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他的原路返回,大家一致得出這小夥方向感真不錯,果然適合當速度異能者的結論來。

“下面有燈火,肯定有人住着,好像也是個臨時的基地。”劉兵氣喘呼呼的說,大口的灌下水。

衆人對望了一眼。

胡浩天奇怪:“這裏會有基地?”

潘大偉也奇怪:“如果這裏有基地,怎麼沒有一起參加核電廠任務?”

他們自己猜測也沒有結果。

白七:“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大家點頭。

然後跟在劉兵身後一起過去。

管他基地還是平民窟或者喪屍村,只要有地方過夜,總比在這裏過夜好上太多。

隨着劉兵走了一個多小時,走到天已經完全黑掉,大家才走到劉兵口中的‘基地’。

一個很落魄的小村莊,外圍圍了許多的殘舊汽車與汽車零件,破舊帳篷,甚至還有木板破布圍成的住所……

一旁有個高高搭起的小土堆。那裏有個瘦小的少年站在那裏。

看見白七等人走來,立刻跳下土堆往裏面跑了。

車隊衆人面面相看。

自己等人過來,爲啥對方不聞不問,反而還跑了?

但是白七卻知道他是去通知裏面的負責人,報信去了。

前世,他也一直在小型甚至這些微型的集中地之間遊走,對於這裏的一些小規矩,他都很熟悉。

不管進什麼樣的基地,都要繳納一筆‘進入費。’這也是他爲什麼要讓唐若把老鼠屍體拿出來的原因。

若真的要在這種地方過夜,那些東西可以當這裏的使用貨幣。

果然不一會兒,那個少年就帶着一箇中年大漢走了過來。

中年大漢對着車隊衆人上下一片打量,也沒說你們從哪裏過來的話語,只說:“十一個人,一共十八斤肉。”

車隊衆人正一頭霧水,就看見白七解下身後的揹包,從裏面拿出一個大袋子遞了過去:“要一棟民房。”

中年大漢往裏面看了看,再掂量了一下這裏的重量,招手道:“進來吧。”

白七擁着唐若跟在大漢身後。

衆人也都跟着進去。

這本來就是個很小的村莊,加起來也不過二十戶人家的樣子,房屋都是石頭堆砌起來的。更多人居住的是一些稻草樹葉堆起來的小毛房一樣的東西。

路上很多人在那裏洗一些從野外挖回來的不知名樹根。

那水渾濁不見底,然而洗完之後,稍稍過濾了一遍,又把那水放進去煮了樹根。

末世還不到三個月。

這裏的人類已經如此模樣。

豪門婚色之老公寵上癮 車隊衆人一路走來,似乎覺得自己步入了一個格格不入的世界。

與自己等人過得別墅生活,涇渭分明。

中年男人沒有他們那樣的左顧右盼,直接帶着他們到不遠處的一間平房裏面:“就這裏歸你們一晚。”

中年大漢走後,胡浩天打量了這裏一圈。

這裏是個石頭疊起來的平房,除開外面有個院子外,還有兩間房間。

傢俱什麼的差不多都沒有,只有一個房間有張牀。

但是這樣的環境比起外頭的那些稻草房卻已經好上太多。

胡浩天回來之後,代大家問出心中疑惑:“你剛纔給的是什麼?”

“老鼠屍體。”白七擁着唐若在這個房間的唯一一張牀上坐下。

大家想到之前在下水道里見到的那些肉渣渣,瞬間明白過來。

“他們拿老鼠屍體過去是食用?”

“嗯。”

“這個老鼠不是變異了嗎,它的肉難道沒有病毒嗎?”劉兵問。 白七說:“我們也變異了,所以不會中毒。”

劉兵:“……”

但是轉而一想,也確實啊……

他們有了異能,異能還能晉級,真的跟變異也差不多了啊。

車隊衆人本來也就沒有打算在這裏久留的,能早點睡就早點睡吧,然後早點起牀,再去找衛嵐這些軍隊匯合。

白七帶着唐若準備睡在院落中。

關於這件事情,胡浩天非常不解:“你們小夫妻細皮嫩肉的要在院子裏幫我們喂蚊子啊?”

“嗯。” 歸仙拾道 白七說,“記得要繳納保護費。”

劉兵也蹲在院子幫忙白七他們搭帳篷,他看着這些村莊中的村民,總有些不解:“他們爲什麼不出去投奔軍方。”

白七邊搭邊說:“他們認爲出去了,還沒找到軍隊,就已經死在喪屍手上了。”

“可這樣,他們能撐多久呢?”唐若也不解,他們這種模樣,能再撐上一個月,還是一年?

白七說:“每個人都有自己在末世中生存方式,很多外人看着那種方法不好,其實在他們心裏已經是最好的。”

大家想了想,也就明白了。

就像她之前的社會,大概很多有錢的人會不理解,爲什麼那些窮的一無所有的還要去偷生很多很多的孩子,而那些窮苦的平民也會不理解,爲什麼那些官員,明明有事業有家庭有穩定的收入了,還要去貪污……

所在區域不一樣,受的教育不一樣,一個人從小到大形成的人生觀不一樣,所以做的事情都會不一樣……

白七繼續說:“那些基地也不是所有去投奔的人都會收容,生產力不足,資源有限,國家現在在進行一次優勝劣汰的選擇。”

唐若說:“所以基地中才推出進入基地要繳納費用的規定來?”

“嗯。”

這樣的規定到底是正確還是不正確,他們都不能予以評論。

誰都不能說有錯,只是現在這個社會環境決定的如此樣子。

直到院子的帳篷裏只剩兩人的時候,唐若靠在白七懷裏,問他:“我們爲什麼要在這裏守夜,晚上會發生什麼事情嗎?”

白七摸着她的臉說:“村裏的人貧窮,而我們人人身後有揹包,在他們眼中就是富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親了親額頭,白七說:“睡吧,不然晚上真的鬧一場,你就沒有時間睡了。”

唐若說:“你也睡吧,我有精神力,睡着了也能感受到的。”

“嗯。”白七說着繼續擁着她,“小若,等下真若有血腥的場面,不要害怕。”

唐若頓了一頓,輕輕的應了一聲:“好。”

鳥爲食亡。

既然鳥都能爲了食物而做意想不到的事情,人就更有可能爲食物挺身走險了。

唐若閉上眼,把頭埋進了白七的懷裏。

穿越到這裏遇上白七,她很高興。

但是這麼一個冷漠無情血腥的世界,她也不喜歡。

只是世上沒就沒有都隨人心的事情,若是非要選擇,她還是會選擇來這個殘忍的世界,遇上白七,然後好好與他在這裏一直活下去。

睡到凌晨兩點,唐若果然聽到一些響聲。

“水哥,他們看着那麼幹淨,似乎都很厲害的樣子,我們這樣做,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沒問題的,他們都說現在是一個人睡的最深的時候,只要過去一刀……”

“我,我們拿了他們包就好了吧,爲什麼還要殺人?”

“這樣才能讓他們不會把咱們的祕密說出去!”

不一會兒,白七也睜開了眼,他看着面前的唐若,把自己的脣貼上她的:“不要怕。”

唐若點頭。

白七擁着唐若坐了起來,慢慢等着那幾個人的到來。

一步一步,那兩個村民越來越接近。

正在白七手中凝聚出冰晶射殺的時候,外面的男人突然發出輕微的一聲“啊”。

接着就聽見那兩人嘴巴被捂住,接着被拖走的聲音。

唐若看了白七一眼,白七側頭聽了一會兒,收了手中的冰晶。

唐若的精神力異能延伸出去可以聽到看到他們在做什麼。

拖走他們的是剛纔帶她們進來的中年大漢與兩人村裏的另外兩個人。

待幾個邊拉邊走走到快到村口的時候。

“啪”一聲,中年大漢放開兩人就給了其中一個男人一個巴掌:“你們大半夜不睡覺,在幹什麼。”

“源,源哥……我,我們只是想……”

中年大漢擡手又給了那個想解釋的人一巴掌:“想都甭想了,給我滾回去睡覺,以後再做這樣的事情,我就把你手砍下來。”

“可是……那些外來者身上肯定有很多東西,如今我們已經沒有吃的了,連樹皮都挖不到了,那些樹根全爛了,再這麼下去我們都要餓死的!”水哥捂着臉想再爭取辯解機會,若讓這個村長也加入,那就更好了,“而且現在半夜,大家肯定都不知道……”

中年大漢聽了這話,從水哥手中拿過那把匕首,對着水哥的手臂就捅了下去:“我張紅源雖然讀書不多,但是也知道一個買賣要怎麼做,我收了他們的肉,就該提供一個保障給他們!你要真的有那個能耐,不要在我地盤上,你等他們出了這個村再拿着這玩意兒去搶他們包裏的東西。”說着,把匕首抽出來,扔在水哥腳下。

水哥捂的手臂疼的臉都抽搐起來,但是他的嘴在張紅源一個匕首捅進手臂時,就已經被後面的人矇住嘴巴,因此儘管疼的腳都在顫抖,卻沒有發出一點點聲音。

“把他們帶回去關起來。”張紅源說着,轉身往自己的房子走去。

唐若把見到的所有都告訴了白七。

白七目光微動,擁着她說:“既然不用我們出手,那我們就繼續睡覺吧。”

“嗯。”唐若感嘆了一遍那個中年男人的大義凜然,也就窩在白七懷裏睡了。

因爲晚上夢中她都是十分忙碌的,最近空間裏的水果都已成熟,她除了在車隊中與曹博士共睡一個房間沒有進入之外,其他時間都是在空間裏採摘水果與蔬菜,還有打水存放在倉庫裏方便隨時取用,因爲現在一個車隊的水資源都是她提供的,所以每天要從溪裏打大量的水。

好在最近精神力大進,對於這些東西的收集也花費不了她多少工夫了。 對於車隊衆人來說,站着睡了一夜之後,面對這些雖然簡陋,但是能夠躺着睡的姿勢,簡直已經,不要太美好了。

於是車隊衆人也都是很安穩的睡了一夜,各個起牀時候,都是神清氣爽的模樣。

洗漱完畢,就是吃早飯。

他們吃完早飯就準備直接啓程上路。

昨天大家已經從地圖上了解到,這裏離那個隧道還有兩百多公里的路,而且山路綿延婉轉,繞來繞去也不知道還要繞多少路,能早點上路,就多一分安全。

大家圍在院子煮了掛麪當早餐。

他們有水有鍋還有調料包。

面的香氣遠遠飄出去,飄到每一戶人家,飄到每一個人的腦中,籠罩了整個村子裏面。

很多人順着香味來到他們的院子面前,癡癡看着他們。

車隊衆人雖然出門帶了很多食物,但是有很大一部分都放在了車中,如今身上只有每人的一個揹包,還有潘曉萱的一個空間物資而已,所以即使很不好意的面對村中居民癡盼的眼神,當衆面吃表演着早飯,也沒有要分享給他們的想法。

乞丐固然可憐。

若只是一個,他們也願意施捨一些物資,但是要是給了一個,引來一羣或者就是一羣乞丐等你救助的時候,你就會產生一種無能爲力的想法。

再則授之於魚不如授之以漁。

他們真的沒有那麼多‘魚’可以提供。

只是,潘曉萱看着那個還是隻有七八歲的小女孩死死盯着自己的模樣,到底也沒有再自己只顧自己的吃下去。

七八歲正值天真爛漫的年紀,她們還不懂這個末世爲何物,只會對你露出純真眼神,大大的眼中充滿的不是害怕絕望,而是懵懂的憧憬。

“你想吃嗎?”潘曉萱對着那個小女孩招手,“過來吧,姐姐分你一點。”

她真的不想抹殺孩子眼中的那個希望。

那麼明亮的希望,似乎代表着一種未來的光明。

小女孩期初不敢過去,反而退後一步,往她媽媽懷裏躲了躲。

她媽媽帶着自己閨女過來的意思就是想讓自己孩子吃上一口飽飯,見潘曉萱這麼說,當下就推了推自己的女兒:“小乖不是想吃麪面嗎,姐姐那裏有呢,快點去,姐姐會分給小乖呢。”

小女孩見自己媽媽都這麼說,又看了看潘曉萱一臉誠摯的笑容,才慢慢走過去。

潘曉萱把自己的碗遞過去。

然後從空間裏拿出一把小叉子。

小女孩眼前一亮:“姐姐會變魔術?”

潘曉萱笑:“對啊,姐姐會變很多東西呢。”說着又從空間裏拿出幾顆糖給她。

小女孩很高興的收了糖,左看右看,反覆看了幾次,才把它們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中,最後還是不放心,又拍了拍自己的兜兜,確定還在之後,對着潘曉萱露出笑顏:“謝謝姐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