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廚雙眼鎖定在胡雪兒眼中,竟然雙目通紅,繼而變亮。

吳大廚驚叫著渾身顫抖,頭上冒出一股黑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渾身上下都竄出火焰來。

胡四海哎呀一聲,不好,慾念天火!

吳大廚已經變成火人,所有的慾念都被點燃。屍體站在屋脊上猶自未倒。

胡雪兒縴手一揮,將吳大廚的屍體推倒在屋脊。火球翻滾著跌落院中。

楚陽已經被嚇傻了,眼睜睜地看著吳大廚瞬間被點燃。心一下子回到一年前,冥墟中的小蠻突然在眼前一晃。

胡雪兒身形飄逸,長袖生風,輕飄飄地從屋頂落下。鬼魅的身形,人類永遠望塵莫及。

胡雪兒落地無聲,身形一閃,猶如一片枯葉,輕飄飄的撲向胡景瑜。

胡景瑜哎呀一聲,晃動身形,連連後退,同時雙拳輪番攻擊,迫使胡雪兒遠離自己。

可惜胡雪兒本身就是鬼魅,身形輕柔飄逸,臨近胡景瑜時,身體也漸漸虛化。胡景瑜剛勁有力的攻擊,對它竟然毫無作用。

胡景瑜一招失算,胡雪兒已經纏了上來。一股陰風席捲而來。

「不要看她的眼睛!」胡四海叫到。

胡景瑜不敢有絲毫怠慢,趕緊連續幾個後空翻,把身體能動的部位全都動起來。 權妃萌寶:強勢帝君江山寵 避免被屍魅纏住。同時遠離屍魅。

屍魅幻化的胡雪兒,身法要比人類靈巧的多。只是身形虛幻,體重同時變輕。胡景瑜身形舞動,罡風四散,屍魅竟有些體力不支,被胡景瑜逼退幾步。

胡景瑜跳出戰鬥圈,身形站穩,卻只見屍魅已經站在遠處,冷冷的看著自己。

陸茜兮手中銅鈴不停的搖動,屍魅卻遲遲不敢向胡景瑜靠近。魅魂只在不遠處飄蕩。

陸茜兮想用屍魅對付胡家人,可偏偏胡家人是屍魅的剋星。胡景瑜有了空隙時間,食指在嘴角沾了一點血跡。屈指一彈。隨後身形移動,快速靠近屍魅。

屍魅沒有宿主之前,並不會慾念天火,胡家控制屍魅,用思維互通的辦法可謂手到擒來。但是屍魅一旦有了宿主,並且被人控制,那就會心生怨念,心底的仇恨會激發慾念天火。

慾念天火是世間第四種火焰,燒盡天下執念之人。只要屍魅看到你內心的情感糾葛,就會瞬間被點燃。

慾念天火針對任何有感情的生物,可引燃的情感包括了所有情感。親情,友情,愛情,仇恨,甚至喜怒哀樂各種情緒,都會被天火引燃。剛才吳憂就是猝不及防,心中仇恨與情愛被寄生在胡雪兒體內的屍魅瞬間點燃。落得個為情愛燃燒的結果。

胡景瑜此時也不敢看屍魅的眼睛,他必須隱藏自己的情感,但是眼前胡景瑜並不容易。胡景紳生死不明,他的心怎麼放得下。

但是對付屍魅,還有另一種方法。那就是用自己的血液互通。胡景瑜到時會利用方便條件,剛才吐出一口血,用指尖沾了一點血跡,沖向屍魅。

屍魅本身具有思維,剛才身子貼近胡景瑜,就感覺到了胡景瑜身上的陽剛之氣,正是克制自己陰邪之氣的剋星,所以就算被陸茜兮控制,也猶豫了一下。

胡景瑜移形換位,朝自己沖了過來。屍魅突然輕飄飄迎了上來,眼中閃出一股橙黃色光芒,死死的看著胡景瑜的臉。胡景瑜眼睛根本就沒看屍魅的方向。身形前撲,同時對準屍魅屈指一彈。一滴血珠從指尖飛射而出。

屍魅猝不及防,血滴翻滾著打在它的臉上。屍魅突然愣了一下,隨後平地翻轉,鬼叫著向旁邊飛過去。

旁邊的兩個胡家人看到屍魅向自己的位置飄過來,趕緊迎擊,不給屍魅喘息的機會。可是控制魅魂的力量,並不是所有人都具備,而是需要天賦。

胡家人驚叫聲中,屍魅已經化成一道黑影,貼到胡家人臉上。鬼魅之形,實在防不勝防。胡家人大驚之下,竟然看了一眼屍魅的臉。屍魅的臉近距離貼在自己臉前不到十厘米的距離。一雙閃著橙色光芒的鬼眼,正好奇的看著自己。

胡家人瞬間感覺到了屍魅心裡的凄涼與悲哀,一股無邊的怨氣直壓心頭。

「哎呀!」

隨著胡家人驚恐的叫聲響起。胡景瑜也吼了一聲:「石頭,別看它的眼睛!」

可是已經晚了,那個叫石頭的胡家人已經和屍魅意識產生了互通,眼中反射著橙色光亮,隨即七竅生煙,天火自燃。轉眼間就燒成一個火人。

火人哀嚎著在地上翻滾幾圈,終於不動了。

胡景瑜肝腸寸斷。

「石頭!」

胡景瑜喊著那人的名字,眼神變的絕望。不由得呆在原地,看著依舊燃燒的石頭,竟然不知束手無策。

屍魅此時背對著胡景瑜,慢慢轉過身來,目光對著胡景瑜,同時右手擦了一下臉,可是屍魅卻愣住了,胡景瑜的血液,竟然滲入自己的臉。

屍魅鬼叫一聲,哀嚎聲尖銳刺耳。這一聲尖叫,在深夜寒風中回蕩。

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石頭的屍體,注意力猛地被屍魅吸引。幾乎同時,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屍魅。這都是出於本能,根本就無法防備。

胡景瑜也不例外。

胡景瑜心中已經產生了憤怒,這也是慾念天火的攻擊目標。

就在一人一魅目光對視之時,胡景瑜心知不妙。屍魅的眼中,閃射出一道橙黃色的光芒。 胡景瑜看到屍魅的眼睛閃射出一道橙黃色的光芒。

一股怨氣同時擠壓過來,讓胡景瑜窒息。胡景瑜並沒有慘叫,而是靜靜的看著屍魅。是沒已經在最快的時間裡撲捉到胡景瑜腦海中的信息。

憤怒,惋惜,擔心,還有很多屍魅不知道的情緒,各種情感交集,這些都是慾念天火的攻擊目標。屍魅機械性的思維,一旦抓住這些信息,絕對不會放過。

這些紛亂錯雜的情感,足可以讓胡景瑜化為灰燼。

然而屍魅突然愣住了,這是一個魅魂從沒有過的感覺。胡景瑜並沒有燃燒。

屍魅反而感覺到自己正融入胡景瑜的內心,一個很平和的世界。

屍魅意識到胡景瑜在慢慢融合自己。

一陣悅耳的鈴聲響起,陸茜兮在一旁不停的搖動手中銅鈴,節奏由慢變快,屍魅彷彿突然醒悟。

黑夜中鬼影一晃,原來的位置已經空空如也。

屍魅突然逃出胡景瑜的視線。胡景瑜夜如夢初醒。回過神來,冒了一身冷汗。低頭看看自己,並沒有被慾念天火點燃。

陸茜兮驚愕不已。

「你防禦了慾念天火!」

一個鋥亮的光頭一閃而過,站在陸茜兮面前,揮舞短刀。

「陸茜兮,你快住手!」

陸茜兮根本就沒理會胡四海。身形移動,後退一步。手中銅鈴搖動速度更快。

胡家刀法,以輕盈見長,陸茜兮身法也如出一轍。胡四海步步緊逼,陸茜兮也不迎戰。胡四海動作是快,但是對陸茜兮下手,終留有餘地。陸茜兮總是輕巧的躲過去,每一招都是有驚無險。兩人身法怪異,動作輕盈飄逸。楚陽在旁邊看的睜目結舌。

一旁的胡景瑜身體尚未恢復,和胡雪兒根本就不在一條線上。胡雪兒(實際上只是屍魅)身形飄忽不定,只是暫時被胡景瑜克制,被逼的四處遊走。不時地攻擊其他胡家人。

所有人都顧及慾念天火,紛紛躲避。院子里頓時亂了套。楚陽和司徒羽混在其中,一時間也捲入其中。

陸茜兮受制於胡四海,一直躲閃,手中銅鈴一直未停,胡四海意識到情況危機,自己不使出全力,恐怕會連累更多族人。胡四海慢慢使出絕技。

胡家九靈,各有千秋,對付鬼魅各有所長,但並不都是神棍。胡四海以外家功夫見長。意識控制其次。

胡四海使出全力,一招之下,陸茜兮歷時招架不住,痛苦的倒退幾步,手中鈴鐺也停了下來。

胡四海怒斥一聲:「陸茜兮,你不要得寸進尺,再傷害胡家人,別怪我不顧及老五的情面!」

說歸說,胡四海已經顧及不了太多了。不經涉及到胡家孩子的生死,胡四海如果不能保住他們的安危,恐怕一世英名要毀在陸茜兮手中。

胡四海一直沒動真格的,原因只有一個,他剛才和胡五爺交手時,顧及兄弟情,一時間被屍魅迷惑,顧及兄弟情義,被屍魅連踢胸口,已經受了重傷。一直支撐到現在,是因為他服用了續命丹。續命丹並不是真的能夠延長生命,而是暫時緩解疼痛,說白了就像是興奮劑。任何的過激舉動,都有可能促使內傷發作。

胡四海每一招使出,都會酌情用力,在現在這種情況下,胡四海絕對不能倒下。

胡四海全力一擊,隨後就要稍作調息,保住自己的體力。

陸茜兮受制於人,知道自己一節女流,根本就不是胡四海的對手。

陸茜兮哀怨的眼神,參雜著痛苦。 何以情深 深情的看著胡五爺。

「五哥!」陸茜兮說著話,突然搖動手中銅鈴。

胡五爺突然覺醒一般,化成魅魂,飄到陸茜兮身邊,一把抓住陸茜兮,躍上屋脊。(胡五爺也是屍魅,我在這裡暫時叫他胡五爺,這樣好區分。)

胡景瑜雙手合十,口中叨念著什麼,突然伸展雙臂,院子上空突然出現一層光暈。

胡五爺突然停住腳步,站在屋脊邊緣。

陸茜兮驚恐的看著面前的屏障。

「你們何時布置的結界?」

胡景瑜身形搖晃,堅持不倒。但這也把胡雪兒逼迫的走投無路,魅魂緊緊躲在角落裡。

胡景瑜道:「三爺爺早就布置了結界,我只是把它激活了而已,今天你不交出景紳的下落,我們就永遠待在這裡,看看你能熬的了多久?」

陸茜兮絕望的看著院子里的胡家人。「如果你不想胡景紳死,就立刻放了我們!」陸茜兮手搭在胡五爺肩頭,兩人並肩站在屋脊上。

胡景瑜道:「你不用威脅我們,如果你們出不去,景紳就不會有危險,我答應你,只要你說出景紳的下落,我們今天就不為難你!」

陸茜兮尚未回話,胡景瑜身邊傳來一聲慘叫。緊接著一個胡家人在地上,身上冒出橙色火焰。

胡景瑜大驚失色。胡雪兒發出一聲輕笑,咯咯咯!

陸茜兮大驚失色。驚叫到:

「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不受控制?」

胡雪兒已經站在結界邊緣,回身看著陸茜兮。

「你們人類真是愚蠢,咯咯咯!」

胡雪兒眼中突然橙光一閃。陸茜兮一時呆住了。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在此時,身邊的胡五爺突然一把捂住陸茜兮的眼睛,將她摟入懷中,身形一轉,用後背擋住胡雪兒的眼神。

流連無主的慾念天火在深夜中化成萬千光絲,扭曲盤旋著撞擊在胡五爺背上。胡五爺身體抖動了一下,慾念天火沒有撲捉到一絲情感,漸漸消散。

但是陸茜兮老態龍鍾,依偎在胡五爺懷中,卻不由得淚濕雙目。

「五哥,是你么?你居然……」

胡五爺危機之時,竟然替陸茜兮擋住了慾念天火。

不僅僅是陸茜兮驚愕,在場的所有人都驚愕。

胡四海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屍魅是沒有感情的,怎麼會捨身救你?」

陸茜兮已經無視了所有人,身情的看著胡五爺。雖然她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但是有一秒鐘胡五爺的影子,她都不捨得放棄。

陸茜兮一直在努力,讓魅魂變得有感情。

而現在,不僅僅是胡五爺危急時刻肯出手相救,就連胡雪兒也脫離了自己的控制。這證明它們,正逐漸的改變。

楚陽一直躲在胡家人的保護圈裡,看到這種情況,意識到胡家人對魅魂並不是十分了解。

冥墟中的小蠻,明明是具有情感的,它們只是善於隱藏。 楚陽摔在地上,手臂磕碰到一個硬物。按照方位推斷,楚陽知道這應該是胡三爺的木椅。木椅旁邊就是圓桌。楚陽一翻身,滾到椅子後面。聽到黑暗中司徒羽撲倒對方身上,兩個人撕打的聲音。與此同時,自己剛才倒下的位置什麼東西落地,撲通一聲。東西應該很沉重。

楚陽倒吸了一口涼氣。

眼睛一時還沒適應黑暗,看不到對面的情況。

楚陽借著那聲悶響,乘機後退,鑽進木桌下。這裡或許會安全一點。

黑暗中兩個人突然分開,一個人一腳踢翻了剛才在自己身邊的椅子,退到桌邊,撞的木桌一陣搖晃。

黑暗中也分不清哪一個才是司徒羽,楚陽也不能輕易出聲。

但是如果眼前的人是敵人,楚陽此時出手,絕對會一擊必殺。

目前自己人數佔優勢,只是黑暗給了對方隱藏的機會。

楚陽心生一計。

黑暗中兩個人分開之後,都如同消聲匿跡,屋子裡瞬間安靜下來。

楚陽知道刻不容緩,對方都是練家子,如果真正安靜下來,自己的呼吸絕對會被敵人發現。

楚陽慢慢伸出手。摸到被撞倒的木椅,突然出手,把椅子扔向對面,幾乎同時起身跑向房門口。

那裡有燈的開關。

木椅落地,對面一個聲音毫不猶豫,撲向椅子落地的位置。

楚陽知道這個就是敵人,只有敵人才會毫不猶豫的攻擊,司徒羽怕誤傷自己,絕對會有顧忌。

楚陽算準了路線,司徒羽也早最短的時間做出回應,向對方發動攻擊。

兩個人都被引開,楚陽從桌子到屋門,只有幾步的距離。就算動作再慢,也能輕鬆的跑到牆邊,打開電燈開關。

楚陽大步沖向牆邊,耳聽身後黑暗中兩個人又交手了。

噼里啪啦的一頓聲響,也不知道戰況如何。

楚陽雙手摸到牆壁,黑暗中不辨方位,胡三爺的房子楚陽雖然來過,但是只知道開關的大概位置,情急之下,竟然沒摸到。

楚陽心下一凜,趕緊在四周摸索,誰知還沒摸到開關,腳下撲通一聲,一個人摔倒在自己身邊。楚陽下的一哆嗦,直接跳到一邊。哪知黑暗中,自己根本就跳不出多遠,一隻大手一把抓住自己的右腿,那人抓住楚陽的腿,用力一拽。楚陽哎吆媽呀的叫了一聲,就被拉著摔倒了。慌亂中雙手狂抓。無意中碰到牆壁上一個硬物。

咔嚓一聲。房間的燈亮了。

楚陽隨著燈光亮起,摔倒在地。

突如其來的燈光,刺的三個人都睜不開眼睛。司徒羽站在屋子中間,用手捂住眼睛。一個身材矮小的人趴在地上,原本抱著自己的小腿,由於燈突然被打開,那人也鬆開手捂住眼睛。露出一張大花臉。

那臉上密密麻麻的刻著很多花紋,已經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看到那張大花臉,楚陽心裡一驚。

「左圖!怎麼會是你?」

那人一聽楚陽的聲音,慢慢睜開眼睛,看著楚陽。

那人不是左圖是誰。楚陽皺起眉頭。「看什麼來你真是命硬!我以為你早就死了!沒想到還能再看到你!」

左圖尖銳的嗓音再次響起。

「哼哼,我也是這麼想的,就憑你這個廢物,還能活到今天,真是個奇迹!」

楚陽聽到這個聲音,就恨不得跳上去掐死他。

楚陽說道:「你個怪物,你進來做什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