兒!馬上與我回仙界!」猛地,一聲剛毅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她知道,自己要走了;她知道,自己還是無法逃脫仙界的法眼,只是想不到,回歸的日子會如此的快。(..)

困難地掰開死死圈住自己腰肢的大手,呼……

這麼緊!他為什麼要抱得自己這樣緊,平時不是這樣的……

隱隱從他對自己說過的話里,她覺得他應該真的全部都知道了……所以,他才會害怕嗎?

不!這次自己必須要回去解決一切!

強迫自己決絕推開他的懷抱,一股冷風頓時灌入衣領中,讓她好懷念他的溫度……

還是不舍;還是眷戀……

靈兒咬著嘴唇,看到南宮白衣連睡著也蹙起的眉頭,突然感到一股酸氣從胸腔冒出來,眼眶一熱,淚水如泉涌。原本徘徊的心在這一瞬間陷落,她快步走回床上,把臉緊緊埋在他胸前,溫熱的液體流到他心臟上方。

沈睡中的南宮白衣似乎察覺到什麽,雙手突然像有了自己的意識一樣忽的擁住了她。

稍稍一驚,慌亂地抬頭,既安心又失望地看見他還是緊閉著的眼。

顫抖的雙手從體內掏出一枚發亮的金丹,這個時候,站在門外的黑影見她此舉,剛要阻攔,可是……當她已將那枚金丹塞入了他的口內……

淡淡的一笑,紅艷的嘴唇湊到他耳邊,靈兒閉上眼,似乎在用自己的靈魂對他說了一句話。

而後,釋然轉身,離開……

南宮白衣聽見了,聽見了那句夢裡的嘆息,她說:「白白,相信我,我會回來……」

如夢似幻,似真似假,這句纏綿的耳語,是那樣真實,他幾乎覺得她就在自己耳邊向他許下了諾言。他在夢境中掙扎,卻怎麽也醒不過來,心怦怦地跳得很快很快,總覺得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抓不住的美好在他手中慢慢流逝……

她————–真的會回來么?

心裡空蕩蕩的,被帶走了一大塊……

◆◇紫米之家◆◇zi◆yue◆jun◇◆小說閱讀網首發◇◆

「靈兒,你這次真是闖下了彌天大禍!」接靈兒來的人乃是凌曄,仙界之中當屬他剛正不阿,性子爆裂。

相信女媧這次要是怕其他幾個人前來,靈兒也就耍賴不走了,別人也拿她沒辦法,但凌曄就不同了……

她怕他,仙界之中,她唯一怕的人就是他!

面龐一愣,她反問道:「我闖下什麼禍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男歡女愛很正常,仙界頂多定我一個淫*亂之罪唄?」

也許她是被嬌寵慣了;也許她才是仙界之中的真性情,靈兒向來都是敢愛敢恨的主,她認定的東西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腳步停下,凌曄的眸子內透著一團火樣的光芒:「你可將你的內丹給了那男人?!」

內丹,乃是各位大仙千年修鍊的舍利,一位大仙也許萬年都無法修鍊出一顆,靈兒修為較高很快就擁有了這個寶物。

這內丹若是仙人吃了可提高修為;若是凡人吃了可保長生不老,永久不死之身。

除非給他內丹的人以外,沒有人可以殺得了他!(吶,這就是品甄能殺白衣,白衣殺不了品甄的原因了,這也就是當時黑衣為什麼拿著品甄的手去殺白鶴的原因了。)

「我的內丹,我願意給誰,就給誰,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向來任性的她,根本不管別人說什麼,只要她自己覺得對就好了,可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